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界鬼市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0 09:12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冥界鬼市 1963年8月7日,我因为工作的原因,被报社要求跟随某科考队到夔东山岭的英落村进行出土文物考察,汽车从京城出发,在公路上接连行驶了3天3夜,一路平安无事,直到一场突如其来的泥石流挡住了我们
短篇鬼故事:冥界鬼市

1963年8月7日,我因为工作的原因,被报社要求跟随某科考队到夔东山岭的英落村进行出土文物考察,汽车从京城出发,在公路上接连行驶了3天3夜,一路平安无事,直到一场突如其来的泥石流挡住了我们前行的道路。

此时,我们一行10人,包括司机在内,全部被困在了曲折蜿蜒的山路中,地处荒郊野岭,十分偏僻,前方泥泞的道路与山体的塌陷,不得不让科考队的成员们选择下车徒步,向身后的南山前行,由于上山的道路异常艰险,加上还要搬运设备行李等原因,以至于我们到了夜晚仍停留在半山腰处,可为了寻找到救援与安全的地方,我们只好不断打起精神,加快前进的脚步。

“队长,你认为这偏僻的荒山里会有人家吗?”问话的是我们队里最年青的成员小何,今年才17岁,是个活力十足的小伙子,戴着一顶破旧的绿色军帽,身上的衣服也十分俭朴。

队长安文定了定神,抽着土烟,目视着前方连绵不绝的山脉,若有所思地讲道,“我好像记得,多年之前就曾经到过这里,不过,现在的记忆早已模糊不清,无论如何,若想寻找到山村和救援,大家只能先到山顶上去。”说着,他站起了身,开始号召我们继续前进。

经过漫长的攀岩跋涉,我们一行人终于到达了山顶,这里没有悬崖峭壁,平坦的道路一望无前,山顶的四周被郁郁葱葱的古树环绕着,仿佛看不到边界,远处村庄内的炊烟与整体轮廓,站在缓坡的高处,可尽收眼底。

“队长,我们真的要去那片村庄吗?”一向沉默不言的茹事突然开口发问道。

“当然了,眼下,我们也只能这样做。”队长安文此时正帮着其他同志搬运行李,但回话时已经有些力不从心的他丝毫没有显露出疲惫的样子。

“不过,我小时候听就听别人说过,坐落在山顶上的村庄,到了晚上一般都会有些不祥的事发生,就像…

“唉,你这小姑娘,这都什么年代了,干嘛还要讲这些迷信的话。”老杨打断了茹事的自言自语,他是我们队中年龄最长的同志,也是这次科考队的总指挥,今年已经67岁了,不过这次,科考队能够让一些刚刚毕业或者入伍的年轻人与之随行同往,还要多亏了老杨在选用队员时的不拘一格。

就这样,大家一路上有说有笑,大约半小时之后,我们便到了山顶的村庄处,这时,太阳已渐渐开始落山,周围的景色变得有些些许凄凉与阴森,村中人烟稀少,似乎鲜有人迹,房屋大多是用普通的泥瓦与茅草搭建而城,四周用简单的篱笆围城围墙,十分简陋,周围还有一片烧焦的树林与几亩杂草丛生的田地,村外,几个砍柴的樵夫仍在村口处辛勤劳作,使得这片村庄看起来像是与世隔绝,毫无生机活力可言。

“我说老哥,都这么晚了,还在砍柴啊。”老杨好奇的向那些村民发问道。

也许是老杨的说话声音太大,或者是因为那些科考电报设备的原因,那些村民始终好奇的打量着我们,一言不发,就好像我们来自另一个世界。

“同志,别紧张,我们是京城科考队的。”队长安文的及时解释似乎缓解了此时的尴尬局面,“我们在山脚下被泥石流挡住去路了,这不,现在困在了这荒山野岭的地方,请问这里….

