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缘的约定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0 07:29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无缘的约定 “好好好,明天交稿。”简洪挂掉电话,揉揉胀痛的脑门,撑开困意十足的眼皮,手机上的时间是2:20分。
短篇鬼故事:无缘的约定

“好好好,明天交稿。”简洪挂掉电话,揉揉胀痛的脑门,撑开困意十足的眼皮,手机上的时间是2:20分。

简洪是一个建筑师,工作除了到工地勘察用料合不合格之类的,还得绘好图纸,发给他的合作伙伴复一新工地的建筑图纸。

昨晚到现在他只吃了一个小小面包,根本不耐饿,有点头昏眼花的,有时候饿得前胸贴后背,他仍坚持把手上的工作完成了才吃饭。

反正一个大老爷们也没人担心的。

吃力的撑起全身乏力的身子来到阳台边,给预备好准备工作的身体放松放松。建筑师不单是个技术活,钱虽来的快,但也需要赔上自己的健康。

俯视着19楼下的小花园,月光很亮,整个小花园毫无死角印入眼帘,空无一人的显得十分冷清,特别是在这入秋的天气,阴凉阴凉的。

气温偏冷,简洪裹了裹身上的外套,打算转身入屋。

在小花园的拐弯处拐进一辆路虎揽胜的车子,刹车声在毫无声响的夜里划破天际,这么晚了,还有谁人跟自己一样也睡不着?倒勾起了他内心的微微求知欲。

车门被打开了,从身材跟走路的的样子不难猜出是个女的,紧随其后的是个男的,走在前头的女的完全没有等待男的意思,加快脚步,很快就把男的甩在身后,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进了自己所在的楼层。

又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简洪冷笑的掐灭了才刚抽一半的香烟,自己果然不适合抽这些损害健康的东西。

回到屋里走到工作台边,设计的工具密密麻麻的布满整个设计图纸上。

简洪微微皱眉的扶着脑袋,看来真的要找个对象来帮忙处理一些家务了。

“砰”隔壁传来一声巨大的关门声,震耳欲聋,天花板上的吊灯也被震得摇摇晃晃。初步估计,吵醒整层的住户绝对不在话下。

紧接着隔壁传出吵架声,随着争吵升级,不时伴随着玻璃被砸在地上的碎裂声。

两人从屋里一直吵到阳台,此时的简洪已经把设计图完成装包,再次坐回阳台边上,今夜注定是个不眠夜。

他看到隔壁的男的死死掐着身下女子的脖子,完全想置她于死地,女的更狠,直接踢了一脚他命根子,迅速从趴在地上打滚男子的身旁站起,摇摇晃晃的跑进屋里。

简洪自己的大门却在这时被打开了,跑进来一个女子,她神色慌张,把门锁上。

“我不会分手的,就算是死,也不会让别人得到你的。”门外的男的眼看进不来,猛砸了大门好几下。终究回归平静,女子侧脸贴在门上侧听好一会,一再确定男子走了,才松了一口气。

“今晚……能让我在这里住一个晚上么?”对于女人的祈求,简洪并没有拒绝,论谁发生了刚才惊险的一幕,也不敢当晚再回到家去住了。

简洪的眼光不经意的飘到她胸前,若隐若现的事业线让他脸上一股热,脱下自己的外套帮她盖上道:“你睡床,我睡沙发。”

看着他在沙发上忙活铺着被单的背影,女子不由的一阵笑,心想怎么还有这般可爱的人。

这一夜,似乎过得很慢。

两个人的眼神交集到了一起,简洪害羞的转移了眼珠。

“刚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罗柔。”她的声音……好温柔,简洪再次望向她时,她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眼神空洞的望着窗外。

缓缓的道出了他们的关系。

他们都是年龄20好几,双方家里人都为他们的终生大事操碎了心,偶然的情况下聊到,请来了媒人说亲一事,两人一见如故,感情迅速升温,双方相处得都十分融洽,是被人所看好的一对,家人,朋友都替他们开心。

男子的细心跟爱护,罗柔都是看在眼里,她觉得这个就是自己心目中一直想找寻的对象,庆幸在有生年能够遇到这么一个情投意合的男人。

他们很快便谈婚论嫁,然而就在罗柔为添置新房忙里忙外之时,她发现男人的关心越来越少,晚晚都跟朋友去酒吧,这也就算了,朋友也是要联系才能有共同的话题,罗柔也没去埋怨他。

但是后来发现,他不止喜欢跑酒吧,听友人说过,有一次在酒吧偶遇到了,看到他在吸食毒品,且身边美女成群。

他在她心目中的地位的瞬间轰然倒塌,当拿着他们在酒吧里一些露骨照片当面对质,他第一时间就承认了,脸不红气不喘的回答得干脆,说世界上没有不喜欢吃猫的鱼的,是借口,完全是给自己出轨找借口。

