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去哪里啊?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0 14:25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你要去哪里啊? 我叫龙,今年25岁,我是农村长大的孩子,17岁辍学,然后就出来上班了,这几年下来还算不错,有了自己的生意,虽然挣钱不多,但是比打工强了很多的。两个月前,为了做生意方便,我买了一辆
短篇鬼故事:你要去哪里啊?

我叫龙,今年25岁,我是农村长大的孩子,17岁辍学,然后就出来上班了,这几年下来还算不错,有了自己的生意,虽然挣钱不多,但是比打工强了很多的。两个月前,为了做生意方便,我买了一辆二手的面包车,有了车了,我对我的未来更有信心了。

车是我一个发小的,他叫升,我们是一个村的,从小一起玩到大,关系一直都不错,长大后又在一个城市里拼搏。他家比较有钱,所以他不用我这样辛苦奋斗,他爸爸不想让他天天的无所事事,就给他买了一辆面包车,让他开着挣点钱。我最了解他了,他哪是老老实实挣钱的人啊!天天的就是开着车这一趟那一趟的玩了,别说挣钱了,油钱都浪费了不少,结果车也开够了,不想开了就买给我了。

这天晚上我刚把店门关上,手机就响了,我拿出来一看是升打来的,我忙接起喂了一声,电话那头就传来了升的说话声:

“喂!龙,晚上下班之后有事没?”

我以为他要找我出去喝酒呢,我们经常这样的,我都熟悉了,于是我说道:

“没事啊!怎么,又想喝酒啦?”

升说道:

“不是,是这样,我妈有病了,今天我姐给我打的电话说让我回去一趟,你看都这个时间了,客车也没有了,那么远出租车也不去,所以我想借你车回家呢!你晚上不用车吧!”

我一听才知道是这样,升说到回家,想想我也好久没回去了,这不是一个机会吗!我说道:

“你一说回家,弄的我也想回家了,我想跟你一起回去,你不会介意吧!”

升笑骂说道:

“别跟我说没用的,还介意不,介意个屁啊!正好我还缺个司机,还有啊!我一个人回家多没意思啊!你这一路给我开开车,和我说说话也挺好。”

我说道:

“行,我知道了,你等着吧,我这就去接你!”

升离我这并不远,用了不到十分钟,我就看见他了。他上了车,我们又找了一个超市,买了很多礼品,就上了回家的路。从市里到我们家,只有一条省道,所以我们每次回家,都没有别的路可以选。好在这条省道路况还算不错,行驶的速度还是能保证的。

音响里放着耳熟能详的歌,把音量开到最大,我们一路聊天唱歌,这一路也不觉得无趣。刚出市里,天就黑了,真正行驶在了省道的时候,没有路灯,只有汽车的灯光指引着我们前行的道路。这条路我们太熟悉了,可以说闭着眼睛都可以找到家,路过的每一个村子,我都知道它叫什么名字。

车窗外漆黑一片,借着车的灯光,我感觉我们路过一个村子了,我仔细分辨了一下,然后对升说道:

“过了刘家窑,再往前有四十里地我们就到家了!”

由于音乐的声音开的太大,升没有听见我说什么,他叫我说话,然后把音乐关小一点,问我道:

“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道:

“我们过刘家窑了!”

听我说完,升突然往外看去,神色有些不对,像是有些紧张似的,看到他这样我很疑惑,我问道:

“你怎么了?刘家窑有你丈母娘啊!怎么这样了?”

升这才收回目光,不笑装笑的说道:

“一边去!你...你才有丈母娘呢!”

我不知道升为什么这么不自然,我也没有多想,继续往前开我的车。开着开着我就发现不对劲了,过了刘家窑,往前走没多远就拐一个弯,可是我感觉我开了很远了,还是没有看到那个弯路呢?我慢慢的降低了车速,仔细的看着前方的路,按照我刚才的速度,那个弯路早就过了啊!我疑惑着往前开,我已经好久都没有看到别的车了,也不知道升是怎么了,我开的这么慢他居然没有问我为什么。我慢慢的转过头去看他,可是升还是紧张的看着车窗外,我问道:

“升,你有没有发现不对啊?”

“啊?什么?”

升好像没有听我说话一样,又问了我一遍,我说道:

“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啊?我们过了刘家窑,可是怎么开这么久还没有到那个向右拐的那个弯路呢?”

