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梦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1 11:44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画梦 它是个好孩子,很调皮,经常在别人梦里捣乱。 有个妹子,正在睡觉,做了个梦,梦见和男朋友出去旅游,梦里可开心了。它玩心大起,画了许多许多的蛇放在他们旅游的路上,女孩子吓的往男朋友怀里钻,男
短篇鬼故事:画梦

它是个好孩子,很调皮,经常在别人梦里捣乱。

有个妹子,正在睡觉,做了个梦,梦见和男朋友出去旅游,梦里可开心了。它玩心大起,画了许多许多的蛇放在他们旅游的路上,女孩子吓的往男朋友怀里钻,男朋友把她抱起,正准备走的时候,它在背后推了一把,他们摔倒在蛇堆里,女孩子从梦中吓醒。它大笑着,妹子太胆小了!

当女孩子继续睡下后,它画了一幅美景送到梦中,给她赔罪。

它也能看到人身上的不好的大运,比如:有个女人做梦,它画了个人,那个人在梦中死了,怎么死的,都给了点提示。当女人醒来的时候,赶忙往家里跑,到家后,看见妈妈一切平安,她也就放下心来,但还是有些不安心,于是,那几天都陪在妈的身边,没过一个星期,她妈就去了,不过好在她妈是寿终正寝,儿女又在身边,也算是圆满了。

女人一家人都是心善之辈,如今父母去世,自家又没有生个一儿半女传宗接代,这让女人十分担心。它知道这不是女人身体的问题,如今时机已到,女人一家积了德,所以万不会断了香火。

它又一次的进入女人的梦中,画了一对龙凤胎送过去,女人在梦中慈爱的逗着他们玩。醒来时,脸上都是泪痕,她以为自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后来不出一个月,女人已经怀孕,在医院检查,是双胞胎,这可把女人喜的啊,回去后还上了香。它并不介意女人把这个预示的功劳加在观音身上,开心才重要。

这次它进入的是一个男人的梦里,这个男人叫戍五。他在梦中,梦见了自己的老婆从土里爬出来,全身没一块好肉,她缓缓的爬着,他在黑暗中奔跑,无论跑到哪里,都能看见她老婆在向他的那方向爬,“啊!”

戍五从梦中惊醒,冷汗浸湿了衣服,喘着气,不知所措。当然,这一切都是它这个小p孩搞的鬼,它看到了他身上的黑气。戍五平复好心情后,拉开窗帘,快天亮了,他已经不打算入睡了,穿好衣服,洗漱一番,从家里拿了一些纸钱和香,然后坐车去了一个墓地。

那墓碑上的一个漂亮女人可爱微笑的照片赫然就是他梦中的老婆,“老婆对不起,你别来找我,我不是故意的,一时冲动造成了大错。”戍五边烧纸钱边流泪忏悔。它一直都跟在他身旁看着,它很愤怒!

纸钱静静的烧着,戍五看着墓碑上的照片,映在火光中,显得很是诡异,突然照片上的可人儿嘴角越张越大,戍五一屁股坐在地上,往后退着。墓碑旁不知道什么时候钻出个女鬼来,但戍五认识她,那就是他最爱的老婆!

女鬼张牙舞爪的向戍五的心脏抓去,戍五连滚带爬的跑向前方,而此时,不知为何,别人的墓碑里慢慢的爬出女鬼出来,数不清有多少个女鬼,个个都向戍五爬去。枯骨的一样手,身上的肉已经腐烂殆尽,隐约看见里面爬满蛆虫的器官。

戍五无论逃向哪个方向,那个方向都会有女鬼出现,伸出爪子掏进了戍五的胸口。可戍五慌乱恐惧中没发现这些女鬼未能伤他分毫。

他像无头苍蝇似的逃着,跑着,前方又出现一个女鬼,但这女鬼并没有像其他女鬼一样伸手掏他的心脏,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也没有像其他女鬼那样恐怖。她很漂亮,只是脸色惨白,她是微笑的,很文静,没有阴森感,但这一切却没有被他发觉有什么不同,在他的眼里,眼前这个女鬼一样想要他的命。

他转过头就向别处跑,那无数的女鬼把他围了一圈,伸出手抓他身上的肉,“啊!”戍五害怕的闭上眼睛等着死,迟迟没动静,他睁开眼睛,那些女鬼化作一幅场景: 一个女人穿着围裙在厨房忙碌着,一脸的幸福,一个男人满脸疲惫的回来,坐在沙发上,闻着菜香,脸上的疲惫消失,他转身去了厨房,抱着女人的腰,“老公,你回来啦!快洗手吃饭吧。”女人微笑着扳开男人的手,转过身来面对着男人。

“不嘛,让我多抱抱!”男人有些撒娇的说。

“我还没做好饭呢,以后有的是时间。”女人有些嗔怒

男人无奈的坐到餐桌上,等着亲爱的老婆给他端饭菜,过了一会,女人端出几盘菜出来,面对面的坐着,互相夹菜,和乐融融。

“老婆,我升职加薪了,我们要个孩子吧。”男人囫囵吞枣的吃着饭

“好啊!”女人微笑着给男人夹菜,很幸福,很温和......