罗柔不吵不闹,直截了当的跟他翻脸,并提出分手,不料遭到拒绝,还威胁说这世上除了自己能配的上她,其他人都没资格。

心情一下子从天堂掉到了地狱,真心觉得这男人不仅品格不好,人品也是乱七八糟的烂,她庆幸着自己没跟他结婚。

罗柔表示自己不想在继续下去,并说会搬走。结果脚一踏出酒吧门口,就被怒发冲冠的他塞上的副驾驶直接载到小区楼下。

进门时还好好的,结果又因分手的事情闹的摔东西。

讲到这里罗柔突然不再继续说下去了,转过身去,把头深深埋进被子里,身体微微发颤。

是在哭吧?简洪看着她的背影,似乎对这个女子感到惋惜,他看到她露在被单外面白皙的手臂上,因为被打而青一块紫一块的,他又睡不着了,望着天花板发呆。

次日醒来的时候,床铺上的被子叠得整整齐齐的,已经不见女孩的身影了。

一股香飘四溢的饭菜香味,简直让人口水直流,简洪看到一桌子的美味佳肴静静的躺在食桌上,家里的一切摆设都焕然一新,从洗手间走出来一个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的女人,那个不是自己的衣服么?

“不好意思,早上在做饭的时候被油脂溅到衣服了,没经过主人的同意就拿了衣服。”

简洪摆摆手,表示不介意,也似乎很好奇她今后的打算,觉得贸然问她有点不好,心里的好奇掩盖过了尴尬:“那……那你打算今后怎么办。”

听到这里罗柔黑溜溜的大眼瞬时间黯淡了下来,很快的开怀说道:“管他呢!做好自己就行了,我很喜欢旅游。打算靠自己的能力去实行,不过在离开之前,不知道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个小小的要求。”

吃着面的简洪默声应许,差点没被她接下来说的话给呛惨了:“能不能陪我去看葫芦娃的动画片。”

简洪吃惊的看着眼前这个低着头双手合十的女人,这个女人其实还挺可爱的,从没有人到这般年纪还有这样的要求。

“恩。”

“那你是答应了?”

“恩。”

“太好了,他们都说我是个长不大的孩子,我就要证明给他们看,谁说动画片大人就看不了的,这是赤裸裸的歧视。”

罗柔高兴的在屋里旋转,这面怎么有股烧焦味,闻了闻,味道好像越来越重,他看到罗柔的动作也越来越快,现场模糊了起来,天色一下子昏暗了。

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点飘,鼻头上被盖上了一小块湿布,烟雾里朦胧中看到罗柔痛苦的支撑身体,把湿布捂在自己鼻子上的正是她,是要取自己性命吗?可是自己明明没有伤害她什么。没容他多想,他整个人就昏死过去。

醒来时已经是在医院了,他躺在病床上打着点滴,坐在一旁的复一马上去叫来医,担心道:“哎呦喂!兄弟,你可真是吓死人了。昨晚那场大火没把你的命给取了可真是谢天谢地了,跟你在一起的女的可就没那么幸运了,当场烧成了黑炭。”说得他一头雾水,昨天?女的?是罗柔嘛?他不是明明还跟她在一起吃饭。

他想起来了,吃饭的场景不过是自己幻想出来的,实际他们入睡不久,罗柔的男朋友就把他的门给封住了,还在他的门口淋上点燃,罗柔最先发现,门被封住的根本出不去,想起火灾时用湿布可以阻挡空气里的有害物质,她撑起身体给简洪铺上后,自己却因为吸入大量的气体昏死了过去,救护人员到达现场的时候沙发跟简洪毫发无损,旁边却躺着一具被烧焦的尸体,经检验调查,是女的,今年27岁,名罗柔,而纵火的男子也被警方追捕归案。

听完复一的讲诉,简洪整个人都傻了,好久才缓过神来。

他跟她约定过的,要陪她去看葫芦娃的,只可惜这个约定一辈子都完成不了了。

回到小区后,家里经过重新翻修了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模样,空气中似乎还能闻到微微的烧焦味。

简洪坐在她曾经贴着脸的门边上回忆,多么好的一个女孩子……

“嘿,你好,我是新来的住户,叫安晴晴,今后我们就是邻居了,多多指教。”隔壁阳台上的她笑容有着跟她一样的感觉。

他真的好想马上拉着她去看葫芦娃,不过,他知道一定会有机会的,她就近在咫尺。

因为,这是他们的约定。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