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的故事之魔术师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1 18:40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朋友的故事之魔术师 魔术师与魔法师的差别并不是很大,只不过魔法师的能力看上去,就不只是供人娱乐的表演了。
短篇鬼故事:朋友的故事之魔术师

魔术师与魔法师的差别并不是很大,只不过魔法师的能力看上去,就不只是供人娱乐的表演了。

在我们下车之后,我看了眼手表,时间差不多是正好赶上的,在我将门票递给检票员之后,我们就走了进去。

剧院很大,虽然我也不是第一次来,但每一次来总能让人感觉有点不一样,我们对着号码找到了座位,还是比较靠近前排的。

“没想到还挺前面,说不定我还能看出什么破绽。”我笑着道。同时我们也坐了下来。

“魔术其实并不是障眼法。”朋友淡淡的说了一句。

帷幕被拉开了,台上出现了一个人,穿的很正式的一套黑色西装,头上带着一顶高礼帽,手里还有一根拐杖,起先是跟大家深深的鞠了一躬,这些老套的情节在电视上也都经常会有看到。

很快他就突然来了一个摔倒的姿势,是后背朝下的那种,不过就在他接近摔到的时候停住了,整个人以接近一百八十度的姿势保持着,就像那里的时间被定格了一样,这时全场都响起了掌声。

“如果让有阴阳眼的人来看,这就是一部喜剧。”我清楚的看到朋友的嘴角,微微的上扬。紧接着台上的魔术师慢慢的又朝摔倒下来的反方向站了起来。

“为何要这么说。”此时我又把视野转回到了朋友这。

“因为魔术师他就是半个死人呀。”朋友的话似乎告诉我故事又要开始了。

(以下从朋友的角度叙述)

这些事还要从我一个有阴阳眼的朋友那里说起,当然那时候的他并不知道自己有阴阳眼,也是因为那场奇特的魔术让他发觉了自己的才能。

魔术拥有悠久的历史,但走向舞台的历史却并不长久。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可以说魔术也是刚兴起不久吧,那时候也算是年轻人的一种时尚潮流,只要有盈利性就会有舞台,魔术自然的就被搬到了舞台上。

那时就有一场非常有名的表演,里面的主要内容就是讲魔术师如何在一个封闭的水下空间逃生,在当时来看真的是一场非常刺激性的演出,当然我那朋友也有去看,一起去的还有两个他的表兄弟。

在他表兄弟中他是老二,正好处在中间,另外的两人就老大、老三相称吧。因为是去看魔术,而魔术通常都是在晚上的时候表演的,三个人吃完晚饭真可以说是第一时间赶到表演魔术的地方。

当时当然还没有现在这么好的剧院,所谓的舞台还是露天搭造的,用巨大的幕布把舞台的周围都盖了起来,只留下了一个小口,小口边坐着一个收钱的人,远远的看去就像一个巨大的蒙古包。

“你们说这想钱是不是想疯了,居然都玩上命了,这可真是刺激。”老三边说边走着,把票给买了。因为这次的主办方就是魔术师本人,老三的想法还是很合理的,他为了赢取更大的利润,拼命的制造那些匪夷所思的表演。

三人走进了幕布里头,里头很大很宽敞,不过摆了密密麻麻的椅子后就不那么认为了,舞台是处在正中央的,观众可以坐在它的任何一个方向,不过多数人都是选择迎面的位置,中央舞台的四个角还插有四根火把,这让人看起来更像是某种祭祀之类的活动,整个帷幕当中都被火光熏得通红。

三人找了一个较为靠近舞台的地方坐了下来,他们来的很早里头并没有几个人,不过就在他们坐下没多久之后,外面陆陆续续的开始来人了,一眨眼的功夫,周围几乎都挤满了人。这时从人群中窜出了一个人,直直的走到了舞台的中央。

那人看上去并不高,而且挺瘦的,总给人有一种没睡醒的感觉。他也是如此的给大家鞠了一躬,两手空空的展示给大家看,随后将手合十捏在一起,然后在微微的松开,慢慢的里头就飞出了一只鸽子。

跟现在一样,所有人都给了掌声,但那时唯独一个人没有,那就是老二,也就是我的那个朋友。

他推了推身边的两个兄弟,面无表情的说道:“你们觉得这样有意思么?”

