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的女鬼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0 08:56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哭泣的女鬼 奔子遭了罪,我被家里人狂扁一顿,这下好了本来是苗哥的,被打成了扁哥,关在家里不能出去,那时候很多人知道了之后就不让小孩子给我玩了,原因是怕我再带着他们的孩子去拿些不该去的地方惹是
短篇鬼故事:哭泣的女鬼

奔子遭了罪,我被家里人狂扁一顿,这下好了本来是苗哥的,被打成了扁哥,关在家里不能出去,那时候很多人知道了之后就不让小孩子给我玩了,原因是怕我再带着他们的孩子去拿些不该去的地方惹是生非。好在一个多月后奔子好了,我也就解放了。

这大人啊都是记仇的,我们小孩子可不会,这天奔子又来找我玩了,那时候我才知道了他父母交代他不能给我,靠,什么人啊,感情是我跟一个鬼一样。

“你怕我啊?”我很郁闷的道。

“怕你个大头鬼啊,”奔子到是很不客气的道。

“那帮小犊子不是什么好鸡巴东西,你何必在意,再说咱们胆大,他们都不敢跟我们玩罢了”奔子很好爽的道。

这倒也是,谁的父母都是爱惜自己的孩子,再说自己是什么货色他们也明白,我也不在意,小孩子嘛能干出什么幺蛾子出来?于是我们俩去决定去找狄龙去,这家伙还欠我们一个东西呢。

在路上,奔子笑着问我,等会咱们亲胡蝶那个位置?

我笑着骂他,这都是啥时候了,你还想着这个,这几天我躺在床上也想明白了,这家伙本身就是一个骗局啊,为啥。咱们打赌可没有问人家愿不愿意啊,再说咱们现在胜利了,去找人家胡蝶去,人家要是不肯,那咱们还能硬来不成?我可是听说过,那样算是办坏事,如果被警察给知道了弄不好还要枪毙呢,小命不保了咋整啊?

奔子听了我的话想了想感觉也对啊,自己当时聪明的脑袋就怎么没有想到呢?他开始破口大骂狄龙的不是,从他父母一直骂道祖宗十八辈,凡是跟他沾亲带故的人全都骂了一遍,要是那些人知道了肯定会觉得很冤,弄不好还会找奔子来搏命呢!我赶忙喝住他,说这啥时候了还说这干啥,我们想想办法去看看哪里好玩吧,我说要不咱们还是去抓蛤蟆,晚上烤着吃。

奔子笑着说雨都没有下,往哪里找什么蛤蟆,不如去另外一个地方,听说那里曾经闹过鬼,可好玩了。我一听就破口大骂,你小子是不是疯了,刚刚被鬼上身,你怎么还去那些地方?是不是活够了?

奔子丝毫没有生气,反正他脸皮厚,不碍事的。他说,李家老宅子之前没住过人,听说之前李家的老祖是个大官,在里面住过,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事,就不再住了,而是另外选择了地方建立了地方,我曾经听隔壁徐老汉,来我家喝酒说什么老宅子里面有宝藏,黄金宝玉什么的都是别人送的,李家人不知道为何不在里面住了,我可是听说黄金白银可值钱了,要是能捡到一块出来,我们就发财了,你想买什么都能买,就狄龙那混蛋手中的小刀能买好几把呢,你不是一直喜欢吗。

我一听,还真是个好主意啊,但是想想后怕了,这家伙万一再蹦出来一个妖怪什么的,那不完蛋啦?弄不好自己还得挨一顿打,便道:“不行不行,那玩意闹鬼去不得,咱们还是去捉蛤蟆吧”。

奔子一听就急了道:“苗哥啊,你是不是害怕啦?有啥子怕嘛,要是有鬼我来替你挡着,再说那地方又不是坟场,哪里有什么鬼啊,你这是推诿啊,胆子不大了?你要是胆小鬼我就不给你完了,咱们就直接画圈分开,我可不给胆小鬼的人玩”。

这话一下子激住我了,说什么都行,但是就不能说我是胆小鬼,我当即骂道:“娘的,你可小奔子可别胡咧咧,我苗哥啥时候胆小过?你这一说我可就发火啦?别看我刚挨了一顿揍,现在揍你还是绰绰有余呢”。

“那就是了,走吧,谁不去谁就是胆小鬼”奔子笑道。

最后为了证明自己不是胆小鬼就跟着他去了。

李家老宅已经荒废了,到处是残垣断壁但是老祖屋还是保留着好好的,只是显得过意破旧,杂草都从墙壁上冒出来了,看的就觉得瘆的慌,在这老宅的院子里种的有几棵枣树,年龄估计都大的多,上面已经不怎么接枣了。

我们来到墙壁旁,这些墙都有点高,对于我们来说。奔子抱来碎砖,我们垫了些在地上,就这样翻过去了。一进去才知道地面上尽是厚厚的落叶和鸟粪,我们跳下去之后才发现院子里竟然有一只黑猫。应该是野猫啦,它看了我们一样喵的一下跑了。奔子打趣道:“苗哥叫你呢”。

“滚你奶奶的腿去,快走”我叫骂道,其实我心里瘆的慌,遇见黑猫可不吉利啊。

我们踩着落叶向古宅的屋里走去,这古宅还保留之前的雕刻样子,只是上面的图案一囧迷糊不清了。大门上没有锁,只是用一个铁棍别着,奔子上前撬开,推门走了进去。

“哎呦我的娘哎”这一进去顿时一阵阴森森的空气迎面扑来,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了,更让我们恐惧的是屋内当中竟然放着一口棺材,靠,还放着死人?

当时奔子就吓坏了,屋里不是该有宝贝啊?怎么有一口棺材啊?我们俩小心翼翼的走上去,看了看那棺材表面上有一层油漆,还有虫子爬过的痕迹,就在奔子去敲棺材的时候,我无意中感觉到有人看着我,我下意识的抬起头这一看,头皮发麻,屋子的悬梁上竟然悬挂着一具尸体,它穿着白袍,垂着黑发,看不得脸,一根白色的绳子吊在她的脖子上,整个身子在随风飘荡,好不吓人啊。

这会我不敢叫奔子了,便拉着他的手猛地往外跑去,就在这时候我听到身后传来女人的哭声,我感觉手心里奔子的手好凉,便回头安稳他,这一看我的天啊,我竟然牵着那具尸体,此时风吹开了她的秀发,又漏出一张苍白的脸还发着诡异的笑,但是声音却在哭,我大叫一声转身就跑,哪里还顾得上奔子,翻过墙倒在地上耳旁还有那女子的哭声。

“苗哥,我在这”这时奔子的声音。

我抬起头一看,奔子这小子趴在墙上,而他头顶上竟然漂浮着刚才那句尸体,我大叫一声晕了过去。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