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鬼乱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0 07:50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人鬼乱 “护士,请问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刘青问道。 一旁的女护士看了看他,说道:“看你现在的情况,最起码还需要两个星期。”
短篇鬼故事:人鬼乱

“护士,请问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刘青问道。

一旁的女护士看了看他,说道:“看你现在的情况,最起码还需要两个星期。”

刘青哦了一声,不再理会护士,自己一人回忆了起来。

三个月前,刘青大学毕业。都说现在工作不好找,大学生多如狗。刘青早在上大学的时候就做足了心理准备。但大学毕业以后,她却顺理成章的找到了一份工作,虽月薪不算太理想,但是目前来说解决一个人在这的温饱问题还是足够的。刘青想着工作的时候看能不能找个男朋友,和他生活在一起,这样生活花销也有一个人帮自己分担。

而迫于在当地上班,大学又已经毕业。没了容身之所。所以不得已找起了房子来。

四处打听,也逛了很多人家,都不算理想。有天经闺蜜介绍,说自己曾租过他家的房子。

刘青要来电话,在电话里问了一下具体情况。

听房东说,他家一共有三套房子,两套老楼房,出去了一套。两套老楼房之外的一套是高层,刚好装修不错,位置也好,靠她上班的地方很近。刘青当然看中高层了,询问了一下价格,发现比老楼区的租金都便宜。

正值中午,刘青怀着慢慢的期盼,不由分说,当即就和房东约定好,现在就带自己去看一下高层。

起初也不知道因为什么,房东听刘青要租高层的时候,电话里明显犹豫了一下,刘青以为房东报价报低了,想反悔。

就追加了一句,“房子满意,我马上就付租金。”

“好,那我就在小区正门门口等你。白衣服。短发的就是我”房东说完就挂了电话。

金林花园在这里确实是不错的楼盘。地理位置好,交通方便。而且小区名字寓意也很不错。以至于很多有钱有身份的人都在这里居住。

刘青打车到了这里的时候,就被惊住了。

心想,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这样的小区一个月竟然租金才1500。如果是买的话,起码七八万一平。而且房子也不小,足有100平之大。

怀着疑惑的心思,刘青下了车,径直朝着小区大门。在小区门口站着一个身高挺高的男人,看样子30岁左右的样子,白色衬衫,梳着一背头,看样子跟模特一样。男人看刘青朝自己走来,迎了过去。

“你好。”男人说道。

“您是房东吧。”刘青问。

“对,来我来吧,大学生刚毕业太难了,我也是从你这个年龄过来的,所以我觉得能帮的就帮一下,钱多少没什么的。”男人一边说一边带着刘青走入小区。

走了大概几分钟,拐了几个弯儿,男人带着刘青进了一幢楼的单元大门。

进入电梯,房东按的17楼。可到了的时候却带着刘青又步行上了一楼。也就是十八楼。

深入进去,房东在右侧一家门前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

刘青不清楚房东刚刚为什么要那样做。本想着不问,却忍不住好奇心。

“大哥,这层是18楼吗?您为什么要让电梯在17层停下,又自己爬上一层呢?”刘青不解的问。

“可能是个人习惯吧。”房东却尴尬一笑,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

屋子里的光线有点暗,这个房间一进去径直就是一个长廊,长廊尽头是厕所门,映入刘青的眼中。刘青进去以后左右看了一下,发现这个房间的结构是这样的,左侧什么也没有,长廊右侧两个卧室和一个客厅一个厨房。还有一个杂物间。扑面而来的是很香的味道,类似于檀香的味道。

刘青每一个屋子都转了一下,发现厕所门上被贴上三张符咒,一张黄色、一张淡黄色、一张蓝色。都是长条状的。旁边还沾着一把干枯的草,草把儿上缠着红色的粗线。而且不仅是厕所房门,刘青抬头,就连头顶的横梁上也有。

