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思念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0 18:18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十年思念 故事发生在民国时期,山东的一个农村里,有一对新婚的夫妻。丈夫李泉老实忠厚,吃苦耐劳;妻子春花貌美如花,勤俭持家。小两口夫妻和睦,生活的很是恩爱,也很是幸福。
短篇鬼故事:十年思念

故事发生在民国时期,山东的一个农村里,有一对新婚的夫妻。丈夫李泉老实忠厚,吃苦耐劳;妻子春花貌美如花,勤俭持家。小两口夫妻和睦,生活的很是恩爱,也很是幸福。

然而,连年的水灾打破了这种幸福的宁静,庄家几乎连年绝收,连年的战乱、繁重的赋税让这些老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苦不堪言。村子里很多人都开始了逃荒的生涯,逃向富饶的大东北。李泉不忍妻子承受这种颠沛流离的痛苦,白天下河捞鱼,夜间去山上挖井捕猎,虽说二人省吃俭用的,可温饱问题还是可以解决的!

时间已经到了冬季,河水已经结冰了,鱼是捞不到了!而山上的野物也是也来越少、也来越难捕了!李泉这天又空着手回到了家中,他一进家门,就看见妻子忙忙碌碌做饭炒菜。

“春花、、、、、、”李泉不好意思的开口说道。

“怎么了?又没收获啊?没事,家里还有不少米呢,再加上我平时晒的干肉,省着点吃,能将就到春天!”春花一边忙碌着,一边对着丈夫安慰道。

李泉并没有回话,只是打开米缸看了看,看到还有半缸米,眉头皱的更紧了。

吃饭的时候,李泉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你今天这是怎么了?”春花问道。

“春花、、、我、、、、、、”李泉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有啥话,你就直说啊!咱俩之间有啥不能说的?”春花看见丈夫这样,就放下碗筷等着丈夫说话。

“我想出去转转,外面也许能赚到钱呢!听说在城里拉黄包车一天都能赚一个大洋呢!”李泉看着妻子说道。

“好吧,你想去就去吧!那你什么时候回来?”春花问道。

“明年开春我就回来!要是在外面混的好了,我也把你接出去!”李泉憨厚的对着春花笑道。

晚上,李泉早早的就睡下了,春花剪开了结婚时穿的衣服,一针一线的为李泉做一双厚鞋,声音很小,像是怕吵到丈夫休息。看着在油灯下安静的妻子,李泉眼角流出了一滴眼泪。他也不想离开妻子,可是没有办法!家里的存粮只够一个人过冬,他不想妻子挨饿受冻。

第二天早晨,太阳升起来的时候,李泉从睡梦中醒来,春花的鞋已经做好了,一针一线的,是那么的稠密,那么的厚实。他看着趴在床头睡着的妻子,搭在自己身上的嫩手已经被针扎出密密麻麻的血迹。他没有喊醒春花,只是将自己厚厚的棉衣披到了春花的身上,揣上鞋子,默默离开了。

外面的生活更是艰难,李泉一个人蹲在城里的墙根地下,瑟瑟的发抖,他已经好几天没有吃东西了!原本身体强壮的李泉此时蓬头污垢的,枯瘦的不成样子了。出来已经有一年多了,不是他不想回去,而是他回不去,自从离开家以后,他从山东,一直辗转到了上海,一直想找个工作,靠自己的能力赚钱吃饭,他想让春花过上好日子,可是没想到自己会变成这样、、、、、、

“年轻人,我店里缺个伙计,你干不干?”一个家乡话传到李泉的耳朵里。

这是一个老头,开药铺的老头,自从李泉跟着老头当伙计以后,一有空闲,老头就教给李三一些医理、针石方面的知识,李泉也是非常用心的学。

三年,只用了三年时间,李泉就已经可以独立行医了!本来李泉想着回去接春花,可是药铺的老头却病了,老人家无儿无女,也没个人伺候,这一切就落到了李泉的身上。

李泉心里时时刻刻的想念这春花,一想到春花,他就对这那双鞋发呆,这么多年了,那双鞋他一直都舍不得穿,视若珍宝。老人的病并没有因为李泉的悉心照顾而转好,反而逐渐的恶化。李泉心念老人的救命之恩、授业之情,只能用心的侍奉左右。

这样六年就过去了,老人家终于经历了六年的病痛之苦,离开了人世,在老人临死之前,把一生的积蓄都给了李泉,这些钱足够普通人吃喝一辈子了!

李泉送走老人之后,为老人守了一个月的灵,也算对得起老人了,他收拾了一下财务,关闭了店门,买了一匹快马,就奔着山东老家的方向赶回去了!

