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监控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1 12:14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死亡监控 我是一名“监控设配维修员”叫白玺。年龄?“额....还是先保密”做我们这行,嘴要紧,为客人保密,是我的人生格言。客人的秘密基本都在监控内,除了家庭监控设施检查,我还负
短篇鬼故事:死亡监控

我是一名“监控设配维修员”叫白玺。年龄?“额....还是先保密”做我们这行,嘴要紧,为客人保密,是我的人生格言。客人的秘密基本都在监控内,除了家庭监控设施检查,我还负责商业监控维修。

我没有自己的公司,只有一间工作室。除了维修监控设备,我还能破解监控MI。“画面还原,片段修复...等等”

在我工作室的隔壁,是一家花店。我对花粉过敏,可是老天爷居然这样捉弄我?每天早晨路过花店,我都像躲着致命有害物体一样。

可是这天,我低着头走向自己的工作室时,撞倒了一位紫衣美女。我急忙陪着不是,将她掉在地上的“白色玫瑰”捡了起来。不好意思,美女。没把你撞伤吧?

紫衣女孩微微一笑,接过玫瑰。“没事,没事的, 你也在花店上班?”

我摇了摇头,脸红道:“哦...我是花店隔壁的,监控维修工作室”我姓白,叫白玺!你有没有被我撞伤啊?要不要我送你去对面的门诊看看?

紫衣女孩抿了一下嘴唇,“不要了,不要了”只是擦破一点皮,没事的。那....没事我先走了。

我点点头,还想说点什么,可是人家女孩已经说这话了,我也不好厚着脸皮,在黏着人家,只好笑着点点头:“那..那你先忙”

紫衣女孩抱着白色玫瑰,走了几步回过头,对我说道: 很高兴认识你白玺!我叫唐子宁,就在对面咖啡厅上班,有时间一定要来我店里喝咖啡。

我站在原地看着唐子宁的背影,迟迟流连忘返,心想:竟然是对面咖啡厅的,那以后有的是机会见面。

我还在想着,怎么与唐子宁下次搭话,竟然不知不觉的,走到自己的工作室门前,还没走到门前,我便看见一个牛皮纸的档案袋,躺在我那工作室门前。

我心里欣喜若狂,一大早就有活干,捡起地上的档案袋,上面有一行小字“H6号画面修复,时间卡点!”完事后,在联系!

我心里不禁一颤,“时间卡点,意思是将原有视频改时间”这需要大量时间,多重复剪辑,才能完成。

看样子今天是别想去对面咖啡厅了,对于这种破译U盘MI的事,我一向没有经验,只能使用最笨的办法,那就是将原来程序修改,然后在重新编写程序。组装,修复到天衣无缝!

我进入工作室,将档案袋仍在了书桌上。打开电脑,放着一首我非常喜欢的《夕阳之歌》听着熟悉的歌声,我将档案袋放入怀里,小心翼翼打开。里面是一个监控的U盘。还有一张纸。

上面写着,“请将23点34分画面复原,然后调整到00点28分”我脑中一下炸了,天哪!一个小时时间复制? 这是一个路口的,监控U盘。一百多G啊!

我脑中出现了一系列,车祸视频。在一细想,就算是交通事故,你也不需要改了一个小时的画面啊。这个难度系数太大了,我一个人根本做不了。

我拿起电话,拨打着熟悉的号码,我的损友,李路平。电话拨通:喂!路不平?快来我工作室,我给你看个好东西,最新的彩旗门。

电话里,李路平埋怨道:啥?彩旗门?滚! 我才不信你的鬼话呢!少在那骗我,是不是想让我帮你干什么?你赶紧说,在不说我睡觉了!

我一下火了,在电话里骂道: 你不来啊孙子!到时候可别说兄弟有福,没有想到你啊。我刚才接了个大活。客人要求,让我修改一个小时监控时间。你来不来?

李路平在电话里,哈哈大笑起来:哟!编,继续编故事。修改一个小时的路程画面?他是不是推着坦克在公路上走?骗谁啊?当我傻啊?

这也都怪我,平时老骗他,我哀求道:是真的!我真没有骗你,这U盘现在就在我手里呢,你赶紧过来。你要是不来,我就找别人了啊!

李路平在电话里,停顿了几秒:好!在相信你一次,U盘先不要连接电脑。你准备两个没用的U盘。还有啊,给我叫上两个盒饭!

我电话仍在一旁,等着李路平的到来。无聊至极,我用拿起那个神秘的U盘,仔细一看这东西还不像是道路监控设备,更像是家庭门外监控设备?

我不禁心里开始犯起疑心,心急火燎想立即就看看U盘里的录像。正当我准备将U盘插入电脑时,李路平闯了进来。

我舒了口气,张口骂道:孙子吓死我了,你以后进来能敲门吗?

李路平急忙走到我跟前,快!我看看你那U盘,啥?大买卖?还神秘的!赶紧插电脑上,让我好好看看。要修改一个小时的录像,是啥宝贝?

