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误入鬼诊所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09 15:47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短篇鬼故事:赌徒误入鬼诊所 X市某地下赌场内…… 赌场内人头涌动,烟雾缭绕,人们都在大声吆喝着,有的眉开眼笑,有的抱头痛哭,这个地下赌场里一眼望去;人们犹如密密麻麻的蚂蚁一样围得水泻不通。在赌场
短篇鬼故事:赌徒误入鬼诊所

X市某地下赌场内……

赌场内人头涌动,烟雾缭绕,人们都在大声吆喝着,有的眉开眼笑,有的抱头痛哭,这个地下赌场里一眼望去;人们犹如密密麻麻的蚂蚁一样围得水泻不通。在赌场的一角;一个满脸横肉的胖子摇着骰子看着对面的一个男人大声问道“押大还是押小!”

对面的男人三十岁左右,皮肤黝黑,看起来有些瘦小。男人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将一沓百元大钞全部扔在了桌子中央,死死的盯着胖子手中的骰盅;声嘶力竭的大声叫喊:“押大”

“……大明……大明……我求求你不要再赌了好吗?这些钱是我这些年辛辛苦苦攒下来的,我求求你还给我,我们用这些钱做点小买卖;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好吗?我求求你了……”一个女人跪在地上抱着男人的大腿苦苦哀求着。

皮肤黝黑的男人一脚将女人踹到了一边随即骂道“滚开!妈的,别挡着老子发财!”

此时女人也不敢再上前阻拦,坐在地上呜呜的抽泣了起来。

就在这时满脸横肉的胖子猛的将骰盅扣在了赌桌上,那个叫大明的男人目不转睛的盯着桌子上的骰盅;嘴里不断的重复着:“大……大……大……”

胖子缓缓的拿开了骰盅,当骰子映入男人眼前的那一刻,男人仿佛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一下子瘫软在地上。骰子上只有1点.

一旁的那个女人愤怒朝男人扑了过来,摇晃着他的肩膀;痛苦的哭喊着“自大我嫁给你以后就整天跟着你在外面四处漂泊,我就没有一天好日子过。你这个没良心的赌鬼;整天就知道赌钱,我辛辛苦苦攒下的这两万块钱就被你这么输光了,你知道我挣这两万块钱是多么的不容易啊,我每天这么拼死拼活的挣钱为了什么?你还我的钱…你还我钱…”此时女人已经哭得“肝肠寸断泣不成声”

这时对面的胖子把桌子上面的那沓钞票一把揽入怀里哈哈的大笑了起来:”哈哈……孙大明,愿赌服输,这些钱是我的喽!哈哈“

“我求求你了“水牛哥”借我几万块;我一定能翻本!“孙大明苦苦哀求着那个叫绰号叫”水牛“的胖子。

胖子嘴角微微上扬斜眼看着地上的孙大明说“我说大明啊,这道上有道上的规矩,赌场有赌场的规矩,赌钱说白了就是靠天吃饭!输赢在老天,我这个地下赌场里也有规矩,就是票子上桌,骰子上盅,一开定乾坤!没钱撒丫子滚蛋!你他妈懂不懂?”

这时在胖子身边的几个看场的“小弟”也叫骂道“没钱你他妈玩个蛋呀,带着你家婆娘(老婆)快滚!”说着就要往外驱赶孙大明和他的妻子,这时孙大明看着一旁的女人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摆手说道“等等,我拿我老婆当赌注行不行?”

这时在场的所有人都微微一愣,齐刷刷的看向了孙大明。孙大明的老婆闻听此言差点昏了过去,随即咆哮着和孙大明厮打在了一起,疯狂的抓挠孙大明的头部,嘴里还不断的大骂孙大明禽兽不如。

胖子摆手吩咐身边的“小弟”将他们拉开,然后走到孙大明的身边;把脸凑到孙大明的脸前说“老婆你都赌;够狠够辣!好!我就给你一次机会,跟你赌一把!不过要是你输了,我就把你老婆卖到国外当妓女。”说着胖子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胖子吩咐手下“小弟”收拾了一下赌桌,然后走到赌桌旁拿起了刚才那个骰子重新放到了骰盅里,他冷冷的瞪着地上的孙大明说“可别说大爷我没给你机会,赌赢了这些钱全归你,赌输了你老婆可就没了,你可要想清楚?”

