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鬼事之胡同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0 11:20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京城鬼事之胡同 本人今年25岁,当兵退下来分了一份国营工作,国营养闲人,没事我就爱在网上看恐怖小说。这不,怕什么来什么。这事儿还得从那天我们哥三喝酒说起
短篇鬼故事:京城鬼事之胡同

本人今年25岁,当兵退下来分了一份国营工作,国营养闲人,没事我就爱在网上看恐怖小说。这不,怕什么来什么。这事儿还得从那天我们哥三喝酒说起

那天是周五,因为我们的休息制度是六日休息,所以一般周六不值班的话,晚上就叫上几个哥们一起喝点,日子过的也是舒服。喝酒的时候发生了一个插曲,我那哥们喝酒喝多了,吐了,其实这事也不是什么大事,谁没喝酒吐过阿,就给他拉边上胡同一街角去了。对了,我们喝酒的地就是路边,烤串啤酒。过了一会,我估摸着那小子吐的也差不多了就打算去拉他过来。可事就发生在这了,我顺着胡同往里一看,这小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身后站着一人,也不说话就那么直直着站着,我哪哥们在哪扶着墙也没动静。我心想这怕是碰到抢劫的了,看大嘴喝多了好下手,大嘴就是现在扶墙那哥们。我这当时也是喝的有点晕乎,从胡同边上拿起块板砖就过去了,这越走越感觉不对,那贼也不动手就那么直直的站在大嘴身后盯着他,刚离得远,这一走近发现这贼一身白衣,因为我站在他们身后,看那贼留着长发都到后腰了。

妈的,别是碰上脏东西了。这人呐越碰到这种神啊鬼啊的事就越爱往哪想,我这脑子里立马就冒出了以前看过恐怖电影里的桥段,配合当时那诡异的气氛。漆黑的胡同,大嘴扶着墙不说话,身后站着一穿白衣服的女人一直盯着他,而我……那一板砖站这俩货身后,说真的,当时脑子真是翁一下,这酒立马就醒了,汗毛都竖起来了。

就在这时,大嘴忽然动了,晃晃悠悠的转过身来,正好就和那女人四目相对,不过他好像完全没有感觉到这女人似的,倒是看到我了,冲我嚷嚷到,阳子,在那干戳着干嘛呢!就朝我走了过来。各位看官咱别忘了这白衣女人还在大嘴前面呢,大嘴是直接就穿过去了,对,跟那女人面对面穿了过去。当时我就慌了,立马扶着大嘴就往胡同外面走,这后背当时就被冷汗给弄湿了,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就感觉这只要一回头,我和大嘴这命怕是就搁着了!大嘴这小子不知道后面还有这出戏呢,还跟我这嚷嚷着回家继续喝,我心想,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我也就跟着大嘴一边嚷嚷互相这搀扶往胡同走,这条二分钟走完的路居然让我有了一种度日如年的感觉。

你俩胡同里搞基去啦!刚出胡同一起喝酒的猛子就对我们吼道。猛子,人如其名,一米八的大个,以前学过武艺,一般解决办法他都用拳头。

回到饭桌,猛子看我的样子对我说到,怎么了这是?别提了,刚才看到脏东西了,大嘴你丫刚才没感觉到什么不对的地,当我回头看大嘴吓了一跳,这小子跟我一样脸色发白,一头的冷汗。无力的对我说到,你丫才来阿,我他妈刚从吐的时候就看到那东西了,看到你过来闭着眼朝你走过去的。

你俩说什么呢?猛子看我俩的样子也急了。

刚才大嘴被脏东西缠上了,我把刚从胡同里的经过跟猛子说了一遍。猛子这时也是吓得不轻,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一旦出现怎么让人受的了。猛子听完往胡同方向望了望扭头对我和大嘴说到,这么邪阿,明天我陪你俩去趟八大处求个平安符吧,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嘿,这位兄弟说的对,那胡同可是挺邪的。这时,边上桌一位50多岁左右带着花镜的食客突然凑过来说到。

