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失的妻子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0 18:01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丢失的妻子 凌晨一点,文少华独自坐在沙发上一脸悲伤的抽着烟,他在等,他在等妻子的消息。
短篇鬼故事:丢失的妻子

凌晨一点,文少华独自坐在沙发上一脸悲伤的抽着烟,他在等,他在等妻子的消息。

三天前文少华和妻子陈雅婷一起去郊外的枫叶山游玩,因为是秋季,正是枫叶山最美的时候,文少华把车停在山脚下,两个人便手拉着手往山上走。

正如那句话所说,秋叶红如二月花,此时的枫叶山上红叶漫山,通往山上的小路上也全散落着红叶,文少华和妻子牵手漫步在小路上,场面十分浪漫。

好景不长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打破了此时的浪漫气息,文少华和妻子在走到一个斜坡的时候,不慎脚底一滑两人纷纷从滑坡上滚下。

文少华被摔的昏迷了过去,等他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漆黑黑的大山里此时给人一种莫名的恐惧感,文少华不清楚自己现在在什么方位,他打开手机,很悲哀没有信号,没办法他只能摸索着看能不能出去。

文少华打开手机自带的手电,开始往斜坡上爬,爬到一半忽然想起来,自己的妻子好像也摔下来了,于是他又退了回去,心里十分焦急,他站在那使劲的喊:“雅婷!雅婷你在哪?”喊了好几声也没人回答。

文少华心里更加担心起来,借着手电的光亮在山坡下疯了一般的寻找,但是怎么找也没找到,难道妻子没跟自己一起摔下来?文少华呆站在那。

忽然文少华手机的短信提醒不断的响,他连忙打开手机查看,十几个未接来电的提醒,全是妻子的,文少华立马给妻子打了回去,他听到电话那边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听,请稍后再拨。”

文少华又连续打了好几个始终是无法接听,可能是信号不好,但是刚刚能收到妻子的来电说明妻子还活着。

于是文少华借着仅存的半格信号报警求助,警察从市里到枫叶山大概需要1个小时,这一个小时文少华呆在信号区里不断的给妻子打电话。

终于在他打了十几个后,妻子的电话接通了:“喂!老婆你现在在哪了?”文少华急切的问道。

过了一会儿电话那头响起一个极其诡异低沉的声音:“你找谁?你找谁?”

文少华有些不安的冲着电话喊:“老婆我是少华啊,你在哪了?”

电话那头依旧是那个诡异的声音“你找谁?”在说了几遍后,电话那头传出呲呲的信号干扰声就挂断了电话,文少华又连忙按了回去,可是电话打不通了,妻子的电话已经关机了。

文少华坐在地上,此时他的心情十分复杂,他担心妻子会出事儿,他害怕从此失去一个疼爱自己的老婆,他呆呆的坐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过了一会儿,好多手电光照向文少华,他用手挡了挡光。

原来是警察来了,来了大概十几个警察,还有一只军犬,有一个大个子应该是队长,他走到坐在地的文少华面前将他搀扶起来,文少华一把抓住大个子的胳膊乞求道:“警察同志我妻子也掉了下来,我找不到他在哪,求你们一定要帮我找到他,求你们了。”说完文少华都要给他们跪下来。

大个子吩咐手下的人把文少华带到警车那,他们继续找文少华的妻子,文少华目光呆滞的坐在警车里,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文少华的心情也越来越崩溃。

搜找任务从晚上找到了清晨,仍没有找到,大个子带着手下回到警车那,大个子看了看呆坐在警车上的文少华说:“同志我们找了一晚上也没有发现你的妻子,你确定她是跟你一起摔下来了吗?”

文少华目光呆滞的点了点头,此时他心里无比的崩溃。大个看了看他说:“那你先跟我回趟警局做一下笔录,我们会派人在这里继续搜找,一有消息马上通知你。”

文少华没有说话只是呆呆的看着他和妻子一起摔下去的地方。

文少华从警局出来就回了家,打开家门,他看见屋子里妻子的照片终于忍不住内心的伤痛哭了出来,泪水不断的从他的脸颊流下,他恨自己没能保护好她。

他摸着妻子的照片,闭上了眼睛,他似乎能感觉到妻子就在他的身旁,正搂着他的胳膊一起看他俩的结婚照,文少华露出笑容,他伸出手想要抓住妻子的手,却发现怎么也抓不住,他一下子睁开眼。

看着空荡荡的房间,眼泪又流了下来,就这样文少华坐在沙发上三天三夜没有合眼,不断的抽烟,内心的煎熬与难过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坚信妻子没死,她还活着自已要等她回来。

这天晚上文少华的身体似乎熬不住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文少华睡着了,在梦里他又回到了枫叶山他看见妻子正站在山坡上向他招手示意他过来。

文少华疯一样的往山上跑,眼睛始终盯着妻子,连眨眼都不敢眨,生怕一眨眼妻子又消失了,可是该没的始终会没,文少华眼睁睁的看着妻子在自己的视线里渐渐消失。

文少华一下子从梦里醒来,他是被自己的电话铃声吵醒的,文少华接听电话,电话里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你好,文先生,我们这里是振安派出所,您的妻子陈雅婷现在在我们派出所里,你有时间过来把她带回去。”

