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的种子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0 15:52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恶魔的种子 周末,本来想去爬山,谁知天下起了大雨,行程只能取消。于是乎,泡了一杯热茶,拿起一本小说,细细地品读着,偶尔有雷声响起,倒也有趣。
短篇鬼故事:恶魔的种子

周末,本来想去爬山,谁知天下起了大雨,行程只能取消。于是乎,泡了一杯热茶,拿起一本小说,细细地品读着,偶尔有雷声响起,倒也有趣。

门响时我没听见,因为正好有一连串的雷声响起,雷声歇了之后,敲门声再次响起,我起身去开门,门打开的瞬间我呆了,竟然是一位正当红的明星倾情。

她似乎看出了我的惊讶,笑着说:“卫晨,难道你忘了我这个老同桌吗?”

我惊讶地差点掉了下巴,对着她的脸仔细瞧了又瞧:“你是木婉清?”

“嗯!”她笑了,这笑容更加让我迷惑,当年的小龅牙去哪了?记得她的脸是圆圆的、有点水泡眼,最爱哭,哭起来惊天动地。

“真的是你?”我不敢相信。

“嗯!真的是我。”

“行呀!老同桌,当了明星了。”我尴尬地笑了笑,正不知所措时,她笑着说:“难道你不请我进去坐坐?”

“哎呀!看我,快请。”我手忙脚乱地让开了门口。

她走进来时,带进了一股冷风,吹得我浑身一颤。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怎么了?感冒了吗?”她扭头非常关心地问了我一句。

“没有!我的鼻子敏感罢了!”我搓着双手笑,指着沙发说:“快坐,喝茶还是咖啡?”

“白开水就好。”她的声音也和以前很不同,以前沙哑,现在细细的带着点诱惑。

我把水递给了她,她看上去有些累,躺坐在沙发上,脸色很苍白,我忍不住猜测她来此的目的,一个将近五年没见面的同学,突然出现使我感到极其意外。

木婉清握着水杯,转动着,忽然叹了一口气。我定定地望着她,不敢打搅,因为我觉得她似乎有话要说,正在酝酿着情绪。

果然没过多久,她突然抬起了头看着我问:“你结婚了吗?”

这是个非常尴尬的问题,我摇摇头,苦笑道:“瞧我这没车没存款的,谁肯嫁我?要不是父母留下的这栋房子,我怕连个安身的地方都没有。”

她又呆了一呆:“那么女朋友呢?”

我摇头,心想她不是要给介绍女朋友吧?

没想到被我猜中了,她突然松了一口气说:“那就好。”

我睁大了眼睛:“这很好?”

她点头道:“嗯!因为我想做你的女朋友。”

咣当!我手中的茶碗掉在了地上,她不会是和我开玩笑吧?做我的女朋友?我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不帅、没钱,凭什么?

“别吃惊,我说得是真的,如果你觉得我还看得过去的话,能做你的女朋友吗?”她说着竟然向我走了过来,手搂住了我的脖子。

我浑身一颤,狠狠地在我大腿上掐了一把,很痛,应该不是做梦,她咯咯地笑,头突然凑近了我,吻住了我的唇。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弄得手忙脚乱,但是我还算镇定,一翻身把她压在了沙发上,气喘如牛,可我没乱来,我怕我会犯原则性错误。就在我退缩的时候,她抓住了我的手,按在了她的胸上,我的神智突然间就错乱了,强忍着的欲望一爆而发,她的身体很美,只是冰冷,事后,我用棉被紧紧地把她包裹起来,抱在怀里,她咯咯地笑:“没用的,我的身体捂不暖的。”

“怎么会,只要有我在,我会让你温暖过来的。”我说着手上加劲,把她楼的更紧。

那一天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天堂,看着她昏昏欲睡的样子,我不想吵她,拿起遥控器正想打开电视时,她阻止了我:“不要看。”我拿起了手机,她夺了过去,说:“不要玩。”

