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鬼债还人命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09 15:57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欠鬼债还人命 深夜里,狂躁的北风拼命的刮着。 火车站外排队等候旅客的出租车和白天相比,明显减少了许多。
短篇鬼故事:欠鬼债还人命

深夜里,狂躁的北风拼命的刮着。

火车站外排队等候旅客的出租车和白天相比,明显减少了许多。

几个五大三粗的新手司机聚集在一起。正在兴致勃勃的玩斗地主。

“哈,哈,快给钱,给钱,每人一百二十五!”胖三兴奋的说到。

“哎,胖三呀,胖三,你不能叫胖三,你应该叫赌神!”五陆子恨恨的看着他咬着牙说到。

“还赌神!他肥的跟猪似的,应该叫他猪神,对,就叫他猪神,这个名儿,最适合他了!”满不情愿的掏出一百二十五递给他。

“不打了,不打了,你们才是猪神,我不是”这猪神一边说着就一边退到了车旁边。

“加起来,一共赢了二百五,”猪神拿出手机算了算,叹了一口气说到,“二百五,我可不是二百五,我是五百!”

火车站的时英大钟,发出了嘀,嘀,嘀的整点响声,现在已经是零晨三点钟了。

这猪神看了看,火车时刻表,最多再多等一刻钟就又能拉趟生意。

猪神一想到要接生意就立刻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掏出一支烟,咔,咔,咔的点烟,只可惜这狂燥的北风是越刮越凶狠,他用手把小火护住起来他破口大骂道:操,这讨厌的北方,吹啥嘛吹,吹的我的火都熄了。

这火机太不给力了,靠,一边骂着,就一边转身朝后面的超市走去另买一只火机。

“大哥,借个火”有个帅小伙叫住了他。

猪神看了看他,顺手就把自个的火机递了上去,啪,啪,啪,小火机冒着火花,这帅小伙三下就把烟点着了。

这把猪神看的,口水花子都差点掉下来。跟着帅小伙简直没法比。突然间感觉叫他猪神都委屈他了,应该叫他神猪,他上辈子呀,一定是一只蠢猪,而且蠢的连火都点不着!

“小伙,你大半夜不回家,在车站外瞎转转悠啥呢?”神猪好奇的问到。

这帅小伙不屑的低头看了他一眼,因为这神猪身高只有一米六,胖到低下头都看不到自己的脚,更别说自己的小鸟了,帅小伙吸了一口烟豪无表情的说到:“我有名字,四个字的,你记好了,我叫‘清晨无人’,以后若有缘再见面就请叫我清晨”。

清晨看着车站的时英钟继续说到:“我来这儿,自然是有我的事了,谢谢你借我的火机,一会还得麻烦师傅把我和学妹拉到滨江大道那边。”

神猪咋吧咋吧眼看着眼前这帅哥,哦,不,是清晨,心里不乐意的想着:“啥,玩意,滨江大道,那地儿没有住家户呀,只有小吃街啥的,再说,都这个点了,该关门的也都关门了呀!”

黑夜里的火车站外,忙碌的除了司机自然就是旅客,只是三更半夜很少看到来接站的人。“我猜这清晨一定是来接黑夜的,不然他怎么叫清晨呢,哈哈。神猪正自信的想着。

“叮咚叮,……”到了,到了,她到了,清晨肯定的眼神看像火车站出口。

“走吧,师傅”我们要去滨江大道。

神猪看着清晨,再看看他,傻呼呼的问到:“你要等的人在哪呢?”

清晨打开车门,坐到了后排最里面的一个位置,手好像挽着一个女人的腰身淡淡的说到:“你别管了,你只要去那就行了!”

这头神猪,傻呼呼的也没再问,他心里不乐意的想着:“反正只要给钱就行,管他那多干啥。”油门一踩,方向盘一打,车开了。

走到岔路口,一个司机看到他对他大声的喊到:“神猪,大半晚的,你不拉客,一个人上哪去呀?”

神猪朝他怒吼到:“喂,大半夜的,我胆小,别吓我啊!”

神猪清了清声音,和气的对清晨说道:“对了,清晨帅哥,你到哪下呀?”

“滨江大道!”清晨冰冷的说到。

据说,这滨江大道在没有被开发出来之前,是一片无人问津的荒地,这有一个工人叫骨头,当时他挖出了一只鞋,这只鞋子上镶嵌着一粒珠,当时,所有的人都传他要发了,这是一颗无价的夜明珠。

神猪高兴的说到:“到了,下车吧。一共二百五。”又是二百五,莫非我就是二百五?!神猪自嘲一句。

给你钱,清晨给了钱,潇洒的转身,消失在黑夜里。

第二天,天不亮就听见一个泼妇的声音:“呀,呀,呀,这车上怎么有一只女人穿的秀花鞋”好你个死神猪,据然敢背着我搞这脏活!

对面房子里,清晨冰冷眼光的看着神猪的老婆,只见这神猪的老婆对神猪是又踢又打,神猪摆出一幅比窦娥还冤的表情,站在车门口。

清晨看了看旁边的一张空椅子,说到,现在你想要的就快要实现了,那我要的呢?

只见那张空椅子,渐渐化出一阵青烟,青烟渐渐凝聚成一个人形。

她若有所思的说到:“想当初,我托梦给他,叫他把我的东西放回原来的地方。他不肯,还把我的东西以低价卖给了档铺!”

她边说边用自己的眼神盯着神猪以及她老婆,眼里冒着阴冷的寒光,使得这个清晨格外的冷,让人不寒而栗。

她嘴角忽然带着诡异的微笑,使得他的面容居然慢慢的变化,渐渐的变得与神猪的老婆一模一样,而后从椅子上消失。

神猪的老婆忽然停下自己的暴行,嘴角挂着诡异的危险,看的神猪连连打了几个喷嚏,身体直哆嗦,他觉得比冬天还要冷,更是觉得老婆变得陌生起来,他已经看不懂猜不透老婆究竟想要对他做什么了,他居然心里害怕起来,因为他脑海里出现了曾经做过的一个梦,梦里让他把不属于他的红色绣花鞋还回去!

他忽然清醒,看着眼前既熟悉又陌生的老婆,大声呼喊:“你到底是谁?是人还是鬼?”

她老婆微微笑了笑,开口露出了嘴里血红色的牙齿,说道:“你将我的鞋子挡掉,现在钱你已经花掉了,你要记住,这些钱不属于你,我现在是来要债的!”

……

一个时辰过后,警察将现场围起来,可以看到,一个女人用一只红色的尖头高跟鞋插入了一名男子的头顶,而这名男子双手死死的恰住着命女子的脖子,双双死亡,死状恐怖异常。

一位老人路过,看到此景,说道:“这不是神猪和他的老婆吗?虽然平时打打闹闹的,怎么今天闹成这样?”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