我来找你了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1 22:11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我来找你了 (一)麻烦找上门 看着眼前的这间出租屋,我第一次后悔因为一顿饭而把自己卖了。
短篇鬼故事:我来找你了

(一)麻烦找上门

看着眼前的这间出租屋,我第一次后悔因为一顿饭而把自己卖了。

“好同学,你看看我这间出租屋怎么样?”出租屋的主人也就是我的同学元琮在一旁嬉皮笑脸问道。

我赏了一个白眼给他,说道:“知道什么是极阴之地吗?极阴之地就是万物的终结点。你看看你这里,不是树就是草,树枝还把光线遮得严严实实。而且出租屋的门又朝着西北方。这分明就是引鬼进门。”瞥了一眼已经目瞪口呆的元琮,我故作沉痛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兄弟,恭喜你这么久都还没事。”

回过神来的元琮一把拉住我的衣服,面露焦急:“喂,大家是同学好歹帮帮我吧。”

“当初你请我吃饭,我只是答应帮你看下房子,这个已经超过看房子的内容了!”我扯了扯衣服,好吧,拉得真紧,没扯回来。

“同学!你不能见死不救!”见我想走元琮直接扑了上来,就像一只无尾熊挂在了我的身上。

太阳穴突突地跳着,我一巴掌拍向元琮的后脑勺,黑着脸走向别墅。

越靠近小房子,刺鼻难忍的恶臭越来越浓,到最后,我忍不住怒道:“元琮,你这间屋子多久没洗澡了?臭得要死。”

“啊?你说什么?臭,我怎么没闻到?”说完,元琮还煞有介事四处嗅了嗅。我揉了揉额头,忘记了,这股尸臭普通人是闻不到的。

一进出租屋,我淡定地从怀里拿出一副墨镜带上。元琮紧张兮兮地说:“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脏东西?”

“没有,只是你家太亮闪到了我的眼睛。”我耸了耸了肩,淡定回答。不管一旁目瞪口呆的人,我扫视了一遍整个房间,不过几十平米。

我蹲下身子,然后伸出手,在地上摸了一把,然后放到鼻子下闻,嘴角勾起一抹了然的笑容,果真是这样。“咩咩,你没问题吧?”元琮小心翼翼地看着我。我一把将元琮拽了下来,咬破自己的手指,在他眉心,眼睛和太阳穴处点了一点。

“你自己看。”说完这句话,我便不再管元琮了,自顾自在一旁养神。元琮半信半疑地转过头看向房间,然后一脸惊呆了。

原本干净的地板上,出现了一条血痕,半截残腿正放在屋子中央。而一颗血淋淋的脑袋正悬挂在半空。“啊!”元琮大叫一声,跌坐在地上。

突然,那颗脑袋上紧闭的眼睛张开了,没有牙齿的口中发出瘆人的笑声:“元琮,我要你流离失所,无处可去。”

看情势不对,我用自己的血在地板上写了一道符咒,高喊:“破。”眼前的一切瞬间就都消失不见了,残腿,血迹,脑袋都没有了,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我叹了一口气,拖着腿软的元琮走出出租屋。

出租房外的空地上。

“你没事吧。”拿过一旁的一根树枝,戳了戳元琮。谁知,对方一个鲤鱼打挺,抱住我大腿:“高人,你再不救救我,我就要死于非命了!”

我叹了一口气,早知道就不多嘴告诉元琮我的阴阳师身份了。没错,我是一个阴阳师,专门帮人驱鬼,当然,我也会从中收取一定的费用。

我从怀里拿出一个金镯子:“你本命属木,如今你又被鬼缠上身,带些金器能帮助你减轻危险。但是有一点,你要记住千万不可以去有水的地方,因为水生木。”

(二)半夜来客

“话说,你怎么非得来我寝室住!”无语地看着赖在自己床上的元琮。“因为想来想去,在你身边的危险系数最小。”元琮笑嘻嘻地看着我,“话说回来,为什么我住了这么久都没事,看今天的样子,那颗脑袋好像很恨我。”