刘青觉得奇怪,当即就问了房东这东西怎么回事儿。

房东顿了一顿告诉刘青:“这个东西啊,还得说起我这个房子以前租过的一个生意人,这个人很迷信啊,没事,贴的这些都是招财进宝、改运进财的符。没关系的。我看这些寓意很好,就没有撕下来,”

“不是闹鬼吗?”刘青皱了一下眉头,表示有些不敢相信。

“嗯,不是的。您别往那里想,其实我们当地也有很多这样习俗的,刘小姐,我敢保证。没关系的,放心哈。”男人笑道,旋即他话锋一转:“刘小姐,那您要是看好了的话,咱们就可以签合同了。这么便宜的房子在咱们这个地段可不好找。”

刘青自幼没接触过这些东西,虽听说过那些神神叨叨的事儿,也认识这是符咒。但是上面的那些文字,刘青也是着实不认识。仔细看了半晌,也是没看出个所以然。

刘青贪便宜,其他什么事儿也没想。刘青就想着赶紧把房子给租好,也是了了一件心事儿。之后就好好上班。

签了合同,去银行转账给房东。接着刘青直接拿着行李包入住了。

当天晚上还约闺蜜来自己家庆祝了一下。闺蜜还夸说这个房子不错。

开了一瓶刘青每天都要喝的红酒,和闺蜜聊了很多过去,未来。

第二天晚上,刘青从公司工作完回家,前面说过了,公司离刘青住的地方很近,所以是走路回来的。在上电梯的时候,电梯一开门,就觉得里面一阵凉飕飕的风儿迎面扑来。刘青打了个哆嗦。

模仿着房东带自己来时上楼的动作,刘青按了十七层按钮。到了以后,绕进步梯,朝着上面爬了上去。

打开房门,屋子里一股热风扑面而来,刘青这才好受一些。但是刚进电梯时那种冷好像此刻还在她的身后跟着。

放下包,坐在租房子时候就带的沙发上,刘青左右无聊。拿起了手机,点开陌陌聊起了天来。

刘青偶然看到了附近群组里面有一个名为“金林皇朝”的群组。显示还差两个人就满人了。

她点了进去,和她们聊了起来。

这样的生活规律开始重复。上班下班回家手机打发时间,同时刘青也想着这段时间找个男朋友,陪伴自己。

期间,刘青也曾后悔过,虽说不在意黄符纸那些东西,但是经不起自己曾看过的那些恐怖片。她总能把黄符和恐怖片联系到一块。

刘青通过这些天在陌陌群组里面闲聊天,也认识了不少朋友。其中一个男孩儿,他告诉刘青自己19岁。刘青虽24,但是并不在意姐弟恋。看男孩儿照片也很帅,加上是附近不远的人,两个人也很投机,刘青倒是很想去了解男孩儿。

一天,男孩儿约刘青出来玩儿,刘青去了,接下来发生的事儿也正是很多男女在一起该干的事儿。后来得知男孩儿叫温南,在当地电台交通广播做一档节目。收入还算不错。

一来二去,刘青跟男孩儿说害怕自己住,于是顺利成章的就住在了一块。

也就在同居的第一天,温南因为是本地人,并没有拿来其他东西,只有笔记本麦克风等录音设备和一些生活用品。

这天,温南陪着刘青下班以后去看了一场电影,一部新上映的恐怖片。

有时候女人就是这样,明明自己害怕这些东西,却还要去看。看完以后刘青情绪不高。缩在温南怀里回了家。

走回家以后,两个人躺在床上,你看我,我看你。温南舔了舔嘴唇说了一句哥哥来了以后就把温南揽在了身下。

刘青挣脱开温南,说道:“别那么猴急啊,你先把窗帘拉上。”

温南一句遵命后准备下地去拉上窗帘,可就在他迈下右腿的时候,突然停电了。

“好黑啊,我怕”刘青撒娇道。“快上来,抱着我。”

