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鬼魂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1 10:35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我是鬼魂 我叫九儿,是一个鬼魂,不知流浪去哪?我想见他... 九儿幼年时被皇上在街上捡到,后被暗地里训练成杀手,为他杀了许多绊脚石,包括他的兄弟。后来皇上赐为将军,为他打江山,他赐名:左九。
短篇鬼故事:我是鬼魂

我叫九儿,是一个鬼魂,不知流浪去哪?我想见他...

九儿幼年时被皇上在街上捡到,后被暗地里训练成杀手,为他杀了许多绊脚石,包括他的兄弟。后来皇上赐为将军,为他打江山,他赐名:左九。

他说有我在,江山便固!可他不知我对他的感情如此的深厚,我甘愿做个千古罪人,为他除掉所有对他不利的敌人。可是,这些换不来他对我的爱,他的心在柔妃那里。柔妃温柔可人,可背地里却是个狠毒女子,表面上她做的处处是善,皇上一走,心情不好时就对奴才发脾气。

朝廷之上,除皇上,没谁知道我是个女儿身,我也不想我的秘密被人发现。天下太平时,我也退出了朝政,安心居于将军府。可有人却视我为眼中钉,置我于死地。

“皇上,如今一片祥和之气,为了扩张我国领土,请皇上派人攻打蛮荒之地。”丞相高声请求

“哦~丞相有什么人选?”皇上低着头玩着拇指中的祖母宝石戒。

“臣推选左将军。”丞相双腿恭敬的跪在地,身后的大臣也纷纷跪地,“臣请求皇上攻打蛮荒之地,左将军必胜!”一众大臣的声音响彻着这个早朝。

皇上的脸色有些不大好,眼中闪过一道锋芒,嘴角带笑看着丞相,“速领左将军上朝!”

“传,左将军上朝!”一道道尖细的声音响起。

我整理好军袍,大步的走出府邸。

“臣参见皇上!”我双手抱拳,高于头顶,脸朝下。

“丞相说,想让朕派兵攻打蛮荒,推选你为头领,你有什么意见?”

“蛮荒迟早要攻,臣领旨!”我虽没有喉结,但我却从小念了缩喉功夫,所以与男人声音不差,我极少用自己的声音说话,除却与他单独相处。我深情的看了一眼帝王座上之人,但只一眼,我知道他不喜欢我这样的眼神。

“退朝,摆驾轻柔轩!”李公公大声喊着。

全身轻颤,眼泪差点溢出眼帘,硬生生的逼回去,这次攻打蛮荒,最少几月与他不见,不知生死,断了对他的念想岂不更好!我是女子,却是男儿本色!

军帐,一士兵伤痕累累的跑进来,“将军,蛮荒的人屡屡偷袭我方,如今已经快将我们团团包围了,请将军决断!”

一年了,每次都是大捷告回朝廷,本以为这次打赢了就可班师回朝,每时每刻都不在想念,思念之苦侵蚀的体无完肤,如今,上了蛮荒的当,难道天要亡我?!

“许副将,你带着残余兵力先撤,我来顶!”

“下属势必与将军共同亡!”许副将单膝跪地,视死如归。

“军令如山!你带着兵力逃回京城,把消息带着皇上,告诉他,准备好防御还有棺材,给我收尸。”话语里有些无奈和沉痛,永别了。

“是!”许副将呆呆的看着她,如果你是女子该多好。

许副将退下,带残余兵力撤退。而我则坐在军帐中,自饮自酌,等着蛮荒来,为许副将等争取逃脱时间。

“退是死,不退亦是死。”我知道蛮荒的人已在帐外。

“左将军果然大义,哈哈!投降于我,那皇帝能给你的官衔,我也能给,甚至更多。”蛮荒头领自信满满的说。

“你给不了我想要的。”刀剑不开眼,刺向那头领。

“找死!”蛮荒头领的武功不低

而我亦精疲力尽,几个回合下,那头领已将我发箍用刀挑下,他是第二个知道我女子身份的人。

“你,你不是左九!这狗皇帝,中了调虎离山计了。”蛮荒头领一怔,随及说

“哈哈!左将军岂是你们能知晓的,我是他的歌姬,想追,已经晚了。”我冷笑,抽出袖间的匕首刺向自己的胸膛,疼痛侵袭了我的大脑,但是我知道我还有活命的机会回朝见他。

蛮荒头领见此,冷哼一声,便带兵走了,头领不知道我就是左九,不知道我的心脏长在右边,我刺的是左胸口,怕蛮荒拿我尸体威胁他,所以将计就计。

当我从那些死人堆中爬出来时,已经两天了,没人来寻我,没有水喝,没有食物,我只好从尸体中找吃的喝的,就这样支撑着我活了下去。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拖着疲惫的身体终于走到了长安城下,只为见他,只为他的一个解释,为什么不来寻我?