我们三正心有余悸的说着刚才的经过,这位爷忽然这么冷冷的来一句吓了我们一跳。这才扭头看向他。听您这话好像知道这其中的事,您老受累跟我们讲讲。大嘴刚从刚才的惊吓中回过神来,连忙问道。

那食客摇了摇手说到,我原先也是住在这胡同的,这半夜经常出现女人小孩的哭声,有时喝醉的人着了道死在里面的也是有的,这离菜市口不远,听说以前砍了人把尸体存这,就跟那……那叫什么来着,哦对,驿庄是的,后来改革开放扩建我就在这安了家,以前这老出事,后来这胡同改了好几次名,政府还参与进来了呢。咱北京为数不多的邪性胡同就有这条阿,得了,我也不多说了,各位保重,这弄的我都渗的慌。

跟那食客告别之后,我和大嘴,猛子约定明天一起去八大处求求符,烧烧香,也算图个安心。可谁又能想到这后来发生的事呢。各位看官,预知后事详情,请听下回书中为您慢慢道来!

上回书说到我和大嘴,猛子胡同遇鬼,一位不知名的食客跟我们道出了原有,猛子提起我们哥三去趟八大处,烧香求符也算图个安心

一大早起床,简单的洗漱了一下,我就草草的出了门,给大嘴和猛子去了个电话,发现他俩也是早就起来了,看来这哥俩昨儿晚上也是睡不着,开着我那辆二手夏利就直奔大嘴家了。路上无话,到了大嘴家楼下,看到这小子和猛子早就在门口等着我了。

这哥俩顶着个熊猫眼进了车里,大嘴嘟囔了一句,终于能踏实睡一会了,就去找周公去了。猛子还好,毕竟也是练过武的,对我说到,我一大早就找着小子来了,诺,阳子你先吃点东西,我和大嘴刚吃完,说着把手里还热乎的豆汁焦圈递给了我。我也没客气都是多少年的兄弟了,边吃边对猛子说到,你说这灵光寺靠谱么,要是求的符不管用我看咱哥三可就瞎了。

猛子打了个哈欠对我说到,昨儿我上网查了,这寺得有1200多年了,说不定比那女鬼岁数都大,哈哈。

猛子就是这样,有些天不怕地不怕,我心想多亏是我昨儿晚上去看的大嘴,要是猛子去了,说不定真得和那女鬼干上一架。

开车大于一个半小时,我们哥三就到了这位于石景山八大处的灵光寺,还别说看着这座三面环山的寺庙还真有那么点佛光普照的意思。就在我想感慨两句的时候,大嘴这小子拍了拍肚子说到,一会求了符,咱得吃点斋,嘴爷也得随随风俗是不?

边上的猛子没理胖子,自语到,这的舍利塔很出名,一会得去看看。

得得,二位爷,你们忘了咱昨儿还被女鬼缠上了,今儿这可不是旅游观光来了,我无奈地对着这俩货说到。

别介,嘴爷昨天是喝多了有些萎靡才着了那女鬼的道,今儿我就弄丫个二罪归一。

就这样我们哥三一路聊聊侃侃地进了寺庙,最可气的是猛子这小子居然把大嘴刚才吹牛的话当真了,一副今晚好好干一架的样子。

还别说这灵光寺不愧是1200年的古寺,光这的佛牙舍利塔就全国独一份,我们来的早,现在早上八点多种,寺庙没什么人,路上几个小和尚打扫着地面的落叶。

我和大嘴,猛子拜奉了释迦牟尼的佛牙舍利塔后决定先去找方丈去问问女鬼那事,跟小和尚打听方丈在哪,却听小和尚说方丈正在闭关,只好去烧烧香求个平安符,谁知道大嘴这小子居然偷偷摸摸的跑到了人家寺庙的里面,因为平时不开放的原因,也是没有小和尚看守,我们哥三居然在偌大的庭院中迷了路。

大嘴这时也没有了往日的威风,拍了拍肚子坐在地上对我和猛子说到,你俩说这破庙建这么大干嘛,简直是浪费土地,哎哟,嘴爷现在可是腿肚子抽筋,走不了了!