这一路上,李泉除了吃饭睡觉的时间以外,几乎所有的时间都用在赶路上,马累了他就牵着马走,马饱了,他就骑着马走,总之,用了半个月的时间,他就到了离自己家乡最近的县城。在县城里他给春花买了好多的东西,有首饰、也有衣服,还有一些吃的,直到马匹都快拉不动了,他在罢休。

李泉牵着马往自己家的地方跑,不出意外的话,中午就能赶到家了!然而,意外却出现了,一个衣衫褴褛的老道就昏迷在他前进的道路上,他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李泉摸了摸老道的脉门,停了停心脏,从包里拿出自己的针具,几针下去,老道就醒了。他睁开眼睛看了看身边的李泉:“是你救了我?”

“是的,也没什么大碍,就是饿晕了,你吃些东西吧,我忙着赶路呢!”说着,就把一包干粮,扔给了老道。

老道并没有急着接干粮,只是对着李泉说道:“年轻人,你这是去哪啊?我看你的面色,近期将有大灾啊!”

“我能有什么灾啊!我是回家接我老婆去!”李泉不相信的说道。

老道掐着指头嘟囔了一会,睁开眼睛,神色立刻大变:“小兄弟,你救了我一命,我也得提醒提醒你,你的老婆已经不是人了!”

“不是人?哈哈,当然不是人了,在我心中,她一直都是仙女!”李泉乐呵呵的说道。

“她在十年前就已经死了,化作厉鬼,为祸乡里,现在已经吃了九十八颗人心了,就差一个至亲之人的心脏,就可以化作鬼仙了!”老道严肃的说道。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不会的!”李泉失声说道。

“唉、、、罢了,这张符送给你吧!如果她要害你的话,你就把这张符向她抛去!”说着,老道拿出一张黄符,递给了李泉,李泉将符录接了过来,放在上衣的口袋里。

离开老道后,李泉策马加鞭的向家中赶了过去,他到家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了!推开熟悉的家门,整个院子显得十分荒凉,杂草重生,好像很久都无人搭理了,院墙都已经坍塌了很多!“春花不是这么懒惰的女人啊!”李泉心理犯着嘀咕,继续向屋里走去,“吱呀”一声,屋门开了,厚重的灰尘顿时落了李泉一身,呛的他直咳嗽。

“李泉,是你回来了吗?”春花的声音传了过来。

“怎么不电灯啊?”李泉问道。

“不点灯了,我害怕亮!”春花答道。

虽然李泉心里烦着嘀咕,可毕竟想妻子想了十年,终于见面了,这副激动劲已经让他失去了理智。

李泉摸索这进了屋,只听见妻子在床上说:“赶紧上床休息吧!有事明天再说!”

李泉很听话的爬上了床,和妻子亲热起来,春花还是那么温柔,秀发还是那样的柔顺,这一刻,就是李泉心里最满足的时候!

时间已经过了半夜,已经到了第二天天快亮的时候,李泉摸着黑从自己的衣兜里掏出了香烟和打火机,准备吸根烟。当他打火机点燃的那一刻,整个人都惊呆了,躺在床上的春花,有着像纸一样白的脸,像蛇一样长的舌头,全身蠕动着白蛆。李泉吓得拿起衣服就往外跑。到了门口,他飞身骑上了自己的马,对着马屁股就是一鞭子。

马儿受到惊吓,飞快的奔跑着,这在这时,李泉听到了身后的呼喊之声,是妻子的呼喊之声,一声比一声大,一声比一声悲伤。让李泉顿时响起了当时那个美丽勤劳的妻子,他终于忍不住了,跳下马来,向着妻子呼喊的方向跑了过去。

回到了院子,李泉的脸上挂满了泪水,他对着屋内喊道:“就算你吃了我,我也就看你最后一眼!”说完,大踏步的向屋里走了进去,手里还拿着妻子给他做的那双布鞋。进屋后,妻子并没有对他做什么,只是扑到了她的怀前“呜呜”的哭泣着。

忽然,李泉胸前的衣兜里发出一道光亮,把整个屋子都照亮了,女鬼春花在接触到光亮的那一瞬间,凄厉的吼叫起来,捂着脑袋颤抖的在地上滚动,看到春花这个样子,李泉的心里就像刀割一般难受,立刻从兜里掏出那张符录,双手扯得粉碎。

“咯、、、咯、、、”符录扯碎的那一刻,躺在地上的春花笑了,笑的很是阴森,很是怪异,看的李泉后背直发毛。

“哧”的一声,春花的一双手就从李泉的肚子里掏出一颗心脏,在李泉不可置信的表情中,陶醉的闻嗅着,啃噬着、、、、、、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