“谁知道呢,或者你太傻,人家不愿意浪费精力来对付你。”我拿着被子睡到另一张空床上。最后瞥了一眼身上挂满符咒的元琮,真希望那个鬼能带走他。

不过让我真正在意的是,那个鬼出现在出租房里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因为在它身上根本就感觉不到一丝怨气。而且,今天那个样子虽说是在恐吓元琮,可为什么自己总觉得它是在吓唬呢。

半夜时分,一阵微风从窗外吹了进来。“既然来了,何必遮遮掩掩。”闭着眼睛,我淡淡道。但在心底已经和将元琮骂了个狗血淋头,如果不是他自己现在应该在被窝里舒服做着美梦,而不是和鬼秉烛夜谈。

“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元琮。”嘶哑阴沉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让人分不清出声音来源。努力克制着想揍人的冲动想法,我转过身,将一张符咒贴在空中。不到半秒钟,穿着白色纱裙的女生,就出现在我面前,而脸上贴着那张符咒。

“说吧,你找我的目的是什么?别告诉我你想找我谈心。”双手环臂,我冷冷一笑。只见那个女生扯下脸上的符咒,调皮一笑:“都说了,我来杀那个人的。”

我伸出三个手指:“只给你三秒钟,我要听实话。”女生面露难色,双手不安地绞着裙子,我静静地等待着女生的回答。

像是下定决心,女生缓缓开了口:“ 我叫菡菡,我......”

“还是我来说吧。”意外的声音从一边。我在心底冷冷一笑:还以为你不会开口了呢。

灯火通明的寝室里,两个人坐在凳子上安安静静地等着我开口,打破这尴尬的局面。准确来说,应该是一个人一个鬼。“说吧。不然,哼哼。我可以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后悔。”我冷笑道。

元琮陪笑道:“其实从住进那间出租房里我就知道菡菡的存在。菡菡不知道为什么不能去投胎,我想帮助她,但是我知道请你出山基本不可能,所以我就设计了这一切,我希望你能送她去投胎。之后,你懂的啦。”

我瞥了一眼像小鸡啄米似的菡菡,起身伸了个懒腰:“你们回去吧,没说实话,我绝对不会帮你的。”

(三)查探

在菡菡的叙述下我终于知道了事情的大概:

学校的后山来了一只恶鬼,那只恶鬼抢占了那里,并将山上所有的鬼都赶走了,但只留下孩童的鬼魂。

由于墓被抢占,魂魄不得安息,所以变成了孤魂野鬼游荡在这世间。但是她想要去投胎,不得已她找上了人类元琮帮忙。

“咩咩,你看菡菡这么可怜,你帮帮她吧。”元琮立马劝道。“如果你不叫我的乳名,我可以考虑一下。”我淡淡回答。叹了一口气,难怪最近孤魂野鬼这么多,自己怎么也找不出原因。学校后山本是乱葬岗,只是因为校领导不愿意出资修整,就原样放在那里。就算今天不帮,下次还是要去的。“准备一下,元琮你和我去一趟后山。现在是午夜阴气最盛的时候,也是最适合去的时间。菡菡,你就留在这里等我们两个。”我淡淡吩咐道,就走进一件小房间。

后山山脚。

“咩咩,我们真的要进去?”元琮咽了一口口水颤抖着嗓子问。我白了他一眼,然后将一张黄符塞到他怀里:“待会要是有什么不对,你就将这道符拿出来。”

说完话,我便小心翼翼往前走,空气中那一股股淡淡的血腥味加重了我内心的担忧。漆黑的泥土又松又软,好像是踩在水上。“啊,咩咩,土里有水。”身后的元琮大声尖叫起来。我转头一看,不好,元琮的腿已经陷进了泥土里,他双眼紧闭,面部狰狞,整个人都处在惊恐之中,黑土就像沼泽一样,不断吞噬着元琮。我立马跑了过去,抓住了元琮的衣领,猛地将他拉出了泥土。

将元琮平放好,我拽下脖子上戴的八卦镜,边念咒语边照他的面门。很快,元琮就醒了过来。然后一把抓住我大叫:“水,好多水!逃,快逃。”

