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夜给了鬼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0 12:28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初夜给了鬼 罗剑是一个170多斤的胖子。18岁那年不甚被车子撞,右眼角留有很大一块疤痕,缝了好几十针,导致右眼留有很严重的后遗症。自从被车撞后,每天输液吊瓶,精神上也有点受了刺激,白天还好,直到夜
短篇鬼故事:初夜给了鬼

罗剑是一个170多斤的胖子。18岁那年不甚被车子撞,右眼角留有很大一块疤痕,缝了好几十针,导致右眼留有很严重的后遗症。自从被车撞后,每天输液吊瓶,精神上也有点受了刺激,白天还好,直到夜晚右眼不时能见到黑影飘过,罗剑以为是后遗症,就不曾过度在意。

因为撞车的缘故,本有一副帅气的脸,匀称的身材。如今确变的肥胖、暗黄。导致很多女生都不敢靠近罗剑,直至今日都不曾有过女友。罗剑是一个好色的人,每当看见美女都会吹吹口哨、唱几句情歌,但是美女们都不理会他。

那天晚上,罗剑一个人待在自己房间里,也许是晚饭吃了生蚝的缘故,精虫难耐,受不了这股强烈的感觉。罗剑马上打开电脑,迅速从影片中找出自己常看的女明星……

突然,“啪”一声巨响,门狠狠的甩开,“小剑,你这是干嘛!”说话正是罗剑的母亲,面容神情极其尴尬,罗剑听到门甩开,立马把电脑关掉,迅速把衣裤穿好,便生气的说“到我房间,门都不敲!”罗母说“你声音放的太响了,隔壁邻居都说了,你这样别人会怎么想”罗剑二话不说气冲冲的跑下楼去。“小剑,你去哪?这么晚了!”罗父略显尴尬的说。“我今晚去同学家睡了,不回家了”说完便甩门离开。

刚到门口,看见门外邻居很多,都指指点点对着罗剑,罗剑脸迅速红了起来,急跑着离开那堆人群。

“咚咚咚…”

“谁呀?”

“老贝是我,罗剑!”

门开了出来,出来一个浴巾围身,白皙的皮肤,英俊美貌的脸庞,一头湿漉蓬乱的头发。老贝:“这么晚了,你找我干嘛?”罗剑:“兄弟,今晚住你这住一晚” 老贝:“别闹了,我女朋友等下要来,你被你爸妈赶出来了?”罗剑:“丢脸啊,我在房间打飞机,被爸妈和隔壁邻居知道了”老贝:“哈哈,你可真逗!不过我这真待不了,我女朋友刚从杭州回来,今晚睡我这了”

这时马路对面走来一个身材高挑,一头秀丽的长发,配上那精致的五官,犹如雕刻出来的一样。女子说“我回来了,这位是?”老贝说:“这位是我高中同学,叫罗剑,今天是过来看看我”女子说:“哦,你好,我叫静!快进去坐吧,站外面干嘛呀?”老贝看了眼罗剑,只见罗剑眼睛死死的看着女子,嘴角有口水流出。老贝使了个眼色,拉着罗剑走到墙角说:“兄弟,我跟女朋友三个月没见了,今晚就…不好意思哈”罗剑说:“我就你这一个关系铁的哥们呀,你不帮我,看来我要睡大街了”老贝说:“要不这样吧,我钱给你,你今晚就睡宾馆吧”罗剑激动的说:“谢谢你,我急出门,什么也没带”说完老贝给了罗剑几百,罗剑拿过钱就往回路走。

静对着老贝说:“你同学怎么来一下就走了,也不叫他进来坐易下”老贝红着脸说:“好几个月不见,想死我了,今晚不想让任何人打扰我们”“哎呀…”说完就关上门进去。

一个人走在漆黑没有路灯的小路上,罗剑一边叹着气一边摇头“为什么人人都有女朋友,就我…真不公平”快走到一天油绿的小河边时,听到一阵哭声。罗剑看到前面菜地边有一个摔倒的女孩,立马跑了过去“小姐,没事吧?来起来”伸手就要去扶女孩,“谢谢你”一声忧弱的回应从女孩嘴中说出,女孩起了身。由于天色太黑,不见女孩什么容貌,只能微微感觉身材纤细,“我送你回家吧,你家在哪呀?”女孩说:“不用了,我家就在前面不远处”罗剑说:“这么晚了,不好吧,你放心我不是坏人,我送你回家我就走”女孩说:“那真谢谢你。”感觉女孩脚扭伤了,罗剑说:“你脚受伤了,我背你吧”见女孩也不推脱,就背着女孩离去。

