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皮窗帘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0 17:25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人皮窗帘 刚来的这个城市,一切都是那么的新鲜,从来没有在大城市生活过,现在我来到了大城市工作了,从来没有住过楼,现在我成了建楼的。我是农村的孩子,二十来岁了也没有离开过那个村子,今天三舅带我
短篇鬼故事:人皮窗帘

刚来的这个城市,一切都是那么的新鲜,从来没有在大城市生活过,现在我来到了大城市工作了,从来没有住过楼,现在我成了建楼的。我是农村的孩子,二十来岁了也没有离开过那个村子,今天三舅带我出来打工,到工地去干活了。

一路上的兴奋让我开心极了,这么多的车和人,是我在农村从来见不到的。三舅这次带我来的工地是建楼的,看着工地里忙着干活的叔叔大伯们,我一阵紧张,因为我怕我干的慢了,会被他们教训。监理把我们安排好住处后,就让我们领工装和工具,到工作现场去干活了。

一天的忙碌很累,但是因为新鲜感还没有过去,所以晚上躺在地铺上,怎么也睡不着。工地的生活条件很艰苦,我们睡觉的地方就是彩钢房那样的简易住房。我的铺位挨着窗户,正好可以看到对面还没有拆完的烂尾楼。

这片地原来是一个老小区,听说有十二栋居民楼,政府规划在这里建一个商业城,所以这里的居民都动迁了。这里的十二栋楼已经拆了十栋了,只有我们彩钢房对面的一栋没拆完的和它后面没拆的。今晚的月亮很大,但是很朦胧,也就是所说的毛月亮。我躺着床上,三舅和我说了一会话,无非就是关心我的话,我应付着回答了几句。突然我的目光被对面烂尾楼的一个房间的窗户给吸引住了。

借着微弱的月光我看到那个窗户有一个窗帘,而且被挡的严严实实的,被风轻轻一吹,微微的飘荡着。这一点让我很好奇,为什么被拆了的旧楼,还要用窗帘挡着啊?我情不自禁的走到窗边,仔细的看对面楼上的窗帘。正当我看的仔细,突然在窗帘上方,倒垂下一个人头,看的真切,长长的头发,惨白的脸!我吓的啊的一声,倒退回来了。三舅和同寝的一个李叔正在聊天,突然被我大叫的声音下了一跳,三舅骂我道:

“兔崽子,鬼叫什么?”

我脸色铁青,哆嗦着手指着窗外,我结结巴巴的对三舅说道:

“三舅,对面...对面楼上有...有人!”

三舅看了看窗外,但是他并不相信我说的是真的,三舅说道:

“有个死人!你老老实实的睡觉得了,明天还要干活呢?”

我见三舅不相信我,我也不再说话,我慢慢的爬到自己的床上躺下,我心里不断的想,我真的看错了吗?不能啊!那个长头发的人头从天花板上倒垂下来,整个脸虽然看不清,但还是能分辨出那是女人啊?可我转念一想,也许真的是我看错了,哪有人能在天花板上倒垂着呢?想到这我不自主的又去看了一眼那个窗户,果然什么都没有了,只有窗帘微微的飘动着。

第二天早上起来,我浑身疼的要命,昨天晚上我真的没有睡好,翻来覆去的总能梦见一个女人在看着我,我想看清她却就像是有一层雾一样。三舅说我是昨天干活累的,今天再干一天,习惯了就好了。我也没有管三舅说什么,我洗完脸就出去吃饭了。

工作了一上午,我一直没有把那个窗户忘了,等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我一个人拿着手电筒去了那栋烂尾楼。我真的很好奇,为什么那间屋子还要用窗帘挡着。走在昏暗的楼道里,一股潮湿发霉的味道扑面而来,这味道里还夹着动物尸体的尸臭味儿,闻的我直恶心想吐。整个楼道里,只有我手里的手电筒这一个光源,乱七八糟的楼里,到处都是垃圾,我慢慢的前行着,时不时的一声猫叫和突然窜起的野狗,吓得我是心惊胆颤,汗毛直竖的。

我一路来到了那间屋子的楼层,辨别了一下那间屋子的位置,我就迈着有些发软的腿,一步一步艰难的向里走去。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好奇心,如果是现在,我肯定不会去的。唯一能给我一点胆量的就是手电筒的光线了,可是在这黑暗的楼道里,它的光变得有一些诡异,说不清为什么,也许又是我的错觉吧!

往前走了不远,就进了一户人家,这里就是那间屋子了,我用收到四处照了照,乱七八糟的垃圾满地都是,除了有几只猫爪子印,别的什么都没有了我用手电照了照天花板,只有一些蜘蛛网和灰尘,我心里很是疑惑:奇怪,怎么什么都没有啊?

不过这间屋子给我的感觉怎么那么不舒服呢,外面明明是中午,可是这间屋子却冷的出奇,我从进屋开始,不停的打着冷颤,我看了一眼飘荡的窗帘,也许是因为它挡着的原因吧!我迈步走到窗边,伸手把窗帘拉开了,刺目的阳光瞬间照进了屋里,我的眼睛一阵刺痛,有些不适应的闭上了。我的眼睛闭上了,可是我的手还在抓着窗帘,闭上眼睛我的注意力才在手上,我突然感觉到我抓着的不是窗帘,而是一个人的皮肤,我心里一颤,连忙的松开手,睁开眼睛去看。我已经适应了阳光,接着阳光我仔细的去看窗帘,又伸出手去摸了摸,那感觉真的像皮肤,我都看见了窗帘上的毛孔和汗毛,这...这真的是人皮。

“喂!”