我也十分好奇,手中的U盘里面装的什么,我示意李路平去拉上窗帘,我则是快速将U盘插入电脑。

电脑画面中显示出一些家院,我点击开了“H6号监控摄像头”画面中是对着公路的。路旁站了一位女孩,画面模糊,不清楚。

画面显示时间是“22:40分”女孩一直站在路边一动不动,只有裙子时不时被风吹着飘荡一下。由于是背面,长啥样根本看不见。

李路平在一旁看的,眉头紧皱,不耐烦说道:从哪可是卡时间?麻利点,就从卡时间那看!

我摇了摇头,随口答应道:好,我快进到“11:30”,画面中的女孩,居然消失了!

李路挠了挠头,嗯,看样子就是这里,画面出现问题了!你赶紧修复,我去拿盒饭。饿死我了都!

李路平吹着盒饭内的热气,大口吃起来,突然向我问道:怎么对面咖啡厅,增加业务了吗?都开始送盒饭了!

我没空理他,埋头在那修复视频画面,电脑中画面渐渐开始清晰。原来画面中的妹子一直都在,“11:32分时”一辆越野车将这个女孩撞倒了。

我吸了口凉气,画面中的女孩。怎么?怎么也是紫色衣服?可惜我一直看不到脸,女孩从出车祸,一直没有回过头。

我耐心看着这段车祸监控录像“23:50分”女孩从地面缓缓爬起,可是还没有走到路边,又被一辆“越野车”撞倒!这次居然被撞起,三四米高的距离!

我的心已经提到嗓子眼,口中情不自禁冒出一句:我的天哪!居然被撞了两次。

李路平看着监控录像,也是张口结舌:完了!完了!这女孩救不活了。

我和李路平继续看着电脑画面中的视频,“00:04分”越野车撞人的画面在次出现!李路平将盒饭放在一旁。紧张的对我说:这是谁跟你在开玩笑?还是什么恐怖视频?连续两次撞击,人不可能站的起来!

我擦了一下额头上渗出的汗,结结巴巴说道:“这不是恐怖视频,每一次撞击时角度都不一样”恐怖片做不到的!

H6号监控录像视频中重复出现的撞人画面,让我寒毛直立。从“23:30至00:20分”录像中的女孩已经被同一辆车,连续撞倒4次!

李路平甚至愣在我身旁,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录像,质疑道:这个女人是鬼?被连续撞倒这么多次怎么还能站立起来?太不科学了!

我拿出纸巾,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解释道:你有发现路面只有这一辆车?从“23:30开始,一直到00:20分”一直都是这一辆越野车!

李路平眉头紧皱,咬牙说道:这是凶杀!一定是有人在杀害这个女孩,不然怎么可能画面重复这么多遍?“我....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

我也没有直接的证据,去证明这个视频中被越野车,来回撞了4次的女孩,就是人们口中的“鬼” 监控录像还在播放着,画面在“00:26分时停顿了几秒”画面中显示,越野车停了下来。

一个白衣女子,从车内走出,将地面上的紫衣女子从地上,撕扯着头发扔在了越野车后排座位。画面开始模糊起来,李路平眉头紧皱,怎么?关键时刻!画面就出雪花了!急忙让我修复画面。

我手忙脚乱,开始修复画面,我越来越紧张,因为画面已经可以看见那“紫衣女孩”的面貌了,我惊恐万分看着眼前的视频,白衣女子,撕扯紫衣女子头发时,脸庞是对准监控录像的!

我被眼前的监控录像吓的,冷汗直冒,画面修复310P时,才能看清楚人物的面貌。我将画面放大,继续修复。直到看清了,画面中人物的面孔。我一直觉得我在哪里见过画面中的女孩?十分熟悉,但是怎么也想不起来。

诡异就在于,紫衣女孩被连续撞击4次。在被白衣女子拖走时,手臂还一直在拍打着白衣女子的手!画面被修复到,310P时。

李路平突然起身喊道:鬼!这个女人是鬼!盒饭!鬼!她是鬼!

我被李路平突然的举动,吓得我差点摔倒:鬼?盒饭鬼?你说仔细点,路不平!

李路平看向盒饭,紧张说道:监控录像是昨夜的吧?盒饭是今天我来时,你要的吧!送盒饭的女人,跟视频中被撞死的女人,一模一样,连衣服都没变!

我突然想来什么:对面咖啡厅?紫衣女孩?白玫瑰?唐子宁!

画面中多次被撞的女孩,是否就是唐子宁呢?我不敢确定下来,人的生命力。不会坚强到,被撞了4次!还能反抗,而且第二天还能照常上班。

李路平在一旁瑟瑟发抖,看样子吓的不轻,吞吞吐吐反复重复着一个字“鬼”若不是亲眼所见,我也不敢相信眼前看见的“监控视频”居然是真的?

李路平突然起身,指着监控视频吼道:我要报警!我不相信,这个世上有鬼!

我拦着要出去报警的李路平,将他按在靠椅上,怒骂道:你傻了啊!报警?这种视频警察会相信吗?万一说咱们是疯子,把咱两关进“11号精神病院”你就开心了!