我按住元琮的肩膀,试图让他冷静下来:“没事了,刚刚那只是幻觉,没事了。”我心下忍不住懊恼自己的大意,没想到那只鬼居然已经这么厉害了,能将阴山上的每一物都变成进入幻境的契机。

“欢迎来到我的地盘。”嘶哑的声音从上空传来。我拉过元琮,躲闪到一旁。扑鼻的血腥味差点让我喘不过气,此时,我才看清这只鬼正真的样子,大概有三层楼这么高,手上还抓着一截断手,元琮早已忍不住开始呕吐。我默默在心中盘算着能带上元琮安全逃离的可能性。

“我很奇怪,身为鬼就应该乖乖去投胎,留在人间做什么?”我捏紧袖子里的符咒,做防御。

恶鬼冷笑道:“生前我为救一个落水的小孩子,而被人误认为是人贩子,结果被打死。我做错了什么?所以我发誓,等我有力量,我一定要报仇。”

“是吗?”我轻哼一声,趁恶鬼不备,掏出袖中的符,抛向恶鬼:“业火,燃。”符咒一贴上恶鬼,就燃起了熊熊大火,我拉过元琮赶紧逃跑。但是我知道这件事情还没有结束,那种小火对恶鬼不会造成太大的伤害,等到它伤好之后,那绝对会是场恶战。

(四)再上后山

好不容易逃回寝室,我狼狈地躺倒床上。“咩咩,怎么样,你们有没有查到什么?”甜美的女声在耳边响起。还没来得及回答,原本瘫倒在地上半死不活的元琮,像打了鸡血窜了起来,和菡菡讲述在山发生的事。

“够了,元琮。菡菡,你告诉我,那只恶鬼是突然出现在那里的吗?”我一脚踹过元琮,满脸严肃地问。菡菡认真想了一会,回答:“不是的,事实上,是有人在山上挖出了一口棺材,然后打开了它。恶鬼就这么被放了出来。”

我揉了揉发疼的额头,这样子看来,要想制服恶鬼,就必须找到它的棺材,将它的尸骨毁灭。眼角一瞥,一个个黑色的圆点清晰地刻在了元琮手臂上,我拉过元琮手臂,问:“什么时候出现的?”

“啊?就在刚刚,怎么了?”元琮一脸疑惑地看着我。

我转头看着窗外已经半亮的天空,淡淡说:“现在不去也不行了。正午我会上一趟后山,趁恶鬼还没恢复过来,我会将它消灭。你们也休息一会,正午和我一起去。”

正午学校后山山顶。

“菡菡说的应该就是这里。可别说棺材了,连一株草也没有?”气喘吁吁的元琮抱怨。我蹲下身子,拿起地上一把土,放到鼻子下嗅了嗅,然后起身。在元琮疑惑不解的目光下,我双手结印,走到山顶正中央:“幻境,破。”

话音刚落,眼前的景物立马变了个样子。光秃秃的山顶长满了黑色的杂草,一颗颗干枯的树枝正横七竖八倒着,一口阴森的黑棺正安安静静地放置在西北角。口袋里的玉佩突然剧烈震动起来,嘴角勾起一抹浅笑,找到了。心急的元琮想要上去触碰,“等一下,不要碰,那个恶鬼来了。”我大叫一声,元琮瞬间僵在那里。“嘻嘻,小娃娃,没想到你们居然能找到我的尸骨,不过没有用,我不会让你们动它一下。今天,你们都将会死在这里。”阴冷的声音从四周响了起来。

“元琮,站在那里不要动。有本事你就现身,我们光明正大打一场。”我冲着天空高声喊。“哈哈,小娃娃,光明正大?你真是太天真了!”凄厉的呻吟在身后传来,等我想回过头想要看清楚时,却发现已经来不及了。

(五)成功驱鬼

“不要!”元琮尖叫起来。可早已来不及,只见一只枯瘦的黑手从我的胸膛中伸了出来,我面露痛苦,嘴角流下一道血。眼前的景物越来越模糊,我拼尽全力朝着元琮做了一个口型。我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但他却是我最后的希望。