此时孙大明的老婆被胖子的手下死死的按到在地上动弹不得,只能在地上呜呜的哭泣。孙大明缓缓的从地上站了起来,他慢慢的走到赌桌旁边,从怀里掏出了一根烟叼在嘴里点着猛吸了几口,表情凝重的看着骰盅;然后喃喃的从嘴里吐出了一个字:“赌”

胖子没有说话,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胖子将骰盅高高举过头顶猛烈的摇晃了起来,骰子在骰盅里沙沙作响,仿佛就像是一颗受惊吓的小心脏在肚子里咕咚咕咚的乱跳。

大约十秒中以后胖子将骰盅猛的扣在了桌子上,抬眼盯着对面的孙大明说“押大还是押小?”

对面的孙大明又含到嘴里一根烟,想要用打火机点着,此时他的手一直在抖,点了好几次才把那根烟点着,他长长的吐了一口烟;缓缓从嘴里吐出了四个字:“还是押大”

胖子面无表情的抓住骰盅,缓缓的将骰盅掀了起来…………

骰子依然是一点。孙大明嘴巴张得大大的半晌说不出话来,仿佛就像行尸走肉般呆呆的站在,他嘴里还在不断的重复着:”连老天都在玩我……连老天都在玩我,老婆我对不起你呀……”孙大明的老婆就像一只发了疯的野兽一样疯狂的咆哮着,她死死的瞪着一旁的孙大明,她的眼神中充满了愤怒与无奈。

胖子咧着嘴大笑了起来,“哈哈……孙大明,你现在连老婆都赌掉了,你还有什么要输的吗?你已经是一无所有,快滚吧!”

此时孙大明不敢直视他的老婆,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撂下;就沮丧的转身离开了地下赌场。赌场里传出了女人撕心裂肺的咆哮声。

自从把老婆当赌注输掉以后孙大明就离开了x市,来到了a市,在这里他依然无所事事,一事无成。平常靠着打短工勉强度日。只要身上有点小钱他就会去牌室打麻将,不输个精光他是不会出来的。

一年后。

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不管世界怎么变这人的本性是改不掉的,孙大明有好赌的毛病,晚上孙大明和工友多喝了几杯白酒就来了兴致,非要去赌场赌一回,看来他是又犯了赌瘾,这工友拉都拉不住,孙大明拿着身上仅有的一千块钱去了A市的一地下赌场。

这里离他住的地方很远,因为是赌场,所以这里也非常的偏避和隐蔽,再加上是晚上,这条道上连个路灯都没有,看起来阴森恐怖,这个地方孙大明以前来过一次,所以才能找到这个赌场。

赌场在一个破旧的老楼里面,孙大明熟门熟路,不一会儿就找到了那座破旧的老楼,隐约间他听见了里面嘈杂的喧哗声,他兴奋的朝老楼走了进去。

突然黑暗中两个黑影一下子窜了出来,把孙大明吓了一大跳,孙大明定眼一看原来是两个青年,“干什么的?”那人问道。

孙大明明白他们是在这里”把风“的,一般这种地下赌场都会有把风的眼线,一旦发现什么风吹草动,他们就会立刻通知里面,里面的赌徒会从后门逃跑。

孙大明也不避讳,对那两个人说”我来碰碰运气玩两把牌,熟客,以前来过的。“

其中一个青年把孙大明带进了赌场呢,这里主要以麻将和打牌为主,孙大明来到赌场以后眼睛围着赌场扫了一圈,今晚里面的人不是很多,这时人群中有个光着膀子的人冲孙大明招手,那人说道”这位兄弟,过来玩两把,三缺一。“

孙大明朝那人走了过去,坐下以后他才看清那几个人模样,那个向他招手的男人原来是个瘸子,因为他坐的是轮椅,其中另一个身上还有纹身和刀疤,一看就是”道“上的,不过孙大明也不以为然,因为凡是在赌场里赌博的十有八九都是些不走正道的社会闲杂人等,这里鱼龙混杂,有形形色色的各种人。但他们的目的是一致的,都想赢钱。不过有得必有失,有人赢钱那必定会有人输钱,这个道理每个人都懂,但贪欲使他们迷失了方向。

孙大明没有多言多语很快就上了手,刚开始的时候孙大明还顺风顺水赢了不少钱,从一千块变成了几万块,这让孙大明有些兴奋,他觉得这是他这些年来赌桌上最痛快的时候。好运降临到了他的头上。

下半夜的时候可就惨了,孙大明又从几万输成了几千块,眼看着桌子上的那堆钱又变成了别人的,最后竟然把身上的钱输了个精光,这种从高山坠到谷底的感觉让孙大明有些悲愤,他甚至觉得这些人是一伙的,一直在出老千。