我一边控制着李路平的情绪,一边让自己也冷静下来,我放低声音,放慢语速说道:报警也没用!我看这样,我们去对面咖啡厅看看,有没有这个“唐子宁?”话说回来!

假如我们报警了,警察不把我们当疯子看,陪着我们一起去咖啡厅了,万一有这个人呢?哼!人家女孩知道了事情经过,一定会当场就掌掴咱俩人。那到时候,就没脸见人了!

李路平此时停顿几秒,仔细想想,点点头:对!我们先确定一下,在做打算。我们把所有画面全部打开看一遍,就知道事情经过了,就好办了!

我一拍大腿,满脸激动对着李路平说道:对嘛!咱也是成年人了,别没事就麻烦人家公安人员。

我比李路平更害怕,强压住心底的恐惧:拿起鼠标,将所有画面打开,让我失望的是,U盘内只有两个画面口。比起H6号口的车祸画面,H5号口的画面要平静很多。

H5号摄像头画面十分清晰,开始阶段是夕阳落山画面,场景是在一处庭院内。果然跟我猜想的一样,监控录像出自私人手里。

视频里,后院风景如画,地上草坪修剪平整,草坪中央坐着两个女孩。一个白衣,一个紫衣。像是在商量着什么?还是普通的朋友聊天?李路平眉头紧皱,结结巴巴说道:“怎...怎么..凶手和被害人认识?”

我看着画面中的俩人,像是认识很久的朋友。可惜监控不带语音,只有画面,俩人坐在草坪上,一直在谈笑风生。画面是背对着监控,只能看见俩人抬头低头在谈话。

白衣女孩回头的一瞬间,我和李路平同时,被眼前的画面吓傻了:两个女孩,怎么长得一样!她们是双胞胎?

画面突然转变平静,白衣女孩开始比划着,坐在草坪上的紫衣女孩低着头,像是在哭泣。白衣女孩突然朝着监控走来,看样子俩人已经吵玩。白衣女孩捂着嘴一直在哭泣,我将画面放慢。

仔细看着紫衣女孩,心中开始发酸:画面中的紫衣女孩,就是早上在,花店门口碰见的唐子宁!

李路平面色难看,张口结舌说道:“双胞胎?”什么意思?姐姐杀妹妹?还是妹妹杀姐姐?现在是报警?还是去咖啡厅看看?

我犹豫不决,脑中嗡嗡乱想: 怎么会这样?如果她们是姐妹,怎么会自相残杀?会不会有什么隐情?我不敢相信,情同手足的姐妹,会是这样的下场!H5监控中的画面,与H6中的画面发生冲突!

李路平看向我,紧张说道:事情经过已经看完了,现在怎么办?H6号口出现的白衣女孩,就是撞死唐子宁的凶手!还等什么?赶紧报警啊!

我一把抢走了,李路平的手机,将电池扣了出来:急什么急?事情都没有搞清楚,就要报警?我们去街对面咖啡厅看看!实在不行我们去案发地点看看。

李路平一脸惊讶,摸着我额头:大哥!白大哥!发烧了吗?去案发地点看看?你知道在哪?说的跟唱的一样。

我将李路平的手,拿到一边,指了指H5号监控角落的“风铃”这里是别墅区!我们先去咖啡厅看看,如果没人。我们在去“天涯海阁,别墅区!”不管怎么样,我知道人家的名字,她叫“唐子宁!”

我拿上靠椅上的外套,朝着门外走去,不管李路平来不来,我也要搞明白这件事情,我刚走出几步,李路平开始发着牢骚:去!去!去! 我陪你去!妈的,我倒要看看是不是鬼在作怪!

对面咖啡厅现在没有几人,现在已是下午6点左右。一进门服务员就热情招呼起来:欢迎光临“香玲咖啡厅”先生你们几位?我随口回答着,服务员的问话:我们?李路平站在我身后微笑答道:两位!

我眼睛扫过,咖啡厅的所有角落,寻找着早晨碰见的唐子宁,可惜看了一圈,都没有找到。只看见吧台上摆放的“白色玫瑰”

我向服务员问道:你好!请问,你们咖啡厅有一个叫“唐子宁的女孩吗?”

服务员微微一笑,回答道:唐子宁?哦..找的是唐小姐吗?她是钢琴师,现在已经下班了。

我挠了挠头,急忙问道:是这样的,我是唐小姐的好朋友,能麻烦你,把她的地址给我吗?

服务员脸色那看,仔细看我两眼,摇了摇头说道:不好意思,先生。唐小姐住在天涯海阁,别墅区。具体的详细地址,我不能告诉你了!

我点了点头,非常理解服务员:谢谢你,我知道了!心中舒了口气,现在已经能确定,唐子宁就是居住在别墅区,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

李路平手里抓了两个蛋挞,我气的差点晕过去,口中骂道:咋就知道吃呢?中午两盒泡饭,都没喂饱你?吃货!

李路平在一旁傻笑,大口将蛋挞仍进嘴里:拍拍手,走!你前面带路,我吃饱了!咱们去找唐子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