直到有一天,他为了陪客户,而没回去吃晚饭,而她依旧高兴的做着晚餐,他们都不知道这种幸福日子已经到头了。

她家隔壁的单身男人王'濑狗'早已经看上她,只是碍于白天人多不好下手,刚才听她打电话说男人不回家吃晚饭,这是个下手的好机会。

门没关,王濑狗进去后,悄悄的把门关好,左右看了看,只有女人在厨房炒菜,丝毫不知危险已经降临,当王濑狗抱着她,捂住她的嘴,她才知道今天在劫难逃。她使劲的挣扎,王濑狗把她拖向卧室,女人的手死死的抓住锁眼,王濑狗无法,只好把门砰的关上,本以为她会本能的松手,结果没想到她忍着痛,也不松,“呜呜~” 十指连心,女人痛的叫不出声,眼泪直流。

期间,女人用脚把家里的东西能弄倒的弄倒,这动静自然引起了在家的妇女,透过窗看见了,但是无人帮忙,因为她们也害怕被王濑狗缠上。王濑狗没管那么多,直接开始一只手脱女人的衣服,另一只手依旧用力的捂住她的嘴。她越来越失望,等不到男人及时回来救她了,为了清白,她想到了咬舌自尽,就赌王濑狗能不能对尸体下的去手。

她闭着眼睛,狠下心来,咬断了舌头的一小节,当她以为会死的时候,结果她还活着,但是她想到一个办法,装死!就赌王濑狗了。

女人屏住呼吸,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而王濑狗以为她不挣扎了,继续脱衣服,可是过了一会,发现她不动了,嘴角流血,用手探了一下鼻息,没气了!而女人的眼睛睁的大大的,盯着他,死不瞑目!!!女人又穿着红色的衬衣,这是要变成厉鬼的节奏啊!不行,得逃。想到这里,王濑狗衣服都来不及整理就跑出屋子。

女人看见王濑狗走了,连忙呼吸了几口,她不敢大口喘气,怕王濑狗还没走,再三确定屋里没人,急忙起身,哭了一会,但又怕老公担心,把门锁好,进了浴室冲洗,换好衣裤,嘴里的血她硬生生的吞下,她说不了话,很痛。

正当她清理房间时,男人醉醺醺的回来了,看到她在清理房间,酒醒了一点,下意识的去卧室查看,脸色阴沉,借着酒气发疯,而且在外面回来时听到邻居的女人们支支吾吾的说他老婆怎样,他没怎么听进去,现在突然明白了,“啪!”一个耳光打过去。

“老,老,老,,公,我,,我,,我没,,有,有。”她忍着痛流着泪口齿不清的看着男人说

而男人却以为女人心虚,所以语无伦次,酒壮人胆,也壮怒气,他双手使劲的掐着她,没一会,女人身子软了下次,真的没气儿了!他酒完全醒了,呆愣了一会,撕心裂肺的哭了很久很久,害怕坐牢,所以就对外说她老婆羞愧难当而自杀。

场景放映到这,而戍五哭的眼睛红红的,他终于知道真相了,是他对不起老婆,他跑到老婆的墓碑前,一直磕头认错,直到把自己磕晕了!

它嘴里不知道念了什么奇奇怪怪的咒语,周围的那些场景碎片都集结到了它的身上,突然它看到一旁还有个女鬼没收进去,它闭上眼睛再次念起咒语,睁开还是在,“咦~失灵了。”它孩童的声音响起,让女鬼忍不住笑了。

“孩子,谢谢你!我现在明白了,就算他做错再多事,我都无法怪他。”女鬼温柔的看着戍五。

“哦~”它歪着头装作很明白的样子,手指头含在嘴里,过了一会,“我还是不懂!”

“呵呵呵~”女鬼捂着嘴笑着,真是太可爱了。“没事,等你长大了就懂了。如果我还在的话,现在我应该也有他的宝宝了吧。”女鬼的身影慢慢的消失在空中

天大亮了,他在墓地醒来!墓碑上的照片里的人笑的格外温柔,而他额头上没有一丝伤痕。他温柔的摸着照片,“老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警察局......

(知道它叫什么名字了么,也许它哪天也会在你梦中捣乱哦!)

作者寄语:待审中的这两天的时间里发现了好几篇写梦的文,这让我感到了危机感,我只好说四个字:绝对原创!(这是我看弄风吟月作者的网名资料得到的灵感)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