到了一片竹林地的时候,女子说:“就这吧,我家就在前面”罗剑说:“我送你到家门口吧”女子说:“不用了,谢谢你”罗剑说:“那好吧,对了,你叫什么?”女子说:“我叫依依,你呢”罗剑开心的说:“我叫罗剑,我们能交朋友吗?”依依说:“嗯”。罗剑兴奋的小跳了几下,心想终于有女孩子跟他做朋友,机会真难得。罗剑说:“那明天我在这等你,我带你出去玩,好吗?”依依犹豫了一下,低头说:“好吧,不过你得晚上来,我白天不方便出门”罗剑也没去问缘由,便答应依依。送走依依,罗剑便返回途去,找寻客栈休息。

罗剑走了好久,越走越偏僻,周边皆是树林,田地,没有任何建筑物,正当罗剑绝望的时刻,看见不远有点亮光,罗剑兴奋的往前奔去。来到了一家名叫《红屋客栈》的门口,只见天色漆黑,唯独客栈垂挂着两只红灯笼,泛着淡淡的红光,地上吹过几片凋零的落叶,风吹过树林间传来沙沙声,有几分阴森。罗剑立马推门进去,只见院内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此时,灯光亮起,走出来一个披着外衣的中年妇女,揉揉眼说:“这么晚了,你是来住宿的吗?”罗剑说:“是的,打扰了”中年妇女说:“那进来吧”。刚进门,只见屋内宽敞的客厅,桌椅整齐的摆列着。中年妇女说到:“我们这有点偏僻,你是怎么来的呀?”

罗剑说:“我也不清楚,我送朋友去了一片竹林的地方,之后就迷路了,走了很久才找到这”只见中年妇女平静的脸,露出惊恐的表情。罗剑诧异的说:“怎么了吗?”中年妇女说:“你不知道,那地方一直闹鬼,你说送朋友,你朋友人呢?”罗剑脸色顿时凝重起来说:“我听她说,她家就住在竹林后面,我就送她去了竹林前就没进去”中年妇女脸色更加难看,说道:“我看你是撞鬼了,你知道那竹林后面是什么吗?”罗剑疑惑的说:“是什么?”

中年妇女缓缓的说:“是一片坟地,那坟地空了很久,好几年没见一个人去烧过香”听到这罗剑的脸瞬间变的煞白,好久才缓过神说:“别胡说了,这世间哪有鬼,再说我跟依依现在是朋友了”中年妇女安慰的说:“小伙子,你听大妈一句,别去那了,那地方不吉利,之前有几个人去那坟地挖竹笋,后来那些人都死了”罗剑脑子一片混乱,说道:“大妈,别说了,我自己会看着办”开了房间,罗剑静静的躺在床上想着刚刚发生的事,心想着“依依不会骗我的,她如果是鬼早就害我了,我明天答应了依依,要去看她…好,别多想了”罗剑伐累的躺着,不一会就呼呼大睡了。

伴随着几声鸡鸣...天边渐渐泛起了亮光。

“唔~~”罗剑眯着眼缝看向窗外,不一会天就照亮了整片山村。罗剑起身穿起衣服下楼去,只见中年妇女早已做好早饭,坐在木椅上撒着米粒喂鸡。见罗剑起床呆立着那,说道:“起来啦!我做好早饭了,你快去吃吧”罗剑应声完后就去吃早饭。

“大妈,这地方叫什么名字”

中年妇女说道“这是黄山岭,属于江东郊区。这儿地处偏僻,荒山里也就没几个人家”