停电而已嘛,温南倒是没在意,拉上窗帘三两步上了床,把刘青衣服作势褪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房间的灯亮了起来。放在床头一旁的温南的电脑发出了声音。是他自己在业余时间的时候录的一些鬼故事音频。

让人听了瑟瑟发凉的恐怖背景音回荡在房间内,让刘青急忙紧紧搂住温南。而温南竟然也愣了一下,心想自己能被自己的故事吓到,也是醉了。

伸出手臂,移动着身子,把声音关掉。接着想和刘青做男女之事。可是转瞬间,温南就停住了,眼睛也放起了空来。

他皱了皱眉头,问刘青:“宝宝,刚才是停电了吧?”

“是啊,你别吓我啊,怎么了?”刘青急忙问道。

“那不对,我电脑明明没开机,而且也已经没电了啊。”

“什么?”刘青都要哭了,她钻进了被窝里。

但虽然这样,刘青还是觉得突然一阵凉风向自己吹来。

发生这样的事儿,谁还有心情干其他的。刘青倒觉得奇怪,自己一个人住的时候明明没想太多。可是一有个男人在身旁的时候,怎么自己胆子总这么小,什么事儿需要别人来保护自己。

可能是朋友圈里所说的依赖感、安全感吧。刘青这样想,双手紧紧搂着温南,温南在刘青脑门儿上亲了一口,安慰了句后,两个人渐渐睡去了。

第二天,阳光照进屋子里,也照在了刘青他们俩人身上。觉得刺眼,刘青皱了皱眉头,睁开眼睛扫了屋子一圈。看了看手表,时间不早,手臂支撑着自己起身。可就在起来后愣神儿的功夫,刘青又皱了皱眉头。突然脑袋往窗户的方向看。窗帘竟然拉开着。

她赶紧晃动身旁熟睡的温南,手指指向窗帘的位置,嘴巴里大叫:“温南,你快起来看下。”

还在做春梦的温南,吧唧吧唧嘴巴,手抹了抹嘴边的口水,支撑起身顺着刘青手指的方向看去。

“媳妇,你就为了洗衣服叫我看吗?”温南不解的问。

刘青听到他这句话才意识到,外面阳台上挂着几件衣服。

“可是这些衣服,好像不是我的啊。”温南定睛看了半晌后,问道。

“不是我洗的啊,我刚起来。”刘青怔了怔。“这些衣服也不是我的啊。而且窗帘是你拉开的吗?”

“没有。”温南此刻也觉得怪了。怎么这一天一夜这么多事儿。

刘青都快要哭了。他又一头钻进温南的怀里。沉声低吟。

过了一会,温南起身,穿上鞋四下走了一圈。发现除了这些以外,还在阳台边上发现了一些脚印。就像在水洼里面踩过的鞋子留下来的。

他问道:“刘青,是不是租你房子的房东来过啊?”

“什么?”刘青旋即一想还真有这个可能。气的她连忙拿起了手机给房东拨打过去。

接通以后,对面传来一句慵懒的声音:“谁啊?”

“房东,我也是租您房子的刘青,您是不是早上的时候来过我们这?”刘青问。

“什么?”对方的声音明显停顿了一下,接着说:“哦,对,我是去过的。”

“这样啊,莫名其妙的出现很多脚印,我还以为闹鬼了呢。”刘青明显松了一口气,一旁的温南听了以后也放心下来,坐在了床上。

这时候,电话那端明显又停顿了一下,接着房东说了一句“我先忙了”后就匆匆挂断了电话。

听到挂断声音的刘青明显有些失望,因为房东并没有告诉她自己为什么来。甚至于有些莫名其妙。

温南安慰刘青,说道:“别胡思乱想了,可能他来了敲门咱们没有听到,就自己进来了。”