“你们来错地方了,”还没等安文解释完,一个年迈,有些坡脚的樵夫突然便开口打断了队长的话,

“听我说,孩子,”年长的樵夫坐在了地上,轻轻地放下镰刀,直视着有些紧张的小何,和队里的其他成员。

“我不管你们是官兵也好,还是官差也罢,你们来错地方了,这村儿早就不能住了,趁现在太阳还没落山,如果你们在天黑之前还想活命,要赶快到北面的南沙山区才行,我们县大队,和生产队,还有南沙公社都在那里。”说着,樵夫站起了身,和另外几个村民准备离去。

“等等,老同志,这里怎么就不能住人了,刚才你们不是还在这里砍柴吗?”我好奇地向他们问道。

“小伙子,不是说不让你们住,而是这片村庄根本就不能住,不久以前,住在这里的村民,包括远行的旅客,全都消失了,就像是死不见尸那种,趁着现在天色还不算晚,你们还是跟我们走吧,现在县大队的武装连民兵也在我们那里,有什么事好商量。”

“你这老同志,都什么年代了,还讲这迷信,怕我们拿不起旅费吗?”小何有些愤怒地走到了樵夫的跟前,看架势好像要拉着他们一起走进村庄。

“小何,不要无理,”老杨喝止到,“老同志,你们的好意我们心领了,只不过现在我们实在太累了,恐怕就是到了天明也赶不到北面的山顶啊,况且这太平世道,你们的话实在让人….

樵夫摆了摆手,有些不耐烦地讲道,“也罢,也罢,如果你们执意要住在此,就暂且住下吧,不过到了晚上,就千万不要走出村庄,无论你们听到什么声音,等到明天,我会和县大队一起来这里接你们上路”樵夫严肃的对我们讲到,不久便渐渐离我们远去,疲惫的身影消失在夕阳的余晖中。

“队长,我看我们还是跟着那些樵夫走吧,我怕万一..”

“你怕什么?怕有鬼吗?”茹事对我无奈的笑了笑,但此刻她的脸上却堆满了苦涩的笑容,眼神看起来有些悲伤,深褐色的眼睛就像花圃中泥土的颜色。

这个时候,队长安文放下了手中的行李,大声对周围的队员讲道,“同志们。我们都是唯物主义者,不信什么妖鬼神魔,可现在天色已晚,我看还是在这荒村里先住下吧,明天再到老乡说的北面山村去,不过,有时候身在异乡,也要入乡随俗不是吗?如果今晚大家听到了什么奇怪的声音,未经允许,不得擅自离队出村。”

安文的话引来了周围同志们的的嘲笑与奚落声,随着太阳的落山,科考队员们开始熙熙攘攘的走进了这座荒无人烟的村庄。

的确,这里就像刚开始所看见的那样,村落里的房子大多已废弃塌陷,唯一能住人的只是几间破旧的茅草棚子与没有大门的石屋,简单的吃了些干粮之后,大家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小李哥,小李哥。”深夜里,也许是在湿枕边的黎明,我恍惚间听到了有人在喊我的名字。

我缓缓睁开双眼,小何意外的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小何,都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小李哥,你仔细听听,村外有声音,好像有集市,听到了吗?就在北面。”

我朝着小何指引的方向望去,只见北面的高地上灯火通明,张灯结彩,隐约中还传来了商贩的叫卖声和唱戏打鼓的声音。

“快去看看吧,茹事也在那里等我们。”

“可是,队长不是说过….”

“小李哥,队长现在都睡了,再者说,我们只是去外面看看而已,又不违反规定不是吗?”

于是在好奇心的鼓舞下,我最终决定离开这片村落,到外面去一探究竟。

“你们来晚了,”茹事有些不耐烦的站在村口处对我们讲到。

我们朝着有喧闹声的地方一路走去,不久之后,一座集市便出现在我们的眼前,也许是在隐约之中,我好像记得在白天这里只是一片烧焦的树林与荒芜的田地。

闹市极为繁华,四周红墙绿瓦,雕梁画栋,金璧辉煌,鳞次栉比,商贩的叫卖声与小贩推车的声音络绎不绝,几家食店生意异常红火,不远处还有临时搭建的戏台,可是,当我仔细观察眼前这一切时,这里人们穿的衣服好似古时的戏服,食店旁边的几位男子头戴束发紫冠,身着长袍袖袄,腰上还戴着佩剑,颇有几分仙风道骨。

“客官,要来小店坐坐吗?戏班子马上要开演了。”一个店小二模样的小孩子突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环顾四周,却发现小何与茹事已不见了踪影,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贯穿了我的全身,莫非我来到了阴间不成?无奈之下,我先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了店小二的邀请。

