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鬼放暑假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0 23:46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群鬼放暑假 今天是个大日子,周玫背上一大袋的东西风风火火的赶车,经过千般折腾终于到达熟悉的地方。很有顺序的把袋子里的东西一样一样拿出来摆放着,又忙里忙外的把现场打扫了一遍后,才靠在栏杆边休息
短篇鬼故事:群鬼放暑假

今天是个大日子,周玫背上一大袋的东西风风火火的赶车,经过千般折腾终于到达熟悉的地方。很有顺序的把袋子里的东西一样一样拿出来摆放着,又忙里忙外的把现场打扫了一遍后,才靠在栏杆边休息。

整整五年了,从看到他深情的唱着那首歌开始,就爱上他,每到这一天周玫总是乐而不疲的从千里迢迢的北京赶到这里来给他庆生。

“家驹,你还好么?我们大家都很想你呢!”周玫开了两瓶铁罐可乐,这是他家驹生前喜欢的饮料,把一瓶放在家驹的坟前与其对饮。

陆陆续续有不少歌迷前来拜祭,大家都友好的四目相对后点头微笑,歌迷换了一批又一批,只有周玫在现场从早上坐到晚上,她要等歌迷都走光了,好收拾现场,好在家驹的歌迷都是有素质的,现场很干净,周玫简单扫掉掉落的香灰,看了一眼家驹的坟墓,满意的回酒店了。

周玫放着今天在香港的某一家影音店买来的《开心鬼救开心鬼》的CD,一阵敲门声打乱了周玫的注意力,通过猫眼,周玫看到门外站着一个戴着碎花色的休闲帽子的男子,低着头,看不清楚他的模样。他耳边的一个耳环让周玫的心脏快速跳动了一下,他跟家驹一样都喜欢带耳环?

门一下被打开了,站在门口的身影却不见了。

周玫关了门,回到房里,床上顿时多了一个人,他一身休闲的装扮,同样的帽子同样的耳环,是刚才的男子。

“家……家……家……鬼啊!!救命啊。”周玫的领子被无形的拉住,两条腿登高乱蹭,双手不断挥舞着,怎么都跑不了,只能在原地乱挥舞着。

“别激动嘛!”床上的男子用不标准的国语一字一句的说道,看来这么多年他的普通话还是这么差劲。他一下子从床上飘到周玫面前,笑脸盈盈的看着眼前的周玫开口道:“周玫小妹妹看来长大不少了。”

周玫一听,自然的护住了胸部,有点不情愿的问:“你……怎么知道……知道我名字的。”周玫还是有所警惕的往身后靠了靠。

男子拿起周玫带来的吉他弹奏着海阔天空的曲目道:“五年前我记得是有一个在我坟前介绍自己叫周玫的,从千里迢迢的北京跑到香港来看我,最后还说如果我没死就要嫁给我,我说的没错吧?”周玫的脸顿时红得跟猴屁股一样,现场要是有老鼠洞,恐怕周玫第一时间也会钻进去。

“既然你都死了为什么要出来吓我。”

“这不是看你这么想见我,出来跟你见个面,不喜欢呀?那我走了。”男子起身就要走,谁都看出这是激将法,周玫那么迷恋他,怎么可能让他走?

“唉!唉!我也没说让你走。”

刚要跨出的脚步停了下来,男子转过身,笑容如春风:“那我这个暑假就在这里度过咯。”

暑假?什么东西,鬼也有放暑假的么,周玫被说得莫名其妙,匆匆忙忙跑回厕所清洗下脸部。

刚才被吓得不轻,必须吃点东西压压惊。

“你在干什么?”周玫一出来就看到家驹扭臀摆腰的,场面别说有多滑稽了。

“这个瓶子上面说喝前摇一摇,你们这时代还真奇怪,喝东西还要人运动。”男子说的话周玫差点没让空气给呛死。

只见男子昂头一口口的灌着饮料,大赞好喝。或者是因为这鬼是自己心怡好久的男子,周玫直接坐在他边上,怎么鬼可以吃这些东西的么?鬼不都吃元宝蜡烛。

男子继续喝着,倒看透了周玫内心所想的:“你别以为啊,我们就只吃元宝蜡烛的,那这些你们祭拜先人的东西还给不给吃了。”

“说的也有道理,不过你一直想待在这里?我明天就要回北京了。”男子突然起身,一溜烟跑没影了,这是什么一个情况啊,这摆明是来混吃混喝的,吃完就拍拍屁股走人了,连句谢谢也不说,太过分了,不过被他这么一瞎折腾,周玫顿时心里空空的。

汽车刚启动,一个被行李巨大的行李压的差点断气。

从行李的某一处冒出一个脑袋:“哈喽,我们去旅游吧,走起,这个暑假就在你那住下了。”

什么叫旅游,她这是要回去北京上班的节奏呀,不过看到他的出现,周玫心里却很开心。

“住我哪里可以,但是前提要帮忙做家务。”在怎么说自己都答应了免费让住了,而且还是个“鬼”,怎么都要讨个便宜吧。

“没问题!”