一年前他把自己的老婆输掉了,一年后依然是输的一无所有,他觉得老天在捉弄他,看着桌子上的那些钱变成了别人的,他是越想越来气这一刻的孙大明几乎失去了理智,恰巧赌桌上的两个人转身去厕所,那桌子旁只剩了那个瘸子和那一堆钱,孙大明看了看赌场的后门只是虚掩着,孙大明的脑海中闪现出了一个念头,抢。

一个声音仿佛在告诉他只要把这些钱抢到手逃出这个地方远走高飞就行了,他们是不会报警的,世界这么大躲到另一个城市他们是找不到的。现在可是个大好机会。贪欲使他失去了理智,想到这里孙大明一鼓作气飞快的将那几沓百元大钞揽入了怀中,发了疯似的朝门口奔去,速度极快乃至于那个瘸子都没有反应过来,孙大明就已经夺门而出,朝黑暗中窜去,出了后门以后孙大明也看不清脚下的道路,死死的抱着那沓钱拼了命的朝来时的路上狂奔,突然黑暗中一只大手从他的身后伸了过来,死死的掐住了孙大明的脖子,孙大明失去了重心一个踉跄就栽倒在地,那沓钱也洒落了一地,这一幕仿佛是为一个死去的人撒的冥钞似的。孙大明惊慌的回头看去,黑暗中的那个人正是刚才赌场中去厕所的那个左青龙右白虎的家伙,孙大明几乎魂飞魄散!他知道接下来后果将会不堪设想,他忍不住跪在地上大叫了起来,“大哥求求你饶了我吧?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那个纹身的男人冷冷的说道“放了你可以,不过你要留下一只手!”说完拖着孙大明朝赌场里走去。

孙大明被扔到了赌场一侧的一间黑屋子里。屋子里的灯开了,刺眼的灯光照的他几乎睁不开眼睛,他揉了揉双眼看清了屋子里的一切,映入他眼帘的是刚才的那三个男人。那个瘸子说“要不是我大哥身手好,就让你这杂种跑了,你他妈敢抢我们的钱,我看你是找死”

孙大明趴在地上不停的哀求道“大哥您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吧,我给你们在这里打杂好不好,求求你放我过!”

另一个男人对纹身的男人说“大哥,怎么处置这小子?”

纹身的男人没有过的的言语,只是淡淡的吐出几个字:“按规矩办,砍掉他一只手!”说着示意男人拿刀。

地上的孙大明惊恐的望着他们,就像一只被猫抓住的老鼠一样,在地上不断的挣扎。

五分钟以后男人拿来了一把一尺多长的大砍刀,在灯光下那把锋利的大砍刀发出了刺眼的寒光,纹身的男人接过了那把砍刀;示意另一个男人将孙大明的右手臂放到桌子上。

男人死死的把他按在桌子上,此时孙大明就像一条出了水的鱼一样任他们宰割,当他看见那把大砍刀的时候显得更加的惊恐,他从哀求变成了无助的摇头,又从摇头变成了撕心裂肺的咆哮。

纹身男人手起刀落朝孙大明手臂砍去……顷刻间一只鲜血淋淋的手臂掉在了地上,孙大明的断手处鲜血犹如潮水般不断的涌出,屋子里就像屠宰场一般惨叫声一片,地上的鲜血流了一米多远,孙大明躺在地上几乎要晕厥过去。

纹身的男人将那只地上的断手踢到了孙大明的脸前,冷冷的说”以后不要让我再看到你,趁我还没改变主意以前拿着你的爪子快滚!”

孙大明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他抓起自己的手臂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晃了晃脑袋转身朝屋外走去。

屋外漆黑一片死一般的寂静,偶尔有几只乌鸦的叫声从头顶划过显得更加诡异,孙大明强忍着疼痛踉踉跄跄的朝前方走去,他的脚步越来越沉重,他四处张望着,期盼着附近能出现一家医院,如果找不到医院别说这只手臂废了,再不止血估计连命也得搭上。

走着走着他发现前面突然出现了一层薄雾,他仔细分辨着前面的道路,在不远处他隐隐约约看到了有一丝光亮,这束光亮又给他带来了生的希望,孙大明紧紧握住那只砍下来的手臂朝那昏暗的灯光处跑去。

这个地方另孙大明感到很陌生,以前他从来没来过这条路,他来到那灯光的前面他才看清原来这是一家诊所。那灯光的上面有个广告牌,广告牌上面赫然写着几个醒目的大字:“天上人间诊所”虽然名字看起来有点怪;但他还是激动万分,这让孙大明坚信上帝在关上一扇门的同时也打开了一扇窗。他就像是一个快要淹死的小孩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孙大明透过玻璃门下意识的往里面瞄了一眼,里面竟然是一条长长的走廊,就在此时突然一阵莫名的冷风从走廊里面吹了出来,那一瞬间他突然有种不祥的感觉,但转瞬间他又觉得自己在多想,他觉得是上帝在救他;他才能找到这家诊所。他觉得那冷风是只是过堂风而已。此时对他来说是争分夺秒,孙大明强打起精神推门朝幽暗的走廊走去。

走廊里很昏暗,只有走廊的尽头有一盏灯,发出了白惨惨的光亮。走廊里很静,似乎一根绣花针掉到地上都能够听到,孙大明一边往前小跑一边大喊“有人吗?救命啊……有人吗?救命啊!快救救我!”

