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村土屋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0 16:14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荒村土屋 春儿是个非常漂亮的姑娘,身材玲珑,面容娇美,虽然是个大户人家的小姐,可她一点架子都没有,和家里的下人关系处的非常好。
短篇鬼故事:荒村土屋

春儿是个非常漂亮的姑娘,身材玲珑,面容娇美,虽然是个大户人家的小姐,可她一点架子都没有,和家里的下人关系处的非常好。

大牛是个老实巴交的下人,为人憨厚、老实,看起来傻乎乎的,是春儿小姐的小跟班,两个人整天一起的玩耍、嬉闹。

一个漂亮尊贵的千金小姐,一个老实低微的下人跟班就这样日久生情了,春儿小姐一天见不到小跟班就茶饭不思;大牛一天不见春儿就彻夜难眠。

春儿的父亲张老爷也是个通情达理之人,自己有钱,也不在乎什么封建礼仪、门当户对之类的顽固观念,只要女儿高高兴兴的,他就满足了!

张老爷甚至有时会多给大牛一些工钱,还乐呵呵的对大牛说:“你小子,省着点花,哪天攒够一条牛的钱,来我家下聘礼啊!”

这大牛还真听话,省吃俭用的攒了两年的钱,终于买了一条瘦的皮包了骨头的老母牛。兴冲冲的来到张老爷家里下聘礼。

虽然牛是瘦了点,可是张老爷还是乐呵呵的收下了,请了个媒婆,互换了八字,查了良辰吉日,准备给女儿大办婚礼。

原本这是一件喜事,天赐良缘,结果也是皆大欢喜的,错就错在他们都生错了年代。

侵华战争的一声炮响,打开了中国的大门,也打开了他们所居住的县城的城门。日本人进城以后,实行三光政策,张老爷一家作为财主,不可避免的遭受了磨难。

一家三十几口,除了春儿小姐被大牛冒死提前从狗洞里拉了出来,其余的全部惨死在了日本人的刺刀下。

大牛带着春儿,根本没敢在城里待,顺着城墙被炸开的缺口,一路跑回了大牛的乡下老家。

大牛乡下老家的房子是一所小土房,自从大牛去了城里,已经好几年没人住了,满屋子的蜘蛛网和灰尘,连个下脚的地都没有。

这惊魂未定的两个人并没有挑剔,大牛从院子里抱来一堆的木棒,在屋里点了一堆火,两个人就偎依在火堆旁过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大牛就和春儿一起去城里打探消息,当他们走到城门下的时候,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城墙上挂着整整一排的人头啊!全是县里有头有脸的人物,张老爷的人头也当然是包括在内的。

看到了父亲的人头,春儿扑在大牛的身上,放声的大哭起来。

从此以后,春儿小姐整天的抽抽提提,一个人对着墙哭泣,不说话,也不吃东西。大牛看在眼里,急在心头。

“春儿,我想去给老爷和夫人报仇!”大牛认真的对春儿说道。

“人家有枪有炮的,又人多势众,你怎么报仇?我已经失去了所有的亲人了,我不想在失去你!”春儿留着泪,扑到了大牛的怀里。

“春儿,不给老爷报仇,我没脸再看见你,他们有枪,我就去当兵,也会有枪的,这是我们中国人的地盘,我们人更多!”大牛坚决的说道。

“大牛,可是我怎么办?”春儿无助的问道。

“春儿,你在这等我,等我杀够一千个鬼子,就回来娶你!”大牛望着春儿保证道。

“好,那我等你回来娶我,无论多久,我都等你,我要漂漂亮亮的嫁给你!”春儿难得的笑着对大牛说道。

大牛是个说一不二的人,说去当兵,第二天早晨就出发了,春儿含情脉脉的送过了一道山湾、又一道山弯,直到中午,才望着大牛逐渐消失的身影停下了脚步。

大牛遇上的第一支中国军队是一支举着青天白日旗,扛着钢枪的军队,看着这些崭新的武器,大牛的眼睛立刻就挪不开了!他一个人傻乎乎的站在了大路的中央,拦住了这支军队,对着前头骑着高头大马的军官就喊到:“我要当兵,我要报仇!”

那个军官当时就一愣,尔后大笑着问道:“你摸过枪吗?”

“没有!”

“你杀过人吗?”

“没有!”

“那你凭什么当兵?”

大牛没有说话,窜上前去,对着那人的马鼻子就打了一拳,马儿受到了惊吓,一个蹶子就把军官撂倒了地上。

军官站亲身来,拍了拍身上的土,向着大牛的脑袋上就打了一马鞭子,然后喊道:“你这个兵,我要定了,现在去炊事班报道!”

