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祠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1 10:05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鬼王祠 清朝末年,河间府有个小知县,叫蔡三平,蔡三平所管辖的县,是整个河间府乃至整个大清帝国最贫穷也是最小的一个县。要说这个县小,并不是其范围小,而是可利用的耕地少,人口少,只有区区几千人。
短篇鬼故事:鬼王祠

清朝末年,河间府有个小知县,叫蔡三平,蔡三平所管辖的县,是整个河间府乃至整个大清帝国最贫穷也是最小的一个县。要说这个县小,并不是其范围小,而是可利用的耕地少,人口少,只有区区几千人。要说穷,那可是真穷,在这个县内,普通的老百姓很少有人记得吃肉是什么滋味、喝酒是什么感觉,甚至有大部分人家一家人都只有一条裤子,谁上街,谁才有资格穿。而他们的知县蔡三平,也是难得的清官,在他到这个县上任以来,也是跟老百姓同甘共苦,老百姓劳动,他也跟着去干,老百姓吃什么,他就跟着吃什么,甚至他上任的时候他所穿的朝服,也被他改装成短马褂,送给老百姓穿了,在他上任这段时间里,他所有的俸禄那也是一文不胜的全都捐出去了。

蔡三平所做的,老百姓是全都看在眼里,在他们眼中,就没有像蔡三平这么好的官,所以蔡三平在这里是非常受尊重和爱戴的,蔡三平走在街上,老百姓那是主动的绕道让路,逢年过节,蔡三平的府衙更是门庭若市,全都是前来道贺、祝福的老百姓,这些都不用多说。简单的举个例子,蔡三平家府衙的院子,向来都是老百姓主动的给他扫,每天前来主动替他扫院子的人都排出半条街去,一个个拿着扫把的老百姓都像打了鸡血的斗鸡一样,在他们眼里,能帮到蔡大人办点事,那是莫大的荣誉,是可以光宗耀祖的。老百姓就是这么朴实,这么可爱,你对他们好,他们对你会更好。因此,这个县虽然穷,但老百姓也算的上安居乐业了,蔡三平这个知县也当得心满意足。

“咚、、、咚、、、咚、、、、、、”

蔡三平正在睡午觉,忽然听到了一通擂鼓之声,惊得蔡三平立刻就从藤椅上跳了起来,他知道这擂鼓之声代表着什么,代表着重大的冤案啊!他赶紧穿上衣服,从后宅跑到了前堂,也顾不得什么击鼓升堂、呐喊助威了,再说他这个县衙也没什么衙役啊,本来有两个老衙役,也都上了年起,被他遣送回老家了。到了公堂之上,蔡知县往下一看,中堂之上跪着一个老汉,这个老汉他还认识,就是住在府衙隔壁的王老六,这王老六还经常帮助他做一些零活,两个人平时非常熟悉,还偶尔的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可今天王老六衣衫褴褛,鼻青脸肿,嘴角上挂着血痕,胸口的衣襟上还印着杂乱的鞋印,这明显就是挨打的样子嘛!

“老六,你有什么冤屈啊?”到了公堂上,一切都要按规矩来,蔡三平心里着急,嘴上还不得不列行公事的问道。

“蔡大人,赶紧救救小女吧,他被刘狗子带人抢走了。”王老六带着哭音催促道。

“什么?”蔡三平一听这话,火气“腾”的就冒上心头,大喝一声:“赶紧召集乡亲们跟我去救人。”说着,就和王老六一起大步流星的往门外赶。

这刘狗子是谁?他原本是这个县城里的流氓无赖,整天的无所事事,偷鸡摸狗,什么坏事他都干,蔡三平刚上任的时候没少收拾他,以至于他一听到蔡大人的名字,都会缩着脖子抖两抖。自从去年,传闻刘狗子的叔叔在皇宫里当上了什么太监总管,把他接到京城去了,不到半年,这刘狗子又回到了这个小县城,这次回来可是算的上衣锦还乡,坐的是八抬大轿,穿的是绫罗绸缎,玩的是金银玉器,好不风光啊!不过这小子回来后,倒也没做过什么偷鸡摸狗的坏事,所以蔡三平也就没有去搭理他,可是现在,他居然强抢民女,那还了得。