孙大明越往前跑越害怕,他似乎怎么跑都跑不到这条走廊的尽头,似乎这是一条通往地狱的暗道。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他决定马上离开这个鬼地方,他转身就要往回跑,就在转过身的时候他背后突然出现了一张惨白的女人脸,那个女人穿着一身白衣带着白帽子把孙大明吓了一大跳,孙大明仔细一看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原来那女人穿着一身白色的护士装,女人很白,白的有点吓人,脸上似乎一点血色都没有。眼下孙大明顾不了这么多,拿着那只断手急切说“护士小姐快救救我,我被人砍掉了一只手臂,血都快流干了,快救救我!”

那个女护士看见孙大明手里的断手并不吃惊,他的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她淡淡的说“跟我来吧!”说完就自顾自的朝走廊的深处走去。

那个护士开口说话的时候孙大明不由的往后退了好几步,借着走廊里幽暗的灯光孙大明看到那个护士嘴里竟然一颗牙都没有,孙大明觉得这个护士很诡异,因为看起来这个护士年龄不超过三十岁,一个年轻女人为什么嘴里没有牙齿?

当务之急孙大明没有别的选择,他快步跟了上去。

大约走了几分钟护士的脚步停下了,在走廊的一角出现了一个房间,房间的木门非常的破旧,似乎一推门就会倒下,门上面写着:“急诊室”三个字。门“吱呀”一声被那个护士推开了。

孙大明有些慌张,他四下张望着跟着护士走进了那间急诊室,急诊室不大,里面非常的脏乱,甚至就像一个垃圾场一般,更可怕的是急诊室的床单上和墙壁上还有斑斑血迹,这种糟糕的环境让孙大明心里毛毛的,他怯怯的问那个护士“护士小姐床上和墙壁上面怎么这么多血迹啊”

那个怪异的护士面无表情的说“一个病人断了只脚;刚做完手术还没来得及打扫,你快躺下我去叫医生”说完护士转身离开了急诊室。

孙大明拿着那只断手迟疑的躺倒了那个带血的病床上,忐忑不安的等待着医生的到来。

孙大明焦急的等待着,这时他听见门外走廊里传来了一阵脚步声,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到了门口的时候那脚步声突然停住了,孙大明能感觉到那个人就在门口,他似乎能听见门外微弱的喘息声,孙大明刚要起身查看;这时破旧的门被推开了,一个脸色苍白满脸大胡子的男人走了进来,这让孙大明惊出了一身冷汗,那一刻他似乎觉得他进了一个贼窝,不过他又仔细一看发现那人穿着医生的白大褂,手里还提着一个类似手术药箱的箱子,这让孙大明才稍稍舒了口气,孙大明问道“你是医生吗?”

那个大胡子男人看起来有点凶,大胡子男人放下手里的箱子说“不要说话,快躺好……”

孙大明看着这个丑陋的医生心里有些胆怯和不安,他觉得这个诊所很诡异,这个医生和那个护士更加怪异,但此时的孙大明别无选择。孙大明躺下以后医生从他的手里接过了那只断手,随后从那个木箱子里拿出了一支粗大的注射器,那注射器里面似乎还有透明的液体,孙大明慌张的问“你要干什么?这针管里是什么?”

那个怪医生将注射器在孙大明的眼前晃了晃说“这是麻药,我帮你把这只断手接上!”孙大明还想在问什么可是那个医生已经将那个粗大的针管刺进了孙大明的身体里,孙大明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孙大明迷迷糊糊的醒来,眼前的一切让他魂飞魄散!此时那个医生一手拿着孙大明的手臂一手拿着一个钉书机正往孙大明的胳膊上钉死,医生每钉一个钉子;孙大明就立刻感到钻心的疼痛,孙大明想要起身冲出去,可是他发现他的手脚都被死死绑在了病床上,那个医生看到孙大明痛苦的样子似乎显得很满足,随即从喉头发出了“咯咯咯”怪笑。孙大明看到那个医生的嘴里竟然掉出了一大坨蛆虫。紧接着他的眼睛里鼻子里耳朵里都爬出了无数条蛆虫,那些蛆虫从医生的嘴里掉到了孙大明身上和脸上,那些蛆虫在孙大明的身上慢慢的蠕动。此时的孙大明像一只受了惊的猴子一样在床上挣扎着乱吼。这时那个怪医生指着孙大明的头顶上方;面目狰狞的说“不要乱动……不要乱动,正在给你输血,小心把输液针头弄掉”。

