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好友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0 15:25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鬼好友 在别人眼里,苏三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但是一个个都对她避而远之,相信正常的人一般都不会对一个朝着空气说话然后笑的没心没肺的人当朋友吧。
短篇鬼故事:鬼好友

在别人眼里,苏三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但是一个个都对她避而远之,相信正常的人一般都不会对一个朝着空气说话然后笑的没心没肺的人当朋友吧。

一个个看到她就绕路走,苏三才不管这么多,何必去在意别人的眼光,别人怎么想是别人的事,自己怎么做事自己的事,互不相干的,过于在意别人的眼光的话迟早会把自己气炸的。

苏三习惯对空气说话是因为她有常人所看不到的另一个世界,就是阴阳眼。

像是每次逢年过节,放在神台上的贡品一样,别人眼里是什么都没有的,贡品就安静的躺在神台上,没有一点点改变,但是透过苏三眼睛看到的,可就非一般的寻常了,香烛一点好,便开始从四周围出现了一个个黑色的影子,最后显出原型的鬼魂争先恐后爬上神台,抓起东西就拼命往嘴里猛塞,生怕被其他的鬼魂吃完,有的完全没有下颚,剩下一条已经变色的紫色留着绿色的不明液体舔着,等祭拜完毕后,神台上一片狼藉,所有东西都乱成一团,密密麻麻留着吃饱离开后的残酷,附带着

黑色白色的虫子,好不恶心,所以每当家里祭拜的时候,她都是逃得远远的,她就曾经试过看现场直播,结果勒?两天两夜吃不下东西,一吃就吐,整整瘦了一圈,如果要减肥的话,相信这个方法是个不错的选择,还不用吃减肥药了,家里每逢祭拜的东西,苏三是滴点不沾,别人拿给她的苹果表面看上去没有问题,但是她眼里只剩下个苹果核,这也是导致她有的时候跟唯一一个知心好友娜娜闹别扭的主要原因。

娜娜是个对阴间事很感兴趣的女孩子,特别崇拜苏三能看到鬼,可能是因为娜娜的阳气过盛,网上的一切见鬼的方法都试遍了,硬生生没有见过一次,苏三记得有一回好像是用迂回见鬼法,就是晚上的时候,手里拿着一柱香,每到一个角落就停一下,然后转过身把方法原封不动的再进行一次,之后走到屋子的中间,把香插在事先准备好的香炉里, 朝头顶跟肩膀两侧各拍一下,听说这样能把三把火直接给灭,火灭了是灭了,只刚刚看到娜娜的手一离开,火一下子从新串了出来,比先前烧得更猛。把刚刚飘到娜娜身后的女鬼烧的面目全非,苏三跟她说有鬼来过,就在她的身后,她转过头去,然后苏三被骂的焦头烂额,没办法,她这辈子是注定一辈子跟鬼无缘的。

反倒是,被娜娜的三味真火烧的灰头土脸的女鬼跟苏三成了朋友。

在女鬼芬芳的解说下,其实鬼也有分好鬼坏鬼,有的鬼会为了投胎不折手段,苏三一眼就知道女鬼是一个好鬼,不然被娜娜这么烧的话,一般厉鬼早就把娜娜掐死了,哪里还留着她全尸。不过娜娜的阳气过盛,估计在凶残的厉鬼见了她都会绕道走的。

下个月是农历七月,大家口中的鬼节,在整个七月里,阴间的鬼魂会一涌而上,全部好鬼坏鬼通通上人间觅食,有的有家有牌位的就等着家人烧点什么东西给它们,有的孤魂野鬼的,只能到处游荡,偶尔运气好的,碰到一切其他鬼魂吃剩下不要的东西还能吃点填饱一下肚子,没有的也只能去到处游荡等鬼节结束跟其他没有归属的鬼魂饿着肚子返回阴间了。

而女鬼芬芳是在这个七月鬼节结束后她就该投胎了,说实在的,芬芳觉得地府还是很有人情可讲的。想当初自己被继父强奸不成惨遭杀害,抛尸江中,还被烙下了淫妇的罪名,就连自己的娘亲想救也是无能为力,对丈夫的所做所为,她比任何人都清楚,但是她一个妇道人家能够怎么样,一没强大的娘家,二她是个妇人家。古时候,通奸的人都是要被浸猪笼的。

芬芳就在自己的母亲面前被四个大汉担起猪笼连人带猪笼一起扔进河里活生生的淹死,而自己的继父不知道动用了什么人力,自己继续过着逍遥的日子。

这一百多年来,芬芳看到了当初强奸他的人死了一次又一次,每次轮回投胎后都是活不过十岁,不是天灾就是人祸,一直让他赎前世前生所犯下得罪。而芬芳死后一直循规蹈矩,不杀人不害人,不跟其他厉鬼争机会,反而这样的虔诚感动了地藏王,特许她投胎转世,这样的事情还是破头一例,要不是这次娜娜在网上看到的,用个什么迂回见鬼法把本来当天要去投胎的芬芳给招上来了,估计她现在已经去投胎出世。

听着芬芳讲的故事,苏三不由的一阵鼻酸,她没试过跟鬼做朋友还能把自己感动哭得稀里哗啦的,反而让鬼来安慰自己,真是有点丢脸。

芬芳没想那么多,她指了指天桥底下睡在路边的老人:“他就是那个人,今世已经是他赎罪的最后一世了,过往之后,他也不再受苦了。”芬芳轻声叹息,苏三随机望去,看到躺在路边的老人已经年近花甲了,满头白发苍苍的。看来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谁都不知道上辈子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也许报应的就是你这辈子。

芬芳跟苏三先道别后便离开了,一个鬼的去处她也留不住。

学校的同学还跟见鬼似的躲着苏三,紧接着这时,天台一声尖叫引起了苏三的注意,一个同学的身体悬挂在外,苏三一眼就望到了抓着同学领子的那个人,呸,不对,是鬼,那个鬼就是芬芳。苏三一看,脸都绿了,她要是杀了人,地藏王给她投胎的机会不就化为乌有了,不行。

苏三两步并一步的跑上阳台,现场已经围了很多学生跟老师,一个个脸色惊恐的看着悬空在外的同学,而现场的一切只有苏三最清楚。

“不要啊,芬芳,你难道忘记你就快可以投胎了么?为什么要这么做。”苏三真的不明白,她现在这真的是没什么可以烦的,一百多年来她一直都循规蹈矩,终于有投胎机会,为什么在这节骨眼上要破例呢!

“我不投胎了,我要他陪我一起死。”芬芳的手往外一伸,她手上的同学也往外不安分的摇晃了几下,看的现场的都惊慌失措,更多的是对苏三跟空气说话的好奇。

“放过他,要人下去陪你我来陪。”

芬芳听到后邪气一笑,往人群中扔掉手上的同学,苏三闭着眼,一直等待死亡的降临,可是等了很久,自己还站在原地毫发无损,身边响起了芬芳温柔的声音:“以后就让他们所有人代替我当你的朋友。”苏三还没搞清楚状况,芬芳“登”的一下就不见了。

紧接着,老师同学们都好像看到了救世主般的,都围着苏三不停的问问题,这是苏三从来没有感觉过的重视,不过这种重视好像有点过头了。

如果你在苏三的学校读书,你会看到,在烈日当空的操场上,苏三的身后跟着一大团满腹崇拜的同学群众,苏三接近奔溃的高声狂呼:“我恨你呀,芬芳。”

看着苏三身边多了这么多朋友,站在教学楼上的芬芳笑了笑,转身消失了。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