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鬼术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0 15:36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养鬼术 养鬼术是控灵术的一种,指收养已经死去人们的灵魂,而常收养夭折婴儿或早逝的小孩的灵魂,然后以符咒法术来控制他们。
短篇鬼故事:养鬼术

养鬼术是控灵术的一种,指收养已经死去人们的灵魂,而常收养夭折婴儿或早逝的小孩的灵魂,然后以符咒法术来控制他们。

刘仁明的公司最近出现了漏洞,因此赔了不少的钱,加上员工那边又在催工资回去过年,刘仁明更是苦恼不已,自己的积蓄也剩不下多少了,刘仁明现在急的就像热锅上的蚂蚁。

刘仁明是什么办法都试过了,原先生意场上的伙伴看到他一亏钱没有什么人来搭理他,刘仁明看到他们那副拒绝的嘴脸,真是嘲讽不已。眼看自己的公司也快面临倒闭,刘仁明奋斗多年的心血,就要泡汤了。

无意中听到了养鬼术,据说很灵验。刘仁明立马就想起了原先在泰国旅游时遇到的一个降头师朋友。

刘仁明只好火拼一番,把自己的想法跟泰国朋友说了后,他的态度坚决不肯,‘我是正牌的降头师,我不会干那种害人的事!’

刘仁明听到朋友的拒绝,果断威胁‘当初你落难时,谁帮的你?’

降头师想了想,犹豫再三,经不住内心的愧疚,还是答应了。

据说十岁以下死去的小孩的灵魂最好了,因为这些亡灵元阳未泄,有相当强的恋世之心。鬼关又暂无姓名,鬼卒亦暂不拉他们去阴间报到。但是刘仁明东找西找也找不到适合的小孩子,没有那户人家愿意卖掉自己的亲生骨肉,就算要卖的家长开的高价让刘仁明更是无法接受。

还有特定的讲究,即是要夭折(暴毙),即非自然死亡的那种。

刘仁明思前想去,还是去殡仪馆里偷。

他好说歹说拿钱收买了在殡仪馆里工作的一个朋友。

深夜,两个黑影在偷偷的交易着。

最近,又送来个难产孕妇的尸体。

‘你快点,有人来就不好了!'

一个长相尖嘴猴腮的人站在门口把风,时不时的朝里人催促。

刘仁明在站在一个孕妇的尸体面前,手拿几把刀,心里带有点紧张的剖开孕妇的肚子。

附带点恶心的取出肚子里那个无呼吸的成形小孩,夹杂着满手的血迹,小心翼翼的放进一个小袋里,在做点掩人耳目,立刻就逃了出去。

降头师看到刘仁明手上的小婴儿,不禁皱皱眉头,‘虽然这种小孩的灵魂最好,但是很伤天元,一般用者很少,这...’

‘哎呀,这年头小孩太难找了,这个还是我费劲功夫找来的!’

刘仁明献媚样的凑到降头师面前,‘帮我,到时候有你好处,你要想想当初你落难的时候可是我帮的你?’

降头师无可推辞。

完成后,降头师再三嘱咐‘养鬼灵要在家中安奉一个地方,可放清水或饮料一杯,另用小瓶装上生鸡蛋一只及白米,小量玩具及衣服,如想出外佩带灵童者,出门前须念咒呼之名字随你外出,及把灵童贴身携带,但饮食时,必须存放少许食物在碗碟内,不必另备一份,如没有佩带外出,就不必“留食”。要求帮忙时,要心诚,要求不能太过分了,还有,我不知道你这尸体是怎么搞来的,你最好提防点。’

刘仁明狂点头,‘是是是!’

嘴上应承,心里可是早就想出了七八个主意。

降头师看到他的态度,也只有无奈的叹口气。

刘仁明把这个小宝贝放在家里好好供着,现在他的当务之急,就是解决公司的问题,每天都有员工上门来催债,他真是烦死了。

刘仁明在灵檀面前,跪下,手掌合十,嘴巴上念叨一番。

一会儿,装有小人的瓶子在剧烈的晃动,瓶中的小人在那嬉笑了几番。

第二天,公司里就传来了喜讯,刘仁明是高兴的合不拢嘴‘好宝贝!’

刘仁明解决了公司危机后,生意兴隆,事业一帆风顺。

但‘心高鹜远’的刘仁明怎么会就此松手呢,当然是想过醉生梦死的生活了,纸醉金迷,谁不想?

刘仁明因此吸引到了一大群女人,让她们心甘情愿的黏着自己,酒池肉林,好不自在。

刘仁明虽说享乐,但还不敢目中无法。

久而久之,他也就根本不把法律放眼里了,再一次偶然机会就迷上了毒品,这年头的毒品不是很挣钱吗。于是他就干起了贩卖毒品这类事。

逼迫一些人上当买毒,然后心甘情愿的倾家荡产,哈哈,多好啊?

刘仁明想的美滋滋,钱,就这么简单的来了、

这天,刘仁明自己在家里吸食毒品,外面冲起来一个疯子样的男人。

两眼通红,散发的杀气,手拿菜刀砍电线的霸气侧漏,冲过外面的保安,怒吼‘刘仁明,你给我滚出来!’

‘谁啊在那吵死?’

刘仁明懒散的整理好衣服,‘蔡经理啊,你来我家干嘛?’

杀气男拿起菜刀就要砍向刘仁明的脖子,刘仁明吓的往后一躲,语无伦次,惊慌失措‘有话好好说,这是干嘛?’

‘刘仁明,你害的我吸食毒品搞的倾家荡产,可怜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杀气男狂乱舞动手上的菜刀,眼里看不到理智。

刘仁明在拼命的躲‘是你自己没钱都还要吸,我可没有逼你?’

刘仁明急忙的冲进房间里,拿出自己走失来的枪,对着杀气男的脑袋一蹦....

‘傻货,还跟我斗!’

刘仁明吹吹枪口,满脸不屑。‘来人,拖出去扔了!'

随后出来几个人拉开了杀气男的尸体,杀气男死睁开的眼睛看得刘仁明心里发慌。

‘吓死爸爸了,把他眼睛掏了在扔!’刘仁明转过身来对着手下命令,那怨恨的眼神让他居然有点不安?

此刻外面狂起一阵大风,吹的刘仁明都睁不开眼睛。

墙壁里穿透出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半脚悬空,不正常的脸白,怨恨的眼神就跟杀气男的一模一样。

她的肚子被劈开了,里面的肠子都慢慢的掉在地上,满肚的血迹看得刘仁明当场想吐。

刘仁明吓得屁滚尿流,拿起枪就朝女鬼打,女鬼毫不畏惧的模样扭住她的枪口,向上一弯,怒目圆睁‘你拿了我的孩子,居然还害我老公吸毒?’

认出了女人就是自己供养的灵童母亲也就是刚刚打死的男人的老婆,刘仁明立即跪地求饶‘女神,饶了我吧!’拼命的磕头。

女人嬉笑两声,蹦的一声,刘仁明当场死亡。

外面看到的人,全吓疯了。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