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庄惊魂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0 13:25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鱼庄惊魂 罗一婕到广州已经有好些时间了,她在姐姐姐夫的店里帮忙,每月拿着鸟不拉屎的几百工资的日子确实很腻,不过想到为了将来做铺垫,她也就咬咬牙忍了,天天坐在电脑前修改图片,然后上传然后修图,
短篇鬼故事:鱼庄惊魂

罗一婕到广州已经有好些时间了,她在姐姐姐夫的店里帮忙,每月拿着鸟不拉屎的几百工资的日子确实很腻,不过想到为了将来做铺垫,她也就咬咬牙忍了,天天坐在电脑前修改图片,然后上传然后修图,不停的循环。有时候她很佩服自己的毅力,修图这么一件枯燥乏味的工作居然也能坚持这么久。

在给帮忙的这段时间里,说好不好,说坏不坏,生意忙起来了,经常加班到很晚,不过注定有大餐可以吃,罗一婕的姐夫是一个馋嘴,但很挑剔,东西不能达到他要求他是不会吃的,就算吃了也是边吃边骂,然后一顿饭下来,你能听着他从饭局头到尾一直围绕着煮菜的方式,煲汤的用料批评到结束。

如果去参加什么辩解赛,他无疑是冠军的。

这次又因为顾客定了很多货单,大家一直忙到很晚,姐夫就提议要去秋天鱼庄吃宵夜,一行人风风火火的坐着大巴就走。

鱼庄很大很宽敞,少说都有上百来台的客桌,几乎每桌都客满,看来生意十分火爆的样子。

鱼庄的老板看到他们一行人,二话不说就拉着姐夫东家长西家短的客套起来,事后姐姐问姐夫的时候是不是认识鱼庄的老板,只见姐夫无奈的耸耸肩膀,一副不认识的样子,表示自己也是第一次来的。

饭后大伙们都准备回家时,罗一婕因为肚子不舒服跑厕所去了。

很难想象,一家如此大型鱼庄厕所竟然如此简陋,罗一婕站在门口不由的感觉背后一阵阴凉,肚子又不乖的咕噜咕噜的翻滚着,看来自己不能吃鱼的事实是改变不了的。

上完厕所出来,罗一婕看到不远处的湖里,扑通扑通的冒着拳头大的气泡。

在池灯的照亮下,格外的抢眼。

“呀!这里面养的是鲨鱼么?”

“一婕,好了没有,快点。”在姐姐的催促下,罗一婕离开湖边,不时的回头看了看,湖面上此刻已经恢复了平静。

回家后,罗一婕洗澡好,早早就爬上床,听着歌曲入眠。

姐姐跟姐夫是个烧烤狂,楼下晚上都会摆上大排档,他们两个人看到后又屁颠屁颠的跑去大吃特吃,家里只剩下罗一婕一个人,不过罗一婕的乐得清闲,这样不仅可以让自己有时间能早点休息,还给他们制造了两人世界,有什么不好的。

夜里死一般寂静,罗一婕却怎么都不能入眠,她听见厕所的水龙头“滴答滴答”的滴水声,如雷贯耳,罗一婕最终爬起疲倦的身体,把家里全部的水龙头检查了一遍,没发现,都好好的。

她回到房里睡觉,滴水声再次响起,这次她可耐不住了,誓死要把滴水源头找出来,她看了看挂在墙上的时钟,已经是2点多了。

罗一婕心想,这姐姐跟姐夫是吃醉了晕过去了?都这么晚还没回来,滴水声仍然在继续,就当罗一婕要无可奈何的投降睡觉时,她发现滴水声不是来自别处,而是源于自己的房间里,空调水一直滴答滴答的滴个不停,地板上很快就有一大片水泽。

原来是空调漏水,还以为呢!自我一番安慰后,罗一婕找来了拖把打算把地板上的水泽擦干,可刚走到房里,罗一婕看到了恐怕谁也不敢相信,她看到刚才明明一大滩水泽一下子消失不见了,就好像空调从来没有漏过水一样。更为奇怪的是,罗一婕发现自己身后有人的脚印,附带着水泽一直到厕所。

尽管自己吓得心跳加速,过于好奇死得快这句话真是一点都没错。

罗一婕蹑手蹑脚的把头靠在门框边上,两颗黑溜溜的大眼注视着厕所间里的一切。

这一看她简直就要哭了,水龙头的开关自己缓缓地打开,水声一下子哗哗哗的从喷口里流出来。

她看到玻璃后面站着一个女人,换一个角度看就什么都没有,看到玻璃后,那个女人又出来了,她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肤,伴随着身上的水珠,她身穿着一件已经破陋的不成样子的旗袍,在水的冲洗下,她一半的头发已经被不见,被凹凸不平的皮肤所代替。

说句实话,罗一婕看到她的第一眼时就想呕吐了,因为浴间的地上,到处都是从她身上掉下来的不名东西,有大有小的,有的红色的还发着刺鼻的恶臭味道。

玻璃里的她突然不动了,机械的把脸转向站在门口的罗一婕,狰狞的笑容让罗一婕有想死的冲动。

她直接穿过玻璃门站在了罗一婕的面前,两个人之间脸与脸的距离,不超过10厘米,她一颗眼珠子已经暴漏在外,另一颗眼珠子只剩下白茫茫的眼白。

她轻轻的用那只腐烂不堪的手轻抚着罗一婕垂腰长发,然后扑通一声的跪在了地上。

罗一婕被吓到都快哭了,这演的到底是哪一出啊?不带这么整人的。只听她缓缓道出。

她原本是农村的一名贫困孩子,家里有年迈的奶奶,跟常年卧病的妹妹,父母是谁她都不知道,为了赚钱给妹妹治病,她不得不跟着老乡到城里打工,但是城里人不用未成年,最后在老乡的担保下,她才可以在鱼庄里工作,而她每天的工作就是养养鱼湖里的食人鱼,大厅内的工作也用不到她,怕被别人发现鱼庄的老板用童工,她就每天都在湖边撒鱼食。

好说不说的也在鱼庄里有工作一个年头之久了,正打算跟老板讨点钱,回家过个好年,其他的员工都纷纷回家过年了,只有她没领到钱,她不服,找老板理论,岂料老板用她是童工的名义拒绝发放工资,在推搡中,她跌入了养着食人鱼的湖里。

而当时现在就只有她跟老板两人,老板名正言顺的不发工资,袖手旁观的站在湖边看着湖中的她被食人鱼咬得遍体鳞伤。湖面最终归于一片平静。

“那你为什么要找我呀。”罗一婕哭鼻子的说。

“因为只有你能看到我,要是吓到你了,我在这里跟你说声对不起。”她越说头越埋得低。

“好好好,我帮你。”

“真的吗?太谢谢你了。”女鬼在罗一婕脸上亲了一口便消失了,罗一婕第一次被鬼过,而且还是个女鬼……

她像搓垃圾一样的搓这自己的脸,别的不知道,她只知道她现在要是不搞点硫酸洗脸怕是皮肤会烂掉的。

那天晚上,罗一婕的姐姐跟姐夫到很晚才回来,她没有把自己见到的事情告诉他们,反正他们也是不会信的。

次日,罗一婕带着警察到现场,抽干了湖里的水,原来不只那个女孩的尸体,湖里大大小小的尸体算下来,总共有七,八具尸体,看来这个老板的心还不是一般的黑,别人辛辛苦苦苦的打工,他却为了一点利益杀害他人的生命。

不过做坏事的,终将由老天来收拾。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