“可是他这样自己闯进来有些不尊重我们啊,哪有随随便便进咱们卧室的啊。”刘青嘟着嘴巴,不满的说道。

“可能是不想打扰我们喽。”温南补充道。“可是,那些衣服。”

话还没说完,温南瞥见之前挂在阳台的衣服不见了。但是地面上确实存在些许水迹,像是刚刚滴答下来的。

二人对视,相视无语。谁也说不出什么。刘青动都不敢动。

这时,耳边传来水滴声,听声音像是来自于卫生间。刘青听到水滴声,加上刚起来肚子里还憋着一泡尿,她对温南说道:“亲爱的,我想去厕所。可是我不敢。”

“我陪你。”温南说道。

进入卫生间后,门并没有被关上,这个房子里面卫生间的结构是长方形的,卫生间的门是在右面开着的,打开门第一看就能看见里面的镜子,前文也说过了,房屋大门正对着卫生间的门,所以镜子直接把房屋大门和走廊照了进来。

刘青坐在马桶上,温南站在卫生间门边上,四下无聊,开始打量起了卫生间的布局来,后来盯着洗手台上的镜子往后看。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一看觉得有些不对劲,越看越汗毛直立的感觉。

因为他在镜子里看到了身后,也就是走廊里房顶的横梁后面,有一根根黑色毛发一样的东西乍现在那里。

温南觉得奇怪,回想起来,以前可是从来也没见到过这东西啊。但是,他又不敢给在里面正在方便的刘青说,怕已经被吓得魂不守舍的刘青再受惊吓。于是就找了个借口,说去接杯水喝。然后就径直的踱着步走向走廊另一头房梁的下面。

刚走到那,三两滴还很热的深红色液体就掉在了温南的脑顶上。他皱了皱眉头,抬头看了一眼,可就这一眼。把温南吓得瞬间失了神。他眼睛直直的盯着上面,腿瞬间不听了使唤。嘴巴里支支吾吾半天以后,终于惊慌失措的尖叫出了一声。

可理论来说,一个男人得看到多恐怖的东西才能被吓成这样,可能也就只有大白天活见鬼了。

卫生间里的刘青听到走廊里温南突然间怪叫一声,吓得浑身打了个哆嗦。

她惶恐不安的呆着哭腔对着外面问了一句:“温南,你干嘛啊,你别吓我。”

说着,眼泪就要出来。

可是过了十秒钟、二十秒、一分钟、卫生间外,走廊里也没有半分声响。

“温南,你大爷的。你有完没完啊?”刘青见温南玩笑开的有些大,她接着喊道。

可话音刚落,卧室房门打开的声音传来,紧接着又“嘭”的一声。房门被关上了。

刘青这个时候哪还有心情上厕所了,屎尿都憋了回去。清理干净后就急忙提上裤子一脸焦急的奔进卧室。

可到了卧室以后,眼前的一幕把刘青给呆住了。

温南蹲在阳台窄窄的栏杆上,手紧紧的抱着他的两条腿。身体前后起伏来回的晃。

“温南!”刘青大声喊道。“你疯了吗?不要吓我好吗?”

说着刘青就要上前把温南抓下来。

可刚往前走了两步,温南回过头来,冲着刘青笑了一笑。旋即身子向前一倾就掉了下去。

“温南!”刘青瞬间眼角两行清泪狂涌而出。她飞奔着跑向阳台边缘,脑袋朝着楼底追看去。

此刻楼底花园内的一片草坪已经被染成血红色,温南横趴在草坪之上。鲜血通过他的嘴巴里流出来。

刘青此刻已经哭得像个泪人,他直勾勾的盯着楼下,片刻以后瘫软在阳台之上。

但是,此时此刻,尽管刘青已经承受过了这么大的打击,这房子里接二连三的怪事儿却并没有停止发生。

被关闭的卧室门外,走廊里。窸窸窣窣、夹杂着一个男人呜咽的声音传到刘青耳边。

刘青浑身再次打了个哆嗦。她不敢再继续在这个恐怖的房间里呆着了。作势站起来,可是因为腿软,却半天才颤颤巍巍的站起来。

刘青扶着墙,走到卧室门口,打开门。来自于心中的恐惧和周身环境的恐吓,她快速奔跑,跑到走廊横梁下的时候,她脚下一滑,地上尽是红色液体掺杂着一些黑色头发。尽管此刻她已经魂不守舍,可出于人的好奇,她还是下意识抬头去看了上面。

