灾星与人性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0 19:05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灾星与人性 小镇,大太阳底下,正要实行火刑。 “烧死她,烧死她!”镇民们大声呼喊着,脸上都是绝情。
短篇鬼故事:灾星与人性

小镇,大太阳底下,正要实行火刑。

“烧死她,烧死她!”镇民们大声呼喊着,脸上都是绝情。

“那真不是我干的,求求你们放过我。”梦依苦苦哀求

“烧!”镇长一声下令。

马上有人便拿起了火把,点燃了台下的干柴,这就是所谓的'干柴烈火'。火迅速的烧了起来,火中的人儿不断的传来惨叫,“是你们屈打成招,尤其是你,我死后也要拉你们下地狱!!!”梦依盯着那个人,之后才是他身后的那一群人,恶毒的话语传递在每个人的心中,镇民们都很害怕,但是有更恶毒的想法和行动。

一贼眉鼠眼的道长,姓杜,偷偷的在镇长耳边说了几句,镇长点点头。随后没多久,台上的人已经没了声响,确定死透后,那道长抬头看了看天空,掐指一算,向镇长点了点头,镇长领会后,立马叫人用水泼灭了水,镇民不解,底下的开始了议论声。

“大家安静,我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那丫头临死前说的一句话,相信你们听后都很害怕吧。”镇长大声说

镇民们都自觉的点头。

“刚才道长告诉我,这丫头死后肯定会成为厉鬼。”镇长故意停顿了一下

镇民又开始议论纷纷了,“那怎么办啊?”“我可不想死。”“道长有什么办法没?”......

“道长佑护我们这个小镇平安已有一年多了,道长的本事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他自然是有办法的。只要将这丫头的骨头在正午太阳下暴晒七天,也就是她的头七以后就可以了,但一天中只有正午的阳光最强,所以要赶在午时三刻后用酒坛封住,等过了她的头七就扔到荒山,任野狗啃食。”镇长高喊,“好了,各自都散了吧,凶手已除,小镇以后就四季平安了。”

听到这话后,都对道长感激不尽,那杜道长却是心安理得的接受,他一直都觉得自己高高在上,因为没有他,这番土地就不得安宁。

这个小镇挺偏远,里面的人都是自力更生,安居乐业,基本上就没发生过杀人事件,鬼魂报仇啥的,但自从杜道长来了以后,就开始有了那些灵异。本来小镇是不相信他的,但他表现出了真本事,比如,哪家去世的人怎么死的,他就会用道术在镜子上显现出来过程,甚至让死去的人用灵魂传递给自己的家人还有什么心愿未了等等,由于这样的本事,让小镇的人都佩服不已,把他当神一样的供了起来。他时不时的表现出一种仙风道骨的意味,再捉几个小妖小鬼,镇民们纷纷跪服,因此杜道长便在此镇中建起了威信。

小镇平时基本没什么外人进入,一个女子寻亲的时候进入了这个小镇,这女子便是梦依。梦依在小镇上住了几日,各家各户的打听,与这里的人相处的也很好。

一天晚上,几个黑影像风一样穿梭在街巷里,你看不到他究竟是怎么出现在另一个地方的。

不一会儿,小镇多户人家里出现了尖叫声,“啊!”一小姑娘被一个白脸鬼吓破了胆晕了过去,随后这姑娘被白脸鬼掠走,其他人家也失踪了几个年轻姑娘...

道长的房间里,“做的很好!”杜绝翘着二郎腿看着面前的几个黑影,地上还有几个美貌如花的小姑娘。

黑影清一色都是脸色惨白,面无表情,脸上的五官看起来就像是画上去的,脸上还有腮红,仔细一看,吓!都是纸人!身上还穿着人的黑衣服。道长倒了杯茶,往纸人身上泼了一些,纸人走到床边的角落里站好。

道长随即就看着那些小姑娘,“美人儿...”,之后你们也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而最后那些姑娘的灵魂被人囚禁在肉体,关在了床下的地下室里。

梦依来到这个小镇的第一天晚上,小镇上开始失踪人口了,弄的人心惶惶,这事自然也就找道长了。

道长掐指一算,问到,“最近是不是有外人来了这个小镇?”