罗剑诧异的问道“大妈,怎么就你一个人在这旅馆啊?你亲人呢”

中年妇女略显伤感的说“我老头子去年刚过世,我有一儿女都在城市里,都不曾来过看望,老头子过世也都没来吊孝”说完就老泪纵横的哭诉着。

“你儿女可真不孝,丢你一人在这荒山里独居”

中年妇女说“也罢,一个人也挺好的,省的儿女操心。”

聊了许久,罗剑见时间快中午了,便向中年妇女告别。

“小伙子,等等”中年妇女急切的叫唤着。

罗剑停住了脚步,疑惑的看着中年妇女说:“大妈,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中年妇女踱步上前问道“你昨晚说今天要去那竹林?不知是不是真的”

罗剑犹豫了一下点头示意。

“哎呀,都跟你说那地方不吉利,你怎么还要去?”中年妇女焦急地苦着脸问着罗剑。

“大妈,这世上哪来的鬼啊!你就别吓我了”

中年妇女面显无奈“那地方阴气很重,以前那边有一个塑料焚化厂,没过一两个月厂里的人都生了怪病。有些得了严重的感染病,全身都起了绿色的血泡。听说还死了很多人,后来那厂没多久就倒闭了”

罗剑听后脸上变得有些煞白,但又想着昨晚答应依依今晚去找她玩...对着中年妇女说道“大妈,没事的,我会自己小心地”

中年妇女见罗剑执意要去,叹了一口气便回屋去了。

不久,罗剑回到了村镇上了。

罗剑思前想后,说不怕是骗人的。但好奇心和承诺又不得不驱使罗剑去,想了许久,心头一喜。罗剑来到了老贝的家门口。

“咚咚咚...”

“来了...”

门缓缓推开,老贝边走边穿着上衣出来。看见门外又是罗剑在敲门,心有略显不满说道“你怎么又来了呀!”罗剑尴尬的说“兄弟,你今晚有什么事不?”见罗剑阴阳怪气的,老贝急忙说“哦~有事有事,今晚跟朋友去唱歌,怎么了?”罗剑垂头丧气的说“哎!还想叫你今晚去探险的,我和一个妹子约好了,今晚去找她”老贝吃惊的看着罗剑,许久冷笑地说“哈哈,你又来骗我!这世间会有女子跟你出去玩,别闹了”罗剑拉了下老贝的袖角,面显尴尬的说“真的,都约好了,你帮帮兄弟。晚上跟我一起去”老贝迟疑地看着来往的车辆。

“我刚才听谁说晚上去探险呀?”从房间走出一个身材高挑、一头秀丽的乌发,一个美艳动人的女孩。此人就是昨晚罗剑见到的女孩,名叫静的女孩。见罗剑目光一直在自己身上,静面红的说“干嘛一直看着我,我脸上有什么啊”说完转过身去。罗剑回过神来,坏笑的说“呵呵,你太漂亮了,想多看几眼。”老贝看着罗剑无奈的摇摇头。罗剑说“我跟老贝说今晚叫他陪我去山上探险,我也约了一个朋友”静略显兴奋得说“那带上我呗,整天待在房间里太无聊了”罗剑见静也想跟去,开心的说“好啊好啊,这样有伴,哈哈”老贝瞅了一眼静,说道“哎,你凑什么热闹,我想他来准没什么好事,你就带家里吧”静面容有点生气,对着老贝说“我就要去,就要去"见静执意要去,老贝无奈点头说”好吧,好吧...”静脸色瞬间平和。罗剑见二人都愿跟自己去,不由内心狂喜,说道“那等下我在这等你们!”老贝说“那好,你去收拾下东西,等下回到这,我开车去”罗剑应了一声便往回家的方向去。

夜幕降临,晚饭过后的三个人齐聚门外,老贝开着车往郊区方向开去。行驶到一条水库边时,罗剑对老贝说“这儿下车吧,前面路过不去得走过去”老贝见地形崎岖,都是碎石,前面又是田林小路。说道“那我们下车吧,车停这儿就行了”说完三人纷纷下了车。

