碟仙转圈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0 11:27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碟仙转圈 学校假日的前一个晚上,宵夜后,舍友们不知怎么的都不想睡。
短篇鬼故事:碟仙转圈

学校假日的前一个晚上,宵夜后,舍友们不知怎么的都不想睡。

"反正明天没上课,大家又不想睡,我们来玩碟仙!"其中一位舍友,灵,提议道。

"好啊!"其他舍友盈和煦同意。

四个人里只有我没出声,她们齐齐看向我。

我从小阳气就不足。平时清明节还是七月,我都会很虚弱。如果运气不好,碰到这种东西,哪怕只是靠近都好,我就会生病,而且会病很久。

虽然我妈不是很相信,但是还是不准我碰这种东西。他们所说的那些招魂游戏我也想玩,只是因为体质原因,所以每次都玩不成。

关于这件事,我没跟任何人提起过。我只是说,我对这些没兴趣。

"要玩你们自己玩...我不玩...我去洗手。"我起身到卫生间。

"真的不玩?"灵说。

"...不玩..."我关上卫生间的门。

我关上门后,我知道她们马上就开始玩了, 那些东西仿佛在等着她们, 很快就请到了。因为我感到呼吸不是很顺畅。在里头的我,听不清楚她们说了什么。

待我出来时,只不过过了几秒的时间,我看见碟子不断在疯狂旋转,她们的手指在碟子上也跟着碟子旋转。

"怎么会这样?你们到底问了什么?"我慌张地问,毕竟宿舍的传闻也听过不少。万一......

"你们是不是问了不该问的问题?"

"没有啊!"她们齐声答道。

"…它已经转很久了...怎么办?"熙害怕地说。

我看着不停旋转的碟子,我感觉不到怒气,它应该不是生气。

不是生气,那是什么?

"你们谁到底问了什么?!"我即生气又害怕。万一要是真的发生什么事,那就很难收拾了。

这时灵才缓缓说道:"我只是问它最多能转多少圈,它就这样了..."

看着不断疯狂旋转的碟子,脑子实在没有一点头绪。

“你帮帮想个办法啊!我的手就快脱臼了……”盈说道。

“……我不玩了……救我……”熙在这时候哭了。

我本来脑子就乱了,现在她一哭,我更想不出什么来。

我环顾宿舍四周,我没有发现任何的灵体,但我感觉到灵气,而且不是很强。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个小孩。是没有怨气的小孩。

它应该躲在某个我们不常注意的角落。

我试着镇定地对她们三个说:“你们刚才是谁叫它转,就谁叫它停下来。”

那灵体应该是不想让我们看到,故意躲起来。既然我找不到灵体,也只好用这个方法。

她们三个护看对方,最后灵对着碟子说:“请你……请你……停下来……”听得出灵的声音微微颤抖。

碟子仍然没有停下。

“请你…停下来……”灵又重复了一次。

那碟子还是不听使唤。

我只能傻傻地看着她们,什么也做不到。

碟子不停,我也不能做什么。

“……它不听,怎么办啊……”熙哭得更激动,手指就快离开碟子。

“你不要离开!”盈没熙那么慌:“……你一离开,我们就会有事。”

眼看局势不能收拾,我站起身探索宿舍周围。

“你干什么?”灵不知道我有这特殊体质,自然不明白我要干什么。

“都是你!要不是你就不会发生这种事!都是你!”熙边哭边怒骂灵。

“我哪知道它不会停下……发生这事我也不想啊……”

她们在那里发起战火,我就在无意间找到了那灵体。

它躲在角落的垃圾桶里。要不是听到它的笑声,还真是很难发现。垃圾桶里的垃圾熙就在晚餐后拿去倒了,垃圾桶里只剩下刚刚吃宵夜时的。

我站在垃圾桶旁,不敢太靠近看它。因为我现在都呼吸不顺畅,我怕我走过去我会憋死。它还小,不会控制自己散出的灵气。

它微微抬起头,只露出一双眼睛。它能挤进垃圾桶里,体型一定不大。

我转头看了看她们,又看看那小孩。我不知该怎么开口。跟灵体,跟她们,都一样。

我长这么大,没跟灵体说过话。奶奶说,如果可以就避免跟它们说话。因为要是它们知道我看得见它们,我会惹上麻烦。

有些灵体,不想人类看见它们,它们会用尽办法阻止人类看到它们;有些灵体需要人类帮忙,也会用尽办法得到人类的帮助,然后再回报人类。不过那过程中,那看得见它们的人类会很麻烦。

不过,两者对我来说,都是麻烦。我知道我很坏心,为了自己,拒绝帮助‘人’。

所以每次有灵体,我就会离它远远的。只是,这次不一样啊!她们是我的朋友,我应该帮帮她们。虽然是她们活该。

她们的战火越来越烈,我也越来越紧张。我用力地吸气呼气,尽量保持着呼吸,慢慢走过去。

三条人命,就看我了。如果我不幸有事,可是至少她们活着,牺牲一条命,救三条命,这场赌注,值得。想到这里,我觉得我把自己想得伟大了点,差点把刚才的宵夜吐出来。

我走近它,说:“小朋友……你来这里干嘛?”

