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无悔 驹魂如梦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1 21:28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一生无悔 驹魂如梦 \"玫玫,你快点啦!\"悦安站在门口,着急直跺脚,要知道这两张门票是她拖了好多关系才拿到的,今天要是错过了,以后都不知道能不能拿到票了。
短篇鬼故事:一生无悔 驹魂如梦

"玫玫,你快点啦!"悦安站在门口,着急直跺脚,要知道这两张门票是她拖了好多关系才拿到的,今天要是错过了,以后都不知道能不能拿到票了。

房间里,周玫越紧张越慌乱,好不容易找到最喜欢的宽直筒牛仔裤,一个紧张撞翻了桌上的果汁,裤子全湿了,这次赶过来她也没想到会多待,衣服几乎都拿去洗了,又一阵闹腾随便找了一间吊带裙子穿上。

周玫跟悦安两个人兴奋不已,一路上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边走边哼歌,BEYOND的歌曲几乎被她两唱遍了。

刚到达会场的门口,已经响起振奋人心的节奏感,厅内的欢呼声一波接一波,周玫跟悦安好不容易挤入人群里,摇滚的节奏的歌曲已经转换成乐声悠扬的《海阔天空》,周玫忘情的听着,台上这个男人的声音沧桑十足,她感到自己灵魂在一霎那仿佛与他一起共舞。

四人演奏完毕已经准备离场,台下开始出现了混乱的场面,好多人为了追个签名,硬生生的把人群里一些站不稳脚的歌迷推搡倒地,周玫跟悦安被挤散开在人群中,裙子的一根吊带也因为抵不住拉扯断掉开来,周玫惊慌的看着周遭人群的指指点点,她不想这样,她只想看看她等待已久的歌迷会,周玫害怕的蹲下,她不敢再看人群中那种嘲笑的眼色,还是在自己最尊崇的人面前出丑,这让本来就羞涩的周玫更觉得无地自容。

一件宽大的外套套在周玫的瘦小肩膀上,抬头一望,他的微笑轻松而单纯,如一缕清风拂过,周玫内心一下子心跳加速,吃惊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那表情简直在说这不是真的。

只见男人扯动嘴角,用不是很准确的普通话对围堵周遭的粉丝到:“很谢谢你们的支持,但是安全也需要重视,我不想因为我们的关系,让任何一个你们受到伤害。”

世界好像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周玫整个耳边围绕的都是他关爱的声音。

周围的粉丝乖乖的让出了道路,在他的护送下,周玫跟着他们四个人一起离开了现场。

直到他们四个人坐上公司安排的车离开后,周玫还沉溺在刚才的温柔呵护中,等反应过来,车辆已经驾驶很长一段距离,周玫的手上多了一张四人签名的海报,外套仍然套在自己的键盘上的,周玫发觉这个可爱的男人还喜欢抽烟,衣服还残留淡淡的香烟味。

“太过分了,你居然还拿到他的衣服,太不公平了。”宿舍里悦安还在为昨天的事情叨叨不停,一来自己没要到签名,二来是签名没要到,还撞得身上青一块绿一块的,门票她可是好不容易让朋友帮忙的,入场连手都没摸到,太不值得了。

周玫沉溺在自己的世界,脑海里总是想起他温柔的对粉丝的点点关心,更让周玫心动不已。

好几次大老远的跑到他们所在的二楼后座,屋内击鼓声,吉他声环绕不断,周玫知道,他们四个人一有空就会跑到二楼后座夹BAND,始终鼓不起勇气按门铃。

最后一次到二楼后座,因为工作繁忙,周玫好不容易在大半夜感到他们所在的夹BAND房,跟往日不同的是房里没有音乐声,安静十分。

周玫蹲坐在门口等,不断的安慰自己他们今晚应该休息。

从楼上走下一个中年老伯,他看了一眼蹲坐地上的周玫,摇摇头:“你不用等了,他们几天前已经回日本了,下次回来可能没那么快咯。”

原来他们是回日本了,周玫开心又失望,开心的是他们扔拥有追寻自己梦想的方向前进,失望的是怨恨自己为什么当他们还在香港的时候鼓起勇气去按下门铃。

一切又会到了正常的节奏,周玫继续每天循规蹈矩的工作流程,有时候她真的很想辞去工作,跟他们当初一样为了坚持着音乐梦想经历一切的风风雨雨。

6月23这天,正工作的周玫感到心里一下子空空的,心情顿时变得异常沉重,电话联系了悦安,她也说心情莫名其妙的不安起来,而且满脑袋都闪过好多关于他们乐队以前的种种参演的电视画面。

“周玫,我怕,他们会不会有危险!”对悦安的话,周玫劈头盖脸的把她批了一遍,挂了电话,周玫整个人浑身不自然都颤抖了起来,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会发生。

那天,周玫整个人都不在状态做什么总出错,老板看她精神不振的样子提前让她回家休息。

躺在床上,周玫望着衣架上的衣服发呆,眼皮越来越重,睡了过去。

睁开眼睛,现场让周玫大吃一斤,3米高的布景,很多工作人员在场上忙进忙出的,周玫绕过舞台,后台的一间贴有醒目标志的房里传出在熟悉不过的音乐,周玫看到房间里四个人正聚精会神忘我弹奏,他时不时抬头跟身边的人对望,然后露出杀伤力十足的微笑,周玫只觉得心跳加速得快窒息,他的笑容是那么迷人又不做作。