升依旧看着车外,心不在焉的说道:

“我不知道,你快点开吧,我们快点离开这里。”

我被升传染了,我也开始紧张起来,根本没有注意到升的话有问题。

前面是无尽的黑暗,灯光就像是被吞噬了一样,我越来越看不清前面的路。我仔细盯着前面跑不到尽头的路,伸手把音乐声调到最大,我希望音乐会让我放松下来,起码会让我感觉不到安静,因为那太可怕了。

“你要去哪里啊?”

突然一声诡异刺耳的说话声在我耳边响起,我吓得一哆嗦,忙去看升,我以为是他说的,可是我转头的时候,升也在看着我,他的目光充满了疑惑,我知道,他也听见了,同样也不知道是谁说的。

“你要去哪里啊?”

这一句我听的真切,这阴冷的声音是从我的音响里传来的。直到此时我才发现,原本在放着歌声的音响已经不在放歌了,而是隐约听见里面传来痛苦的呻吟声和费力的呼吸声。这不是我的音乐,这是哪里来的声音啊!

“啊!~~啊!~~”

升突然大叫起来,我被吓了一跳,忙去看他,只见升瞪着惊恐的眼睛看向车厢后面,升大叫着,声音嘶哑难听,整个身体都紧紧的挤在工作台上,就像是躲着什么可怕的东西,可是就算这样,他还在拼命地往后挤,因为恐惧,已经变得面目全非。

我顺着升的眼神往后面看去。

“啊!~~”

目光所及我也大叫起来,那...那怎么有个人啊?

可是那还是人吗?长长的头发垂着,和身上的衣服让我看的清楚,那是一个女人,全身上下都是血,还再不停的滴着,头发上衣服上全都是血。四肢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弯曲着,诡异的样子让我头发直束,如果真的有人可以做到,除非...除非是他的四肢都被打断了。让我害怕的是她的眼神,从头发缝隙中露出来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升,那眼神满是怨恨,没有一丝情感,让我只有一个感觉,那是地狱的冷!

我下意识死死的踩住了刹车,我慌乱的去拉动车门,我要下车,我不要在这里了,她是什么,她怎么会在我车里,不要,我不要!

“啊!~~”

我大叫着,可越是害怕我越手忙脚乱,怎么也开不了车门。

“你要去哪里啊?”

来自地狱般的声音再一次从音响里传来,我瞬间就停下了动作,我不知道我怎么了,也许是被吓傻了。我能感觉到,她在看着我,刚刚的那句你要去哪啊?那是问我的。

“龙,快开车,快啊!走啊!”

升突然大叫道,用力的打了我一巴掌,嘴里不停的喊着快走,快开车。我好像是被这一巴掌拍醒了,我启动汽车,踩离合,挂挡,踩油门,我把这一系列动作发挥到了极致。我不要在这里,我想离开。

面包车用难听的轰鸣声告诉我,我们走了,我在移动,我终于可以离开这里了。

“你要去哪里啊?”

我突然松开了油门,她怎么还在啊?为什么我甩不掉她啊?

升大喊着:

“快开,别停啊!走啊!”

说着又是对我打了几巴掌,听着升的喊声,我再次踩下了油门,车越来越快,快到我不知道前面是哪!我只知道我要走,我要离开这里。

“咣!”

突然一声巨响,如同炸雷一样在我耳边炸响。我的身体被一股大力撞击的飞出了车外,我的脑中一片空白,眼前漆黑,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没有痛觉,也没有了恐惧。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眼睛变得清晰了,慢慢的我看到了升,他怎么了,为什么脸上都是血,他怎么在大口的呼吸,他喘不了气吗!好像是吧!因为他每呼吸一下,鼻子和嘴都会喷出血来。

那个人是谁?怎么会有女人在啊?她身上也都是血,她就站在升的身边,静静地看着升,看着升口鼻喷血,而她的嘴角有一丝诡异的微笑,好像升这个样子会让她开心一样。

慢慢的我闭上了眼睛,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看到了妈妈,我在哪?妈妈怎么会在这?当我看到医生和护士的时候,我知道我在医院了。

经过几天的治疗,我的身体渐渐地康复了,而我始终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交警来过了,升死了,由于我超速行驶而引发了车祸,升当场死亡,事故的责任全都由我来负。交警还告诉我一个让我震惊的消息,三个月前,我在发生车祸的地方,也发生了一起车祸,一个女孩被撞身亡,而司机却肇事逃逸,经过调查,撞死那个女孩的司机就是升,而肇事车辆就是卖给我的那辆面包车。

而现在我只想说:天理昭昭,无处可逃,杀人偿命,自有天定。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