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然爱着你之鬼遗愿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0 18:21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依然爱着你之鬼遗愿 隔壁的爷爷老了,爱唠叨,经常一个人重复几句话,他说,十岁男孩离开自己的城市是换个环境读书,二十岁男孩离开自己城市是出去拼搏,三十岁男人离开自己城市是因为感情。
短篇鬼故事:依然爱着你之鬼遗愿

隔壁的爷爷老了,爱唠叨,经常一个人重复几句话,他说,十岁男孩离开自己的城市是换个环境读书,二十岁男孩离开自己城市是出去拼搏,三十岁男人离开自己城市是因为感情。

后来,我才从隔壁老爷爷口中得知他年轻时的一件悔事,那是一件让他痛苦了一辈子的往事。

事情是这样的……

隔壁的爷爷名叫李孺,二十四岁时谈过一段感情,两人爱得很深,大家都说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但是这段感情却不了了知。

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他们分离了,李儒也离开了这个熟悉的城市,到外地发展。

六年后,李儒在外有了新感情,而且在妻子欣然的要求下,李儒回到曾经城市生活,找了一家公司任职,公司离他以前住的地方很近,几乎就是同一条马路,可是转眼六年间一切物事人非,惟独那棵老松树还在,那棵曾经他与她纠缠不清的“老地方”。

那棵树已经活了很久了,树身至少需要七八个成年人才能抱完。

没人知道它几岁了,它的树根已经影响到公路车辆通行了,政府部门本来打算将它砍去,但是却遭到了附近居民的强烈抵抗。

没办法,政府只好在这一段公路开阔更宽的道路。

李儒每天上班都会经过这棵老松树,起初他总是不自觉的在树下逗留一小会儿才走。

后来,停留在树下时总感觉有一双眼睛看着他一样,这让他感觉有点害怕。

最惊悚的一次,同样在老松树下,李儒明明看见自己肩膀突然被一个女人的手轻轻拍了一下,而且这只女人的手上还戴着一个戒指,可是当李儒回头后看却什么也没有。

自此,李儒宁愿多跑点路程也不再往老松树那条路走。

这件事慢慢被李儒忘却了,偶然有一次在陪妻子欣然散步时不经意走到了老松树的路段。

李儒本想带欣然绕道的,可是欣然却不乐意,说那边有树,想过去坐坐。

无奈,李儒只好硬着头皮陪自己妻子走过去。

欣然在树下面找了一个座位休息,因为这树下很凉爽,所以很多老人会到这里下棋,奇怪的是今天却没有一个老人。

欣然坐着跟李儒说说笑笑,可是李儒根本听不进去,两只眼睛东张西望的像害怕什么东西出现一样。

欣然看他这样,便把他拉到自己身边,身子依靠在李儒身上,将李儒的手放在自己肚子上面。

李儒快当父亲了,他感觉妻子肚子里有一只小手正同样贴在肚皮上,也许正是这喜乐让他忘却了一切。

这很美好,但是两人都没有发现的是,树上有一个身影几乎透明的女人正盯着他们看,随即往下一跳变成了颗粒,正好落在妻子欣然的头上。

……

几天后,家中开始怪事接连发生,首先是妻子欣然常莫名其妙的听见屋里有女子吟唱,每次唱的内容都一样,一首很久无人唱起的《恋人》唱段。

可家中就她一个女人,隔壁也是空的,无人居住。欣然便以为是自己身体出了什么问题,便去医院查看,医生没查出什么来就解释说是可能是怀孕导致的幻听。

又过了几天,欣然又发现经常能看见一个陌生小孩在屋里里穿寻,但是她找遍屋子却又无人。

这些事情都是欣然一个人在家时发生的,欣然感觉很害怕,经常打电话让李儒回家。

李儒因为妻子的事情只好辞了工作,打算在家中陪伴欣然。

辞职当天,李儒特意到市场买了一些好菜,准备带回家庆祝一翻。

途中一个电话吓得李儒急急忙忙往家里赶,电话里欣然惊恐万状的说,在厕所的镜子里看见了一个全身湿透的女人站在自己头顶。

李儒赶回家中后,在衣柜里找到了自己妻子欣然。此时,欣然已经吓得全身发抖,面色苍白,她看见李儒回来了便抱着他大哭起来,说刚才还有一个很恐怖的小孩追逐她,所以她只好躲进了衣柜里。

李儒把家里前前后后翻了个底,就是没有找到欣然说的女人与小孩的踪影。

李儒只好安慰妻子,说她看见的都是幻觉,不是真的。

但是欣然却不管,李儒去哪她去哪,死活不离开半步,李儒也没法子,只好随她。

夜里,欣然紧紧抱着李儒的胳膊才能安睡,李儒见欣然睡着了才放心睡去。

半夜里李儒感觉有人叫他名字,于是便迷迷糊糊的醒来,刚挣开眼睛就看见一个很诡异的画面。

一个女人竟然站在欣然的头上,全身滴着水,披头散发的,而欣然却正睡得香,对此完全没有知觉。

李儒吓得从床上摔了下来,惊恐的说:“你……你是谁?为什么缠着我的妻子?!”

女子抬起头来没有说话,慢慢飘到李儒身边,李儒想站起来却惊恐的发现自己竟然动不了。

然后女子慢慢将手放在李儒头上,片刻后,李儒便晕倒了,倒下之前李儒注意到了女子手指上那枚戒指。

……

清晨,李儒迷糊中醒来后发现自己手里有一张信纸和一个相机,信上面写着:

亲爱的,我等了六年终于等到你回来了,当初你不小心将我推入湖中,直到我死后都没办法告诉你我怀了你的骨肉,我不甘心,于是我拼尽全力回到这里,可是……

却耗尽了我的力量,当我快消散时,却无意得到了我们曾经经常相约之地那棵老松树的阴力滋养,却无法再离开了。

后来,我一直等待着……直到你的身影再次出现在这个城市,能再见到你,真的很开心……

如今,你也找到了另一个她,我也放心了,我跟着她并没有恶意,只是想找机会跟你合张影。

宝宝终于能见到自己的父亲了,可惜你没能给起他一个名字。

再见了,我的爱人!

--许慧留

李儒读完这封信什么都明白了,六年前李儒与许慧相爱,两人结婚后出门旅游,在林仙湖划船时,李儒不小心将许慧推入湖中,因为两人都不会游泳,李儒眼睁睁看着许慧被掩死。

后来李儒每天用酒麻醉自己,责怪自己当时为什么不敢下水,数月后,直到伤心欲绝的李儒决定离开这个伤心的城市。

……

李儒读完信,手颤抖的将相机打开,上面正是他跟许慧还有他们的孩子的照片,照片里李儒闭着眼,而许慧很开心的依偎在他胸前,还有一个几岁大的小孩子趴在李儒的肩膀上笑得很开心。

终于李儒再也忍不住,躲去厕所大哭了一场。

那年李儒正好三十岁,他选择了再一次离开了自己生活的城市。

……

 隔壁的李儒老爷爷也曾给我看过那张照片,照片上的人除了那个男人,女人跟小孩的身影都很模糊。但是我相信这相片是真的,他们的爱情是真的,而至于故事的真假,也许真的没那么重要了。

(完)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