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谷奇谈之鬼嫁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0 10:36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诡谷奇谈之鬼嫁 第一章 荒村婚事 这个世界上面有着各种各样的习俗,良好的,荒唐的,诡异的,而鬼嫁,莫过于是最恐怖可怕的了。
短篇鬼故事:诡谷奇谈之鬼嫁

第一章 荒村婚事

这个世界上面有着各种各样的习俗,良好的,荒唐的,诡异的,而鬼嫁,莫过于是最恐怖可怕的了。

那是一年秋天,秋风萧瑟,万物枯竭。而就是那一年的秋天,成为了周天辰心中永远难以抹去的梦魇····

那年秋天,作为小说家的周天辰来到了那个小镇,他来为自己的小说寻找素材和灵感。而一进村,他就看到了无比诡异的一幕。

那时候是个晚上,可整个小镇却灯火通明,全都被灯火的光给笼罩住了。

而在一片灯火的簇拥中,却是几个男人抬着一个大红花轿。花轿里面的新娘,却是无比的诡异。

一张俊秀的脸被涂抹的煞白,朱唇如饮血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周天辰向身边的一个老人问道。

老人的脸上写满了虔诚,仿佛他们是在从事着古老的仪式,“是鬼王娶老婆了。”

“鬼王娶老婆?难道新娘是那个人?”

“正是。这是我们这里的习俗,你一个外来人,就不要多问了。不然鬼王发怒,你就惨了。”说完那老人头也不回的走了。

忽然,那女子像是疯了一样的在花轿里面大喊:“你们都得死···哈哈哈哈···”

她的样子像是发怒的母豹子,疯狂而残忍。那几个轿夫也被惊了,瞬间手足无措。

“放肆。”一个像是村长的老人大声呵斥道:“不想嫁也由不得你不嫁,这本来就是你应该做的。”

“哈哈哈,你们都得死,都得死···”女子不理会老人的呵斥,仍旧兀自大声叫嚷着。

这场景让周天辰感到不寒而栗。

晚上的时候,周天辰寄宿在一个老人的家中,老人慈眉善目的,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她看着外面的月亮叹息说道:“可怜秋雅这个丫头了。”

“怎么了?”周天辰瞬间来了兴趣:“为什么这么说?到底什么是嫁给鬼王?”

“哎··”老人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嫁给鬼王是我们这里独有的传统,但是那是十分残忍的事情啊。”

周天辰更加好奇了:“能不能详细的给我说说?”

老人的眼中泛出了一丝泪光:“造孽啊。那是很多年以前的事情了···”

那是一个古老的故事,老人一字一句的讲述给了周天辰听。

在很多年以前,这个村子曾经有过一次的干旱,在以农作物为生的村子来说,这可谓是灭顶之灾。

干旱了很久之后,忽然狂风大作,下起了暴雨。这本是好的事情,可谁知道一刹那天际又像是被血染红了一样。

后来天际又出现了一团如乌云般漆黑的东西,那东西渐渐的逼近了稻田,一看那竟然是铺天盖地的蝗虫!

那些蝗虫简直就是来自地狱的,就连人,似乎也可以成为它们的食物。

就在众人绝望之际,一个道士出现了,他说是众人无意得罪了鬼王所以才会如此。要想平息这次的灾祸,只有把女子献给鬼王做妻子,才可以避过一劫。

而具体的方法就是将那个女子绑在竹林,活活风干!

“天啦,世界上面竟然会有这么残忍的事情!那为什么没有人管管呢?”

那老人叹了口气说道:“我们这里这么偏僻,谁会来管管?”

