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劫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0 12:42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诡劫 快到中元节了,郭文佳带着妹妹郭子涵去市场里买东西,郭文佳虽然想自己出去走走,可是无奈自己不会走路,无奈只能坐在轮椅上让妹妹郭子涵推着她出去,可是郭文佳却没意识到自己的心理日渐扭曲,但是
短篇鬼故事:诡劫

快到中元节了,郭文佳带着妹妹郭子涵去市场里买东西,郭文佳虽然想自己出去走走,可是无奈自己不会走路,无奈只能坐在轮椅上让妹妹郭子涵推着她出去,可是郭文佳却没意识到自己的心理日渐扭曲,但是她不愿意看到妹妹郭子涵能跑能跳,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她就变着法的找茬,妹妹被骂,她的心里却有种莫名的快感!

可是她和妹妹喜欢上同一个男人林翔,但林翔却喜欢她的妹妹郭子涵,并向郭文佳的妹妹表白了,而她却不知道,就在林翔向郭子涵表白的同一天,郭文佳也向林翔表白了,林翔说:“文佳,我知道你喜欢我,可是我喜欢的是你妹妹郭子涵!”

“林翔,我想知道你为什么那么喜欢她?她哪里比我好了?”郭文佳说。

“我喜欢她的善良,纯真,最重要的是她对我很好。”林翔说。

“难道我不善良,纯真吗?”郭文佳哭着说。

“我不知道你的善良和纯真在哪里?我只需要知道子涵的纯真善良就好,我的心里只有她,容不下其他人了!我只能说对不起了,不好意思,我有事先走了。”林翔说完转身离开了。

“林翔,你不要走,不要离开我,不要…”郭文佳哭着想要抓住林翔的手,可是她忘了自己不能走,从轮椅上摔了下去,趴在地上哭着求林翔不要走,可是林翔头也不回的走了,这让郭文佳很伤心。

可是以郭文佳的性格,她是不会轻易就这么算了的,她暗自想着如何拆散郭子涵和林翔,而父母对郭子涵的爱远多余对她的爱,这天夜里,她百无聊赖的上着网页,这时她发现了一个古老的诅咒,以自己的生命作为代价,实现自己的愿望,得到自己想要的,她看到这个诅咒之后,确定这个就是她想要的。

这让郭文佳很兴奋,她迅速记下了步骤,她终于可以让林翔和郭子涵分开了,可是她却忽略了这个诅咒的代价,可是郭文佳却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要能让郭子涵和林翔分开,就是好办法。

然而她记录着那个诅咒的纸不小心沾到了水,可是当郭文佳想在抄一份的时候,却在也找不到那个诅咒了,这让郭文佳有些灰心丧气,她只能凭着自己的记忆去配诅咒的配方,当她配好之后,她迫不及待的在郭文佳和林翔的身上做实验。

郭子涵和林翔喝下被下了诅咒的水后,不仅没有分开,反而更加的爱着对方,这却让郭文佳气愤到了极点,她不甘心,非常的不甘心,她慢慢的冷静下来,她想着要如何去报复林翔和郭子涵时,正坐在电脑面前时,一个人发来一条消息说:“郭文佳,你知道吗?你本是可以走路的,可是你爸爸妈妈根本就不爱你,而且你也不是他们家的人,只是当时你养母被庸医误诊,说不能怀孕了,可是没想到的是你养母怀孕了,孩子生下来之后,发现孩子是残疾,本想用你的命作为交换的,可是他们思前想后,还是用你的行动能力换回了你妹妹郭子涵活蹦乱跳的身体机能,但是不是最后对你动了恻隐之心,你根本就活不到现在,对于他们来说有你不多,有你不少,所以他们给予你妹妹的爱,远远要超过对你的爱,你醒醒吧。”

“你是谁?你什么意思?为什么叫我根本活不到现在?”郭文佳惊讶回复说。

“我叫什么不重要,我只是想告诉你这个事实,仅此而已,你自己想想清楚,这些年他们是怎么对你的?慢慢想,我先走了。”那人说。

“不会的,不会的,这不是事实。”郭文佳大声的说。

这时郭子涵走进来说:“姐姐,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吗?”

