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别玩手机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1 17:18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晚上别玩手机 玉溪她是一个学生,她是一个手机控,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吃饭,走路的时候,她的眼睛都寸步不离开手机。
短篇鬼故事:晚上别玩手机

玉溪她是一个学生,她是一个手机控,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吃饭,走路的时候,她的眼睛都寸步不离开手机。

有一个女同学跟她开玩笑,说晚上玩手机会招鬼,玉溪不信,因为她并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的存在。

可是某天晚上却发生了一件恐怖的事,这让玉溪不得不放下手机。

夜,静悄悄的,月亮半挂在天空中,淡淡的月光照进窗户,安静的让人感到恐怖。

玉溪她躺在床上,手里拿着手机,一个陌生人申请加好友,是一个叫“雨馨”的人,玉溪并不认识她,可是因为无聊,就同意了。

加了好友之后,便有一个声音幽幽地响了起来,玉溪知道有人和自己聊天了,她点开一看,是“雨馨”的人,窗口上说:“你好,我叫雨馨,我们交个朋友吧。”

交朋友,这还是玉溪第一次有人和她做朋友呢?玉溪基本没有什么朋友,她所有的朋友因为她的长相而离开她。

是的,玉溪的长相是相当的难看,她的左脸上有一道黑色的伤疤,那是三年前出车祸时留下的。

“嗯,好哇,我愿意和你做朋友。”玉溪因为激动而回了一句,心想:我终于可以有朋友啦。

雨馨发了个笑脸的表情,之后又问:“嗯,你多大啊。”

“我,17,你可以爆照么。”玉溪突然提了这个问题,既然她们是朋友,那么就应该互相认识下,看过照片,就等于见面。

“那你来吧。”雨馨这句话让玉溪不由得伸出手摸了下脸上的伤疤,这到伤疤可是她的心里的痛。

“额,对不起,我很丑。”玉溪发了这样的话,玉溪很不愿意就这样说,只是她脸上的伤疤。

想当年,玉溪还是学校的校花,很多男生追她,那个时候,可是她的骄傲,可是现在,玉溪的眼眸暗了下来,谁也不知道她现在特别的伤心。

“没事,你很漂亮,就算你很丑,你还是很漂亮。”雨馨说。

这句话让玉溪很感动,自从她变丑之后就没有人对她说过这么一句话,有的都远离她,把她看成怪物一样。

“好的。”玉溪笑着发了这句话,她自拍了一张,拍完后,玉溪看了一眼照片,照片上的她很丑,玉溪没有犹豫,直接发了过去,她说:“该你了。”

“呵呵,你好好看看,我可是和你一起拍的照片。”雨馨说。

玉溪睁大了眼睛,她感觉背后出了冷汗,她以为雨馨在和她开玩笑,可是她点开自己的照片一看,在她的背后有一个女人,那女人的脸是青色,眼球都出了血丝。

玉溪害怕地转头向后面一看,空空如也,只有一堵冰冷的墙,让玉溪感到毛骨悚然,她隐约能听到自己的强烈心跳声,她似乎不敢看下去了,可是手机一声震动,玉溪一看。

“看到了吗?你再看看墙上的画像。”她的一句话让玉溪有点不解,但因为好奇,抬起头看向墙上的画像,画像上的女人没什么不同嘛?

突然窗外打了一声雷响,玉溪转头看向窗外,只见外面打着很响的雷声,下着大雨,雨点打在玻璃上,发出“哒哒哒”的声音。

玉溪转头看了看墙上的画像,可是画像却没了,玉溪的呼吸有点困难,胸口微微起伏,她想都没想直接将手机关掉。

玉溪以为关掉手机就没事,可是手机屏幕上一亮,手机竟然自己开机了,跳出来一个QQ信息,玉溪虽然害怕,但是她好奇,在好奇心的作用下,点开了那段QQ信息,上面写道:“干嘛关机啊,我都找不到你了。”

玉溪吓得一个啰嗦,手一抖,直接将手机摔在了地上,手机屏幕一黑,玉溪明白,手机被摔坏了。

可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手机屏幕一亮,玉溪害怕的缩在床角边,不去理会一直响着的手机。

玉溪还是又去拿了手机一看,雨馨说:“我在你的另一个房间,我要进你家了。”

玉溪是一个胆小的女生,她受不起惊吓,于是为了试探雨馨说的是不是真的,她下床轻手轻脚地向门口走去,没走一步,就会发出轻微的声音,可怕的雷声伴随着脚步声走到了门口。

玉溪带着恐惧的心里看向猫眼,透过猫眼,外面什么也没有,她的对面是一个房间,那个房间突然有了一个动静,门口被推开了,玉溪心里一紧,她被吓了一跳,玉溪仔细地看着外面,房间里面却是黑乎乎的一片,就好像怪兽张开嘴一样,下一步就要把玉溪吃掉似的。

雷声一闪,一只白色的手从对面的房间伸了出来,玉溪吓得一个啰嗦,双脚不自由后退了几步。

玉溪家的门被推开了,一个女人从门口走了进来,玉溪惊恐地看着门口突然走进来的女人,那个女人的脸很白,双眼流了鲜血。

玉溪转身向阳台跑去,跑到了阳台,她有点担心地向后看了看,没有人,就在玉溪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一阵风向玉溪扑来。

顿时,玉溪的呼吸变的越来越困难,那个女人就站在她的面前,双手死死地抓着她的脖子。

玉溪不想死,她不甘心就这样死了,她感觉到了,死亡来临的时候是多么的恐怖,玉溪很不甘心,她想要对女人说什么?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她的呼吸一点一点地消失。

女人拽着玉溪的身体扔在了楼下,玉溪掉在了地上,鲜红的血从后脑流了出来,染红了地面,她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那个窗外,雨点打在她的脸上。

瞳孔里出现女人的脸,那个女人的唇边一勾,她在笑,谁也不知道,那个女人的身体一点一点地裂开,直到雷声过去,她的身体完全裂开了。

“呼………”一个悲凉的声音传来,一个拖拉机缓缓地从玉溪的尸体过去,许多的黄色的纸钱飘扬在天空中,有几个纸钱落在了玉溪的脸上。

拖拉机上放着一个黑色的棺材,棺材边有几个穿着白色衣服的人,他们扔着手中的纸钱。

那个棺材上面有一个黑白的照片,照片上印着一个女人的脸,那个女人的脸和把玉溪杀掉的女人一模一样,照片上的女人的眼睛瞄向了玉溪的尸体……

第二天一早,当玉溪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九点了,玉溪摸了摸头上的汗水,突然她转头看向躺在自己旁边的手机。

“他爸,你可不知道,咱们对面的房间的女人昨天死了,你知道为啥么,就是因为她总玩手机,手机有辐射,把女人弄死了,她那是一个恐怖啊,气的时候,眼睛都凸出来了,而且还带血丝,脸都变青了,哎可惜了……”厨房上传来玉溪的妈妈的声音…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