说着便看向了外面的月亮,陷入了沉思····

夜晚的时候,周天辰久久不能入睡,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想起那个女子的样子来,他决定在第二天去竹林放了那个女子,然后想办法带她离开这里。

可他还没有来到竹林村子里面就发生了诡异的事情。

第二章 村长的死

他们都在叫嚷村长死了,全身上面都是窟窿。周天辰靠近一看,果然恐怖至极。只见他浑身上下全是大大小小的洞,而在洞里面,还有着各种各样的虫子。

那些虫子在里面张牙舞爪,好不狰狞,仿佛是在向众人示威。

“这···这···这怎么回事?”其中一个村民被吓得连话都说不好了,直直的盯着那具血淋淋的尸体,不住的发抖。

周天辰蹲下来仔细看了看那具尸体,随即问道:“这些虫子你们都见过吗?”

“见过。”其中一个胆子比较大的村民说道:“在后山的竹林。”

“竹林?就是鬼王妻子所在的那篇竹林吗?”

众人点了点头。

周天辰的目光瞬间眺望在了那篇竹林,半响才开口:“我们去那里看看吧。”

那里一直是这个村子的禁地,众人一般是不敢过去的,瞬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没有一个人敢动一步。

“我觉得村长的死一定和那片竹林有关系,如果我们现在不去的话,到时候死的人可能更多。”周天辰面色凝重的说道。

众人这时才动了动自己的脚,想着竹林走去。

竹林阴森森的,像是被万千的冤魂笼罩住了。而在那些竹子上面,绑着无数的枯骨,甚至还有的,是干尸。

“啊···”忽然有人大叫了起来:“秋雅的··秋雅的···秋雅怎么会···”

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捆绑秋雅的那根竹子上面,本应该还活生生在上面的秋雅已然死去了。

她的死相无比的诡异,整个五官都挤在了一起,全身上下都是窟窿,而在窟窿里面,还有着各种各样不知名的诡异小虫。

“怎么会这样?”周天辰也震惊了,写过很多悬疑小说的他,都未曾见过如此可怖的一幕。

“难道是···”当时的一个轿夫忽然开口了:“难道她得罪了鬼王···所以鬼王报复来了!”

得罪鬼王?这个说话多么的荒唐啊,周天辰怎么可能会信呢,他觉得这一定是人为。

“我想应该不会,这个世界上面哪里有什么鬼王,都是人掰出来的。”周天辰一脸冷静的说道。

其中一个老人突然说道:“那当时我们祭奠了鬼王之后,为什么蝗祸就停止了呢?”

一时之间,周天辰也说不出为什么了。但是多年来接受的教育告诉他,这个世界是没有鬼的,而这一切,也不可能是鬼作的。

晚上回到家中的时候,他仍旧在想着这一切,到底是谁做的?绝对不可能是鬼王做的,这个世界是没有鬼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一起谋杀发生了。

第三章 被杀的轿夫

李大壮是当时四个轿夫之一,此刻他脑海中不断回旋着秋雅的那句:“你们都得死···”现在村长已经死了,秋雅也死了,难保下一个死的不会是自己啊。

其实他们送过很多人上山,但是敢大喊大叫的,就只有秋雅一个女人而已,他不禁在心中怒斥起了秋雅,他认为这一切都是秋雅害的。

“臭三八,要是你不乱骂就好了。”

就在这个时候,门被人推开了。

一个穿着血红色嫁衣的女子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你不是恨那个秋雅大喊大叫吗?我帮你把她杀了,你觉得满意不满意啊?”

一见到那个女子的脸,李大壮的瞳孔就自然的放大了:“怎么···会是你···你不是应该···”

“我不是应该死了,对吗?但是我太恨了,我不甘心就那样死去,所以我又从地狱里面爬出来了!我要带你一起死!”