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大喝,我被吓得啊的一声惨叫,脚下一趔趄,直倒在了垃圾堆里,我顾不了许多了,手脚并用的向外爬去,嘴里不停的大叫着。突然我发现我的前方的地上,有一双脚拦住了我的去路,我大叫一声转身就要往别处跑。突然听到一个我熟悉的声音:

“兔崽子你作死啊!大中午不吃饭你跑这干啥?”

我一怔,是三舅!我忙止住了身形,回头去看,才发现挡住我去路的那双脚,居然是三舅的。我长出了一口气,虚脱的躺在了地上,这时候我才发现,我浑身都被冷汗浸透了。我虚弱的对三舅说道:

“三舅你吓死我了?”

三舅大骂道:

“兔崽子,谁吓唬谁啊!我在后面一叫你,你就啊啊的大叫,倒是把我吓得不轻!”

这时我才想起来窗帘的事,我指着窗帘对三舅说道:

“三舅你看,那窗帘好像是人皮!”

三舅看了看那被我拉开的窗帘,但是没有走进去看,只是瞟了一眼,然后对我说道:

“我看你像人皮,走,麻溜下楼吃饭去,下午不用干活了吗?”

我慢慢的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我又对三舅强调的说道:

“真的三舅,不信你去看看!”

三舅走到我身边,狠狠地踢了我一脚,骂道:

“看你个头,快走!”

我就这样被三舅拉着下了楼。晚上睡觉的时候,我还是惦记着那个窗帘,躺在床上我往对面楼看去,可是我的目光刚触及到那扇窗户的时候,我突然大叫起来:

“三舅,你快来看啊!你看那个窗帘!”

三舅本来要躺下了,突然被我一叫下了一跳,他大声骂我道:

“兔崽子看个头,你快点睡觉吧!”

我没有在意他骂我,依旧坚持着说道:

“你快来看看,看看你就知道了!”

三舅还是不耐烦的走到了窗边,向对面的楼上看去,当三舅看到那个窗帘时,并没有什么反应,他问我道:

“那窗帘怎么了,不还是好好的挂在那吗?”

我忙解释道:

“不是三舅,你忘了吗?我们今天在那里下楼的时候,窗帘是被我拉开的啊!现在怎么又拉上了?”

对我我的问题,三舅没有想太多,只是随便回答道:

“可能是风吹的吧!行了,大晚上的睡觉吧!别整那些没有用的,睡觉吧!”

我不情愿的又躺下了,三舅都说不明白那个窗帘是怎么回事,我又怎么能猜到呢?不过我心里暗下决定,明天再去那里看一看。晚上我睡觉的时候,又做了同样的梦,还是一个女人,目不转睛的看着我,不过这一次我看的真切,那不是什么女人,而是一张飘飘荡荡的人皮,长长的头发,惨白的脸,就像是那晚从天花板上倒垂下来的人头一样,不过这一次距离近了,她瞪着黑洞洞的眼睛,只有眼眶没有眼珠,嘴里有一丝微笑,诡异的阴森,莫名的恐惧。

我啊的一声大喊,突然惊醒了。我坐起身大口的喘着气,身上被汗水又一次的浸透了。屋里的李叔被我吵醒了,关心的问我道:

“你怎么了?没事吧!”

我摇了摇头说道:

“没事,做噩梦了!”

李叔说道:

“啊!没事,那就一会再睡吧!”

我嗯了一声,突然感觉很奇怪,李叔都醒了,三舅怎么没醒,我怎么没有听到让我习惯了的骂声呢?我转头去看,发现三舅的床上空空的,三舅不在。我疑惑的问李叔道:

“李叔,我三舅呢?”

李叔这时才发现三舅不在,他看了看门外,说道:

“不知道啊!可能上厕所了吧!”

我也是这样想的,不是三舅能去哪呢?我也不在想他了,我的目光向外望去,不经意间我看到了那个窗帘,我的身体就是一震,我自言自语的说道:

“三舅?”

李叔听到了我的说话声,但是没有听清,又问我道:

“你说什么?”

我仔细的看了看那个窗帘,没错,是三舅,我大喊道:

“李叔,你快来看,那是三舅,三舅在那里!”

李叔被我吓了一跳,但是看我的样子不像是在说谎,于是他顾不得穿鞋,光着脚跑到了床边,顺着我指的方向看去,当他看到那个窗帘时,他也惊讶的长大了嘴巴!没错,那个是三舅,就像是喝多了一样站在那个窗户上,飘飘荡荡的代替了那个窗帘。

警察来了,三舅死了,三舅死的很离奇,整个身体被人剥了皮,整张的人皮被挂在窗户上,所以我看到的三舅是飘飘荡荡的。三舅的尸体就倒在人皮的下面,警察也没有查出来三舅到底是怎么死的,只告诉我说,他们会尽力的。可是当我来到案发现场的时候,我看到了那张人皮窗帘,也许只有我能猜到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