我用尽了各种办法,闹到官府中,本来身经百战,身上旧疤新伤,又被官府赏了刑罚,“我,要见皇上,我有左将军的令牌。”我知道我不能给他惹麻烦,只好用左将军的身份掩人耳目。最终,我见到他了,他好像憔悴些了,是谁又惹了他的心?我无从猜测。

“左将军战功赫赫,却英年早逝,可他还有个妹妹左绾,为了左将军的功劳,朕便赐左绾为绾妃。”他在高台一呼,我便从九儿成了绾儿。

我以为我等到了他的疼爱,可却不是!我只是空占这个封号,他的心还在柔妃那,他爱柔妃,就像我爱他,什么都愿意为对方付出。

一日,贴身丫鬟碧玉告诉我,“柔妃有喜了。”我听到这消息时,心里什么味儿都有,“碧玉,为我梳洗打扮,我提点礼物恭贺。”

“娘娘,也就你没有架子,你应该自称本宫。”碧玉一边为我梳发,口里不时的说着。

苦笑,我从未正经的打扮过一回,一直把自己当成男儿,这些胭脂水粉我倒是名儿都叫不出。碧玉的手很巧,没稍一会儿,我看着镜中的自己,都认不出来了,我从不知道自己穿上女装也可以这样美。

准备好礼物,去往轻柔轩,到那时,其他妃子也在,他抱着柔妃,柔妃笑颜如花,真是羡煞旁人!

眼睛有点湿,但还是忍住,深吸一口气,像前阵子学习礼仪时那样,“臣妾拜见皇上,听闻柔妃姐姐有喜,特来恭贺。”

他有些惊讶她的容貌,但更多的是警惕,抱着柔妃的手紧了一些,蹙着眉头,“你的好意,朕替柔儿谢过了。你回宫吧!”

呵呵,一来就下逐客令,心真的很疼,看着眼前的那些妃子眼中的笑意,忍住往上涌的心血,“是!”

刚走出轻柔轩不远,一口血吐出,“娘娘,你怎么了,我扶你回宫,再去宣太医。”碧玉着急

“没事,旧病。你不要惊动人!”将军的严厉习惯性的摆出去来了。

“是!”

之后的日子很平静,他也没来,我也乐的清净。我不喜欢约束,在宫里吹吹笛,倒也自在。这天,皇上醉醺醺的来到宫里,强行侍寝,那一夜朱砂痣破,疼的掉眼泪,却闭嘴不叫喊。

他看着她的眼泪,心疼,但他不承认这是动心,他唯一爱的人只有柔妃!

清晨,他穿衣准备上早朝,“柔妃有孕,无法服侍,今后我便招你侍寝,你,不要对柔儿肚里的孩子动心思,要是她受了一丁点伤害,别怪我无情。”他冰冷的话语又一次打破了她的心。

同样冰冷的语气,“臣妾恭候皇上。”

他的背影一愣,随即走去上早朝。

之后的每一次翻云覆雨,她都喝下了藏红花,这辈子她不能有他的孩子,他说“你没有资格配拥有朕的龙种。”

那一晚,他应该是忘记了给她喝藏红花了吧。抚摸着肚子,希望能有他的一个孩子,不让他知道,带着孩子出宫远走天涯。

一个月后,宫内大乱,柔妃孩子没了!柔妃痛哭着说是吃了左绾带来的补品而小产了。

他脸色阴沉的拿着一条鞭子,来到她的宫中,看见她在安静的浇花,气突然冒出来,对着她就挥了一鞭,她猝不及防,张口疼叫了一句。

“不许哭,不许叫!”他冒火的说

她听话的双腿跪下,接受每一鞭,忍受着疼痛,她不明白为什么。

等他发了气儿,扔下一句话就走了,“柔儿已经小产,你保护不周。来人,将绾妃暂禁步于宫中。”

她呆坐在地,仰天大笑着,“我为你做那么多,你却视而不见,她的孩子掉了关我何事?我不是左将军,那个将军已经战死沙场了,我不过是想当一个普通女子,陪伴你到老,不配拥有你的孩子也没关系,可是,怎么就那么难?”她指着他的背影把所有的话都哭了出来。

已经走远的他听到这番话,心情也不好受,可是他爱的是柔儿!