当蔡三平和王老六赶到刘狗子家时,身后已经聚集了很多老百姓,这些老百姓都是手里拿着耙子、锄头,一副拼命的样子,还没等到王老六去敲门,刘狗子家的院门就开了,两个大汉抬着一个衣衫凌乱的女子出来了,把那个女子往地上一扔,然后对着蔡三平和王老六说:“急什么急啊?这不给你送出来了嘛,还有,那个这两块大洋把她安葬了吧。!”说着,一个大汉从兜里掏出两块碎银子,随意的仍在地上。蔡三平和王老六一看,这哪里还是个人啊?分明已经是一具尸体了,王老六女儿的脸上都被血染得看不清了,只有那一双死不瞑目的大眼晶还在圆圆的睁着,显得非常屈辱和不甘。

“你们,你们居然强抢民女,草菅人命,来人,将这群恶徒给我拿下,监押候审。”随着蔡三平的一声大吼,身后的村民拿着耙子和镢头一拥而上。

“啪、、、啪、、、”两声巨响,顿时将所有人都镇住了,包括愤怒的蔡三平。

“你们这群土包子,知道这是什么嘛?这叫洋枪,我看看你们有几条命,敢来这撒野。”刘狗子吊儿郎当的从院子里走了出来,身后跟着两个端着长枪的大汉。

“蔡大人,我们跟他拼了!”几个拿着锄头的年轻的小伙子,就要往前冲。

“住手,这事我们的从长计议。”蔡三平害怕老百姓吃亏,赶紧喝住那几个冲动的年轻人。

“刘狗子,你还我女儿命来。”王老六发疯一般向着刘狗子一头撞了过去。

“啪”

还没等到王老六冲到刘狗子身边,就已经变成一具尸体了。

“蔡三平,你听着,既然我敢当众开枪,我就不怕你告我,别说是你,就是河间知府也得在我面前爬着,以后老子的事,你少管,保不定那天我一个不高兴,就让你脑袋搬家。”说完,就转身进了院子。几个年轻人眼里都冒出火来,只是他们被蔡三平紧紧的拉着。

自从这天以后,蔡三平整个人都苍老了许多,他知道,凭自己和老百姓,根本斗不过这些有枪炮的恶霸,而自己上级的那些官员呢?没有银子是办不了事的,可自己哪来那么多银子来找他们办事啊?越想,蔡三平越是着急,短短几天的时间,就瘦了整整一大圈。

“哈、、、哈、、、蔡大人,老和尚我讨口饭吃可好?”

蔡三平正在思考,忽然听到了这个声音,抬头一看,只见一个衣衫整洁的和尚正对着自己打佛礼呢,当这个和尚抬起头来,蔡三平才看见这个和尚长得奇丑无比,眼睛一个大,一个小;耳朵一个上,一个下;鼻子和上唇连成一条直线,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好吧,跟我来。”蔡三平非常有礼的将这个丑和尚带到了厨房,然后将老百姓为自己准备的饭全都给丑和尚端到桌上,这丑和尚也不客气,坐在椅子上就开始大吃大喝起来,一会的功夫,一桌子饭菜就吃完了。这丑和尚也不道谢,吃完饭,用手抹抹嘴,抬腿就离开了。蔡三平也不生气,就去动手收拾碗筷,当他走到桌子边上,发现桌子上用水写了两行字:一世修得功德录,千古膜拜鬼王祠。

看完这两行字,蔡三平笑了,这次是真正开心的笑了。

第二天,老百姓再到衙门帮蔡三平干杂货的时候,发现蔡三平安详的坐在院子中央,众人笑着给他打招呼,可是蔡三平一点反应都没有,几个人走到前面一看,蔡三平已经死了。蔡三平死亡的消息传出去后,全县城的百姓都来给蔡大人披麻戴孝,痛哭送行,场面很是壮观,也很是感人。

当天夜里,刘狗子就被手下的乱枪打死了,而他那些手下在逃跑的路上,全都不小心掉落悬崖,人们都很奇怪,一个人不小心坠崖正常,怎么可能一群人都不小心坠崖呢?有些细心的人发现,这些恶人的额头上有一个小小的、红红的鬼字。

从此,老百姓就在原来的衙门后堂建立一座鬼王祠,而那拿着一支红笔的鬼王,就是蔡知县的形象,一点都不恐怖,反而有点慈眉善目的,直到现在,那个鬼王祠都一直有当地的老百姓打理着。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