我和猛子也有些无奈,总不能打电话报警说我们偷偷进了人家的古庙然后迷路了吧……那可是丢人丢到姥姥家去了。

我正想着怎么出去的时候,猛子忽然拉住我和大嘴躲在了一面墙后,还没来的急问他,二个小和尚端着饭菜过去了。

我和大嘴,猛子很默契地慢慢地跟着俩个小和尚打算看看他们去哪,跟着他们应该出去不是问题,经过了几个拐弯路口后,居然跟丢了,就在我们四处找着出口的时候,一扇古香古色的木门里穿出了一声佛号,三位施主,既来之则安之,如有凡尘中的不解,老衲应该可以帮助到三位施主。

我们哥三面面相觑,这他妈难道还真误打误撞碰上高人了?推开木门,是一间四合院似的禅房,一个老和尚端正的站在门口,看到我们推门进了,老和尚略微皱了皱眉对我们说到,三位施主看来是碰到了一些麻烦,阿弥陀佛,还请跟老衲进来一叙吧。说完转身走进了正屋。

我和大嘴还有猛子互相看了看,猛子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大嘴则是对我和猛子说道,来都来了,跟老和尚聊聊也是缘分。

我点了点头对大嘴和猛子说道,这事跟老和尚聊聊说不定是个转机,咱们来这不就是为了安心么,走吧。说完,我率先走进了老和尚刚才走进的屋子里。

屋子不大,但是显得很是整洁,墙面上挂着老旧的照片,是一位年轻的小伙子和老和尚的合影,不过我注意到的是那位照片上年轻人的眼睛,竟然让我入了神,周围变得祥和安静,仿佛现在我置身在自己的世界里。

阿弥陀佛。三位施主请坐。老和尚的佛号让我回到了现实,回头看看大嘴和猛子,竟然也是跟我一样的反应,看来也是被那照片中年轻人的双眼带的入了神。

照片中的年轻人是老衲的师弟,法号敬真。三位施主怕是招惹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正常人是不会被我那师弟的双眼……老衲法号常藏是这灵光寺的主持,还请三位施主跟老衲道出心中之事。

我们哥三一听这老和尚原来是主持也是吓了一跳,大嘴嘴快,把我们三昨晚喝酒碰到的事跟主持说了一遍。

常藏看了看大嘴说到,这位施主可曾佩戴过什么古物,按理说昨晚施主恐怕……

老和尚还没说完大嘴就拍了拍脑门说到,原来这玩意还真管用阿,还以为是地摊货呢。说着便把手腕上一颗被红线穿过的木头珠子摘了下了。

我仔细看了看,珠子不大起眼,上面歪歪扭扭刻着几个符合,珠子已经是被大嘴揉的包了浆,看不出原有的符号的样子了。

常藏拿过大嘴的珠子看了看,递换给了大嘴,施主一定是被这颗禅珠救了性命,它被我们佛门中人开过光,又扭头看了看我说到,这位施主身上带有一股正气,而且命又太硬昨晚自然没事。

猛子这时对常藏说到,住持照您这么说我那兄弟俩是不是没事了?

老和尚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道,三位施主确实是没事了,但是如果让这妖孽继续害人确实不可,还请三位施主带老衲前去。

我对大嘴和猛子说到,昨儿晚上要是大嘴没有这珠子肯定就着了道了,以后这娘们肯定还得祸害别人,大嘴猛子,你俩一会回去,我和主持去解决了那娘们咱三在痛痛快快喝一顿。

猛子忽然拍了一下桌子嚷嚷到,阳子你他妈要是在说这种废话就程早滚一边去,让兄弟去面对危险自己躲起来我王猛还没干过这种破事!