我第一句竟然是这句。它会来当然是她们请它来的。我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

那小孩缓缓转过头,瞪大眼睛看我。

好难呼吸。我心想。

我看着它,它也看着我。看着它那圆滚滚的眼睛,好像随时都会滚出来般。我努力地保持呼吸。我感觉头昏昏的,快缺氧了。

我们就这样大眼看小眼对看了好几秒。她们还挺长气的,到现在还没吵完。

“你……”它露出整颗头,歪头看着我。

它的头好像歪过头了,要掉下来了。我倒抽一口气。

“……看得见我?”它嬉笑。

我微微点头。我受它的影响,不敢把头点太用力,怕会掉下来。

它听我这么说,好像很开心。

我有点怀疑我是不是看错,它其实是人不是灵体。而我头昏是心理作用。

因为它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单纯的小孩。虽然它长得令人看了会心寒的样子。

不过这想法我很快就打翻了,因为它的头真的太超出人类的极限了。

它把头直起,转头看她们,指了指她们,对我说:“……我来看我妈妈……”

妈妈?!

我心里咯咚一响,我感觉我快不能呼吸了。她们什么时候……怎么我不知道?

我调理好思绪,对它说:“……哪……哪个?”

它仍然笑着看还在吵的她们,:“左边那个。”

左边。是盈。

不会吧?盈什么时候做出这样的事?它是来报仇的吗?

可是,怎么它没怨气?

“……它们说她是我将来的妈妈。我很快就可以投胎了。”它说得很开心,可是我快神经错乱了。

很快投胎?将来的妈妈?也就是说盈……不可能!盈虽然有男朋友,但应该不会做出那种事,而且她的男朋友看也不像那种人,不可能会做出那种事。我们就快毕业了,如果盈发生那种事的话,就不能毕业了,就拿不到毕业证书了……

我听着想着,我感觉我的魂好像悄悄飞走了,脑子一片空白。这到底什么情况?

“喂……算了吧!你看翼,吓成这个样子,好可怜……”盈说。

“……对啊,好像太过火了……”满脸泪痕的熙笑说。

灵看了看蹲坐在垃圾桶旁失魂的翼。

“好吧,就算了!这么不经吓!”灵不好气地说着,手指离开了碟子。

灵走过去,推了推她,说:“喂……喂!翼!”

我顿时回过神。

是灵。

“我们跟你开玩笑的……”熙说,“……我们没请到……”

没请到?!我的脑感觉被炸开。

那刚刚只是演戏?她们三个不去拿金马奖真是浪费!尤其是熙,应该颁个最佳女主角奖!

“……对不起啊……本来是打算只是吓你……没想到你真的吓到了,还……”盈和熙边收拾边说。

那,这小孩是……我顿时懂了什么。我看着盈,心里有说不出的感受。要不要跟她说?我又看看那小孩。它对着我笑,心寒的笑。

“垃圾桶有什么好看的?”说着,灵要把垃圾桶拿走。我赶忙捉住,不让她拿走。

她对我的举动感到奇怪,说:“怎么了?这么小气啊……对不起啦,我不是故意的……”

她不懂为什么我要捉着垃圾桶不放。

那小孩正看着她。

“你要啊?那给你……垃圾桶也要,果然,怪胎……”灵走到床边整理床。

盈对着灵阴阴地说:“你糟了……你把她给吓傻了……”

“去……她才没那么容易傻……”说着,她玩着手机。

我不知该怎么做,我缓缓起身走到书桌。

“翼,对不起啊……把你吓着了,你一定很生气……你可以骂我们的……”熙说。

“……没……没什么……”我说。

我不得不去想那小孩。

这时盈的手机响起。

“喂……是吗?好,我马上下来!”盈高兴地挂掉电话后,匆匆忙忙地换了件衣服。

“这么晚,你要去哪里?”灵好奇地问。

“雄说要带我出去……”说着,拿了背包就要出去。

我的心顿时咯咚的声音。

同时,那小孩就在她身边。

我叫住她:“都这么晚了,不能明天再去?”

她犹豫说:“……雄都在楼下了,而且我也说下去,没理由要他回去吧?”

“人家要去约会,怎么能阻止人家呢?”盈说。

我怔怔的看着那小孩,它在对我高兴的挥手。

“……放心啦……我会很快回来的……钥匙我有!我走啦!”说着,出去了。

盈走后不久,熙对着灵问:“灵,你的手酸不酸?”

“不会啊……你手酸?”看她还能玩手机,就证明,她的手真的不酸。

“就是不会酸所以才奇怪嘛……”熙说:“……对了,翼,你今天没打给你哥,你哥没找你吗?”

“没……”说完,我爬上床,背向她们。

几个月过去了,某天盈哭着说她怀孕了。

我知道。

我有预感,那给我感觉单纯的小孩很快就会变得不单纯,而且是个有怨气的婴灵。

那天晚上她们是请到了。但是,她们请到的,是请不走了。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