一下车,家驹就像个背着个大包裹,跟个孩子一样到处乱逛,周玫好不容易把乱跑的家驹带回了家里,这家伙跟猴子一样不停休的,差点把她家给拆了,不过也有消停的时候。

“喝杯牛奶吧,唉!你也写歌?”家驹端着一杯牛奶放在桌上,一面觉有所思的拿起周玫自编的曲子。“嗯,嗯,曲子不错,这是准备写给我的么?”

“想得美。”周玫夺过他手中纸张,想想又感觉不对,递到家驹面前:“这样吧,你帮我填歌词就好了。”

“好吧!就当是住宿费咯!不过你最近晚上都得早点回来,我怕你有危险。”

“我能有什么危险呀,我可是女汉子。”周玫不以为意,长这么大的人了总不可能还会发生什么意外吧!有的时候事情真的来得这么巧。“

农历7月30是周玫的生日,家驹把平日里的拿手菜都在当晚展现出来,看着满满的一桌菜肴,满意的点点头,他望向挂钟,已经11点了,加班也不是这么加法的,老板没人性。

大厦外,刚走出公司的周玫拦了一辆的士,上车后便呼呼大睡,司机冷冷的看了一下后车镜,嘴巴扬起的幅度一下裂到后脑去,正准备加快速度冲下悬崖边时,一个身影出现在副车位上:“兄弟,替身别乱找,怕你有得找没得用。”

司机拼命道歉,连滚带爬的消失在黑夜中,家驹望着后车座的人儿,眼神满是怜悯:“这么大意呀,被人卖出了都不知道。”

阳光温暖的照进房里,周玫慵懒的转了个身,赖了好一会床才爬起来找吃的,一看到满满的一桌菜肴,周玫不禁的赞叹起家驹的厨艺,看来他不做歌手,发展成厨师也是大有前途。

周玫大口大口的扒着饭,菜肴里却有一种说不出口的苦涩,她喊着他的名字,却没有能喊来他的人,平日里,只要一回家喊他的名字,他就会瞬间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而现在回应她的只要屋子里空空回响声。周玫想起一件事,她从不看日历的今天居然看了,农历时间定格在8月1号的日期上。

他走了,他从她世界里消失了。他在人间逗留的时间已经到了,拼命工作的周玫居然没注意到昨天是最后一天。她沮丧的顺着墙壁滑坐到地上,一张填满歌词白纸飘落在周玫的面前,歌曲名是《梦中有我》。

周玫一遍遍的哽咽的哼着他给的歌词,泪花忍不住的坠落。

3年后的夏天,周玫整理刚从家驹墓地回来的行李,这几年她无时无刻在想着他,而他却像连灵魂都消失了都没再出现过,周玫再次拿起当初家驹给她歌曲谱的词。

“叮咚”一个门铃声打算了周玫的思绪,她擦干眼泪,打开门,却空无一人。

“我又来了……”这个声音,周玫转过身,她看见戴着牛仔帽子下的脸庞依然笑容阳光,又气愤的指责他走了也不说一声,家驹才把事情的真委给解释了一遍。

鬼门关关门的时候是农历7月30那天,为了给周玫过生日,家驹躲过了鬼差的稽查,却不料那晚周玫遇到一个趁着刚死缘故想找替死鬼的司机,不得已跑去求周玫,也因此暴露的身份,为了惩罚,阎罗王罚他3年不准放假去人间游玩。周玫这才明白为什么这几年来,连消息都没有。

“不过我带几个朋友一起过来度假,不知道可不可以?”家驹装着无辜的可爱模样终于把周玫逗笑了,理解的点点头。

“兄弟姐妹,都出来吧。”

大门一下被打开了,一个个身影大包小包走进屋里。

“才子张雨生……梅姐梅艳芳……国民哥哥张国荣……OH!MY GOD!真是群鬼放暑假呀!”

作者寄语:关于家驹的文章,今天赶出来了。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