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炸鬼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0 12:44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油炸鬼 秘密基地,她双手捧着他的脸,轻轻的问,“你真的爱我吗?”
短篇鬼故事:油炸鬼

秘密基地,她双手捧着他的脸,轻轻的问,“你真的爱我吗?”

他拥抱着她说,“我爱你!”

“那你能为我做什么?”她害羞的低下头

“上刀山,下油锅。”他没有犹豫,神情坚定。

“我跟你玩个游戏,你把眼睛闭上,乖哦。”

他听话的闭上眼睛,她从口袋里拿出一条黑布,绑在了他的眼睛上,牵着他的手往门外去,“不要睁开眼睛哦,我带你去个地方,给你个惊喜。”

“小心台阶。”她提醒着

走了一会儿,她向保镖示意扶着。两个人高马大的男人一上来就各自把他的手紧紧的抓牢了。

“怎么回事?放开,宝贝儿,你这是要干嘛?”他有些恼怒和挣扎,奈何他身子骨瘦弱,保镖不是吃干饭的,怎么也挣脱不出,干脆放弃挣扎。

“你们两个轻点啊,亲爱的,惊喜来了,等下怕你太激动,所以就让人扶着点儿。”她把黑布放下,他看到俏皮的她,放下心来。

地下室,他看到了许多东西,心跳加速,摇了摇头,转身想跑,但双手被两个大男人禁锢,他害怕了,“宝贝儿,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还有那些东西是用来干嘛的?”他说话都带了点点颤音。

“你不是说可以为了我上刀山,下油锅吗?我这不是带你来证明了么。”她很兴奋

这个地下室很大,中间有口大锅,里面是烧开的滚油,锅下面还烧着大火。正东面的墙上有一个十字架,十字架上方有个麻绳打的结圈,下方也有两个,左右也有,不知道是用来干嘛的。东南的角落里,有三排小刀,每把刀看起来都很锋利,也许这就是上刀山的缩刑吧……还有许多许多,他猜不出来名儿的,看的目瞪口呆。

“你先上刀山吧。”她没有征求他的同意,甚至她都不记得他名字了,她又从门外叫了两位保镖进来。

四个保镖分别架着他的手脚,无视他的挣扎,就往角落里那一排刀上按,“柳烟,我死也不会放过你,啊!”痛让他直呼她名,刀口像是吸血鬼,不断的吸食他的血,不断的深入他的身体。

“拿下来吧。”她的笑容还是那么甜。

保镖把满是血的他扛了下来,他的背部全是深浅不知的伤口。

“没死吧。”柳烟拨弄着指甲。

“小姐,他已经去了半条命了,是把他放了还是留下?”一保镖恭敬的低着头问

“他还没下油锅呢,怎么能放了?”她语气还是那淡,“放进去吧。”

“是!”

“宝贝儿,不要,我家还有父母等我照顾呢,你放了我吧,刀山我已经下了,油锅就,就没必要了。”他恐惧,他求饶,他真后悔当初说那句话

“你爱我吗?”她轻轻的按了按他的伤口,露出一丝心疼,让他好像又看到了希望。

“我爱你,我都已经为你上了刀山,这足以证明我爱你,真的,我会好好对你的。”他急于表现,他只想立马逃出去。

“是吗?可我从你的眼里看出了对我的恐惧和害怕,你根本不爱我。”她轻声细语,“你在说谎!”这句花却是不容置疑的,没有任何语气的说出来的,“来人,下油锅!”

