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的故事之第三者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1 20:52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朋友的故事之第三者 “对了,你有做过第三者吗?”朋友突然面朝我问了过来。
短篇鬼故事:朋友的故事之第三者

“对了,你有做过第三者吗?”朋友突然面朝我问了过来。

“我怎么可能会做第三者。”我笑着回答。

“那你对第三者是持有怎么样的态度的?”我看着他开始往回走,又坐回了沙发上。

我犹豫了一下:“反正肯定不是什么好人之类的。”短暂的停顿之后,我从冰箱里拿了两瓶罐装的酒,端了一下盘的瓜子也坐回了沙发上,顺便递了一瓶酒给朋友。

“那听完这个故事,或许你对第三者又会有其他的看法。”朋友接过了酒,直接打开灌了一口下去。

(以下从朋友的角度来叙述)

这是我在经过城北,借宿在朋友家里发生的事。也不应该说是朋友家,而应该说借宿在朋友住的公寓里,算是临时的家吧。朋友的工作属于起早型的,家里又离工作的地方远所以就在那附近找了间公寓住了进去。

我在那住过一段时间,朋友住的是一楼靠大门的那间屋子,走廊的动静根本停不下来,几乎每一个时间段都有人在来来回回的走动,平均到三五分钟就会听到一次开关门的声音,这么恶劣的环境,他却跟我说,一楼住的方便。

我来的那天晚上,正巧碰上了朋友的女朋友过来,我跟朋友正坐在床上聊着一些往事,门铃响了,朋友去开了门。他们就站在门口说话,不过声音很小,我看了看那个女孩长相还是蛮不错的,长的也是挺白净的。

大概聊了十来分钟,朋友把门关了上,我看了看他女朋友离去了便说道:“你小子挺有福气的啊,是不是我耽误了你的好事了。”

他摆了摆手:“别提了,女人其实是很麻烦的一种动物的,尤其是像我这种情况的。”话刚说完,敲门声又响起了,朋友再一次的去开门。我发现又是他那个女朋友,站在门口又是将近聊了十来分钟才回来。

“这不刚来过,怎么又来了?难道一分钟不见面就又想你了?”我调侃道。但看上去朋友的表情很困惑,他用双手干搓了几把脸:“那个……其实她们是双胞胎。”

“喔……”我被震惊到了,那两个人看上去就完全一模一样:“你是怎么区分她们的?”

“说实话我一直被这个问题困扰,我没法分清楚她们。”对于朋友的回答更是令我震惊,他又接着说道:“可以说,我现在同时在和两个一模一样的女人谈恋爱。”

这也难怪朋友说女人很麻烦,他同时应付着两个这样的生物肯定很麻烦,而且她时常分不清两个人谁是谁,重要的是这两个女生一模一样他都很喜欢,没法做决定去放弃一个。当然,这类男女之间的事情,我是没有太多的兴趣的,不过事情的发展慢慢的让我有了兴趣。

白天朋友是出去工作的,我没有什么事干,就留在他的公寓里,无聊翻翻什么书之类的。在这期间,两个女的时常会来敲门,我可以体会到朋友的那种痛苦,那是在我知道她们的名字之后,一个叫晓莲,一个叫晓蕾。每一次的开门,我只能尴尬的站在原地笑笑。因为我根本分不清她们,生怕会叫错名字之类的。

不过她们有一点很奇怪,她们两个不会同时出现在公寓里,就像事先说好的一样,不过这种事我想她们应该不会去讨论,谁先谁后一说,这可能也是双胞胎独有的特点,这种没有语言的默契,反正一般人是不可能做到了。

事情到了后来,原本他们情侣出去玩一般都是两个人,朋友却因为有时候分不清人显得尴尬,就把我叫上一起,这样我约会着实有趣,记得那天是跟晓蕾出去玩,朋友跟他聊了很多,回来之后他就跟我说,原本他的女友应该是晓莲才对,晓蕾就像是莫名其妙出现的一个人一样,他跟她总感觉有点距离感,从那以后朋友就开始疏远晓蕾了。也是从那以后我们可以分的清她们倆,因为我们那天出去玩是去登山,当天的气温又特别的高,相比之下晓蕾黑了不少。

直到有一天,晓莲打算约我朋友去公园,但那天晓蕾奇怪的也约了那个地方,两个人约的还是同一个地点,时间只是差了十五分钟而已,朋友没有办法把我也拉了上,他不想让晓莲知道这一切,不想让晓莲难过,但同时也要应付着晓蕾,没有办法之下。他决定先陪同晓莲,叫我想办法把晓蕾拖着。

