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一摇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0 12:53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摇一摇    六月的天气,很热,很燥,即便窗外还下着雨。 “咔咔”夜里十一点多了,张斌躺在宾馆的床上执着的摇着微信。
短篇鬼故事:摇一摇

   六月的天气,很热,很燥,即便窗外还下着雨。

“咔咔”夜里十一点多了,张斌躺在宾馆的床上执着的摇着微信。

“坏女人快出来,坏女人都哪儿去了”张斌心里发着牢骚,已经摇了一个多小时了,摇到的都是蓝色的男人头像。

就在这时,“叮铃”一声,微信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大眼睛女孩的头像,张斌欣喜万分,激动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哈哈,功夫不负有心人”。

女孩的名字叫“彻夜难眠”,这就是暗示,赤果果的暗示。深深的夜,漫长的寂寞,内心的饥渴,谁不想在这个躁动的夜晚发生点刺激的事情,特别是摇微信的单身男女。

“嗨!美女还没睡吗?”张斌试着打了个招呼。

又是“叮铃”一声,彻夜难眠直接通过了张斌的好友请求。

“调皮,睡了还能摇微信啊,难道你睡了?”彻夜难眠的信息很快回复了过来。

张斌心中一乐,有戏,想了想,回道“是啊,睡了半天就是睡不着”

叮铃“真羡慕你,睡不着还可以赖在床上,我可是想睡都不能睡”

小样,这是在暗示我吗?都是出来玩吧,还这么含蓄,张斌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却装傻道“为什么?”

微信那端沉默了一会儿,才有信息回过来“我说我无家可归你信吗?”

张斌会心的一笑,对方不需要说,自己也不需要知道,“信,为什么不信,那你今晚在哪儿过夜?”

叮铃,“不知道”

张斌强自按捺着心里的激动,“不介意话,来我这把,床很大,我可以睡沙发”

叮铃“你有那么好”

张斌几乎快要兴奋的喊出来 了“你不信?”

叮铃“呵呵”

张斌的手指飞快的在屏幕上移动着“呵呵是什么意思?来是不来?”

叮铃“你来接我吧”

张斌兴奋的从床上坐了起来“你在哪儿?我马上打车过去”

叮铃“笨蛋,没看定位距离吗,红旗便利超市门口公交站牌”

张斌思索了一下,刚才跳出女孩头像的时候,隐约看到一个数字5,是50米还是500米,张斌刚才太兴奋了,没有注意,即使张斌看到了也会觉得是微信定位出错了,因为那是0.5米。

红旗便利超市,好熟悉,张斌刚来到这个城市,没道理会知道这个地方,张斌站在窗口,无意间看到对面楼下还有光亮,大大的橱窗,莹白色灯光,橱窗玻璃写着“红旗24小时便利超市”。

不会这么巧吧,张斌眼角一跳,今天这事儿太顺利了,直觉告诉张斌不要去,可是欲望就像是循循诱导的恶魔,一直在心里蠢蠢欲动。

怕什么,我是男人,大不了机灵一点就是了,又不会吃亏,这样想着张斌走出了房门。

楼道里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张斌咳嗽的一声,走道的灯便亮了,但是张斌没走几步,灯又灭了,张斌又咳嗽一声,灯又亮了,没一会又灭了。

真会做生意,连声控灯都装这么差劲的,还能发财了不成,张斌心中诅咒着宾馆的老板。

张斌咳嗽了几声才到了一楼大厅,值班室的灯亮着,竟然没有人,张斌从柜台边拿起一把 雨伞,走到门口,马路对面果然有个公交站牌,透过哗啦啦的大雨,隐约可以看到公交站牌下有个红衣服的女孩。

雨下的很大,张斌看了看女孩,半夜穿红衣真是个性,就是不知道长的怎么样。

张斌撑着雨伞,疾跑了几步,很快到了公交站牌下。

“真美”张斌心中赞叹,眼前的女孩大大的眼睛,小巧的鼻子,长长的瓜子脸,白皙的皮肤,真白。

红衣女孩手里握着一个4S苹果站在公交站牌下,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张斌。

“彻夜难眠?”张斌试探的问了一句。

“嗯”红衣女孩轻轻的点点头。

张斌将雨伞递到红衣女孩面前,“走吧,小心别淋到了”

为了表现自己的男人风范,张斌大半个肩膀露在外面,几乎将雨伞全让给了女孩,手臂却仍然不可避免的碰到了女孩身体。

好凉,手臂在触及女孩肌肤的时候,张斌感觉到一股冰冷的寒意,但是这些寒意比起张斌心中的火热,太不算什么了。

接下来的事情,似乎都顺理成章了,洗澡,滚床单,睡觉,张斌玩这个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自从他知道老婆出轨后,他也渐渐喜欢上了这种新鲜刺激的放纵方式。

一夜的疯狂,张斌从没感到如此满足,这次的女孩实在太漂亮太性感了,任何男人看到都不会淡定,只可惜天亮了彼此要各奔西东,也许今生都不会再见。

张斌再次醒来的时候,已是第二天中午了,刺眼的阳光照得张斌一阵头晕,张斌想要起身,腹部却传来一阵剧痛。

“嘶”张斌这才发现躺在洗手间的浴池里,阳光正是从没有拉上的窗帘照进来的。池水里漂浮着些许冰块,正是这些冰水麻木了身体的伤口。

张斌的腹部,有一道尺长的伤疤,那阵阵疼痛正是从伤疤处传来的,对面的镜子上写着几个血红的打字,“要活命打120”。

张斌看着水池边上的手机,突然笑了,笑的很是狰狞,“坏女人你拿了我的肾,我就要的你命,我也不吃亏”。

人生处处充满了戏剧性,一年前,终日忙于工作又经常出差的张斌,偶然间发现妻子有了外遇,又气又恼的张斌和妻子离了婚。

然而,这段破碎的婚姻带给张斌的痛苦还没有结束,一个月后,张斌在公司每年例行的体检时,被确诊了患上了艾滋。

张斌拿到医院体检报告时,整个人都崩溃了,他一度想要了结束玩笑一样的生命,最终他还是想到了报复。

他要报复所有出轨的坏女人,从那之后张斌辞掉了单位的工作,流浪在每一个陌生的城市,每天睡前摇一摇也成了他的生活习惯。

张斌躺在医院的床上,看着医生同情的眼神,一点也不伤心,丢了一个肾又怎么样?所有的坏女人都该陪着自己下地狱。

忽然,病房的门被推开了,两个警察走了进来。

“张先生麻烦你看下这个照片上的女人,认不认识”一个警察从一打照片里抽出一张照片让张斌辨认。

张斌有些惊讶,也很佩服警察的办事效率,“认识,这就是昨天晚上跟我在一起的女孩”

两名警察带着怪异的眼神看着张斌“你再仔细看看,有没有认错?”

张斌又看了几眼,“确实没错”

两名警察对视一眼,又拿出一张照片和一部手机摆在张斌面前,“这是今天在你房间床下发现的一具尸体,死者被装在真空袋里,尸体有轻度腐烂,经死者家属辨认,确实和你看的第一张照片看到的女孩是同一个人,不过法医鉴定死者死亡至少有半个月了”。

张斌看着照片上挣着大大的眼睛的尸体,突然明白彻夜难眠说的“想睡都不能睡是什么意思了,张斌又拿起手机,女孩微信上的最近的聊天记录赫然就是和自己的聊天记录,除此之外最近的一条聊天记录已是半月前了。

最近的人,0.5米的距离,原来她在那里。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