“这个到没注意,回头我打听打听。”镇长讨好的陪笑

“那赶紧去吧,这个外来人是灾星,不找出来的话,镇上还会有人失踪的。”道长喝了口茶随口吩咐了几句

“好的好的!不过,近日万花楼新进了几位姑娘,道长今晚要不要去看看。”镇长奸笑的擦了擦手

“还是你懂我。”道长拍了拍镇长的肩膀,随后消失在了房间里。

镇长点头哈腰,正抬头准备叫人去找外来人是谁时,才发现道长已经不见了,其实镇长不喜欢有人压在他头上,但是忌惮那道长的实力。

镇长立马吩咐人去打听有没有外来人口。

晚上,道长从万花楼回来后,镇长听说后,连忙来道长的房间,“您让我查的人已经查到了。是进了一个外来人,是个小姑娘,过来寻亲的。”

“嗯,有意思!晚上我便去看看。”道长嗑着花生邪笑

镇长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也没说话便退出去了。

晚上,道长便去了梦依的房间,梦依正在清理衣物,这几天里都打听清楚了,这个镇上没有她的亲人。

“小姑娘,打算走啊!”杜绝笑眯眯的站在门口看着她

“你是谁?怎么进来的?”梦依警惕的看着门口的人

“我,我是道士,这个镇的守护神。”杜绝以为用这个身份,她会乖乖的巴结他

“道长来这干嘛?”梦依还是觉得他不是个好人,偷偷的从衣物中弄出了防身的剪刀。

“我当然是想你咯!”杜绝yin笑的扑了过去。

猝不及防的被梦依一剪刀刺中了肩膀,道长痛叫,看梦依的眼神不再是色,而是恨意,这是第一次玩女人,被女人刺伤,他恶狠狠的盯着她,过了会儿,当着梦依的面消失了。

回来后,杜绝假装很痛,对镇长说,“那个外来的女子,就是最近镇上人口失踪的凶手,就是她把我打成了重伤,快去把她抓住,她今晚要逃。”

镇长一看到道长都受伤了,心里慌乱,“道长,您都打不过,那妖女不是很厉害么,我们去行么?”

“叫你去,你就去,这么多废话干嘛,她已经没有法力了,跟普通人一样了。”杜绝不满意有人质疑他的能力

镇长连忙说好,连夜叫人将梦依抓了回啦,然后用力鞭打,问失踪人口的事,最后屈打成招,被道长他们用了火刑,并暴晒荒野。

头七过后,荒山上,梦依的怨气已经没有多少了,基本就快处于灰飞烟灭的状态了,不过,也许是老天知她死的冤吧,头七后的晚上下了一场暴雨,一场小型的泥石滑坡把她的骨头冲进了土里,这也算是埋葬了,因此她也得以重新修养。

但是她不可能就这么放过那些人,她要先找出那个失踪人口的源头和凶手。

夜晚,她在镇上到处游荡,可什么发现都没有,她想引起那人的注意,也可以当作惩罚那些镇民。她开始在那些镇民家里哭泣,“还我命来!”,“啊!”,“快去叫道长,又有鬼魂了。”...

一晚上,闹的人心不安,全都跑到街上,不敢睡觉,梦依浮在空中,这时的她是一副骨架,“你们还记得我是谁吗?”

“你都这样了,谁还记得你?”一胆大的男人躲在后面问。

“哼!那你现在看看我是谁?”骷髅架上开始长出头发和血肉,不过肤色却是惨白的,眼睛是猩红的

“啊!这不就是那丫头吗?”有些镇民吓尿了。

“妖孽,休得猖狂,今日本道要替天行道。”一道长从远处踏风而来,大义凛然,等近身一看,原来是杜绝。

“哈哈!替天行道,你这道长也不是什么好人,当初是你深夜跑我房间意对我欲行不轨,被我用剪刀刺伤左肩,我现在怀疑,当初镇上失踪事件,是不是你......”梦依若有所思的说出了当初自己没有多想的事情。

果然,道长的脸色有些变化,这让梦依确定了这一事实。“哼,血口喷人!本道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侮辱师门的事,更加不可能指使人去加害镇上村民,女鬼,今日,便让你魂飞魄散!”道长大义凛凛,可他不知他已经泄露了一切,这让聪明的梦依多知道了一个秘密。

“哈哈哈哈~道长,你不觉得自己说错什么了吗?我可没说你指使人加害镇民。”梦依意味深长的加大了声音对着那些镇民

底下的镇民似乎懂了些什么,通通看着道长求证。

“这妖女的话,不可信!”杜绝大声反驳。那些镇民得到答案后,纷纷扬扬的起身拥护道长,并同声说“杀了她,杀了她......”