一张苍白的男人的脸,瞪着一双通体充血通红的眼球直勾勾的盯着下面。深红的液体从男人脖子位置流出来,落在地面上。

嘴巴带着微笑, 不时的发出怪笑和磨牙的声音。

刘青摩挲着倒退,快步移到房屋大门的位置,用她早已不听使唤的手颤抖的打开大门飞冲了出去。

她飞快按下电梯键,几秒钟后电梯门打开。刘青瘫软的踏脚进入电梯内。

刚进入电梯,她就觉得电梯内的空气有些不对,这感觉就好像她第一天来看房的时候那种浑身的冰凉感一样。

不过她没有想其他,现在主要的目的就是离开这个鬼地方。赶快离开。

她按下一层,之后身子就又瘫软的坐在电梯里。头上冒着豆大的冷汗,此刻难以抑制砰砰直跳的心脏。脑子里回想起刚刚的一幕幕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就好像拍鬼片一样。久久无法平静。

她脑子里满是男朋友温南蹲在阳台栏杆上回头看她的那张笑脸和走廊横梁上悬挂着的一张男人的脸。

电梯到了七楼的时候。突然电梯极速下坠,一种强烈的失重感向刘青袭来。

电梯里的灯忽暗忽明,刘青手足无措,作为一个刚刚毕业的女大学生来说,连续经历了这两天的一切事以后,她的精神几近是崩溃的。但源于求生欲望,她突然想起,以前的时候在微博里面科普的电梯下降自保办法。刘青凭着记忆跟着做了出来。

但最终刘青还是免不了身体受到损伤。在电梯下坠到负一层的时候,刘青被震晕了过去。

……

醒来以后,刘青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医院的病房里。身上许多处缠着绷带。而浑身传来的痛感告诉她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真实实的。

经询问,了解到刘青是在当天晚上的时候,被从负一层车库要进电梯的两个年轻小伙子送来的。被送来医院以后,医生检查说刘青全身多处骨折,需要立即手术。而那两个小伙子的其中一个当场就帮垫付了手术费。并且填写手术同意书。

刘青听到这个以后觉得这个社会还有这样好心人,真是太难得了。

就在刘青想找来医生问一下的时候,刘青的闺蜜王小晴走了进来。

“刘青,你醒啦。”王小晴问道。“你都睡了三天了,一直是我在照顾你,够意思吧。”

“谢谢你。”刘青发自内心的感动说出了这三个字。

她突然想起来自己还不知道是谁把她送到医院来,刘青问道:“对了,你知道是谁把我送到医院来的嘛?”

“你男朋友啊。”王小晴似是自言自语的低声说道:“现在电梯太吓人了,最近新闻都报出好几起了。诶。”

“我男朋友?”刘青愣了一下,“是前男友吗?”

“什么前男友啊?你新处的那个电台主持啊。”王小晴觉得奇怪。

“你是说,温南?”刘青瞬间惊怖感瞬间袭来,浑身凉意袭来。

这个时候,刘青的手机来电铃声响了起来。屏幕上显示着“帅老公”三个字。刘青赶紧让王小晴帮她接通起来按了扩音键。

“温南,你还活着?”刘青激动的声音颤抖的问道。

而电话另一端没有并没有回话,一片肃静。

“喂,温南你说话啊。”刘青脸颊再次流出眼泪。

这个时候电话另一端终于传出了声音,是一连串冷入骨髓的男人的笑声……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