这时孙大明发现他的肩膀上果然插着一个输液管,输液管里还有红黑色液体正流进他的身体里,孙大明顺着那根长长的输液管抬头往头顶上看去,他的心几乎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他看到了什么?原来孙大明看到天花板上有一个尖尖的钩子,钩子上面竟然挂着一个人!不,确切的说应该是挂着一具尸体,那具尸体看来已经死亡多时,身上爬满了苍蝇,它的面目非常狰狞,那具尸体挂在钩子上晃晃悠悠的来回摆动,还发出了吱呀吱呀的声音。仿佛要扑下来一样!那具尸体的脖子上面还挖了一个血红色大洞,那根输液管的另一端就插在那个血红色的洞里面,输液管里面的黑血正源源不断的输进孙大明的身体里!

看到这一切孙大明的胃里不由的一阵恶心。他的头发一根一根的竖了起来,他用尽全身的力量闭上双眼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紧接着屋里突然变得很静,似乎一个人也没有,孙大明慢慢的睁开双眼屋里一个人也没有,天花板上面那有什么尸体,只有一个尖尖的铁钩在上面来回摇摆。孙大明惊恐的看向自己的肩膀,此时肩膀上面哪还有什么输液管,肩膀上面什么也没有。手脚也没有被绑住。

“难道这是我的幻觉,为什么刚才那恐怖的一幕感觉就像真的?那个护士和医生又在哪里?”孙大明差异的思索着,他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多待下去,他想马上离开这个鬼地方,孙大明拿着那只断手朝屋外奔去。

走出那间破旧的急诊室就是昏暗的走廊,孙大明朝着来时的方向往前狂奔,隐约间他发现前面有个人影,那个人影穿着一身白衣蹲在走廊的中央,挡住了孙大明的去路,孙大明停下脚步仔细分辨着那个人的模样,他看清楚了那个人正是刚才的那个护士,此时那个护士正蹲在地上吃着什么。嘴里还发出了“咯吱咯吱”的磨牙声!

孙大明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倒抽一口凉气问道“你在吃什么?你不是没有牙齿么?”

那个白衣护士缓缓的抬起了头,她的嘴角还有一丝血迹,护士一笑嘴里竟然露出了两颗犬牙!那护士说“我刚长出牙来就在这里磨磨牙,你看我吃的什么?你尝尝……”

借着走廊里幽暗的灯光孙大明终于看清出了,那个护士手里竟然拿着自己的那只手臂,手臂已经被她啃掉了一半。

“有鬼……有鬼……有鬼…孙大明大声惨叫着。走廊里还回荡着那个护士的声音:“你尝尝呀……你尝尝呀……”

孙大明发了疯一般朝前面冲了过去,他的脚步声在这幽暗的走廊里显得格外的诡异。孙大明跑了足足有五分钟可是前方还是幽暗的走廊,似乎永远看不到走廊的尽头,孙大明喘着粗气四下张望着,仿佛想找到通往人间的道路,突然他的眼前出现了一扇门,孙大明不由的激动了起来,他推开了那扇门快步朝里面走了进去。

“啊”……毛骨悚然的感觉又上升到了极点,屋子里的墙上竟然挂着两张遗像,遗像上面的照片正是刚才的那个医生和护士!

“鬼呀”……孙大明尖叫着夺门而出像一只无头苍蝇似的在走廊里乱跑,跑着跑着他的眼前出现了一个亮点,似乎是一扇窗户,从窗户外面看能看见外面的路灯,孙大明冲破玻璃窗一个箭步跳了出去……

第二天早晨有人在一栋烂尾楼的附近发现了孙大明已经摔烂的尸体,据一位老太太说十几年前这里是一家私人诊所,是一对夫妻经营着这家诊所,有一天夜里这家诊所突然发生了大火夫妻二人被活活烧死在里面,打那以后这家诊所就废弃了,变成了一栋烂尾楼,每到三更半夜从这里经过的人就会听到烂尾楼里面有女人的哭泣声,还有人曾经半夜看见这里变成几十年前没有被烧的样子,以前就叫“天上人间诊所”。

老太太说这死于非命的叫孤魂野鬼,他们的鬼魂会徘徊在他们死去的地方;直到找到一个替身为止!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