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血的肚兜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0 19:43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滴血的肚兜 我是一名90后,大学毕业那年,由于工作难找,就嫁为人妇,办喜事那天,我的婆婆打扮成月老,公公打扮成媒婆,高高兴兴,热热闹闹的把我接进了家门。村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入门第一年就必须
短篇鬼故事:滴血的肚兜

我是一名90后,大学毕业那年,由于工作难找,就嫁为人妇,办喜事那天,我的婆婆打扮成月老,公公打扮成媒婆,高高兴兴,热热闹闹的把我接进了家门。村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入门第一年就必须要怀上孩子,而且最好是个男孩,这样才会延续家族的香火,而且我嫁的这户人家是三代单传,一家上下都把希望寄托在我和丈夫的身上。我的丈夫姓刘,是个好好先生,刘爸刘妈对我也还不错,什么脏活,累活都不让我干,这也许是为了让我更好的怀宝宝做的必要工作。

我和丈夫也为了不辜负爸妈的期望,每天都在努力,很快一年的光景就过去了。这天家里召开家族会议,我心里七上八下的,丈夫也有点怕怕的样子,不知道如何交代,大堂正中坐着祖父和祖母,也就是丈夫的爷爷奶奶,旁边坐着公公婆婆,还有我的爸爸妈妈和我的姐姐。我看着爸爸和妈妈感受到他们在为我担心,他们心里非常的不好受,我也怕他们为此事吵起来。当我的目光看像姐姐时,突然感受到来自她心底里的嘲笑声,好像再说:这下看你怎么办。会议最终讨论的结果是,再给我俩最多半年的时间,若在没有怀上孩子,就会强行把我们分开。

到了晚上,丈夫提议到:“梅梅,我们去医院吧。”我勉强答应:“好吧。”第二天我俩去了医院,等到检查结果一出来,吓了我们一跳,结果表明已经怀上了,而且已经有三个月了。很快全村都知道了这个消息。公婆让我安心在家养胎,并且让我和丈夫分床睡,我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起来,不过每每到三更半夜我就睡不好觉,经常失眠不说还总能听见不知道从哪里传出来的婴儿哭声,这声音刺耳尖锐,并不是像大人们所说得有多么喜悦,这声音从远到进,响彻整个房间和我的耳膜,我把这件事告诉了婆婆,婆婆却说:“我没有听到呀,又问了公公,公公也说:”没有听到。”我很怀疑的看着他们,他们真的没有听到吗?

没过多久预产期就要到了。婆婆一大早过来问我,这两天有没有梦见什么特别的梦?我想了想说到:“有一个,不过我查了这只是一个普通的梦,不是胎梦。”婆婆高兴的说:“快说给我听听。”梦中我独自一人走在大街上,只是那条街上的人很奇怪,我看不清他们的脸,街上有当铺、有阁楼、有客栈还有药房,我一个人逛着逛着,忽然有一个人叫住我。”婆婆不耐烦的说到:“快说重点。”我说到,他给我送了一件大红色的肚兜。

婆婆追问道,那件肚兜有多红?我不假思索的说,像是被鲜血染红的。婆婆的举动惊了我一跳,她猛然跑了出去仿佛像是一只受惊的鹿。我起身喊她,要去追她,怎奈我这沉重的身子,只好扶着墙一步一步的走出房门,忽然肚子巨痛起来,肚子里的宝宝就要出生了,我大声的呼喊着我的丈夫的名字,我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小,当我醒来,我看见公公、婆婆、丈夫都来到我的身边,我满心欢喜的等他们开口告诉我,是个男宝还是女宝,可是他们完完全全不说话,我忽然感到不妙,因为我更本看不清他们的脸,我看到的只是三双深青色的眼睛,那眼睛透着凶狠,怪厉,空洞,像没有灵魂一般,嘴角的地方还挂有一丝丝鲜血,他们手里拿着红色的肚兜,不,那不是手,那是只有白骨没有血肉的手,白骨的手上还挂着肚兜,那肚兜就是我在梦里见到的一模一样的肚兜,它真的在滴血,一滴一滴,滴在我的床上,他们带着冷笑奇怪的看着我,我心里呐喊到,不,他们不是我的家人,他们到底是谁?我的家人在哪,快来救我,快来救我。

我十分肯定自己已经将孩子生产下来,那现在的我到底是死是活,我身在何处?眼前的这几位到底是谁?这一连串的问题就像一根根刺扎进我的心口。他们依旧看着我,我猛然一下坐起身来,假装没有看到他们的真面目,我拉起一双白骨手,温柔的说到,我们的宝宝还好吗?死一般的沉迹,我没有得到任何回答,为了让自己假装的更自然一些,又说到,谢谢爸妈这一年多来对我的照顾,依旧没有任何回答,我感到不妙,心跳都要停止了,我心里想,顾不上那么多了,我要找个理由,走出去,我顾作镇定说到,我想下来走走,去外面呼吸一些新鲜空气。我穿上鞋,站起来,忽然,有一只手拉到我,缓缓的说到,你是不是想要逃呀?顿时,这三个人哈哈哈的冷笑起来,我的心彻底被击碎了,我大声的说到:“说,你们,你们到底是谁,为什么这样对我。”

其中一个说到,我是你的前世,另一个说到,我才是你的前世,最后一个说到,他们都不是,我才是。他们继续说到,你来选,你要是选对了你的前世,我们就可以饶你一命。要是选错了,你就是下一个被我们吃掉的巨婴,狂野的冷笑充斥着整个空间。我要疯了,我不要被他们不明不白的吃掉,我迅速的搜索着自己脑海深处的记忆,关于这方面的一点迹象都没有找到,我心想,算了,认命吧,我回到床上,望着天花板,天花板上瞬间闪过两个字,“堕胎”,不,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我的良心对的起天地,对得起烈祖烈宗,我大声说到:“我没有,我没有。”

他们听到我的呼喊,怒吼到,就是你,你为了一己贪欲,出卖自己的灵魂,把我们怀上后,又一个一个把我们都做掉,不是你还能是谁?我仰天长笑缓缓的说:一定是姐姐,姐姐长得和我一模一样,曾听她提起过,她想要一个孩子,可怎么也怀不上,于是她去庙宇祈祷,希望自己能有一个宝宝,可惜好几年都过去了,她就是没有怀上,那天家族会议后,她一定是知道我已有身孕,想加害于我,现在她成功了,好吧,就让我承担姐姐的一切罪过吧,愿你们放过姐姐。”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