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之落落织花萝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0 17:56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花之落落织花萝 昨夜同门云集推杯又换盏 清朝茶凉酒寒豪言成笑谈
短篇鬼故事:花之落落织花萝

昨夜同门云集推杯又换盏

清朝茶凉酒寒豪言成笑谈

但使泪尽徒然

碑文完美有谁看

隐居山水之间是云浮名散

湖畔青石板上一把油纸伞

旅人停步折花淋湿了绸缎

满树雨繁多傲然

江南烟雨却痴缠

花飞雨吹一如尘缘理还乱

1.同门云集酒言笑谈

墨画是雅人,正赶往轻寒舍跟同门师兄交谈,路遇小雨,一时兴起,“风雨霏霏落花飞,墨画欲语无人随。”他还未娶妻

“花枝落落织花萝,茉忆一人单影追。”一好听的女声在墨画的身后响起。

红色的广袖裙,不施粉黛的她,打着一把油纸伞,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在他的面前,墨画有些看呆。

茉忆轻笑,很快便走远了。而墨画还呆在原地,恍惚过来时,才知佳人走远,忽想起师兄做客的事,急急忙忙的走去。

“师弟,今天你来迟了。”槿之笑问

“路遇小雨,碰一佳人,自然来迟。愚弟想娶妻了。”墨画笑呵呵的回答,伸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哈哈!想不到墨画也是风流种啊。”槿之大笑,与墨画敬茶。

“只知她名茉忆,不知是哪家待字闺中偷跑出来游玩的女子。”墨画有些苦笑。

“无事,有缘自会相见。”

那一晚,墨画和师兄喝酒笑谈至深夜,期间换了好几盏油灯。

2.碑文完美,泪尽徒然

自从那一天雨下遇见,从师兄那回陋室,便忘不了那明媚的身影,几次走在那亭中等她,她都没来,墨画不经有些黯然。

又一日下雨,“风雨霏霏落花飞,墨画欲语无人随。”墨画呢喃着这首诗,不经意间走到了当初遇见她的那附近的湖边,“花枝落落织花萝,茉忆一人单影追。”

最后一句是她跟他同时吟出来的。墨画很惊喜,看见她,还是那把油纸伞,还是那身红裙,不施粉黛,却比花还美。

“时常看见公子在这附近徘徊,公子是在等心上人?”茉忆心里有些忐忑,她又不是何尝对他上了心。

“别公子公子的叫,姑娘称我墨画就好。”墨画的眼中闪烁着不知名的光

“呵呵,那墨画也请叫我茉忆,姑娘姑娘的称呼实在是生疏。”茉忆捂着嘴轻笑。

那一日,茉忆墨画相谈甚欢,相见恨晚,舍不得分离,但茉忆实在不能久留,墨画便放了她去,相约明日黄昏见,墨画看她远处的身影,默默记住了方向,打算第二日给茉忆惊喜。

第二日清晨,墨画早早的就去了约好的湖边,在湖边摘了些花草,弄了个花萝(花环),便朝昨日她消失的方向而去。

走了许久,都不见有人家,莫非记错方向了?!我的记性一向很好,再往前行一段路吧。又走了许远,还是没见到人家,墨画有些怀疑茉忆是不是故意走错的路线给他的。

久不见人家,于是,墨画便往回走,忽见一墓碑竖立在路旁,看了看手中的花萝,待到午后便枯萎了,不如便赠了这碑中之人吧。墨画小心的把花萝放在碑前,突然发现四个字如此刺眼:茉忆之墓!!!

“怎么会这样?”墨画心疼不已,爱慕的佳人居然是鬼,怎么也接受不了,流泪也是徒然,便匆匆的走了。

黄昏,墨画并没来,但茉忆知道那花萝便是他送的,“难道只因为我是已死之人便疏远了吗?难道因为我是鬼,便不再相见了吗?”茉忆伤心落泪

第三日黄昏,墨画走到她的墓边,轻声叫到,“茉忆,出来吧。”

“墨公子,你怎么来了。”茉忆有些惊讶,还有欢喜。

“今日来,是跟你告别的。”墨画心痛的看着茉忆。

“我从未害人,但却人鬼殊途是吗?”茉忆抓着衣角问

墨画点点头,转身便走。

“墨郎,此生非你莫属,风雨霏霏落花飞,墨画欲语无人随。花枝落落织花萝,茉忆一人单影追。这诗便是见证,若有朝一日,墨郎还记得茉忆,再来这里,便以我手中的油伞赠你。”茉忆一字一句的对着墨画的身影说。

墨画点头。

3.山水居

墨画告别茉忆后,便跟随家人去了江南,江南是风景优雅之乡,环境优美,江南女子甚是好看。

他在想,若是茉忆的身份不是鬼,那么我愿带她来江南隐居!看山水水墨画,为她作画,生个一儿半女,可是,有缘分吗?

多年后,家人有意给墨画定婚约,墨画没拒绝,他心里虽然还想着那女子,却知人鬼殊途。

成家后,便和妻子游山玩水,倒也恩爱,日子过得也潇洒。

4.青石板,油纸伞,折花湿绸缎。

一日雨后,他和妻子重游旧地,走在那湖边,那墓碑还在,荒草围住了墓碑。墨画心生不忍,便随手拔了起来,妻子也帮衬着,待荒草除尽,墓碑显现,“茉忆。”墨画呢喃,想起多年前离别前的那一刻,不禁动容。

“相公,这花好美,你摘给我可好?”妻子笑颜如花的撒娇

“好!”墨画答应

当墨画准备把花折下来时,花朵摆动中,墨画从中看到了茉忆的虚像,“墨郎。”一声清脆的声音叫喊着他。

“你过得还好吗?”墨画轻声问候 。

“挺好,就是太孤单了,等了你很久了,几个春秋。”花朵一阵抖动,露珠打湿了他的衣袖。

“相公,你在做甚?”墨画被妻子的话语一惊,手也不自然的就把花折了下来,他听到了花的疼痛声,连忙护好花朵。

花朵抖动着,墨画看了看手中的花,见到茉忆的身影已经透明,指着湖畔,忽见湖边青石板上一把油纸伞静静的躺在那里,在等待那主人捡起。

墨画记起茉忆曾说“若有朝一日,墨郎还记得茉忆,再来这里,便以我手中的油伞赠你。”

他捧着手中的花,跑过去,捡起。“墨郎记得我,茉忆高兴的打紧,却终是有遗憾。墨郎已有妻儿,而我却转生成了你手中的花,无缘无缘了。哎...”这段话在他耳边响起,最后的叹息消散在花香中。

5.花雨痴缠江南

转瞬间,风起云涌,雨又开始下了,满树的花瓣被风吹进了湖塘,随水波流转,手中的那朵花,也随风凋零了花叶,缘分便是如此吧。和妻子回到江南,那阵花香也随着江南,越飘越香。

缘分说不定,感情也说不定,一见钟情的有,日久生情的有,顺其自然便是,否及便剪不断理还乱。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