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洗衣房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0 20:34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深夜洗衣房 “王八蛋!赶着去投胎啊!”高梦柔着被撞痛的肩膀,怒火不消的看着撞她的人消失在拐弯处。
短篇鬼故事:深夜洗衣房

“王八蛋!赶着去投胎啊!”高梦柔着被撞痛的肩膀,怒火不消的看着撞她的人消失在拐弯处。

洗衣房里冒着一股刚烧完纸钱的味道,高梦心里大骂不吉利。

真倒霉,在这种破地方半夜三更还得跑到洗衣房洗衣。这里的出租屋的确很烂,建筑物是上世纪80年代的楼房,会倒塌的机会是随时都有可能发生的。

出租屋虽说破旧,不过住的人倒是挺多的,4层高的各个楼房几乎都住满了人,谁让这里的租金这么便宜,便宜就是没好货。

房东在租房的时候有叮嘱过,晚上十二点过后最好不要在外面乱转悠。想到这里,高梦急急忙忙把最后一件衣服晾上,拿着水桶准备离开,头顶上的灯泡突然“啪”的一声灭了,洗衣房一下陷入了黑暗中,身后的木门“碰”的很大声响,任凭胆量再大的人在这种情况下也不可能镇定自若,高梦脚下一软,瘫坐在地上,四处的流水孔开始不断冒出黑水,一阵阵恶心的气味铺天盖地而来,高梦差点把前几天吃下去的东西都给呕出来。

“小梦梦,你坐在地上干什么呢?”高梦闻声望去,被打开的木门站着一个杵着拐杖的白发老人,是住在高梦隔壁的云奶奶,她的笑温和慈祥,高梦回头定神一看,刚熄灭的灯泡已经亮了起来,四处的流水孔干干净净的,溢出的清水潺潺流入水孔的,完全没有刚才的情景。

“没事,我……我刚才有点累了,不小心滑倒在地上。”高梦知道这样的借口错漏百出,但自己总不能实话跟云奶奶说吧,要不然吓到她老人家可不好,再说自己要是说实话了,也得有人相信吧!说不定说出来会被人以为是神经病呢,所以找个借口就行了。

“云奶奶,你这么晚了怎么还出来?”

“我刚要回房,听到洗衣房有声音就过来看一下。”高梦站起来,全身乏力,手刚碰到云奶奶,身体如充电般的有劲,顿时感觉精神百倍,她困惑的看着云奶奶,慈祥如她,高梦扶着云奶奶回到房里。

安顿好云奶奶后,高梦便起身离开,她没有注意到云奶奶看着自己离开的背影,眼神满是百感交集。

高梦回到房里,抱着男朋友张尚斌送的一米高的布娃娃入睡,说起跟自己的男朋友相遇过程也颇为戏剧化,自己骑着单车准备去上班的途中,不知道哪个挨千刀的红灯还闯,高梦直接被刮倒在挡风玻璃上,好在当时的速度不算快,否则她高梦早就得准备好包裹屁颠屁颠去找阎王爷报到了。于是,被撞晕的高梦醒来时候气不过,装失忆。把人是唬得一愣一愣,跑去找医生问个究竟,医生也说不出去所以然,最后呢?高梦二愣子的演技被识破,而情节却出乎意料的直线上升,至于两人的感情如何,从张尚斌送她的娃娃跟项链就知道他们的关系非比寻常了,想到这里,高梦心里美滋滋的。

半夜里一声巨响,高梦睁开眼睛,周围黑蒙蒙一片,几乎伸手不见五指。

“有人嘛?”回应高梦的是黑暗里的沉默,她试着起身,身上的重量压得她无法动弹。她好像适应了黑暗,月光透过窗户照到了床上,高梦看到布娃娃死死的躺在自己身上,重量就像从这里来的,正当高梦拼尽全力时,仰躺着布娃娃的头部180度旋转的转向自己,而头部是个闭着眼的女子,她的嘴被用针线被封住,少了眼珠的双瞳就这样死死盯着自己,高梦感觉脑袋一下子炸开了,心跳速度的跳动让她快要窒息,一缕缕长发从本是光滑溜溜的头顶慢慢蔓延开来,缓缓的拂过高梦的脖子,一圈一圈的绕着,突然的收紧,高梦难受要死,她想喊出声,喉咙里怎么都发不出声,当她绝望如死尸的躺在床上等待死亡的到来时,一个温暖如光声音又再次响起:“梦梦呀,该起床上班了。”

瞬间的,四周围如幻境初破,太阳高挂抢眼,压在自己身上的女子随着阳光出现消失。

说话的是隔壁的云奶奶,她站在门口处,正微笑的望着高梦,手里拿着一个小小的八卦镜。

“梦梦呀,我怕你睡过头了,耽误上班就不行了。”对云奶奶的出现是很感激的,好像两次遇见灵异的事,云奶奶一出现都能烟消云散,高梦急忙把云奶奶请进休息,云奶奶80岁高龄,行动起来还是很麻利的,两步并一步。