周玫现在他眼前,但是他好像看不到周玫,继续沉醉在他的音乐世界里。

“今晚不能有失误,一定要干脆利落。”一个低沉的男人声音传入耳里,似近似远,周玫恋恋不舍的离开房里,在布景的一个黑沉角落,发现两个身影相似在商讨什么事,其中一个望着周玫所在的位置冷冷一笑,那个眼神周玫怎么都不会忘记的,冷冽中藏着杀戮。

等周玫回过神来,角落里哪里还有人,一阵略大的响声周玫抬头,她看到三米台上的布景板微微震动一下,现场的工作人员对这个声音没有在意,继续忙自己手上的工作。

一个身影匆匆穿过周玫的身体,为什么会这样,周玫伸手掐了掐脸,不痛,原来是在做梦,可是这梦境居然这么真实,如果能一辈子看到他,她情愿一辈子都不要醒来。

台下已经是高朋满座,刚刚弹奏吉他的三个人已经陆续上台,唯独不见他。

“你好,你也来这里了?”

“你记得我?”

周玫望向身后人,是他,笑容满面如春风,可是他怎么会看到我的?

“在香港见面会上那个女孩对吧。”周玫鼻头一酸,跑上前抱住他,哭得歇斯底里,心里浮出就要跟他人各一方的不安感。

对周玫的哭,他没有感到厌倦,而是静静的让她抱着,安慰道:“我们很快会在香港再见的,到时请你来看我们的演唱会。”

他走上了了舞台,望着站在远处的周玫点头一笑,便与其他三子一起投入游戏环节。

现场的欢呼声一浪接一浪,游戏最高潮时,突然间主持人跟他一同双双往边上的布景撞去。

轰隆一声,两人纷纷从三米高的台上摔下,两人当场昏迷了过去,顿时间现场乱成一团惊叫声,哭喊声震耳欲聋。

他摔下那一刻,周玫脑子一片空白,就好像世界末日的到来,她一颗心完完整整的在他掉下台的瞬间摔得支离破碎。

突然狂风大作,风似乎只对周玫有影响,现场的人群纷纷逃窜,两个模糊身影一黑一白的出现在他的边上,嘀咕了两句便消失了。

一路上,她紧紧的跟着救护车到达医院,生怕一个不留意,死神就把他给带走了。

他插满管子的情形更是让周玫心痛不已,期间不时有医生护士进进出出,就是循例看一下便离开,当看到有个护士因为插管的位置问题,狠狠的推了病床上的他,周玫怒火中烧一巴掌拍过去,手掌直接穿过护士的皮肤,完全属于透明状态,现在的还能为他做些什么?周玫懊恼,为什么医生不给他动手术,说不定懂了手术他就活过来,可是他却一直一个人躺在冰冷的病床上。

周玫一直在他身边陪伴着,音乐是他的第二生命,周玫哼着他的歌曲,不停的,她知道他一定能听得到的。

眼泪随着歌曲缓缓滑落,她不屈不挠的唱着。

两个黑白的身影从地面窜出,看了周玫一眼,直径向病床走去,摄魂幡一挥,一个影子从躺在病床上的他身上缓缓浮现。

他的眼神失望和落寞,好像认定了自己已经回不去了。他看了周玫一眼,笑容是那么单纯迷人,可是周玫的心里似被掏空一般难受。

“你们是上天给我最好的礼物,所以你们要好好的。”

他话刚一落,黑白两个身影跟着一起消失,周玫的身体四周激起一阵阵电流,速度越来越频繁,隐约听到悦安的惊叫声:”医生,医生,她醒了。“

周玫呆滞的望着天花板,脑海里满是他被带走的画面,泛起一阵心酸,抓住悦安不安的问:“悦安,他没事吧!”

悦安吃惊的看着周玫,她昏迷了足足半个月了,是怎么知道他出事了。她无言以对摇摇头:“昏迷了好几天,30号那天,抢救无效,走了。”

不可能,明明可以救得醒的,那些医生都是庸医,是他们害死他,是他们迟迟不给他动手术的,他不会死的。周玫激动吼叫着,似乎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明明之前见他还好好的,去了躺日本,人就没了。

医生给打了一针镇定针,周玫才缓缓躺回床上,眼泪是止不住的滑过脸颊。

多年后,摇椅上坐着一个发丝微微发白的老人,身边坐着一个5岁的孩子,奶声奶气的问:“奶奶,这是谁的歌,这么好听。”

老人淡淡一笑,用微弱的声音道:“他呀~叫黄家驹,吉他就是他的宝剑,是一个很有才华的艺人,是乐队的灵魂人物。”

小孩黑溜溜的双眼眨了眨,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冲忙的跑到客厅朝他妈妈喊着也要学吉他。

老人欣慰闭上了沉重的双眼,一张些年份的癌症晚期证明从手上滑落。

这一生,她已无悔。

远方柔光中,她看到他背着吉他向自己走来,那笑容依旧迷人。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