“不不不……我错了,我不该说谎,我不爱你,我是为了你家的钱。”他的身上有一股尿骚味,柳烟摇头,捂住口鼻。

锅里翻滚着的油,让他全身颤抖,如果扔进去,那会怎样,全身冒水泡,然后成油渣那样,熟了。

“咚,滋滋滋……柳……烟……你…………”没了声音,只有肉香,他死之前连话都没说清楚,喉咙就已经炸熟了,就像炸薯片那样,只有香味。他全身都是金黄色,但还是看的出他死之前的那种恐惧和怨恨,如果放上点葱姜,佐料,那就成一道菜了,但是我想没谁敢吃。

保镖们是背对着身子,他们其实也怕看到那种惨相做噩梦,同时也拦住了柳烟的视线。

回到家里,老爸在挥鞭打着妈妈,这一幕从小就见到了,柳烟并没有感觉不妥,这是老爸发泄的一种方式,记得老爸从小就对她说“女人就是附属品,发泄的时候就狠狠的打,但我不会打你,因为你对我有价值。”

老爸累了,就坐在沙发上抽烟,妈妈就躲在角落里小声哭泣,柳烟有些烦她这么哭,捡起地上的鞭,狠狠的挥向了妈妈的脸,“啪”,这样的声音在别墅里响荡了许久。

老爸则欣慰的看着柳烟,“烟儿越来越有我的风范了。明天去跟万鑫集团老板的儿子去约会,晚上别回来,你懂老爸的意思。”

“知道了。”柳烟面无表情的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

那个男的尸体交给了那些保镖处理,她感觉心累,沉沉的睡了过去,做着噩梦。

她听爸爸的话,见了那啥集团的儿子,也跟他过了夜,估计过几天就会结婚。

今天又遇到一个追求者,家里穷,但人长得帅,柳烟还是那句老套话,“你爱我吗?”

“爱!”

“那你能为我做些什么?”

“无论什么事,哪怕是五马分尸,也在所不辞。”

“说的真好听!来,闭上眼睛,带你玩个游戏。”……

还是遮着黑布,还是那四个保镖,走向了正东面的十字架上,四肢被麻绳圈套着,脖子也套着。她轻轻启动墙上的开关,五股麻绳用力的拉扯,他没有求饶,眼里也没有恐惧,只是深情的望着她,“最后请记住我,我叫溪霖。”

她被他的眼睛迷住了,就这么看着他血溅,四肢分家,脑袋也滚落在她的脚边,他静静的死去了。

柳烟的心似乎有一瞬间的触动,她没回那个冰冷的家,退了所有保镖,一个人待在地下室,除了油锅那里还有些火星,其他角落都是黑漆漆的,很闷,她想哭,但眼泪不想听她的,没有溢出眼眶。

那大锅里的油还在翻滚,咕噜咕噜的像有人在吐泡,地下室里传来了脚步声,很轻微,怕是打扰,她有些害怕,突然有人从背后抱住了她,紧紧的,她透不过气,她哭了,她知道背后的人是谁,因为她闻到了那熟悉的肉香味,她全身颤抖。那人抱着她拖向了油锅的方向,借着火光,她回头看清了那人,整张脸都是黄橙橙的,只有眼睛那里是黑色的,还冒着油,黄黄的香肠嘴,正在对着她笑,她终于哭出了声,她又看到了那个五马分尸的男子,他就像提现木偶。还有好几个男子,其中有一个臭哄哄的,没有了手脚,那是被她做成了人彘,丢进了粪坑。一个是凌迟处死的,身上的肉像是鳞片,不整齐的凑在身上……那些男的都是曾经说爱她的人,她效仿了古代的酷刑折磨他们,记得他们临死前都求饶说不爱,那些人都是家境不好的,死了用钱打发了就盖过去了。

为什么这样做?有很多原因,家庭,环境,心理扭曲……

那些人都向她而来,油炸鬼拖着她爬上了油锅,溪霖推开油炸鬼,自己抱住了她的身体,其余的鬼魂也都爬进了油锅里。

“现在播放一则新闻,在郊外一栋别墅的地下室里,发现一具尸体,警方经过调查,她是虹达集团的千金柳烟,尸体泡在油锅里,身体表面没有伤痕,死前是微笑的,具体死因还在调查中。”

她或许找到了自己最爱的人。无论她有多坏,他都爱,哪怕是毒药,他甘愿吞下。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