大牛虽然当了兵,却并没有拿到枪,只有一口铁锅,一把菜刀。

第一场和日本人的战斗打响了,第一个部队被围在了一个小山包上,敌人的炮火很猛烈,打的国军抬不起头来,只能一个个的蹲在战壕了吸烟!

看着士兵一个个的倒下,军官的脸上很着急,他很想带着一队人,在敌人的包围圈上撕开一道口子,可他是指挥官,不能那么做,这股部队如果没了自己的指挥,指定的就是一盘散沙,逃跑的逃跑、投降的投降!他焦急的直拍脑袋。

正在这时,他听到了一声大吼,只见一个年轻的身影,一手拿着铁锅当盾牌,一手拎着菜刀,就冲向了敌人的包围圈,敌人吓傻了,自己这边的战士也吓傻了!真是遇上了不要命的了!

这个身影就是大牛,大牛运气还真是好,冲到了敌人的阵地上还真的一点没受伤,他对着一个发呆的鬼子一刀就砍了下去,嘴里喊着“一个”,紧接着“两个”“三个”、、、、、、

足足被他砍到五个,敌人才反应过来,开始上刺刀反击。国军此时也有了反映,“冲啊!”

随着军官的一声令下,所有的国军士兵都冲了上去,日军的包围圈顿时乱成了一团。

到了最后,大牛成了一个血人,全身的鲜血和着汗液直滴答,吓得鬼子根本不敢靠近。大牛拎着菜刀追着鬼子砍,国军深受鼓舞,士气大阵,硬生生的将鬼子砍退了!

一张过后,大牛出了名,拿到了枪,还被军官当作了贴身的警卫。

从此以后,大牛从士兵,打成了军官,从军官又打成了将军,直到鬼子打没了,他记不清自己到底杀了多少鬼子,总之,远远的超出了一千的范围。

大牛觉得自己该回家了,该去娶春儿了,就在他准备还乡的前一天晚上,内战爆发了,国军节节败退,一直被打到了台湾,大牛也离开的祖国大陆,远离了那个牵挂的春儿。

大牛虽然身在台湾,可他的心一直在大陆,在哪个乡下的小土房里,在春儿身上。他日夜的期盼着回家,回去娶春儿,这一等就是几十年,从少年等到了中年,又从中年一直等到了老年,海峡两岸终于开放了。

在回家的路上,大牛的心里很忐忑,几十年过去了,春儿还在不在?可能已经是老太婆了吧?她有没有在等自己啊?如果等的话,一个孤寡老人生活的一定很孤独吧?如果没等自己的话,可能已经有好几个可爱的孙子和孙女了吧?自己应该带点什么礼物呢?给她家人带什么礼物呢?

大牛心里忐忑的来到了镇里,发现一切都发生了变化,自己什么人都不认识了,他向镇里的老人打听自己原来住的那个村子,那些老人都说那个村子的人,在二三十年以前就全部搬走了,大牛问他为什么,那老人只说了一句“闹鬼”。

村里的人都搬走了,春儿肯定也要搬走了,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她,不过,去看一看也好,毕竟那是自己几十年来魂牵梦绕的地方!

当他走到原来村子的时候,发现这里一片残垣断壁,心中无比的凄凉,顺着长满杂草的土路往自己假的方向走,当他到了院子前面的时候,猛然间发现自己原来的土房居然还存在着,没有坍塌,甚至没有任何的变化!院子里居然连一点杂草都没有,像是经常有人居住的样子!难道春儿还在这里等自己?他怀着激动的心情,推开了屋门,家里的摆设和自己走的时候,一模一样,一点的变化都没有!

“春儿!”

“春儿”

他大声的呼喊着,没有好人应答,没有一点的声音,他房前屋后的不停搜索着,一个人都没有,甚至连一个脚印都不存在!

晚上,大牛并没有离开,躺在了那张床上,睡着了。

梦里,他看见一个年轻的女子向自己走来,感觉到很熟悉,仔细一看,居然是春儿,还是年轻时的那个样子,还是他离开时的那个样子,只不过现在眼里泛着的是开心和幸福的泪花。

“春儿,我回来了!”大牛激动的说道。

“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你一到村口我就知道了!”

“我杀够一千个鬼子了!”

“嗯,我也知道,你不杀够了,是不会回来的!”

“可是我老了!”

“没关系,我为你留住了青春,留住了我最美丽的一面!”

从此以后,这个荒村里,这个土房中,虽然只是一个人,可老人的脸上一直笑呵呵的,就像谈情说爱的小伙子一般!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