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发再生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0 07:45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假发再生 在商店前,一大堆中年妇女正站在打特价的货架面前争得头破血流,友恩人显得无精打采,有气无力的推着购物车前行,来到一个饰品店门前,店面不大,加上货物也比较多,给人走路的空隙也只容得下一
短篇鬼故事:假发再生

在商店前,一大堆中年妇女正站在打特价的货架面前争得头破血流,友恩人显得无精打采,有气无力的推着购物车前行,来到一个饰品店门前,店面不大,加上货物也比较多,给人走路的空隙也只容得下一个人行走。

友恩走了进去,店里的销售员说了一句随便看下后,又继续低头玩起手机,一点也不担心店里有没有生意,友恩摇摇头,心想,这样的员工迟早会把生意越做越糟,免不了倒闭。

来到一个吊满发饰的柜台前,吸引的不是琳琅满目的发饰,而是放在一旁丝毫不起眼的假发,她抚摸着,那触感就像真人的头发,不,简直就是真人的头发。

最近公司里有活动,她那被人笑的短发也是时候改变一下了,而且因为经常掉发的缘故,她的头顶已经开始变得光秃。

“什么!!!这破东西居然要500?”难以置信的看着静静躺在收银台上的假发,触感虽然跟真的一样,但是……也不至于要那么贵呀!已经离开饰品店的友恩还是原路折返,在销售员的眼神鄙视下付了款,要不是听销售员说进货100顶假发就剩下最后一顶,友恩估计也不会把它看成宝,而且她感觉这假发好像有魔力,有让人喜欢上它的魔力。

付完款后,友恩就直接回家了,她兴奋的从购物袋里拿出那顶假发,在灯光的折射下,头发变得更加乌黑柔顺。

压制不住心里的激动,迫不及待的把假发戴上,镜子前的自己因为带上了假发的缘故,变得妩媚,原本她超自卑的大饼脸,也在一时间收小了不少,接近瓜子脸,活脱脱就是一个美人胚子,友恩有些难以置信,呆滞的摸着自己的脸,仿佛觉得那脸不是自己的。

夜深的慌,友恩把假发視如珍宝,睡觉不忘把它放在一旁的枕头上一起入睡。

熟睡的她没发现,假发里闪过一丝微微阴森森的绿光。

公司晚会开始,到达现场有不少社会名流,个个衣着耀眼。当天晚上,友恩穿上一件粉色的盖膝的修身晚礼服,粉黛微微修饰,她的出现无疑成为当场最吸引人眼球的尤物。

连举办这场晚会的总裁也被这个看似清纯,实际里却散发着夺魄勾魂魅力的女人所吸引。

气氛高涨,友恩当晚玩得很开心,更享受别的男人对自己投过来眼神的那种自豪感,自己就是女王,别的女角色也沦落为配角,剩下友恩成为当场最高贵的王。

算是扬眉吐气一番,友恩看到之前老嘲笑自己长得丑的万人迷,竟在这刻被卸下高傲的华丽光环。

没有人注意到人群中的她正气的心想把友恩当场生吞活剥了。

“你好,我有这个荣幸么?”刚应酬完其他男来宾,好不容易可以休息的友恩,眼前站着一个男的很有礼貌的半弯着腰,做出一个邀请的姿势,看到他容貌时,激动得差点把刚喝下去的果汁喷他一脸。

这个自己每天朝思暮想的男人,居然邀请自己当他的舞伴,友恩应邀而上,舞池中两人舞姿轻盈,伴随着音乐而动,忽变轻快。

晚会结束后,在其他女同事眼光的妒忌扫射下,友恩坐上男子的车回到家。

送走了男子,一进家门,保持淑女风格的友恩一下子激动如疯子一般,又蹦又跳,欢快的旋转。

她从来没有尝试过公主的待遇,而且还是自己心仪的对象,心脏从晚会回来就一直如小鹿乱撞,迟迟平息不了。

多亏了这假发,让她在一夜之间体验了被人捧在手心的重视感。

依依不舍的把假发摘下,在假发里夹着一张很简单的说明纸明显的写着提示,上面就写了几个红色的警告字体:“夜晚睡觉时分,禁止带假发。”虽然不明白其中的原因,但是友恩还是乖乖的按照上面说的做,毕竟假发这东西长期带着太闷,头皮不能正常呼吸很容易发痒的。

对假发,友恩慢慢对它产生了依赖,干脆几乎天天都带着上班,因为样貌的改变,不只是她的职位发生了变化,连平时嘲笑自己的几个女同事也开始巴结她。

友恩心里比谁都清楚,她们献殷勤无非也是想知道自己变美的方法,她就是闭嘴不提,让她们好生羡慕去。

基于方便,友恩晚上睡觉假发也不摘了,直接戴着入睡,把说明书上的警告忘得一干二净。

清晨起床的她带着惺忪的疲惫感走到镜子前,梳起头发绑上了一根长长的马尾吃了点早餐就去上班了。

直到中午时分,跟友恩一起在咖啡厅里享用咖啡的朋友,摸着她的头发,不仅惊叹道:“才多久时间没见到你,头发一下子变得这么长了,发质不错,哪里买的洗发水这么好的效果,哪天介绍姐姐,让我也洗洗。”

友恩并没去在意她的意思,今天感觉自己精神完全不集中,连上司交给她最重要方案都能错漏百出,沮丧的扫了扫满头长发,挥扫的手掌突然停住了,震惊的像是摸着什么奇怪的东西,大叫一声,朋友才刚刚反应过来,就看到友恩急急忙忙的冲进洗手间里。

洗手间里,有些方便完后的女性出来看到,有个女的像是对镜子照着什么奇怪的东西,表情诡异狰狞,吓得一个个手都没洗就赶紧离开洗手间。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友恩疯了般盯着头上,假发已经跟头皮紧紧的结合到了一起,每根都深入毛囊,就像是自然生长出来的。

慢慢的,公司的同事发现友恩的精神越来越差,脸色惨白如纸般,人也瘦的特别快。

身体虚弱的友恩最后只好请假在家里休息,一天醒来,她发现自己的手臂,腿上,甚至眉毛都好像大了激素,疯狂般生长,乌黑的齐肩头发也长至腰间,屋里能反射的物体基本让友恩全砸了,她害怕看到自己的样貌,那个类似于猿猴的她。

慢慢的,就连脸上的也开始长出了毛发,越长越长。

公司里,跟友恩比较好的艾琳看到她都好久没上班了,下班买了水果就去探望,敲了很久的门也没人开门,她拿着之前友恩给自己的一把备用钥匙开了门,屋里狼藉一片,到处都是碎玻璃,找了整间屋子,除了在卧室的地上看到一团黑黑类似于毛发之类的东西外,根本找不到友恩的人影,便离开了。

她不知道,友恩看着她全程的经过,想说话,却说不出口。

这时候从门口走进来一个身穿运动装的男人,他低着头,手握着剪刀,一刀一刀的剪着地上那团黑色毛发。

商场的饰品店里,依然是那个毫不起眼的边上,一下子挂满了数十顶的假发,乌黑发亮,在灯光照耀下闪耀着迷人的诱惑。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