七天后,“圣旨到,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蛮荒愿和亲休战,左绾容颜倾城,品德皆良,赐为郡主,前往蛮荒和亲。钦此!”

“左绾领旨!”真的想哭,可是已经没有眼泪了,这次表面是和亲,实际是人质,又要受多少苦。

隔日,身着大红袍,头戴珠髻,精妆容颜,没有表情,走进了马车。

“出嫁!”

而她在出嫁前发现自己已经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孕,她在出嫁的途中逃跑,又被抓回来。在蛮荒,她受尽苦楚,每天待在不见天日的水牢中,每日受人鞭刑,她硬撑着,可孩子已经小产了,更加灰心失望,已经有了死的心,爱他有多深,恨就多深,靠着这种恨意活下来。

皇宫,柔妃小产后两个月,不料被查出柔妃私下动刑,还发现了当初孩子小产的事是柔妃为博得宠爱的苦肉计,也为把左绾给打压下去。皇帝一怒,打入了冷宫

他时常去她住的绾妃宫,每天都有人打扫,一如她刚进宫时的往初,如今已经听不到她的笛声。他拿起水壶,给宫院里的花草浇水,这种思念,也把他的心侵蚀了,他开始承认对她的感情,一定要把她接回来,好好的待她。

她等到了回宫的消息,但她心已死,再也没什么能惹起她的涟漪了。回宫后,她对他冷淡了,他想讨好她,但她的态度把他惹怒了,伴君如伴虎,他有一段时间没去绾妃宫。

当她旧伤新伤一起发作,而晕了过去,消息传到他的耳朵里,他心急如焚的赶过去,看着她满身伤疤,心痛,她究竟受了多少苦?!轻轻的抚摸着那些横七竖八的伤痕,“嘶~”她痛的抽气,她闭着眼,还没醒来。

后来经过太医检查,“皇上,绾妃娘娘旧伤未愈,又添新伤,而且还有过小产,身体已虚不受补,娘娘的记忆会越来越弱。恐怕日子已不多。”

“你说什么?小产?怎么会小产?日子不多又是什么意思?”他痛怒说到

“额,绾妃娘娘去蛮荒做人质之前就已经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孕,是绾妃不让臣等开口告诉皇上。娘娘的大限将到。”太医们诚惶诚恐的跪在地。

“下去吧。”他的心很痛,挥手让太医退下。

他抚摸着她的睡颜,“对不起,是我让你受苦了。我一定会对你好的,你相信朕!”

她醒来时,已经不记得多少人了,她一次次的吐血晕过去,昏睡的时间越来越长,再次醒来时就只记得他一人,只对他一人笑。

一日,她对他说“黄昏时来陪我喝酒好不好?”

“好!九儿,以后跟朕生一个孩子好不好?”他摸着他的头说

“好!”她笑着答应,可他知道,她那次小产后就没了生育。

黄昏,她带着酒坐在宫院里等,月上梢头,他没来。她一人喝着酒,其实她还记得一人,便是他的柔儿。她掉着眼泪无声的哭泣,睁着眼睛,脸庞贴着桌壁。

“柔妃在闹自尽,皇上让我来对娘娘说,今晚不用等他了。”李公公说着

可她没反应,李公公觉得她也是为了争宠,不识相!公公大着胆子拍了拍她的肩膀,没动静,醉了?他走到她的前方,“啊!”过了一会儿,“绾妃驾崩啦!”

终究是临死前也没见到他,他爱的人还是柔妃!

“朕想有个你的孩子,朕答应你陪你逍遥山水...”他诉说着这一切,可她却没在醒来!后来的他,因为她的死,终身没在碰任何女人,御驾亲征把蛮荒平了。天下太平,他也郁郁而终。

他的灵魂没找到九儿,于是去投了胎。

这一世,九儿看着他的女朋友还是那个柔儿!柔儿跟他闹分手,把他推向了马路,一辆车突然行驰过来,来不及刹车,九儿心一急,附身在一个女生身上,把他推开了。

他抱着那个女生哭,一直说着对不起,“我是九儿。”她这么说着,声音虚无缥缈。

他眼泪模糊中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前世,“九儿。”他呢喃着

“你终于记得我了。”她的魂魄突然消散了。

120来了,那个女生经过抢救,没了生命危险,碰巧她叫九儿,他终于与九儿在一起了,一生一世一双人!

可这个九儿早已不是那个左九...

作者寄语:这不要骂我!不恐怖,只煽情,只要你们的眼泪。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