得了得了又不是什么大事,今晚一起去,咱哥三多少年了。别整这些虚的。大嘴拍了拍自己的胖肚子说道。

看着这俩从小一起胡同乱串,到现在20多年来还一起的铁杆兄弟,我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对他俩说到,好吧,那今晚咱哥三灭了那娘们在好好喝一顿。

三位施主莫要慌乱,我这里有三个辟邪保平安的禅珠,你们挂在身上,可保平安。说着从桌子的抽屉里拿了三条用红线串过的禅珠,递给了我们。

大嘴嘿嘿笑道,这珠子跟我那差不多阿,这回还算是收获颇丰

简单的在灵光寺吃了些斋饭我,大嘴,猛子还有住持在我那辆二手夏利的带领下直奔菜市口,奈何周日回京人太多,堵堵停停的下午才到。

大嘴一下车就嚷嚷着喊饿,中午吃的那点斋饭确实没有多大油水,我和猛子还好,倒是住持看来也是没体验过我这样的马路插队高手,也是弄得无精打采,我一看这架势也别直接抓那倒霉娘们去了,最牛逼的都蔫了,还是去祭奠下五脏庙补充点油水吧。

常藏住持要不咱们先找个地休息下恢复些体力在去抓那娘们哦不是,那女鬼……这事还是得问问正主才成。

阿弥陀佛,现在正直黄昏,怕是也找不到那妖孽,还请施主带路。

大嘴这时插嘴到,得了就前面那东来顺了,嘴爷请客随便吃。

我这一听差点没忍住笑出来,亏这大嘴想的出来,让灵光寺的住持去东来顺吃涮肉,我飘了眼住持,也是一副尴尬的样子。

得了阿,吃高兴了你在喝点咱还干不干正事了,附近有家豆腐宴做的不错,就去那了,说完我也没等大嘴发牢骚直接发动汽车。

一下车我们也不理周围人异样的眼神直接进了包间,住持也是,出门也是那身行头。就在我快被大嘴肚子发出的声响弄得忍无可忍的时候菜终于一一上桌了,我和大嘴猛子也是饿坏了直接开吃。香椿豆腐 拌豆腐皮丝 小葱拌豆腐 酱豆腐。红烧豆腐 麻婆豆腐 锅鎉豆腐 炒豆腐 香煎豆腐 醸豆腐 辣椒炒豆腐。还别说,这一桌豆腐宴确实对得起这宴字,吃的我们哥三心满意足,只是住持简单的吃了点凉菜和炒豆腐就在那喝茶养神了。

我这一看表都九点半了,赶紧对大嘴和猛子说,喂,哥俩别吃了,办正事吧。

大嘴抹了抹嘴说,得了,你嘴爷恢复元气了,一会看我……

大嘴还没说完猛子就给了他一下,又是二罪归一那套吧。没事多读点书,别老那两句。

大嘴呵呵一笑对猛子说到,嘴爷就是没想上那什么清华,北大,都被我给推了。

我赶紧打断这哥俩毫无意义的乱堪对主持说到,常藏住持您看咱们现在出发?

恩,现在这个时间那妖孽不能使出全力,施主咱们现在出发正是时候。

一路无话,这时候大街上也没有什么人,我们哥三带着常藏住持小心翼翼地进了胡同,刚进胡同,常藏一把拦住了走在前面的猛子对我们哥三说到,各位施主切记一会不要慌乱,老衲一会自有定夺。

胡同不大,俩人并肩走已经是挤的不能转身了,因为怕走前面一会耽误住持,所以住持走在前面,我跟着住持身后,大嘴猛子断后的阵势。伴着月光我们四人慢慢地走到了昨天我和大嘴遇鬼的地方,住持左右看了看,忽然盯着前方不远的一扇木门,快步走到门口推开木门。就在木门推开的一霎,一股寒气直奔我们四人而来,虽说现在已经入秋,但是这股寒气绝对不一般,带着一股腐臭味奔我们而来。住持随意地挥了挥手说到,不好好投胎做人,却在这里害人,我佛慈悲,若你有心悔改我可以帮你,阿弥陀佛。说完那股寒气也消失地无影无踪。