这种场景一如当初要烧她的时候一模一样,梦依对这群人彻底的绝望了,她本带着不伤人的心意而来,可如今,这群人虽没亲手杀她,却也是间接性的凶手和引导,今日非除不可!!!

“杀!”魔性的声音穿透了这片小镇,她已经成魔,是人性把她引导向了另一条错误的方向。

那个道长,还有身后的镇民,心里都在发颤,身体已经本能的反应出来了。如果她是个鬼魂,那杜绝是有可能把她打的魂飞魄散,但现在她已经不是鬼的程度了。鬼也是可以修炼的,鬼修炼时的第一阶段就是成血肉之躯,不再惧怕阳光,第二段则是可以选择成仙或者成魔,而今她已经跳过第一阶段,选择了魔化。杜绝没有把握灭她,他是有些本事,但没大到除魔的地步,眼前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她是被火烧死的,自然火就伴随着她的灵魂,她伸出双手,一团黑色的火焰在她的手上跳动,双手迅速摆动,火焰也随着摆动的方向往那些房屋砸去,她也要他们一步步的尝试一下绝望。

“起火了”,“我的家啊!道长你快杀了这妖女啊!”,“道长!!!”......镇民哀声求着,一部分人跑去救火。

她冷笑的看着那些人,她倒要瞧瞧那个道长会不会去救人而不要了性命。

杜绝还在犹豫,梦依还在继续搞破坏,看着那么多人的哀求,他也有想过救他们,但是又想到自己的性命,他立马选择了一个字→逃!

“妖女,我跟你拼了。”杜绝掏出一道道的符,飞身就往梦依那冲。梦依也没想到他会选择救,难道是自己之前看错了人吗?

梦依挥手给了个火球,符纸烧了起来,而杜绝的人已经到了远处,梦依吃了一惊,随即大笑,“哈哈哈~我说那些愚蠢的镇民,你们的守护者已经逃了,他扔下你们不管了,你们还选择相信他吗?”

那些镇民目瞪口呆,“怎么会这样?”,“道长,你救救我们,你不是有大本事吗?”...有些人已经失望透底,有些人还在期望

梦依没想那么多,那种控制众生生死的感觉真好!一个个的火球落入了人群,怨声载道,惨叫呼救,可是没人救,当场有人烧成黑灰,有的人成了火球,到处跑,别的没着火的,也被那火球带着点着了。

天空开始雷声大作,阴沉沉的,要下大雨的节奏,然,地面却是一片混乱与血腥。

忽然那道长又转身回来了,镇民眼中又出现了希望。可是道长身后跟来的却是一道天雷,这究竟是劈谁的?镇民想着肯定是道长引来天雷,让妖女受天道惩罚的...会是这样吗?

“啊!”惨叫的是谁呢?杜绝被天雷劈到了地下,全身漆黑,但天雷会是那样的好受?不,虽然没有火冒出来,但他的身体已经开始一个部位一个部位的开始成焦炭了。

“啊!”又一声惨叫,梦依的身体已经开始透明了,天雷也照顾到她了,又是两道雷朝着两个方向落下,惨叫同时响起,梦依的身体只剩下一个点了,向着地下落去,消失不见了,也许是投胎转世了吧。

杜绝也被第二道天雷打的身销俱损,化成了一点光也跟着去了地下,不知道他下辈子会是转生为人还是牲畜。

第三道天雷落下时,不是劈人,而是打在了一个房间的地面上,露出了里面的地下室,而那些纸人也都被梦依的火烧了个精光。 一场大雨落下,火已经灭了,很多人失去了家园,失去了生命,得此教训,不知道他们今后还会不会犯重一个错误。然,那些被杜绝伤害过的姑娘也都逐一清醒,今后的人生也未必就此好过。

到底谁是灾星,对错已经不重要了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