“你不觉得很神奇吗?”老大反问道

“还真没觉得有什么意思。”

台上的魔术不断的变化着,台下的掌声也是一波接着一波,唯独老二一人无趣的走了出来,老大见老二不见了,也没有继续看下去,而是走出了幕布去找老二,他发现老二就蹲在门口,他走向前问道:“你怎么不看了?”

“不就是两个双胞胎嘛,有什么意思的。”

“什么双胞胎呀?”老大正疑惑着,老三又跑了出来,急忙的叫道:“快进去快进去,重头戏要来了,水下逃生。”

还没等老二回答,老大就把他拽了回去,此时进幕布之后的感觉就大不同了,里头不再是那种愉悦的气氛,反倒是相当的紧张。

三人再次的坐回了椅子上,舞台上摆放着一口大缸,魔术师正在叫台下的人上去检查大缸是否有问题,等人下去之后,就开始往大缸里灌水了,在这灌水的过程中,魔术师没有闲着,又叫了几个手下进来,摆下了一张桌子。

魔术师站到了桌子面前道:“今天大家就赌一下,我到底需要多久才可以出来。”魔术师讲的很自信,还带着一脸的微笑,那种感觉就非常的欠打。

桌子上的数字有很多,大多数人都是压了一到十分钟之间,面对着一桌子的钱,魔术师的脸上更是印满了笑容,仿佛就对着别人在说这些钱都归我了。

舞台上的大缸被灌满了水,紧接着魔术师的手脚都被铁链锁了住。所有人的心一时间都紧绷了起来,但魔术师的脸上始终是挂着笑容,最后魔术师深吸了一口气,沉下了大缸,随后他的手下在大缸的上面压了一块大木板,在木板的上面还抬来了一块巨大的石头压着,做完这一切之后,台上的人都散了去,只留下了那一口大缸。

台下的人几乎都伸长了脖子在看,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不一样,就这样过了十分钟,台上还是没有一点的动静,不过大家都还是耐心的等待着,时间跳转到了半个小时,很多人开始没有耐心了,更多人是嚷着要求打开大缸。

在这种情况的时候,是不是应该魔术师会从人群中走出来呢(我笑着说道:“那肯定的啊,要不然人都走光了。”)但那一次并没有,整整过去了一个小时也没见到魔术师的身影。后来是有观众看不下去了,强行上去把大缸上的石头和木板搬了开,这才发现大缸里头就静静的泡着已经死去的魔术师。

“你不觉得很奇怪吗?”朋友向我问道。

“这有什么奇怪的,应该是表演魔术失败了吧。”

并不是这样,因为在表演之前,那魔术师脸上那自信的笑容,就已经说明了一切,他是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但他最后却失败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认为这是一次失误,但唯独老二一个人看穿了一切,因为他有着一双阴阳眼。

那天老二回到家,就觉得很奇怪,因为在他眼里台上明明站着两个一模一样的魔术师,他不知道大家是如何去区分的,而且在一个魔术师死去之后另一个却是在笑。

“那另一个魔术师是鬼吗?”我问道。

朋友摇了摇头:“他是那名死去魔术师的灵魂。”

那是一份古老的协议,就像想获得能力的人一样,他们必须付出一些自己东西,而魔术师就是付出了自己一半的灵魂,从某种角度来说他就是半个死人,他在身前就可以控制自己的魂魄,利用魂魄来达到一些常人无法做到的事。

就比如刚刚那个接近一百八十度的定格,在有阴阳眼的人看来,只不过是一个人在扶着另一个人罢了,所以在老二的眼中看来,所有表演的魔术都是两个人在进行的,一切看起来都会是那样的无趣。

魔术的运用跟茅山法术不同,茅山法术有着许多的禁忌,而魔术却没有,他只需要一个人有着一颗善良的心,不要让自己的灵魂变得丑陋,要不然就连他自己的灵魂都会背叛他。

那名魔术师被金钱蒙蔽了双眼,不惜一切的想去得到,却不知自己的灵魂也正在被改变着,他是被自己杀死的,原本的魔术应该是灵魂和肉体的互换,代替他下水的应该是他的灵魂才对,但那一次灵魂下了水,很快就将他换到了大缸之中,我想他在大缸里的时候已经不会相信任何一个人了,毕竟就连他的灵魂都抛弃了他。

同样的他的灵魂也是希望自己能够得到更多的钱,这正是因为他改变了自己的心智,同时也改变了灵魂,因为在他灵魂的眼里,只有他的死才会有最大的盈利,毕竟没有人压他不会活着出来。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