我和大嘴还有猛子陆续进了那间屋子,里面面积挺大,有个院子种着几棵大树,前面还有几间屋子,看样子也是很长时间没有人住了,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很是破旧和诡异。

老秃驴,竟然找到这里了!昨天还不如杀了那胖子和他的朋友,哼,这下好了,你们都死在这里吧!院子周围忽然发出了不男不女地声音。

前面正对着我们的屋子忽然大门大开,只见里面坐着一位女子,一身白衣正背对着我们照着一面铜镜在化妆。婀娜的身材显得很是妖艳。

大嘴扭头跟我说到,咱这不是私闯民宅了吧,人家小妞家里好好化着妆呢,咱就这么闯进来不合适吧?

我阴沉着脸看着那女子对大嘴说道,你看那娘们不眼熟么,昨儿晚上刚见过就忘了?

大嘴忽然失声道,我操!这他妈就是那玩意,我……

没继续理会大嘴,因为我发现这四周除了那女鬼尽然还有很多红着眼睛的东西躲在黑暗中盯着我们。

住持也感觉到了周围的动静对我们哥三说道,不好,这妖孽养了很多腐尸傀儡,我去速速消灭那妖孽,各位施主记得老衲给你们的禅珠。说完向着那女鬼化妆的屋子里就冲了进去,借着月光我看到那女鬼缓缓转过身来,竟是个纸人,刚给自己脸上化好粉红色的腮红,显得诡异十足。

住持前脚进屋,后脚木门就砰的一声紧紧关上了,这声砰就像一个信号,院子四周红着眼睛地怪物动了起来,周围逐渐被腐臭味掩埋,这些怪物一身黑衣,身体已经腐烂,牙齿也因为嘴唇的腐烂而露在外面,一颗颗尖锐的獠牙滴着黑色地粘液向我们慢慢走来。

我操!这他妈就是丧尸吧,这回总算见到真的了,咱这北京城可真是卧虎藏龙阿!!大嘴瞪着那双本来就不大的眼睛嘟囔着

我悄悄试了试刚才我们进来的木门,果然已经是纹丝不动,看来只有拼一把了,我攥紧了拳头看了看我们三人中战斗力最强的猛子,这家伙也不知道从哪抄出个大棍子握在手里一副准备开干的架势。

忽然刚才住持进去的那间屋子爆发了一阵妖艳的红光和残烈地吼叫。那些傀儡像是听到了什么信号一样向我们冲了过来。

大嘴拿着板砖拍翻了一个冲过来的傀儡对着我和猛子吼道,拼了!

猛子也不说话,棍子抡的呼呼大响,把冲过来的傀儡打翻了好几个,每一个都是脑袋开花流出了绿色粘液,

大嘴小心!我抽出甩棍对着大嘴身后的傀儡地喉咙就是一下,然后一脚踢翻。

我操,老和尚还没解决阿,还说带着禅珠,带这玩意也没有用阿!大嘴手上的板砖已经不知道丢在了哪里,我们三人随着体力的消耗慢慢地围成了一个三角,背靠着对方已经是等着这些傀儡冲上来拼命了。

就在我们哥三等着被这些傀儡撕碎的时候,忽然一阵佛光从住持跟女鬼搏斗的屋子里照耀出来,慢慢散漫整间院子,那些傀儡被佛光照耀后化成了一摊黑绿交加的汁水,我和大嘴,猛子不顾地上那些恶心地汁水,虚脱地蹲在了地上。

住持走到了我们面前,脸色也是苍白,对我们内疚的说道,各位施主,实在是老衲的过错,没想到这妖孽圈养了这么多的傀儡,多亏了各位施主,要必然他日成了气候也是麻烦。

我们没有理会住持的话, 我和大嘴还有猛子互相看了看对方,哈哈大笑了起来,里面有活下来了的喜悦还有兄弟之间的友谊豪气。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