老贝看着荒山野岭的,迟了了许久缓过神来说“对了,你那个朋友呢?这种地方哪有人?你是不是又忽悠我啊”罗剑接过话说“别急,她在前面的竹林等我们,她家在竹林的后面,我们过去找她吧”静有些害怕的说“这么黑,我们要不回去吧!”老贝坏笑的说“我叫某人别来,某人可偏不听呢?现在又害怕啦”静娇美的小脸上露出几分生气,愤愤的说“才.才不怕呢”老贝无奈的摇头苦笑“呵呵,来都来了,就去看看吧”。说完从车厢里拿了手电筒。

不久三个人来到了竹林,只见竹林四周都是竹子,坑洼不平的泥路,前面又是一条烟雾弥漫的蜿蜒曲路,烟雾缠绕不见前方的任何景象,不时有几只乌鸦从眼前飞过,空气中透着阵阵阴气。

“呀--呀--”一只乌鸦从静眼前飞过,静惊慌地扑到了老贝怀里,静说“我们回去吧,这地方好可怕”老贝对罗剑说“你朋友是不是不来了呀?这地方确实挺阴森可怕的”罗剑焦急的看着二人说“我们再等等吧,可能已经在来的路上了,我们约定好了这个时间点的”老贝一边安慰静一边无奈的说“那再等一会,不来我们就回去吧”罗剑迟疑一下也点头同意。

不知过了多久,天色已经黑的连周围的景色都模糊不清了,唯独手电筒留在地上的两道光圈,这时又开始起风了,阵阵阴冷的寒风吹过,夹杂着竹林间枝叶的摩擦声,传来沙沙声。听得让人心畏惧... “我们还是走吧,等这么久了,看来是不会来了”老贝看着怀里已经困得欲睡的静缓缓的说道。罗剑见四周没有任何身影,长叹了一下,便起身说“我们走吧,看来依依不会来了”老贝唤醒怀中的静,起身刚欲离开。这时听后后背传来一句“等等...”

三人转身看去,看见远方烟雾里走来一个背影。只见一个修长的身材,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长长的头发遮住了整张脸。静顿时大惊,惶恐的说“鬼呀...”

这时身影走到身前,撩开那长长的头发,露出一张白皙精致的脸庞,配上那钎细的身材,如此美艳动人。就连静也暗自嫉妒,看着老贝、罗剑二人痴迷的看着,静狠狠地扭了一下老贝,“哎哟”老贝缓过神来,拍拍边上的罗剑。

“我来晚了,不好意思”依依娇羞的看着三人。

罗剑喜悦的说“没事、没事,你能来就好。我们还以为你不来了呢”罗剑便向老贝和静介绍这位叫依依的女孩。

依依说“你们跟我来,我带你们去个地方”说完便往来时的方向走去,见依依踱步走去,三人立马跟上脚步。

罗剑疑惑的说“依依,你家怎么住这么偏僻?”

依依哑口不严,说“就快到了,你们来”

一路上依依都不曾说过话,越往竹林深处走去越觉得阴森,来到一片平地的时候依依停住了脚步。罗剑疑惑的说“怎么不走了?到了吗”。老贝和静也是疑惑的看着依依。

依依声音阴沉的说“你们是想往前走,还是就待这儿玩下就回去?”

三人不解的看着依依,罗剑迟疑了一下说道“这儿有什么好玩的呀?要不去你家看看,可以吗”依依背对着三人,面露一丝邪笑回道“好”

