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座位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0 19:19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鬼座位 云米有个习惯,上公车也好,坐轿车也好,总喜欢性的坐在靠左边的位置,视野好,又可以看到窗外的景色。
短篇鬼故事:鬼座位

云米有个习惯,上公车也好,坐轿车也好,总喜欢性的坐在靠左边的位置,视野好,又可以看到窗外的景色。

同学小雪骂她是有怪癖,难不成没有左边的座位还不坐了,答案是肯定的,云米绝对是没有左边座位是绝对不会坐的,那她情愿站着。

从小就云米就是一个斗志昂扬的人,家里富裕,公主般的生活没有把她惯坏,反而让她越想靠着自己的双手做出一点什么成绩来。

城里繁华十分,夜店歌舞升平,云米找了一份兼职,后来因为加班的原因,云米每天都到十一点才下班,家里处于郊外,地方遥远,坐个公车还要半个小时,但她不服输,拒绝家里安排的私家车,独自搭最后一班公车回家。

她跟平常一样,加班到深夜,因为夜深的缘故,整个公车站冷冷清清的,只有她一个人,公车站牌闪烁着微弱的灯光,忽闪忽闪,站牌上的两米高的海报上是一个提线的木偶,在这灯光的迷离下,云米觉得它随时都可能从玻璃窗破窗而出。

公车的喇叭声“叭叭”的响了了两声,云米这才回过神来,上了公车。

公车上人很多,基本都是满座的除了一个座位,是靠着窗边的,云米心里大喜,云米快步的上前,一屁股坐上,她奇怪为什么其他站着的人有位置都不喜欢坐了?不过也没再多想,从包包里拿出耳机,继续放着黄家驹的无尽空虚,车开的很慢,车厢内静静的,在摇晃的车厢内,云米竟然有了睡意,瞌睡大起,闭眼瞬间,她似乎眼角扫射到了司机的头部直接转到后头,狰狞的对自己笑着,云米觉得自己可能是太累了,又要上班又要读书的。

只是,车子开了很久,好像没有停车的意思,云米睁开眼的时,车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剩下了自己自己一个人,司机还在继续开着车,车外黑漆漆的一片,看不到外面那景色,只看到公车的车头灯照在马路上。

这时间的公车站停了,上来一个女的,身怀六甲,她短短的头发,很清秀,穿着一件宽裕的红色连衣裙,直径走到云米的位置。

云米有点不开心了的,其他那么多空座位都不去坐,为什么偏偏要来自己的边上。不过云米还是起来让位,自己又坐到另外靠着窗边的空位置。她看到女人侧了一下头对自己很不好意思的点头道谢,被看的有点不自在的云米转头看着窗外。

车厢内静悄悄的,只有汽车驶动的轰隆声。

这时坐在窗边的那个女的突然大叫起来,额头上,脸上的表情十分扭曲,很痛苦的样子捂着肚子,云米第一个想法就是,不会是要生了吧!!这个大胆的想法很快得到证实,女子的身体下方开始涌出大量的羊水,云米慌张的跑到跟前手忙脚乱的不知所措。

她一个黄花大闺女的未经人事,对接生的事情一窍不通,想扶着她也不是想让她躺下也不是,女子一声尖叫,一个孩子嗖的声,跟下蛋一样溜了出来。

云米脱下外套急忙抱起孩子,转过身,哪里有什么女子,整个车厢内空荡荡的,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孩子,差点没把她给吓死,孩子的头部像是被什么啃过一样,血肉模糊,眼睛一颗已经暴露在外,嘴巴少了嘴唇的拥护,空洞洞的黑暗,如无敌深渊般,身上的皮肤高度腐烂,伴随着白色的蛆虫,发出阵阵恶臭,似乎还能听到孩子嘤嘤的哭喊声。云米惊恐的把衣服丢掉,换来司机的一阵咒骂。

“大半夜的,别鬼叫鬼叫的,把鬼招来就不吉利了。”

司机的声音让云米镇定了不少,这不是还有活人么,怕什么呢?

事实证明了只能是安慰自己,云米全身吓得值发抖,在公车的时间简直是虐待云米的神经承受能力,公车好不容易到尾站。

云米衣服也不要了,一溜烟的百米冲刺,后面传来司机的咒骂声。

回到家里的云米,直接钻进了奶奶的屋里,任凭家人问她什么都答非所问,吓得直哆嗦,嘴里不时念叨:“不关我的事,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奶奶是老一辈的人,看惯了世间的种种见多识广,云米进来的时候,就发现她的神色很不正常,马上叫来管家去田野里找来12色花,就是不同颜色的花放到一起,用水浸泡可以除去一切邪魔外道的东西,祛邪效果非常好。

果不其然,浸过12色花的水一撒,云米顿时安静了下来,许久才回复意识,一见到家人围在自己的身边,云米在也忍不住的放声大哭,把刚才看到的一切都说了出来,大人都深深都吸了口气,并下了晚上禁止令,九点之前必须回家的门禁,云朵也不再在夜晚加班兼职,决定老板以后只要要求加班就是直接拒绝。

次日,云朵站在电视前看韩剧的时候,突然插播一条新闻:“本期报道,一辆XXX号的公交车,经调查,初步估计因为夜深风大,撞上崖边的石墩,导致车身翻滚至崖底,造成一人死亡。另外在现场发现,某家报案失踪的孕妇也在此地被寻到,发现时已死亡数天,家属于今天……

云米赫然发现,死者是昨晚载过她的公车司机。

那次后,不得说云米对坐公车有了恐惧。

朋友说太迷信了,硬拉着她上了公车。

公车八卦多,云米忍着耳朵被摧残的煎熬,听着身边两个中年妇女叽叽喳喳的说不停。

“你看新闻了嘛?”

“嗯,嗯!看了,说是有一个司机撞上了石墩翻车后死了唉!就是那个女人怎么死的就不明白了。”

“那个女人啊,也算她运气不好,你不知道,xxx公车很邪门的,在女人还没死之前那公车已经死过好几个人了,而且死掉每一个人都是坐过同一个座位的,后来听说拆掉了。”

公车到站了,两个交流的妇女下了车。

昨晚看见那女的已经死了好多天了……

云米惊慌失措的跑下车,同学在身后紧跟着,一辆突如其来的泥土车不停的按着喇叭,刹车时已经太晚了,云米闭上眼睛,她感受到泥土别为了避开她急着拐弯,重心不稳,重重的倒在地上,云米以为自己这辈子就这样了,当她睁开紧闭的双眼时,她看到了跟在自己身后的同学被砸扁,脑浆崩满一地。

或许她们说的都是假的,我不用死了,哈哈,我不用死了。

云米不知道,在她做过xxx公车之前,同学也坐过。

正当她庆幸自己还活着,装泥土的大瓶罐失去了支撑,滚动的朝云米压了过去……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