文少华一听妻子找到了,一下子跟打了鸡血一样,疯了一般冲向派出所,文少华来到派出所的一间办公室里,看见自己妻子正目光呆滞的坐在凳子上,身上还有泥土,文少华一把搂住妻子,流着泪说:“雅婷你跑哪去了,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

但是此时的雅婷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像一个木头人一样,文少华跟他说什么他都好像听不见。

大个子警长让文少华带妻子去医院检查检查,说雅婷可能是受到什么刺激了。

文少华带着妻子去医院检查了一番,医生说没事儿,让文少华把妻子带回家好好照顾几天就没事儿了。

文少华把妻子带回了家中,每天都给妻子做好吃的,想方设法逗妻子笑,但是妻子始终像木头人一样没有丝毫表情,而且每天晚上半夜都要起床,不是呆呆的坐在床上,就是走出卧室,有好几次,文少华都被半夜起来的妻子吓到。

这天晚上文少华怎么也睡不着,搂着木头人一般的妻子,他躺在床上看着天棚,回想着以前和妻子的快乐时光。

不知道是几点妻子忽然坐了起来,文少华惊讶的问:“老婆你不睡觉干嘛啊,是不是渴了,我去给你倒水喝。”

陈雅婷没有说话,文少华起身去厨房给妻子烧了一壶热水,烧水的时候文少华感觉背后忽然一凉,他转过头张望,什么也没有,当他端着水杯走到卧室的时候发现妻子不见了。

他心里莫名的有些紧张,喊了几句妻子的名字,忽然听见卫生间有冲马桶的声音,文少华的心这才放了下来,他坐在卧室里等妻子。

等了半个多小时妻子还没有出来,他走到卫生间门外,卫生间的灯是灭着的,他朝里轻声的喊了一句:“老婆,你在里面干嘛呢?”

里面没有回答只有放水的声音,他就这样站在门外十多分钟,终于按耐不住了,打开了灯,忽然他看见门玻璃上好像有血,他一下就慌了,他怕妻子做傻事,快速的打开门跑进卫生间里。

卫生间里空无一人,文少华发现浴缸里有整整一杠子的血,拉帘的布上也有血,他慢慢的往浴缸那里走,忽然他感觉背后有一阵凉风吹过,不经的让他心跳加快了起来,他猛地转过身子。

“啊!”文少华大叫一声一下子瘫坐在地,他看见一个身穿死人寿衣的老太太,此刻正站在卫生间的门口,老太太瘦巴巴的脸颊上长满了密密麻麻的白毛似乎看不清面容,眼睛像是被什么东西挖掉了一样,剩下两个黑乎乎的眼洞。

老太太慢慢的像文少华走去,狰狞的面孔死死的盯着文少华,还时不时的发出像蛇一样呲呲的声音。

文少华吓的脸色惨白的往后挪动着,他挪动到了浴缸那,文少华背对浴缸不断的向那个老太太求饶,但是没有用。

那个老太太此时已经和文少华只有一步之远了,忽然老太太停住了,从背后拿出一个本子翻开递给文少华。

文少华接过发现上面有自己的名字和妻子的名字,妻子的名字后面有一个手指印。

“你在你名字后面按上手印,我就放了你和你的妻子团聚,不然你们都得给我陪葬。”一个不男不女的声音传到文少华耳朵里,让他听了很不舒服,这正是那个老太太发出的声音。

文少华看着自己的名字有些发呆,不知道该怎么办,忽然他听见耳边响起一个声音:“按吧!按吧!按了我们就能和以前一样快乐的生活了。”这声音正是妻子的,文少华忽然咬破手指在名字后面按了一下。

此时他听见一个冷笑声,正是那个老太太发出来的,他看向那个老太太,文少华一下子张大了嘴巴,老太太此时眼睛里身体上全是蛇,蛇在老太太的身体里不断的游动着,看着让 人作呕,突然在文少华的背后一双血手掐住了文少华的脖子,死死的掐着,文少华张大嘴巴 似乎快要断气了一样把头转向身后,他看见一个浑身是血的血人正面目狰狞的看着自己,眼神带着狠,文少华极为艰难的发出了一声:“老婆!”

文少华死了,他死在了自己家的浴缸里,身体被血水侵泡了很久。

事情过了半个多月,陈雅婷和一个叫赵阳的男子被警方抓获,以杀人未遂罪关进了监狱,原来在陈雅婷和文少华结婚之前,陈雅婷就和赵阳就一直交往,赵阳想得到文少华的公司,于是让陈雅婷和文少华结婚从而实现自己的计划。

至于文少华死后看见的那些诡异的场景都是药物所致,他在临死前按的那个手印不是别的而是一份财产转让书。

文少华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想用生命保护的女人最后却背叛了自己,甚至还杀了自己,或许,陈雅婷从来都没有喜欢过文少华,正所谓:人生如戏,全靠演技!陈雅婷用自己的演技骗了一个爱自己的男人,真是可悲!可笑!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