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头蒸糕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0 14:06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人头蒸糕 深夜,他在厨房忙碌着,地板上到处都是血迹,一口大锅里“当当当”的冒着蒸汽,他看了看手表,半个小时了,可以开锅了。他从碗柜中拿了一个超大的盘子,用两把不锈钢夹子把食物从锅中
短篇鬼故事:人头蒸糕

深夜,他在厨房忙碌着,地板上到处都是血迹,一口大锅里“当当当”的冒着蒸汽,他看了看手表,半个小时了,可以开锅了。他从碗柜中拿了一个超大的盘子,用两把不锈钢夹子把食物从锅中轻轻夹出来,放在碗中,又用另一个大碗罩住,避免菜冷,接着又去弄了红烧排骨,爆炒肝尖等小菜。

“儿子,老婆,开餐啦!”他端着热腾腾的饭菜出来。

“老公(爸爸),今天吃啥呢?”美美笑呵呵的上座,揭开碗看了看,吉吉依旧蹲在地上玩着玩具。

“老婆,快去把我们新买的电脑拿过来,上次打电话不是答应过妈要视频的嘛,老人家不放心。”明昍温柔的对着美美说,转身又去拿碗筷。

美美从卧室把电脑拿出来,正好碗筷已经摆放好,儿子也笑眯眯的看着美美,等待着她入座,老公温柔,儿子听话,这大概是所有女人所期盼的生活,温馨浪漫的一家人。

美美把电脑打开,连接好视频,便入座吃饭了。

视频里出现了画面,阴暗的光线,通过偶尔摇曳的绿色灯火,能看出里面是在一个山洞里,一张骷髅脸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在电脑屏幕上,骷髅眼里闪烁着偌大的鬼火,“吉吉。”

“外婆。”吉吉开心的端着饭碗,将脸凑上电脑面前。

“爸爸给你做了些什么好吃的啊?”外婆从电脑里伸出手来摸摸吉吉的脸。

“爸爸做了很多好吃的,但是还有一个大的,说要等您一起吃。”吉吉有些小委屈的看着电脑里的外婆。

“呵呵~那就开吃吧。”

美美把那个超大碗端起来放到电脑面前,揭开最上面的碗,“妈,一起吃吧。”

“好,都是孝顺的好孩子。”外婆笑呵呵的,明昍拉着孩子一起围着电脑,然后拿出准备好的吸管和小刀,准备开餐。

这是一个年轻男性的脑颅,冒着热气,他的眼睛暴突,嘴巴张大,脖子那处有些血已经凝结在了盘子里,这道菜名人头蒸糕。

明昍用刀在这个脑颅的顶上开了一个三角孔,把吸管插进孔里,弄了一根放进了电脑那边的妈手里,其余的给了老婆孩子,“快尝尝的我的手艺。”明昍很是期待。

电脑那头的骷髅将吸管放进嘴里,用力吸了一口,吸管是透明的,能看到里面黄黄的脑浆伴随着些许血进了骷髅的嘴中,“我儿子的厨艺越来越好了,这个人头蒸的好嫩,带着些许生味,腥味保留完好。”骷髅回味着

“爸爸搞的饭菜最好吃了。”吉吉不停的吸着,吸管里有一根绿色的像面条一样的东西卡在那里,吸不进去了。

“哎哟,儿子,你慢点吃,当着外婆的面,你怎么这么没吃相呢。”美美怪责着吉吉,但眼里满满都是疼爱,帮忙把那绿色神经从吸管里扯出来。

“没事,只要我外孙喜欢就好。”骷髅慈爱的从电脑屏幕里摸摸吉吉的头。

吉吉啃着那绿色神经,抬头笑一笑。

“妈,来跟我们住一段时间吧,您一人待那孤单吧。”美美眼里有些心疼

“人间待不习惯了,又没有好衣服穿,还是你们来我这吧。”骷髅伤感的说。

明昍抱着儿子,看了看老婆,美美懂他的意思,点了点头,“妈,衣服的事你别担心,我和明昍去找。”

骷髅犹豫了一会,倒也点了点头。

随后关了电脑,而眼前人头里面的汁儿也已经喝完了,明昍提着这个人头走向了后山的乱葬岗。

第二天晚上,明昍去了大街上的流浪收容所,看到了一个矮小的身影,在角落里瑟瑟发抖,明昍看她头顶隐有归天的迹象,这正符合他心意,便走过去,“老奶奶,我家没有老人,你愿意跟随我回家,对您养老送终尽孝顺吗?”