郭文佳恶狠狠的盯着郭子涵,郭子涵看着郭文佳的眼神不寒而栗,她知道姐姐一直都不喜欢她,在这里呆下去,不知道又闹出什么事来,她见姐姐不说话,尴尬的离开了姐姐的房间。

郭文佳正要离开自己的房间时,却听到父母的对话,她的父亲说:“真不知道文佳想干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刁难子涵。”

“这都怪你,当初要不是你一时心软留着她,现在就不会有那么多事,更何况她跟我们半点血缘关系都没有。”郭文佳的母亲说。

郭文佳听到这话犹如晴天霹雳,她没想到刚才那人说的都是真的,这晚郭文佳彻夜未眠,第二天上午10点30分,林翔来到郭文佳的家里,郭文佳的父母看到郭子涵找到这么好的男朋友,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而郭文佳则被晾在一边,就好像她不存在一样。

郭文佳的母亲做好饭,林翔就帮忙打下手,郭文佳的母亲看着林翔做饭的样子,对于这个女婿,郭文佳的母亲是打心眼里满意,郭文佳看着家人对郭子涵的关爱,使得她对郭子涵的怨恨有增加了许多。

午饭过后,郭文佳独自坐着轮椅上街去了,她来到市场附近的一家药店里,看到店里有卖安眠药,她突然想到可以用安眠药把他们迷晕了,将父母和郭子涵肢解了,以泄心头的愤恨,她便进店里,对店员说自己睡眠不好,想买一瓶安眠药,很快郭文佳从药店里出来了,她将药放进包里,以免被他们发现了。

回到家里之后,发现林翔已经走了,郭文佳转念一想,走了就走了吧,便说想榨橙汁喝,让郭子涵推她到厨房里,郭文佳把榨汁机拿出来后,示意郭子涵将橙子放倒她的腿上,郭子涵将橙子放好后,便让郭子涵出去了。

郭文佳将剥好的橙子放到了榨汁机里,趁郭子涵和父母没注意到自己,将安眠药放进了榨汁机,连同橙子一起榨,榨好橙汁以后,她说:“子涵,将橙汁端出来给爸妈喝吧!”

“好的,姐姐。”郭子涵说。

说完,郭子涵起身将橙汁端了出来,郭文佳故意看着电视,没喝橙汁,不一会,郭子涵和父母便晕晕沉沉的昏睡过去,郭文佳从厨房的抽屉里拿出一把锤子和一把砍刀,来到了郭子涵和养父养母的面前,用锤子用力的击打他们的头部,直到他们断气为止,她慢慢的从轮椅上滑到地上坐着,慢慢的将他们三人肢解后绞碎。

郭文佳打扫完血迹,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照常吃喝拉撒,就像没事人一样,她从来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三天之后,林翔再次来到郭文佳的家中,说要找郭子涵,郭文佳说妹妹和爸妈去旅游了,而自己不想去,便留在了家中,可是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中,林翔来找过郭子涵好几次,都是郭文佳一个人才在家中,并未看到其他人,打过郭子涵的电话,可都无法接通,林翔越想越奇怪,于是报警了。

警察来到郭文佳的家中,对郭文佳例行询问,可是一点线索的没有,警察走后的当天晚上,郭文佳做了一个梦,梦里郭子涵说:“姐姐,你为什么要杀了我?这是为什么?”

“这是你活该,你拥有健康的身体,可以看到我无法看到的东西,我好不容易喜欢上林翔,可你偏偏抢走他,还抢了父母对我的爱护。”郭文佳咆哮着说。

“我没有,爸妈一直都很爱你,可是你不该杀了我们,不该杀了我们,你还我们命来。”郭子涵说。

“不错,我们一直很爱你,可是你却杀了我们,把命还给我们,还给我们。”郭文佳的父母说。

“你们杀了我,我也无所谓的,为了郭子涵能健康,你们居然想出那么恶毒的一个法子,让我永远都站不起来,你们想过我的感受吗?”郭文佳哭着说。

“不用再说了,我们要你偿命,还我命来。”郭子涵和郭文佳的养父母说。

郭文佳闭着眼睛,等候着死亡,只觉得头上被重物击打后的一声闷响,郭文佳倒在了地上,郭子涵和母亲将她拖到地下室的那个绞肉机面前,将她砍成一段一段的,扔进绞肉机里,绞成了碎末,而郭文佳的父亲将郭文佳的灵魂吸走,三人便踏上投胎的路上了。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