元琮愣了一下,转身跑向恶鬼的棺材。“哈哈,你们都逃不了,下一个就是你!”恶鬼冷冷道,再次举起枯瘦的手,冲向元琮,眼看就要刺中元琮的喉咙。

却浑身一震,不可思议地看向自己的胸口,一把铜钱剑已经穿透了它的胸膛。恶鬼不可置信地回过头看,难以置信地发现我竟然正安然无恙地站在它身后。

“下次记得在杀人之前,先看清楚,对方到底有没有断气。”我耸了耸肩无所谓道。

恶鬼似乎是被我的傲慢所激怒了,它愤怒地发出了一声咆哮,直接用它的手朝我的面门刺了过来。我皱紧眉头,不得已松开了握着剑柄的手。

“元琮,你到底好了没!”在恶鬼越来越猛烈的攻势下,没了武器的我狼狈地左躲右闪。“什么?”回过神来的恶鬼去看棺材,只见元琮将棺材内的白骨都拿了出来,放到了草地上。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打火机,准备点燃。“你小子给我住手!”恶鬼刚想要去阻止元琮,我冷声道:“你这样把后背留给我,真的好吗!”我赶紧咬破舌头,挤出舌尖血,吐向恶鬼。血液一沾到恶鬼身上,发出滋滋的白烟。

“啊!”凄凌的惨叫声不断回响在山顶。与此同时,元琮将那堆白骨点燃,恶鬼身上也冒出了火焰,不一会,白骨就变成了一堆黑灰。“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我死了,你们也会死!”恶鬼凄厉地叫着,可下一刻,它就化成一道黑烟消散在空气中。

终于能松了一口气的我,取出口袋里的玉佩,放到空的黑棺里面。一丝白烟从棺材内飘了出来,“谢谢你。”菡菡的眼里闪着泪花。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元琮就上去和菡菡告别起来。这小子看来对菡菡有意思啊,不过看这架势只能是单相思了。我心里笑道。

“菡菡,你可以走了,再不走地府的门就要关了。”破坏气氛的我出声说道。不顾元琮想要杀死我的眼神,我望着天空,今天天气真心不错。菡菡再次表示感谢后,化作一道白烟就在原地消失了。

(六)出乎意料的结局

“好了,事情已经弄好了,可以走了。”我转过身就想要下山,这两天被这件事搞得精疲力尽,回去好好休息,睡个懒觉。但下一刻,我愣在了原地,看着从胸膛里透过的沾着鲜血的刀。我不敢置信地转过头,伸出手捏紧元琮的衣服:“为什么?”

元琮冷冷一笑,阴狠道:“那个恶鬼是我放出来的,因为我要你死。我知道你绝对会帮助菡菡,你最后放松的那一刻就是唯一能要你命的时候。”

元琮抬脚狠狠朝我肚子一踹,我被摔到地上,捂着不断流血的伤口,我死死盯着元琮:“为什么?”

“你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你弟弟吧。还记得阴阳家的祖训吗?只需有一个后代。当初母亲将我生了下来,但却将我送到了乡下,从此我过上了生不如死的生活。为什么,同样是阴阳家的后人,我要受苦,你就可以享福,我告诉你不可能!所以,我来找你了。呵呵,你放心去死吧,很快我就可以取代你,成为那个高高在上的阴阳世家小公子。”元琮边说边撕下脸上的人皮面具。

看着眼前那张苍白的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瞬间我有些恍惚了,因为我也分不清,到底谁是我。

随着血液的流失,我的身体越来越冷,耳边元琮放肆的笑容也越来越模糊。

又过了许久,我慢慢张开眼睛。看着已经漆黑的夜空,我拔出胸膛的匕首,嘴边勾起一抹得逞的笑容。

“亲爱的弟弟,你怎么知道我不知道你的存在。开棺的代价准备承受了吗?手臂上的黑点就是最好的证据,好好算算你剩下不多的日子吧。你自以为杀了我,可实际上却帮助我除掉了你。对了,忘记提醒你了,我的心脏在右边,你插错地方了。”按下手机信息发送键,我放松地躺在草地上,很快这个世界上就只有一个“我”了。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