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0 08:57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蛆 学校的绿化搞得不咋地,蛆却挺多。 女生宿舍到操场,再到澡堂的路旁密密的长着两排树。
短篇鬼故事:蛆

学校的绿化搞得不咋地,蛆却挺多。

女生宿舍到操场,再到澡堂的路旁密密的长着两排树。

我叫不出树的名字,只知道他们的枝叶密密麻麻交错到一起,甚至有的地方都遮天蔽日。

每年学校都派人推着打药车,吱吱的喷上几车刺鼻的药水。于是隔天地上便会铺满一层绿绿的软软的蛆虫。死透了的僵僵的,没死透的痛苦的挣扎扭曲。让人无从下脚。

可隔一段时间,树上的虫子依然活的很滋润。 有的拉着丝从树上垂下来吊着,眼神不好的脸撞上去,才发现他们就荡在鼻尖前头。有的索性趁你走过,直接从树上掉到你的脖子里。那软软的凉凉的触感,惊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我自小讨厌这些没有骨头的东西,身子一缩一收的向前走,浑身长满毛毛的刺或是触角或是夸张的斑纹。

然而我虽厌恶他们,却也从来不肯去招惹他们。因为,他们阴险,诡异,报复心强,几乎无处不在……

~~~~~~~~~~~~~~~~~~~

故事开始

~~~~~~~~!!!!!!~~~~~

我和clo结伴走在学校的小路上。一阵风刮过来,有酸酸的刺鼻的味道。

我不禁抽抽鼻子,问:“clo,这是什么味儿啊!”

“能有什么味儿,死蛆味儿!”clo耸耸肩,手一指,“没看到地上这些死了的蛆嘛!”

我顺着她的手指看去,老天!地上密密的一层蠕动的青色的蛆!颜色嫩的好像初生的树叶,他们痛苦的扭动身体,有的早就被路人踩扁,变成一滩白绿色的脓汁!

我的胃里一阵翻涌,早上吃的饭都要呕出来。

“clo,咱靠边儿走吧!”我扯着她的衣角连忙往一边儿走去。

clo鄙视的说:“呀呀呀呀,怕个什么!要走你自己去走,看你跟走雷区似的累不累?”

她甩开我的手,大步流星的朝前走。

“吧唧!”

一只肥大的绿虫子被她踩扁,发出令人心寒的声音,化成一滩烂泥。

“吧唧吧唧!”

clo一路走过来,不知道踩死了多少只绿蛆。

“反正它们也要死的,我踩死它们,还帮它们解脱了呢!”clo回过头咯咯的笑着。

我像走雷区一样走完这段路。累出了一身汗。

晚上很快到了,天气闷的很,宿舍里天花板中央的小破电扇咯吱吱的运行,躺在床上感觉不到一丝凉爽。

“晚自习不去了,热死了!”clo一屁股坐床上,把两只鞋甩到了我的床前。“这破电扇又小又垃圾,用来吹鬼啊!”

我拈起她的臭鞋,“把你的臭鞋拿走,别熏着我了!”

“去你的,你鞋才臭!”

她嗔怪的骂道,伸手接鞋。我笑嘻嘻的递过去,不经意间,眼角似乎撇到鞋底挂着什么绿绿的东西。手一抖,鞋掉地上了。

“诶呀!讨厌,摔人家鞋!”clo给我一拳。

我嘴角的笑容还僵着刚才那个弧度。也不还手,手指抖着把地上的鞋翻过来,“哇”的一声叫开了!

“蛆!”

clo被我吓了一跳,拿起鞋子冲上来,就要拍死那只蛆。

“等等!”

我连忙制止!然而晚了,那只可怜的蛆又在clo的鞋底下化成一滩绿泥。

我的胃一阵翻涌,这次连晚饭都想吐出来了。

那边clo还在不停的叫骂:“你妹的,小样儿,还跟踪到姐宿舍来了,我拍死你,拍死你!”

她手里执着拖鞋一下下的拍那滩绿泥,直到地上只剩一圈湿湿的印儿。

clo得意的把拖鞋一扔,冲我说道:“平时老鼠都不怕,没想到你还怕这个。”

我抚抚胸口,压住那股恶心的感觉。“你不觉得太恶心了?!”

clo哈哈大笑。

我说道:“得瑟吧!小心半夜蛆爬你鼻孔里去!”

clo猥琐的说:“那就来吧,钻我嘴里也可以,高蛋白呢。”

“去死!”