“鬼啊···”李大壮来不及叫出声,便被那人一下子打晕了。那人影借着月光背着李大壮走向了远方···

再醒来已经是在竹林里面了,女子手中拿着一把精致的刀:“咯咯咯,这里很熟悉吧,是我们这些孤魂野鬼待的地方,而我们,都是你们这些人亲手送上来的啊。”

“求求你···我也不想的。”李大壮已经尿了裤子了。

那人影忽而变的幽怨了起来:“连就连,你我相约一百年,哪个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你知道吗?我们都要完婚了,可是因为你们,把我们活活拆散了,他··也自尽了··”

“那你们可以在地狱做夫妻啊,不一定要杀我啊。”李大壮现在只希望这个女鬼可以放过自己。

“哈哈。”女人又大笑了起来:“不可能,我会把你放血处死···”

第二天,众人发现李大壮也失踪了。

周天辰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他带着众人再次去了竹林,果然,李大壮的尸体真的在那里。

他被人绑在了一颗竹子上面,而他的颈动脉也被人割开了。但是刀口不深,不足以致命,看样子应该是死于放血。

“鬼王···鬼王···一定是鬼王啊。”其中一个人大喊大叫像是疯了一样。

而那个人叫做刘林,是当时的几个轿夫之一,看到李大壮死了,他想自己肯定很快也会被人杀死,不禁害怕的大喊大叫。

“你别激动。”另一个人拉着他的手说道:“你会没事的,你会没事的。”

刘林甩开了那人的手说道:“我不信,我不管,我不想死啊。”说着他便向另外一方飞速跑去。

忽然,他的头一下子飞了出去!而他的身子竟然还毫无意识的跑了好几步路!

顿时,人群里面爆发了一阵呼天抢地的叫喊声。即使是周天辰,此刻也被吓得痴呆了。直到半天以后,他才发现了异样,原来是有人在刘林跑去的方向固定了一根细细的钢丝!

刘林以极快的速度跑去,当他的头撞上钢丝的时候,锋利的钢丝就会把他的脑袋活活的割下去!

但是这里怎么会有钢丝呢?而且怎么会那么巧就割断了刘林的脑袋呢?周天辰感觉这里面有着太多的异样。

“刘林有什么特别的习惯吗?”

刚才那个抓住刘林的人皱了皱眉头,开口说道:“他遇到害怕的事情总会逃,而且会向北面奔跑。”

挂着钢丝的地方,正好就是北面。难道这一切都是有预谋的吗?那制造着一切的,一定是很熟悉他们的人了。

第四章 又死了一个

又死了一个人了,是白天拉着刘林的那个,叫做卢辉,他也是一个轿夫。只不过并不是当时送秋雅上山的那个。

死法也是那么的诡异,被人捅了一身的窟窿,绑在竹子上面,洞里面全是诡异的小虫。

如果说凶手是鬼王,那么就没必要利用钢丝杀人。而且,如果真的要杀,应该是要杀死那几个轿夫才对,怎么会杀错人呢?

周天辰向村里的人打听着关于卢辉的事情,终于得到了一丝的收获。

原来这个叫做卢辉的人,是以前的轿夫,最近才退休的。而和他一起退休的还有一个,叫做李默德。

周天辰火速的拜访了李默德,一见到李默德他就开门见山的说起了自己前来的原因。李默德一边听,一边皱眉道:“其实我们早就不想干了,觉得这太缺德了,所以我们就提前退休,然后干起了别的事情。”

“那你们有没有遇到过什么很奇怪的事情?或者说?什么奇怪的人。”

李默德想了想说道:“这好像有一个。”

“什么?”周天辰顿时来了兴趣。

李默德像是陷入了沉思,半天才缓缓说道:“一般女子被选做鬼王的妻子,她们都会哭的,虽然没有人敢咒骂,但是总归都很伤心难过,毕竟··是要她们去死啊。”

周天辰点了点头:“的确。”

“不过有一个女子却特别的奇怪,她叫做冷霜。人如其名,冷的像是冰霜一样。嫁给鬼王的那天,她也不哭,只是静静的坐着,而她的脸上,还挂着诡异的笑容,那样子,就像是一个妖女一样。”

忽然李默德浑身颤抖了起来:“那一幕太可怕了。”

周天辰觉得事情一定和这个叫做冷霜的女子有关,他看着李默德问道:“那当天的几个轿夫你可还记得?