老人抖着身子,抬头看了看明昍,往里缩了缩,摇头不去。

“您放心,我是好人。”明昍微笑的看着老人的眼睛,老人点了点头。

就这样,老人就跟在明昍的后头走出了收容所的大门。而其他同样待在收容所的人莫名其妙的看着老人一人目光呆滞的走了出去,有些人试图叫了老人几声,可是老人没有应答,很快就走远了,所里无一人追出去。

家里,明昍把老人带回家,老人很安静的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很快,老人的魂魄飞了出去,看来今晚就是老人寿终了。明昍赶紧的打开电脑,“妈,快出来吧,衣服找到了。”

电脑里缓缓的爬出了一骷髅,依着明昍的指示来到了床前,老人的尸身余温尚在,正是好时机!

一鬼魂从骷髅里飞出去,快速的从床上老人的眉心进去,而骷髅中的鬼火已经没了,倒了下去,明昍迅速的扶住那骷髅放好,等待着老人醒转,十分钟,二十分钟,三十分钟,四十分钟……明昍心内越来越着急,怎么还没醒过来呢。

美美和吉吉也在外屋焦急的等待着,“妈妈,外婆会不会有事?”

“外婆不会有事的,她对我们这么好。”美美安慰着儿子,同时也是在安慰自己

四十一,等待的每一分每一秒对于明昍来说,都是一种煎熬。

四十二,明昍抬头看了看夜色,再过几个小时天就要亮了,再不醒,就有可能把不该招来的给招来了。

四十三,明昍紧握着双手,不停的紧握,手臂因为用力过大而出现了裂痕,那种急切的情绪让他脸上的皮肤快速腐烂,有向脖子那一方向蔓延。

四十四,一秒,两秒,三秒,四秒……

“昍儿。”一苍老的声音响起,床上的老人已经起身坐起来。

“妈!你终于醒了。”明昍激动不已,冲到床前抱住老人,美美也带着孩子进了屋。

老人看着一家人都这么担心她,心里满是感动和欣慰,她下了床,正当站起来的时候,又轰然倒了下去,明昍不知所措。看着老母亲的鬼魂飞向了一个人的手中,而那人手中的锁链飞向了明昍,而明昍还没回过神来,美美顾不得那么多,推开明昍,而自己被那锁链给套住,美美神色痛苦,这正是勾魂锁链,而此锁链的主人正是白无常。

“老公,带儿子走!”美美的肉身以火箭般速度的腐烂,鬼魂从那个肉身中飞了出去,转而到了白无常的手中,吉吉不停的叫妈妈,把脸都哭花了,脸上的肉不断的掉。

明昍看着自己最爱的人就这么被掳走,他心有不甘啊。

还记得美美无父无母,流浪街头的时候,还是明昍的妈妈看她可怜,把她领回了家中,之后的日子,明昍和美美产生了感情,美美人也勤快心善,明昍的妈妈也不反对,乐呵呵的成全了他们,那时的明昍,父亲早逝,是母亲一手操劳,将他养大。两口子的日子虽苦却也过得滋润,共同赡养着老母亲,直到儿子的出生,给这个家添了欢乐,而明昍也有上进心,花了几年时间攒钱,买了一辆二手的面包车,刚开始这车开的还比较顺手,后来,明昍带着一家人去附近的省旅游,结果在一个高速公路大桥上,车子失灵,冲下了桥,车身摔的粉碎,人也是血碎当场,正在幸福的一家子就这样没了,不甘心的他们便夺取了他人的尸体作为肉身,以寿命即终的人作为食物,以便在人间苟活,继续以往的日子。

“死就是死,没必要留恋世间,你们不好好在地狱等待投胎,偏要跑上人间捣乱,罪不可赦,你们一家人原本下一世还有续缘的机会,现如今,我能恕你们,阎王爷可不饶!!!”白无常斜眼看着明昍,这是一个警告,若他敢轻举妄动,即便不魂飞魄散,也无法再投胎转生。

明昍原本想找白无常拼一次,让儿子趁机逃跑,当听到下一世母亲和爱人还能与自己续缘时,他放弃了火拼的念头,“谢白大人的提醒,我愿意去投胎,为自己做的错事弥补,请放过我的老母亲和爱人吧。”明昍跪在地上磕头,手上抱着孩子

“回阎王殿去认错吧。”勾魂锁套住了明昍和孩子,明昍没有反抗,地上留下了几副臭皮囊。

“回去候命吧。原本出来勾魂的,却抓住了这几个大鬼,不枉此行了。”白无常对着黑无常露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黑无常拍了拍白无常的肩膀,“辛苦。”然后俩无常拉着数个魂魄消失在这个深夜里。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