高梦表明了今天是礼拜天,公司是不上班,不过下午要出去一下。云奶奶像疼着自己的孙子一样抚摸着高梦的头发,一边念叨:“唉,如果那孩子现在还活着已经结婚生子了,这么说来她的孩子年龄应该跟你一样。”

“孩子?谁呀。”

云奶奶发现自己说漏了口,马上摇头试意,把手上的一个八卦镜塞到高梦的手上道:“我们人不做亏心事是不用怕的,这个八卦你就带在身边吧,我老了,也无所谓了。”

尽管对云奶奶的话觉得奇怪,也没多想,云奶奶表示可以帮忙看家,搞得高梦不好意思的,其实高梦不反对云奶奶在自己家里,可是看家这词未免也有点像佣人了吧!是自己对云奶奶不好意思,云奶奶再三催促下,高梦才出门。

整个下午,高梦精神高度不集中,尚斌不小心把果汁碰到溅到的裙子上她都没发现,看电影的时候拿着爆米花吸了吸,拿着爆米花桶,呆呆的跟身边的尚斌说:“我的可乐完了,倒点给我。”然后就把整个放满爆米花的米花桶递到尚斌的眼前。

最后两人电影没看完就匆匆离场,主要是尚斌看高梦不对劲,马上回家。

“这里是?”眼前的是一座座高档的别墅。“你带我来这里干嘛?”高梦有些愤怒,她最讨厌别人没经过她的同意私自决定事。

“我跟你说了,你住的地方不能住,太旧了,难道你真想哪天有意外,然后留我一个人?我不想你有事你知道吗?”对自己男朋友尚斌的一连串轰炸,高梦竟然无言以对,好像也没理由苏反驳他。

“那……回去把我东西拿出来吧。”

回到村子边上已经是晚上九点,车子刚拐过拐弯就被现场的脚踏车,摩托车,救护车围得个水泄不通的。

高梦意识到不对,立刻赶往楼间内,好不容易到达自己的房门前,她刚刚好看见云奶奶躺在救护架上被盖上了白布。

“哎喂,我以为是什么呢!刚才呀,我经过楼梯口时候,就看到一个长发及腰的白衣女子往高梦的房里进去,随后就听到了东云奶奶的声音,好像再说这么多年过去了,别在胡作非为了什么的,再后来房里就没声音了,后来去看了下,云奶奶就闭紧眼睛怎么都叫不醒了。”高梦前头的妇女说个没完,云奶奶的尸体被运走后。围观的一下子散开了,尚斌担心高梦有事,便上来找寻,东西也不收拾了,两个人回到别墅,一路上高梦哭个不停,她心里对云奶奶的愧疚,感觉云奶奶的死都是因为自己的缘故。

为了好好的照顾高梦的情绪,尚斌带着高梦出国,离开这个让她有伤心事的地方。

五年后,高梦回国,手里还牵着一个小孩,她回到了当年居住的出租屋外,已经是人去楼空,房子看起来要比五年前更加老旧,被酸雨毁去原来样貌的墙壁上大大的写了一个“拆”字。

准备离开的时候,遇见了当年出租给自己的房东,他变得很沧桑,明明50多岁看起来就像70岁的爷爷,询问了当年的事情才真像大白。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这里很热闹,曾经是很多情侣居住的地方。

其中有一对情侣,女的叫华晴,男的叫康子,他们本来很恩爱的,但是中途出现了另外一个女的,不但迷的康子神魂颠倒的,后来还跟那个小三一起把华晴杀死在洗衣房里,剁成肉酱,冲进了下水道,后来住在里面的情侣都说晚上总听到洗衣房听到有人在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住久了的情侣也纷纷搬离了。跟康子后来好的女人也没有跟他在一起,她不过是看中了康子的钱,两人分道扬镳,康子就这么背上了杀人的罪名,但是他没事,因为华晴本身就是一个孤儿,没亲人会去关心一个孤儿的行踪,偶尔别人问起华晴,他也只是说分手了,估计去别的城市了吧!对这事,还有一个人就是康子的母亲,她是知道这件事的唯一知情者,想到自己年轻时就守寡,一把屎一把尿的把孩子带大真不容易,唯一知情的人也把这个秘密埋藏起来。

听房东说,康子前两年就死了,死在出租屋的大门口,没有任何征兆,脚下一软,磕到在地上就直接去了,算算现在应该是五十多岁了,不过再知道什么也于事无补了,高梦刚要离开,就听到儿子奶声奶气的问到:“伯伯那你叫什么呀!”

“我?我叫云康子。”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