李默德想了想说:“我记得。除了我之外就是刘林、卢辉还有李大壮了。”

这四个人中的其中三个,已然死去了,难道凶手下一个目标会是···周天辰瞬间想到了怎么抓住那个凶手了。

晚上的时候,李默德静静的坐在自己的家中,像是在等待着谁的到来。

忽然,门打开了,一个穿着红色嫁衣的女子走了进来。如果仔细看的话,她的脸上还画着诡异的妆容。

煞白的水粉糊住整张脸,如血的朱唇异样妖艳。

“是你?冷霜!”

“没错,是我。”冷霜果然冷若冰霜。

李默德闭了闭眼睛:“你为什么要回来?我不是说了吗?要你不要在回来了。”

冷霜闭了闭眼睛:“我是回来祭拜他的,顺便杀死那几个畜生。”

“那秋雅呢?她并不该死。”

“其实我去的时候秋雅已经死了,咬舌自尽。我不过是利用了她的尸体罢了。”冷霜神情仍旧如此冷漠。

忽然,冷霜看向了窗外的那一轮明月,接着她幽幽的说道:“你一定很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接着她说起了一个幽怨的故事····

第五章 鬼嫁

这个古老的村子因为当时那个道士的一句话,而信仰了那古老的邪术——用活人祭祀的巫术。

当时可能是凑巧,之后真的有一大群的雀鸟吃掉了那些蝗虫。而后,他们每年就都会用活人去进行祭祀。

而挑选的,都是村子里面没有出嫁的,最漂亮的姑娘。

因为害怕姑娘都过早的嫁人,所以他们规定了,只有满了20岁才能出嫁,而一般只要满了16岁,就有可能成为鬼王的新娘。

以至于整个村子所有有女儿的父母都无比的担忧,只希望不要抽到自己的女儿,直到出嫁。

而冷霜的父母也是如此。

不过冷霜从小就有一个青梅竹马的情郎,他们约好了,等到冷霜二十岁的时候,就结婚一起离开这个村子。

当时他们定情的歌曲就是那首——连就连,你我相约一百年,哪个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

只是不幸还是发生了。就在冷霜二十岁生日前夕,她被选做鬼王的妻子。

只差一天,仅仅是一天!

冷霜不甘心,她的父母也不甘心,她的情郎更加不甘心。可是没有办法,他们只能接受。而当时负责看守冷霜的人,正是李默德。

她苦苦哀求,李默德最终答应放了她。

在她一如往常一样,被送上山绑起来之后,李默德悄悄的来到了竹林,他偷偷的放了冷霜。然后用一具枯骨代替了她。

后来冷霜躲在山中一年,都不敢出来。而为了保密,这件事情就连冷霜的家人都不知道。

一年之后,冷霜悄悄的潜伏回了村子,她想去看望自己的父母和自己的情郎。可却发现那些楼房都已然空了。

也直到那个时候,冷霜才知道自己的父母因为独女的去世而病倒,最终离世。

至于她的情郎,遵守了诺言,为她殉情了。

那一刻,冷霜的心痛到了极点。

之后她又回到了之前居住的地方,不人不鬼的活了好几年,她白天躲在洞里面,晚上出来采摘野果。

有时候捉到一只兔子,连生火都不用,直接用力咬着,就这么吃掉。

也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她仿佛在那个山洞里面苍老了。她身上的衣服也破烂了,她的心,也扭曲了。

后来的一天,她看到了同样可怜的秋雅。秋雅不愿意那么痛苦的死去,更加不愿意做什么鬼王的妻子。

她选择了咬舌自尽。

那一刻,仇恨的火焰,被点燃了。

冷霜潜入村子自己曾经的家,拿出了自己当年给自己准备的嫁衣,涂上了如血的胭脂,将自己点缀成了来自地狱的恶魔。

然后开始了自己的复仇。杀死那些该死的人!

“我今天来是向故人辞行的,当然,你也可以抓我。”说完冷霜便推开了房门,头也不回的走了。

而一直躲在幽暗的角落里面,观看着她的周天辰,此刻感到了一阵的茫然。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