客栈里人山人海,喧闹声此起彼伏,大厅里挤满了等待看戏的人们,几乎找不到能休息的地方,“客官,实在抱歉,真是招待不周,您就先和这位姑娘同坐一张桌子吧,我还要去招呼其他人。”店小二帮我拉开了椅子,意示让我赶快入座。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邻座的姑娘便转过了身,她的脸被一层白色面纱遮盖着,身着一袭浅紫百褶裙,头上插着红色的木簪,微微笑了几声,那声音好像又在自言自语。

“敢问公子从哪里来?又要到何处去呢?”

“这,”我稍微定了定神,恐惧与迷茫之心让我不由自主地低下了头,丝毫不敢注视这位女子。

“在下,在下只是不经意路过此地而已,如有打扰,还望姑娘多多见谅,不过,敢问姑娘,今昔到底是何年月啊?”、

戴面纱的女子这时轻声笑了笑,以一种庄重的语气讲到“今朝乃明永历十二年也,昔五胡乱华,仅一再传而灭,今东虏应谶,已适二八秋之期也,我等宗族,为避战乱,同临国公隐居此地多时,公子初经风水宝地,何道今生是来世,可曾见到化作樵夫的阴差吗?

“刚到山顶的时候,我倒是看见过几个樵夫,他们说,要我们到北面去,不让在这里常驻。”回话的时候,自己的心里仍在紧张发抖。

我小心翼翼的看了看那位女子,她的眼神里好似若有所思,“公子不必惊慌,若今后在遇到此类者,只需答应便是,万不可擅作主张,今江山沦于戎狄,衣冠变为犬羊,凡有血气者,都应卧薪尝胆,奉天而倡义也,怎奈侬家参不透痴念,竹马青梅各离散,对面亦无言也,若公子肯留在此地,我愿向叔父保举公子为偏将,何也?”

趁着店小二上茶的功夫,我站起了身,“承蒙姑娘抬举,只是在下还有要事在身,先行告辞了。”

“我等皆系大明赤子,怎能不思报国?一身祸福,介在毫芒,千古勋名,争之顷刻,师不在举,时不再来,公子难道以为自己想走就能走吗?

当那女子取下了面纱后,我才发现,她的手竟然是一具白骨,周围的店小二,包括食客在内,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脚下的土地在颤抖,仿佛顷刻间便要裂开….

“醒醒,快醒醒,敢在坟地里睡觉,不要命了?”

随着队长安文的叫喊声,我从一片漆黑的世界中醒了过来。

清晨的阳光驱散了丛林的污秽,“刚才的事是梦吗?”我紧张的环顾四周,此刻自己正躺在村口近处的一片坟地里。

“小李哥,你睡醒了?”在我身旁不远处收拾行李的茹事把我从沉思中唤醒。

“大家快走吧,昨天的几个樵夫同志带着县大队的民兵们来了,”安文在前方大声喊道。

我跟随着队长的脚步,可是,茹事却把我拉到了队伍的一旁。

“你怎么了?茹事,不是要赶快赶路吗?”我有些生气的对她质问道。

“小李哥,你还没发现吗?队长和小何他们走路时没有影子。

我朝着茹事指引的地方仔细看了看,在阳光的照射下他们的身影时隐时现,安文一行人与其说在走路,还不如说是在飘荡。

“我们该怎么办?”我无耐的看着茹事,紧张,不安,恐惧的心情全然笼罩了我。

“那场泥石流,除了我们以外,大家都….” 茹事低下了头,眼睛里闪烁着泪光。

也许是上天给我开了一个极大的玩笑,甚至让我开始怀疑自己的唯物世界观,当我拉着茹事,终于刻意和安文走散,越过崇山俊林之后,那座先前在梦中出现的集市,在不远处的山脚下映入了我的眼帘,而此时身边的人,已不再是茹事,而是梦中戴面纱的紫衣女子,她对我莞尔一笑,作揖讲道,“让公子受惊了,但先前若非侬家帮忙,公子恐怕早已和众人一样,心过奈何桥,投胎转世了。”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