这事情我可一点也不内行,到了公园见了面我也只是尽可能的去敷衍,东拉西扯的。最后还是她的一句话终结了我。

“其实我早就知道了,你没必要这样。”我们倆坐在秋千上,她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话。

“原来你一直都知道。”我诧异的看着她,她只是远远的看着前方,我顺着她的目光看去,那正是朋友和晓莲,他们离我们大概只有五十米左右。我试图去拉走晓蕾,毕竟朋友说过,不想让晓莲看到这一切。

“我们没必要走的。”晓蕾又说话了,只不过接下来说的话肯定不是我能想得到的:“她是看不见我的。”

“什么?”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我只是她的一个背面,只是她的一个影子,或许我在他心里也只是扮演着这样的一个角色。”这时的我才发现,晓蕾真的是越来越黑了,她的肤色以肉眼可以看得到的速度在变化。

“这是我给他的一封信,别忘了告诉他……我喜欢他。”就在这句话说完之后,她成了一团黑色的东西,飘向了晓莲,静静的站在晓莲的身边深情的望了一眼朋友,我想朋友也是看到了,从他那惊恐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他看了看晓莲,又看了看站在他身边的晓蕾,他被吓得几乎说不出话,只是短短的几秒钟,那黑影就完全的和晓莲融合在了一起。

“那信里写的是什么?”我停止了嗑瓜子的动作,对那封信倒是起了很大的兴趣。看着朋友一口气的闷掉了剩下的酒,我忙着起身去冰箱里再拿一罐给他,他接了过去,没有马上开启,而是把酒瓶放在了茶几上,继续说道。

我在公寓里等着朋友,他回来的时候脸色差了许多,不过还是很急切的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将信封递给了他,将事情的原尾都跟他说了一遍,看着他复杂的表情,接过信封后在我身边坐了下来,直接拆了开来。

晓蕾:

你还记得我们见面的那一天吗?那是一个阴雨天的晚上,我们也是在那个公园认识的,你不知道,我第一眼看你就已经喜欢上了你,或许你并不相信一见钟情,但在和你短暂的聊天过程中,我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我喜欢你的微笑,喜欢你幽默的语言风格,也喜欢你看我时的眼神,或许你已经把我忘了。

这一切也只是我的以为,只是我以为。

“是茉莉……”朋友说话了,但又停顿了,他看着那信封眼泪止不住的留了下来,他的内心应该是扭曲的,他不敢相信会有这样一个女孩为她做了那么多的事,那哽咽的声音从他的口中传出:“一个曾经在我生命中出现过的女孩,却又莫名其妙的消失了,我一直以为她……”朋友没有继续说下去。

那段时间,我一直都是陪着他,他就像丢了魂一样,每天六神无主的样子,那封几十字的信,几乎每天都会拿起来读一读,我们再也没有见过晓蕾,或者说是茉莉,但朋友似乎却把晓莲当成茉莉。

后来他和晓莲结婚了,不过他们的感情也并不是很好,奇怪的事,他时常会对着晓莲的影子傻笑,或者是对着她的背影发呆……朋友的故事讲完了,我却听的是稀里糊涂的,还是没有弄明白。

“那晓蕾到底是不是,晓莲的双胞胎?”我问道。

“当然不是了,不过这也是我后来听一个会下蛊的人说的。”朋友揉了揉眼睛,开始打起了哈欠:“那写信的女的是一个叫茉莉的,她跟我那朋友当然是认识的,也试图有追求过他,只不过被我朋友拒绝了,她知道朋友喜欢的是晓莲,后来她就拜托别人对自己下蛊,这蛊就是将自己变成晓莲,当然是有代价的,所有人都可以看得到,只有晓莲是看不到的,因为她可以说是晓莲的另一面复制出来的,只是她的一个背面,没有人可以看到自己的背面,但如果我朋友开始排斥她的话,她就会真正的永远的变成晓莲的影子。”

“这代价还真不小。”我在嘴里低语道。

朋友解释完了,但双眼不停的打量着我,神色非常的严肃说道:“我突然发现你最近黑了不少。”

“我该不会变成影子吧。”我连忙配合着摸了摸自己的脸。

“逗你的呢。”朋友笑了,因为他以为再一次的整到了我。我突然想到了茉莉说的那句话,我只是她的一个背面,只是她的一个影子,或许我在他心里也只是扮演着这样的一个角色。听上去总有些许的悲哀,但似乎现在的情形她才是真正的主角,晓莲她活在现实中却成了一位为了制造影子而存活的工具,毕竟那朋友现在只会对着影子笑。

那一句,我的以为只是我以为,真正的戳中了人心,又有多少事情会因为是我以为。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