我扔过去一个枕头,正中clo的头。

半夜还是很闷,宿舍的人都睡着了,发出均匀的鼾声,不时还有磨牙的,说梦话的声音扰人清梦。

电扇还在响。

咯吱~咯吱~吱吱吱吱~咔!

好像不转了!

学校真抠,这陈旧设施不早换,不把人热死啊?

没有电扇的噪音干扰,四周变的异常的清净。我扭头看看clo,她四仰八叉的睡得香甜。

我热的睡不着,正烦躁的时候,听见门外头传来一种奇怪的声音。

“沙沙~~沙沙沙~~沙沙~~”

仿佛是有什么人蹭着脚步走路,鞋底摩擦地面的声音。

“沙沙~~沙沙沙~~沙沙~~”

声音越来越近,最终停在了门口。

我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有什么人停在了我们宿舍门口!

“吧唧!吧唧!”

又一种声音响起来,似曾相识的声音。

我血压绝对上升了n个毫米汞柱,这大半夜的是闹哪样啊!

“沙沙~~”

声音又换了!我用被子蒙住头,只露一双眼,紧张的盯住门口。

突然!门底下的缝隙里探出一条绿色的蛆!他半截身子竖着左右扭了几下,仿佛在观察什么。我连忙把眼睛闭上,装作睡熟的样子!老天,连我都不知道为什么怕他看见我醒着!

蛆好像觉得没人看到他,放心的整个身子都挤了进来。他缓缓的收缩身体,蠕动着前行,不紧不慢。

“沙沙~~沙沙沙~~沙沙~~”

他一直爬到clo的床下,clo的床下还摆着她的那双拖鞋。蛆就停在拖鞋一边,身子不停的抽抖。

“吧唧!”

蛆发出一声怪叫。身体突然爆裂开,浆液飞了老高,迸溅到clo的脸上。手上。腿上。

吧唧吧唧!吧唧!

浆液溅到clo身上却还没停止活动,它缓缓的融合,每一处浆液都重新组合成了新的蛆!

吧唧!吧唧!吧唧!

新的蛆们又爆裂开来,溅到四处更多的脓汁,脓汁又不断融合成更多的蛆,只是一个瞬间!便密密麻麻的遮盖满了clo的身体。远远看去,到处都是嫩绿嫩绿的蠕动的蛆,大的小的,粗的细的。来回钻动,扭曲。

我的心脏漏跳了几拍!紧紧的抓住被角,嘴唇一阵阵颤抖,想叫clo却发不出声音。

一只硕大无比的绿蛆从密密麻麻的蛆群里钻出来,蛆头两侧还长有黑黑的眼睛。我甚至都能看到他的嘴,和嘴里长长的卷动的舌头。他缓缓的爬向clo的头,蛆们自动给他让开一条通路,他就一直一缩一缩的奔着clo的嘴巴去了。

clo对这一切浑然不觉,她半张着嘴巴呼吸。大蛆竖起脑袋瞅瞅她,猛的一下就钻了进去!他的尾巴还露在外面,拼命抖动,似乎想要努力全钻进去。

我一下子惊呼出声:“clo!”

突兀的声音响过,所有的蛆全都停止了扭动,一条条竖起身子站在clo的身上,扭着头望向我,脑袋两侧似乎都有黑黑的眼睛,嘴巴里团成一团的舌头不停的搅动。只有那条大蛆还在努力往clo嘴里钻……

“吧唧!吧唧!吧唧!”他们的眼里流出脓绿色的血水,血水又不断融合变成新的蛆!

我实在受不了了,心脏猛的一阵跳动,又是一声大喊:“clo!!!”

轰隆隆!

外面响起一声惊雷,我猛的从床上坐起身子,才发现原来我一直睡着。

电扇还在嘎吱嘎吱的运行,没有停,原来一切的一切只是个梦。

“嘘……”

我抹了把头上出的冷汗。“还好只是做梦……”

我松了一口气,扭头去看熟睡的clo。

“轰隆隆!”

一个闪电划过,借着瞬间的亮如白昼,我五官扭曲的看到!

一条硕大无比的虫子正拼命的向clo的嘴里钻!

吧唧~~吧唧~~吧唧~~~~

~~~~~~~~~故事完~~~~~~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