说完依依又往前面黑色竹林深处走去,离开那平地后一路更颠簸不平,坑洼的地皮表面有的深陷大坑,有的凸如泥丘。“哎呀”一声惨叫从静口中传出,老贝、罗剑立马停住脚步。老贝急切地往后张望,看见静的右脚陷进了泥坑里。老贝用力地把静从泥坑中拉出,只见白白的细腿此时变得黑不溜秋。静哭喊着要回去,老贝把自己身上的外衣脱去,擦拭掉静腿上的污泥。看着静塌坐在地上,老贝无奈摇头,背着静一边哄一边前行。“咯噔”罗剑迟疑的停住了脚步,后面的老贝背着静许久跟了上来,看着停步的罗剑,问道“怎么了?”罗剑疑惑的说“不清楚,好像踩了什么东西了,但是泥土覆盖了表面,看不清是什么东西”老贝给了罗剑那件脏乱的外衣,说“擦掉泥土看看”罗剑便拿过外衣,擦去那层厚厚的泥土污渍,直至擦去全部污渍,罗剑猛然惊吓的把手中物品狂丢出,惊恐地说“是骷髅头”老贝和静都大吃一惊。罗剑立马叫住了前面的依依,惊慌地说“依依等等,我们刚刚看到骷髅头”依依停了一下脚步,不管后面的人,又往前走去”老贝吃惊的看着罗剑“你这朋友怎么这样!”罗剑无奈的说“我们先跟上去再说吧”

只见三人吃力地走着这条泥逆的上坡,看着坡顶上站着依依的身影,不一会三人也都来到了依依身后,依依阴笑的说“你们到了”三人大为吃惊,依依的声音仿佛变了似的。罗剑大步跑到前面去看,顿时心头一震,只见前面是一片古旧、破乱的坟地。一阵冷风吹过,吹起地面上残破、碎末的纸钱,不时有鸦群围立在墓碑之上,发着“呀--呀 --”的声音。罗剑看着眼前这片景象,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惊恐地说“依依,你怎么带我们来这?”

依依长长的头发遮住面容,阴冷的笑着说“哈哈哈,这里是我家...”罗剑惊恐万分的朝着依依的脸上看去,突然一阵狂风吹过,吹起依依披着脸上的头发,只见一张半边腐烂的脸,凸出的左眼大的吓人,腐烂的皮肤上布满一个个绿色的血泡。罗剑恐惧地塌坐在地,见罗剑塌坐着,老贝和静立马急切地问道“怎么啦?”此时女孩转过身看着老贝和静,原先那张美艳动人的脸,此刻已经变得丑陋、腐烂不堪的脸,绿色的血泡破出来的脓水,将整张脸染成绿色。露出一排血红的利齿,伸出手上修长的利爪,狂奔老贝和静二人而去。老贝和静看到依依变成了女鬼,无不心惊胆寒,正欲往回跑。

老贝惊吓一失足,从坡上跌了下去,被尖利的毛竹节刺穿了心脏。静看到老贝被摔死,顿时抱头大哭,罗剑见老贝惨死痛哭流涕。而女鬼此时从背后走来,静刚缓过神来一把被女鬼掐住脖子,埂咽着喘气。罗剑见状忙哭求道“放过她吧”女鬼见状反而笑的更加阴冷,“扑哧...”女鬼的利爪刺穿了静的胸膛,从中取出大肠,静当场昏死过去。罗剑见状泪不成声、两腿麻木无力,瘫坐在地起不来,女鬼转过身冷笑地对着罗剑说“轮到你了...”罗剑听状立马晕过去了。

第二天,天渐明。罗剑透过亮光吃力地睁开双眼,顿时一惊猛的摸着自己全身,“我还活着!我还活着?”罗剑急切的哭喊着,猛然发现自己竟然睡在了坟地的石棺上,全身无衣物。罗剑立马起身“老贝、静...你们在哪儿?”罗剑疯狂的呐喊着,边走边寻找他们的踪迹,这时一滴水滴在罗剑头顶,罗剑往头顶一摸,竟然是血,罗剑猛然往头顶上看去,只见静高高的悬挂在竹端上,挖空的胸膛悬下来一条条大肠,眼睛死死地盯着地上。罗剑悲恐交加,拖着麻木的脚往山坡下走去,只见坡下的竹节上老贝被狠狠地刺穿了,容貌扭曲而恐怖。罗剑见状惊恐地塌在地上,不一会立马拖着没有知觉的双腿急欲离开...

不久罗剑来到了竹林口,发现边走身上就越发瘙痒,不久身上全长满了绿色的血泡,罗剑见状崩溃的坐在地上,悲痛的哭泣着...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