我很听话,拥着她,什么也不干,她满意地笑了,那一夜我睡得很香,清晨起来时,太阳升得老高,而她已经不见了,我跳下床去找,她不在屋子里,鞋也不见了,我有些焦急,打开了手机,好几条新闻跳了出来,正当红明星倾情于昨天上午被发现死在一家宾馆里,死时全身赤裸,有被性侵犯的痕迹,警方怀疑其被人先奸后杀。

新闻还没看完我的手就开始打颤,手机啪一声掉在了地上,屏碎了,碎痕像泪。

我的悲伤战胜了我的恐惧,大声地叫着她的名字:“木婉清你给我出来,你凭什么这样对我?”我痛苦地跪在了地上,因为昨晚的一夜,我已经爱上了她,而她……我突然愤怒地抬起了头,是谁杀了她,我一定要找出凶手。

整容手术是个痛苦的过程,手术费是我买了房子得来的,当我的脸拆了线,露出和她类似的面容时,我觉得我做的这一切都值得。

要查到谁杀了木婉清,并不难,娱乐圈说大很大,说小又很小,她经常接触的人,我都一一调查过了,只有一个矮胖的男人进入了我的视线,他是个非常著名的一个导演,当然要像拍他的戏,就得上他的床,而木婉清这阵子正好要拍他的戏。

我想他杀死木婉清的可能性很大,我学着在网上查找到招魂的办法,在一只装满水的碗里放上一把筷子,我扶住筷子时默默地说:“木婉清如果是这个男人杀死你,你就抱住这把筷子,给我一个提示。”我默默念了三遍,然后松开了手。筷子竟然站住了,我的额头冒出了一层冷汗,我想她一定就在我的附近,看着我怎么帮她报仇,这样的想法让我既恐怖又兴奋,浑身都充满着力气。

我找人帮我引荐这位导演,他的牌真的很大,我找了很多人都没能成功,我只好一头撞在了他的车上,没受伤但是却吸引了他的注意,他问我怎么样?能不能走,我摇摇头一脸的痛苦。

他把我扶到了家里,安置我躺在了他的床上,那一刻我笑了,这笑容让我诧异,因为我根本没想笑,是谁牵动了我的脸部神经?我不禁打了一个冷颤,他就来了,拿着药箱,为我包扎手部伤痕时,不时地碰上我的身体,我就知道他一定动了邪念,我更装出浑身无力的样子,他上当了,饿狼一样扑向了我。

然后他愣住了,因为除了脸,我还是个男人,他尖叫着站起来,像是看见了鬼,我故意笑了笑,他就吓得跌倒在地,狼哭鬼嚎,让我觉得有趣,我忍不住走近他,摸着他浑身乱颤的脸,他突然尖叫一声,手掐住了我的脖子,我的呼吸不畅,大脑一片空白,意志渐渐消失。

不知道昏迷了多久我醒了,发现他躺在我的身边,浑身是血,内脏被拽了出来,下体被刀扎的稀巴烂。我强忍着胃里的一阵阵作呕,想要站起来,门突然被撞开了,警察一拥而上,我被抓进了警局,他们说我杀了人。可是我没有,真的没有,我晕过去了,为什么没人相信我?

我痛苦地抱住头,看见她的影子倒映在玻璃上,还是那么的美,美得让人恐惧。

“为什么要害我?”我冲着她大叫。

“害你?咯咯咯……”她仰天大笑:“你是不是以为我要报复胖导演,其实不是的,我最想报复的就是你。是你让我的童年成了恶梦,你知道每次你嘲笑我难看龅牙时我有多难堪吗?要不是因为这个阴影,我也不会去整容,也不会一步步走进那个肮脏的演艺圈,也不会被欺负,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你,所以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我浑身一颤,苍凉后退,竟不知儿时的恶作剧就像恶魔的种子,在她的心田里种上了恶梦般的生活,现在后悔也只是追悔莫及,我注定要在大牢里为我的年幼无知付出代价。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